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4章 控制骚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34章 控制骚乱

在二号安全房内,徐锐正小口的喝着白米粥。

  转眼间又是一天,徐锐已经度过了最虚弱的三天,已经可以稍微下地走动,而无需像之前那样一直躺在床上。

  当然,要想完全恢复战斗力,还得要十几天。

  留在二号安全房照顾徐锐的,就只有小桃红。

  至于冷铁锋他们几个,却住在另外的安全房。

  这也是为防万一,虽然狼牙的战斗力非常强,在东京这样的地形,小日本的近卫联队和警察部队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几个,但是不要忘了,小日本也是拥有特种部队的,一旦小日本把特种部队从前线调回来,局面立刻就大不相同。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分开来隐匿的好,以免被对方一锅端。

  徐锐一边喝着粥,一边问道:“小桃红,现在外边是个什么情况?”

  “一个字,可乱!”小桃红撇了撇小嘴,说道,“整个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乱才好,乱了疫情才会大规模的爆发!”徐锐狰狞的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只有疫情大规模爆发,才能让小鬼子付出血的代价!”

  小桃红点了点头,她才不管日本人真无辜还是假无辜,反正只要是姑爷说的,那就一定是正确的,当下又说:“姑爷说的对,日本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一个个全都该死,爆发一场大瘟疫让日本人全部死光了那才好呢。”

  “要让日本人死光恐怕是不可能。”一个声音从门外响起,然后冷铁锋的身影便从门外走了进来,接着说道,“就算是能够通过飞沫传染的霍乱,要想扩散到整个日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只要不出现大意外,东京的五百多万人恐怕是活不下几个了。”

  “啊,真的要死掉五百多万人呀?”小桃红闻言吓了一跳,美目里终于掠过一丝微微的不忍之色,她刚才虽然也说了日本人没一个好东西,全都该死,但那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这会当她得知真的会有五百多万人因为瘟疫而死,立刻又心软了。

  徐锐却没有一丝心软,问冷铁锋道:“老兵,有什么新情况没有?”

  “没有。”冷铁锋摇了摇头,又说道,“刚才我去了一趟中村俊那,中村俊告诉我说,陆军部已经对第三十三师团和三十七师团下达了******,只不过这两个师团要想完成动员、然后开赴东京,至少也要十天时间!”

  “十天?”徐锐狰狞的一笑,说道,“等十天过去,东京早已经成为一座死城,届时就算小鬼子调来二十个师团也没什么用了,过来收尸而已。”

  “没错,这次东京肯定完了!”冷铁锋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又对徐锐说,“老徐,你玩的这手釜底抽薪可真是厉害,我们四个人累死累活袭击了四个政府机构,外加几十个基层政府机构和警察役所,都没有你这几句广播词威力大!”

  徐锐微笑笑,又说道:“是啊,之前我是钻入到牛角尖了,要报复鬼子,杀了裕仁未必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就算裕仁被杀了,也还有他的太子在呢,而且因为太子年幼,权柄难免就会落入到内阁的手里,那时说不定反而麻烦。”随身空间:渔女巧当家

  徐锐这话绝不是瞎说,这可是有着历史根据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七七卢沟桥事件爆发前,以首相近卫文麿为首的文官群体是坚决反对扩大战争的,但是前线的军人集团却一再突破内阁的命令,悍然发动全面侵华,那么军人集团为什么敢一再突破内阁的命令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军人集团的背后有裕仁支持!

  正是因为有裕仁支持,军人集团才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最终将底蕴不足的小日本拖入到了万丈深渊,反过来,若没有裕仁的鼎力支持,军人集团是不敢也没有能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那么,小日本就能慢慢的消化东北四省。

  真要是这样,东亚的历史恐怕就真的要改写了。

  从这点来讲,裕仁活着其实比死了对中国更好!

  徐锐也是彻底冷静下来后才想明白这点,所以现在他已经不怎么想杀裕仁了。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对小日本来说,最好的报复其实是削弱他们的战争潜力。”

  “战争潜力?”小桃红歪着小脑袋问道,“比如说小鬼子的工厂、学校之类目标?”

  “那只是其中一部分。”徐锐摇摇头,又说道,“最大的战争潜力就是人口,只要能让日本在短时间内减少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人,小日本的战争潜力立刻就会遭到致命削弱,中国的抗战局面也将天壤之别。”

  冷铁锋嘿嘿一笑说道:“上千万人恐怕是很难,五百万人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结果!”

  然而,有一句老话是怎么说的?得意切莫忘形,此时的冷铁锋就不免有些得意忘形了。

  冷铁锋的话音才刚落,外面街上却忽然间响起整齐的脚步声,一听到这脚步声,徐锐和冷铁锋便一下子变了脸色,身为军人,他们又岂能听不出,这是部队在跑步行进时,发出的整齐划一的踏步声响。

  而且听这脚步声,少说也有一个大队,上千人!

  “小桃红,保护老徐!”冷铁锋反手就掏出一支勃朗宁手枪,脚下再一个滑步便已经鬼魅般来到外间,然后趴在窗户的缝隙后面往外面看,便果然看到,一队队戴着防毒面具的鬼子步兵排着四路队列,从大街上开过。

  正好有一群东京的市民扶老携幼、慌里慌张的从大街上经过,结果一头撞上了那队开过来的鬼子步兵,只见为首的那个鬼子少佐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十几个鬼子从队列中分出,举起枪托便照着那群市民砸过去。

  不到片刻,那群市民便被打得鼻青脸肿,很狼狈的逃回家去。

  紧接着那十几个鬼子便留了下来,在大街口设置了一个岗哨。

  之后,随着那大队鬼子不断向前,又不断有鬼子从中分出来,前后还不到半个小时,二号安全房外面的那条主干大街上就已经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了!相依为爱

  看到这里,冷铁锋的脸色便瞬间阴沉下来,不可能啊?怎么突然之间来了这么多兵?这一条大街就安置了这么多岗哨,整个千代田区不得半个步兵联队?整个东京不得至少两个师团?甚至有可能超过两个师团。

  可中村俊不是说,整个东京也只有陆军的一个近卫步兵联队、海军的三个陆战队以及警视厅的两个警备大队?

  带着满腹的疑问,冷铁锋再次回到了里间。

  徐锐急切的问道:“老兵,刚才外面是什么情况?”

  “老徐,恐怕是出现了意外。”冷铁锋便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原原本说了。

  “坏了!”徐锐的脸色也变了,沉声说道,“这场骚乱,怕是很快就要被平息。”

  “是啊。”冷铁锋深以为然道,“看刚才大街上的架势,鬼子至少有一个大队,光是这条主干大街就一个大队,整个千代田区会有多少?整个东京又会有多少鬼子兵?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至少也有两个师团!”

  顿了顿,冷铁锋又困惑的说道:“但是让人费解的是,小鬼子突然之间从哪里调来了这么多的军队?既然他们有两个师团,为什么不早几天调来东京?如果他们早几天把这两个师团调来东京,我们根本不会有机会袭击他们的政府机构。”

  两个师团的部队,足以将东京的政府机构保护得铁桶一般。

  “早几天小鬼子根本无兵可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部队是昨天才组建的,征召的就是东京本地的预备役后备役兵员。”徐锐摇摇头,又接着说道,“小鬼子有能人啊,这么快就能从思维定势走出来,不简单哪。”

  冷铁锋闻言便一愣,愕然说道:“老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徐锐便叹息一声,遗憾的说道:“这里毕竟是东京,是日本的首都,光是常住人口就超过了五百万,一旦骚乱起来后果固然十分严重,可是对鬼子来说,人口多也就意味着可以征召的预备役、后备役兵员的数量十分之庞大!”

  预备役?后备役?冷铁锋便立刻脸色一变。

  这之前,冷铁锋还真是把这个问题忽略了。

  徐锐又接着说道:“这之前,鬼子高层只是被我们的针对裕仁的刺杀行动、针对政府机构的连续暗杀行动给带乱了节奏,方寸大乱了,所以没想到这层,或者说是因为思维定势的缘故,所以总想着要提前动员那十个给远东战场准备的主力师团,动员这十个主力师团却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武器装备的到位更耗费时日。”

  冷铁锋摇摇头说:“何止鬼子,就连我也是陷入到思维惯性了。”

  “所以我说小鬼子那边有能人。”冷铁锋的目光冷下来,又说,“不过,就算小鬼子那边有能人,就算小鬼子能想到就地征召东京的预备役、后备役组建应急部队,但是他们顶多也就控制住东京的骚乱,要想控制瘟疫的漫延只怕是已经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