第149章 你存心的是不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9章 你存心的是不是?



黑皮在前,大兵和肖雁月稍稍落后数米,三个人呈“品”字形,踩着林中落叶,正蹑手蹑脚的往前走。 w w w .  . c o m

黑皮原本打算给万重山送完信之后就脱离大部队,赶回七星湖沼泽去追赶2连,不过他的企图被李海给发现了,李海唯恐黑皮犯傻,就派人把他看了起来,不过,当肖雁月率领4连3排留下打阻击之时,黑皮也趁乱留下了。

4连3排的阻击战打得很惨烈,很艰难,要靠一个排的兵力顶住鬼子两个步兵中队加一个骑兵中队的进攻,基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换成国*军的某个连排长来指挥,这场阻击战顶多也就坚持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一个排也就拼光了,阻击任务也就失败了。

但肖雁月不是国*军的连排长,不会一根筋的跟鬼子打阵地战,她从十一岁起就跟着老班长在苏南的森林湖泊中打游击了,老班长牺牲之后,她用稚嫩的肩膀挑起了重任,而且做得比老班长更好,游击队也从十几个人发展到了一百余人。

所以,肖雁月并没有跟小鬼子打阵地战,而是依托桥梁、河流、森林,村庄等,跟鬼子展开了麻雀战术,所谓的麻雀战术,就是像麻雀一样,时而分开,时而聚集,三五成群,四出觅食,在这里,觅食活动就变成了打鬼子。

鬼子自从踏上中国战场,从上海一直推进到海安,面对的基本都是国*军以及国*军的阵地战法,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麻雀战术,所以,一时间闹了个手忙脚乱,小鬼子的指挥官小岛少佐也是方寸大乱,因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战术课上没教过这战法,所以就别提破解这种战法的战术了。

不过遗憾的是,麻雀战术再高明也有致命的弱点。

麻雀战术的弱点就是,对敌人的杀伤效果很有限。

小鬼子由于从未接触过麻雀战术。一开始被打了个灰头土脸,可是两个多小时的麻雀战打下来,小岛少佐却发现,日军的伤亡竟是微乎其微,仅仅只有五个士兵受伤,其中一人重伤,阵亡却是一个也没有。

当然。对方的伤亡也很小。

也就是说,两军打得热闹。乒乒乓乓的打了两个多小时,其实却战果廖廖。

这个时候,小岛少佐才终于反应过来,对面的中国*军队其实是在拖延时间,当下小岛少佐便留下一个步兵小队负责扫荡,分队主力则往北长驱直入,继续追赶往北突围的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

这下,肖雁月也是无计可施了,只能跟鬼子硬拼。

硬拼。4连3排根本就给鬼子塞牙缝都不够,不到半小时,3排就基本拼光,肖雁月也被一发高爆榴弹的冲击波震晕过去,还是大兵把她从阵地上背了下来,下了阵地,大兵发现他身边就只剩下俩人。黑皮还有另外一个老兵。

以一个排的兵力阻击了日军将近三个小时,付出的代价虽然有些大,但是任务却也勉强算是完成了,接下来,肖雁月和大兵提出北上寻找独立营主力,可黑皮却坚决要求南下。前往七星湖沼泽找徐锐。

肖雁月和大兵劝阻不了黑皮,又不放心他一个人来七星湖,于是肖雁月便派另外一个老兵回去给万重山送信,她还有大兵则陪着黑皮南下来了七星湖。

三人进入到七星湖沼泽区时,已是第二天凌晨的破晓时分。

林中的大雾仍未散去,而且,越往深处走。大雾就越发浓,浓郁到简直化都化不开,三米开外就基本看不清景物,用大兵的话讲就是,他活了这些年,就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雾,几乎把人的眼睛都给迷住了。

走着走着,大兵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当即仆地摔倒。

这一倒下,大兵便吃惊的发现地上竟然躺着一个日本鬼子,而且这个鬼子两眼圆睁,正死死的盯着他!

“有鬼子!”大兵便立刻大吼起来,一边着急忙慌去拔刺刀。

结果越急越不得要领,大兵费了半天劲才拔出刺刀,又噗的刺进了那小鬼子的胸口,直到刺刀入了体,大兵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个鬼子虽两眼圆睁,却是从始至终就没有动弹过,伸手一探,才发现早没气了。

走在左手边的肖雁月还有前边的黑皮也迅速折回来,准备施以援手。

“没事了,是个死的。”大兵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向两人摇了摇手。

肖雁月蹲下身来察看了一下早已经僵硬的鬼子尸体,说道:“杀人的明显是个高手,一刀就抹了他喉,不过这鬼子刚死不久,身子都还软乎呢。”

“这鬼子肯定是营座干掉的!”黑皮顿时便精神一振。

就在这时,肖雁月隐隐听到了“喀嚓”一声轻响,当即竖起手指向黑皮、大兵两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黑皮和大兵向肖雁月投来询问的眼神。

肖雁月没有学过手语,只能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道:“大兵,不要回头,在你身后大概十米开外有人。”

大兵和黑皮便立刻握紧了手中的刺刀。

肖雁月又小声说道:“大兵,你从左侧绕过去,黑皮,你从右侧迂回,我负责正面,咱们给他来一个三面合围。”

大失和黑皮点点头,当即左右分开,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

肖雁月悄悄的张开了盒子炮的机头,然后放轻脚步向着前方摸了过去。

往前走了不到十米,肖雁月便从浓郁的雾气中看到了一个隐约的身影,肖雁月当即一个闪身藏到一颗大树后面,那个身影却似乎并没有发现肖雁月,依然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距离也一点点接近,三米、两米、一米……

电光石火间,肖雁月便从大树后面闪出,手中的盒子炮也顶住了对方的脑门,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完全出乎肖雁月的预料,就在她的枪口顶住对方脑门的同时,对方却像一段锯倒的木头,往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只看这人倒下的身姿,肖雁月就知道,这是具尸体,身体早就僵硬了。

上当了!肖雁月立刻反应过来,然而,不等她收枪,又一个黑影便从她右侧的大树后面猛的扑过来,一下就把她撞倒在地,这一下撞得有够狠,直接就把肖雁月给撞得岔了气,不等肖雁月缓过气,一道寒光便向着她的颈部划了过来。

这下完蛋了,肖雁月的脑子里霎时变得一片空白,没想到竟栽在这里。

然而下一刻,那道耀眼的寒光却忽然中途停住了,冷森森的锋刃距离的她颈侧的肌肤最多也就半个毫米。

“怎么是你?”一个声音响起,竟隐约有些耳熟。

肖雁月蓦然睁开眼睛,却发现,制住她的那人虽然披着鬼子的军装,却根本就不是什么鬼子,而是独立营的副营长冷铁锋!

“怎么是你?”冷铁锋讶然的看着身上的肖雁月,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除了右手持刀抵住了肖雁月咽喉,他的左手也横肘压在肖雁月的****,还有,他的身体,也呈大字形整个压在了肖雁月身上。

如果是敌人,这样的姿势当然没有什么,杀敌嘛,哪还顾得了这些?

可是,现在,肖雁月并非什么敌人,两人这姿势,就有些不妥当了。

更凑巧的是,大兵还有黑皮也正好在这个时候从左右两侧迂回过来,看到鬼子竟然将肖雁月骑在了身下,俩人当即嗷嗷大叫着,分持着一把三八式刺刀照着那“鬼子”的左右两肋恶狠狠的捅过来。

冷铁锋霍然抬头,低吼道:“是我,冷铁锋!”

“副营座是你?!”

“副营座你怎么在这?”

大兵还有黑皮刺过来的刺刀便生生顿在空中,此时,两人刀尖距离冷铁锋的左右两肋仅仅只有毫里之遥,冷铁锋若晚上片刻,或者大兵、黑皮两人的反应只要稍微慢上半拍,他们的刺刀就已经捅进冷了铁锋的侧肋了。

冷铁锋松了口气,又小声低吼道:“还不起开!”

大兵还有黑皮便赶紧起身,有些讪讪然的收起刺刀。

不过,这个时候,肖雁月也终于忍不住,红着脸道:“还有你,也赶紧起开。”

“嗯?”冷铁锋愣了一下,再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他的身体还压在人家身上,还有他的左肘也一直摁人家的胸脯上呢,当下冷铁锋便触电似的收回左胳膊,再一个挺身,就从肖雁月身上弹起来,然而,下一刻,冷铁锋便立刻闷哼一声,又重重摔在肖雁月身上。

冷铁锋却是忘了,他的左小腿受了重伤,不能受力,所以没有支撑根本就站不住。

肖雁月以手撑地,才刚刚坐起来一点点,便立刻又被冷铁锋给重重压倒在地,更加令她又羞又气的是,冷铁锋这一次比刚才还过分,他的一张嘴直接就啃在了她的脸上,她甚至还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冷铁锋脸上硬硬的胡须茬。

黑皮还有大兵大眼瞪小眼,然后转过身,我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肖雁月又羞又气,恨声道:“姓冷的,你存心的是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