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制造恐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32章 制造恐慌

对于统治阶级来说,舆论如果利用好了,就是一把打击敌人巩固自己统治的利器,但如果反过来被敌人所利用,那就是致命的威胁!

  徐锐给小鬼子的致命一击,就是舆论战!

  在敌国的境内发动舆论战,听上去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

  但是异想天开并不等于绝对不可能办到,徐锐就炮制了一场充满想象的舆论战!

  这个时代的舆论无非两种,一个是报纸,再就是广播了,利用报纸发动舆论战,难度太大,所以最好的手段就是广播!

  尽可能的控制一家广播台,发表一段徐锐想要的演讲!

  也不需要控制太长的时间,只需要控制住半个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就足够他们将想要散布的消息散布出去,就足够在东京制造一场恐慌!

  说真的,普通人的分辩能力是很有限的,假到不能够再假的谣言,都会有人相信,何况这次徐锐要散布的消息根本是铁一般的事实,而非谣言!

  考虑到现在东京的市民已经是惊弓之鸟,这场恐慌就极有可能酿成灾难性的后果!

  自从裕仁遇刺、细菌武器研究院遭袭后,日本政府便果断对舆论界下达了封锁令,这里的封锁令不是简单的封锁消息,而是利用政府公权力强行勒令所有媒体暂时停业整顿,就算是像朝日新闻这样的老牌报刊,也不让卖了。

  从这一点来看,日本政府是强而有力的。

  当然,你也可以反过来说,这就是独裁!

  所有媒体之中,唯一例外就是帝国广播台!

  因为帝国广播台历来就是日本政府的喉舌,负责对日本国民进行政治洗脑,其所有的节目都只有一个宗指:向国民灌输军国主义思想,再加上眼下又正处于非常时期,政府也需要一个媒体向东京市民传递他们想要传递的消息。

  比如龟田正雄的广播演讲,就是通过帝国广播台发表的。

  正是因为这个,所以帝国广播台并未关停,在继续播送。

  自从首相官邸、陆军部大楼等几个政府机构遭到袭击后,日本政府就加强了对几十个主要政府机构的保护,帝国广播台也在保护之列,为此还专门从近卫步兵第九联队抽调了一个步兵小队负责警戒,大门口还筑起了两个街垒。

  不过对于冷铁锋他们来说,这样的警戒根本挡不住他们。

  凭借远超常人的敏锐六识,冷铁锋很快就摸清楚了巡逻队的巡逻规律,然后借着夜幕的掩护,带着吴寒三人翻过围墙,悄无声息的进入帝国广播台,然后又在帝国广播台的播音大楼内偷了四套制服,冒充成广播台的工作人员,轻松找到并且进入播音室。

  再然后,冷铁锋四人便把播音室控制起来,由莫子辰和莫汉魂守住播音室所在楼层,吴寒控制住演播大厅,控制住了局面之后,冷铁锋当场抓了一名鬼子播音员,当着另外两个鬼子播音员的面宰了,这个就叫杀鸡儆猴。

  看着倒地抽搐的同事,那两个鬼子播音员立刻就吓尿了。九界战皇

  冷铁锋拿锋利的匕首在剩下的一男一女两个播音员脸上比划着,说道:“如果你们不想步你们同事的后尘,接下来最好听我的,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我让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什么,千万不要自作主张,更加不要自作聪明,懂吗?”

  “哈依!”一男一女两个播音员连连顿首,表示他们完全听懂了。

  “哟西。”冷铁锋欣然点头,又接着说道,“现在把播音设备打开。”

  “哈依!”男播音员一顿首,十分配合的上前把播音设备的电源打开。

  “哟西,现在轮到你了。”冷铁锋拿匕首轻轻的拍了拍女播音员脸颊,又将一张事先拟好的广播稿递给她,狞声说,“照着这上面念!”

  “哈依!”女播音员战战兢兢接过广播稿。

  ……

  在皇居。

  尽管天色已亮,但是御前会议却还没有结束。

  就在几十个鬼子阁僚、幕僚争吵不休的时候,宫内厅长官阿部土匆匆的走了进来,神情凝重的说道:“诸君,你们还是先听一段广播吧!”

  “广播?”闲院宫载仁皱眉道,“阿部君,怎么回事?”

  闲院宫载仁的心里有些不高兴,这个时候你让我们听广播?

  但是阿部土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一挥手,便有御前侍卫将一台收音机搬进来,摆放到会议室内,收音机本就是打开的,所以包括闲院宫载仁在内,会议室里的几十个鬼子高层很快就听到一个女播音员正在广播。

  “现在,再播送一次紧急消息。”女播音员以标准的关西腔日语说道,“据本台从厚生劳动省刚刚获得的消息,位于新宿陆军军医学校之内的细菌武器研究院在遭到炸毁之前,曾经有一大批志愿者出逃……”

  听到这,会议室里的几十鬼子立刻就懵逼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细菌武器研究院?这个也是能公开说的?

  帝国广播台的审核和编导都疯了吗?这样的内容也能广播?

  霎那间,原本还有些吵杂的会议室,便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收音机里的广播仍在继续:“这批志愿者是细菌武器研究院以高价招募的,他们已经被注射过高浓度的鼠疫、炭疽以及霍乱病菌培养液,在隔离环境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一旦与公众有接触,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到这,与会的几十个鬼子越发的瞠目结舌。

  不过也有心思敏捷的已经反应过来,一定是广播台被狼牙控制了。

  广播仍还在继续:“据悉,这批志愿者在逃出细菌武器研究院后,分别逃往港区、中央区以及涩谷等区的码头车站,这也就意味着,鼠疫、炭疽以及霍乱在东京的集中爆发,已经是不可避免,东京都知事府提醒广大的市民,赶紧检查一下你们自己以及家人的情况,如果发现有发烧、呕吐或者腹泄等症状,请赶紧隔离!”我的失忆老公

  “如果没有症状,则请赶紧带上你们的行李,从距离最近的码头、汽车站或者火车站乘车离开东京,东京都知事府将给予尽可能的帮助,以上新闻,来自帝国广播台,我是你们的老朋友花子,接下来,再播报一遍……”

  听到这,就没有必要继续听下去了。

  “八嘎!”闲院宫载仁拍案而起,厉声大喝道,“东京都警视厅干什么吃的?近卫步兵第九联队是干什么吃的?连帝国广播台这样的重要的政府机构,居然都能让狼牙轻易渗透,政府花那么钱养着他们,还有什么用?”

  “够了!”伏见宫博恭阴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广播也已经发出去了,再发火还有什么用?还是赶紧想个对策才是正经!”

  闲院宫载仁凛然,确实,广播都已经发送出去了,就眼下这样的情况,若不出意外,整个东京的市民几乎都在时刻关注着帝国广播台的广播,这也就是说,几乎整个东京的市民都已经听到了这个广播,那么,接下来又将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闲院宫载仁顿时间不寒而栗,麻烦大了!

  就在闲院宫载仁等几十个鬼子高层面面相觑之时,皇居外面忽然响起巨大的喧哗声。

  用来开会的这间大会议室正对着皇居的前苑广场,从窗户就能看到外面广场的动静,当下几十个鬼子齐刷刷的扭头,便看到原本还空无一人的前苑广场上已经出现大量的人流,这些人流全都带着行李,全都行色匆匆,奔向广场西侧。

  前苑广场的西侧,就是全日本最大的东京火车站!

  一看到这个情形,几十个老鬼子又岂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显然,之前被龟田正雄劝回到家里的东京市民,再次出门了,或者另换一种说法,好不容易才被龟田安抚下来的恐慌情绪,再一次爆发了,而且恐慌程度相比之前犹有过之,这一次,怕是再不可能将市民劝回家了。

  这还不是最糟的,紧接着前苑广场上就发生了极其可怕的一幕!

  原本扶老携幼、拖带行李匆匆从前苑广场上走过的市民,突然间就像遇见鬼物似的,呼啦啦的从中间让开,仓忙不迭的向着两边躲避,人群散开处,广场上出现了一个坐地喘息的老人,老人喘息着,一边不停的往外呕吐秽物。

  “八格牙鲁。”闲院宫载仁倒吸了一口冷气,喃喃低语道,“疫情这么快就爆发了!”

  其余的几十个鬼子阁僚、幕僚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看那老人呕吐的频率及秽物,感染鼠疫、炭疽或者霍乱是大概率的事件!

  会议室里的几十个鬼子高层能够想到这一点,前苑广场上的东京市民也能够想到,毕竟就在刚才的广播里,播音员花子已经明确的讲了,如果身边发现有发热、呕吐或腹泄症状的病人,那么极有可能就是鼠病、炭疽或霍乱患者。

  于是,从广场上经过的市民仓忙不迭的走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