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国际影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36章 国际影响

先不说东京的瘟疫,毕竟瘟疫也不会立刻就大规模爆发。

  这个时候,日本天皇裕仁遇刺并重伤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世界,并且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轩然大波。

  要说起来,日本其实是想封锁消息的,在裕仁遇刺后的第一时间,便对当时在场的所有东京市民下达了封口令,勒令他们不得将裕仁遇刺并且重伤的消息泄露出去,否则就以叛国罪名论处,叛国罪可不是说着玩的,一旦抓到立刻就地处决。

  然而,当时在场的除了东京的市民外,还有不少前去采访神田祭游行盛况的西方媒体记者,甚至还有外交公使,日本政府估计到这些西方记者和外交使节不可能听他们的,所以只能找了个借口,把他们暂时先关着。

  但是关了两天之后,日本政府就扛不住了,因为包括美国在内,几乎所有的西方列强都给日本政府发出了警告,敦促日本立刻释放被羁押的媒体记者以及外交使节,日本政府没办法,只能把这些媒体记者和外交使节给释放了。

  就是这样,裕仁遇刺并重伤的消息曝光了。

  ……

  美国白宫。

  国务卿赫尔匆匆走进总统办公室,冲正在打电话的罗斯福微微侧了下首,罗斯福做了一个稍待的手势,然后在电话里边匆匆说了几句,就马上挂断了电话。

  “赫尔。”罗斯福一挂断电话,就问赫尔说,“被日本政府羁押的美联社记者,还有美国驻东京的公使以及武官释放了吗?”

  “是的。”赫尔点头说,“刚刚已经释放了。”

  “有问清楚是因为什么了吗?”罗斯福关切的问道,“真如日本政府在公告中所说,有刺客混入了媒体记者以及外交使节之中,趁着神田祭游行在皇居广场发动了恐袭?日本政府羁押西方各国的记者以及外交使节,真的只是为了协助调查?”

  “总统先生,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赫尔摇头说,“确实有人趁着神田游行在东京的皇居广场发动袭击,不过并不是恐怖袭击,而是刺杀行动。”

  “刺杀行动?”罗斯福闻言愣了下,又问道,“刺杀谁?”

  “日本天皇,裕仁!”赫尔沉声说道,“参与刺杀的是两名********。”

  “********?上帝,他们的胆子可真大,居然敢跑到东京去刺杀日本天皇!”罗斯福闻言不免有些吃惊,又道,“最后结果怎么样?”

  “没能成功,裕仁的一名侍卫挡下了这致命的一枪,虽然子弹在穿透这名侍卫的身体之后仍旧射入了裕仁体内,但是没能命中要害,只是受了重伤。”赫尔摇摇头,又说道,“日本政府之所以羁押西方各国的记者及外交使节,就是为了封锁这个消息而已。”

  “这件事确实丢人,身为日本天皇,处在无数御前侍卫的重重保护下,而且还是在日本首都东京,在皇居广场遭到********的刺杀,最后还重伤了!”罗斯福摇摇头,又道,“这就不能不让人,对日本人的能力产生严重怀疑。”九阙仙帝

  赫尔说:“日本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这次裕仁之所以遇刺并且重伤,恐怕还是因为刺客太过厉害,根本让人防不胜防!”顿了顿,赫尔接着说道,“美国驻东京公使馆首席武官道森上校报告,刺杀裕仁的刺客就是大名鼎鼎的狼牙!”

  “狼牙?”罗斯福凛然说道,“徐锐训练的那支特种部队么?”

  “是的,就是他们。”赫尔说道,“道森上校报告,那个徐锐居然伪装成了日本剑道界的一个超级高手,并且还被裕仁征召进了他的护卫团队,裕仁遭到狼牙狙击手的枪击时,徐锐距离裕仁的御辇只有不到三十米远,当时场面可真是精彩至极!”

  驻外使馆的武官大多兼任间谍,这个道森上校就是美军间谍,所以向美国政府提供的情报就十分专业,当下赫尔便把道森上校在密电中提供的情报说了,听完之后,罗斯福总统不由得变了脸色,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么厉害的杀手?

  不过日本人也不简单,那个白衣女忍者更加厉害!

  “哦对了,还有个事。”赫尔又接着说道,“就在裕仁遭袭击的同一时间,东京新宿区的日本陆军军医学校也同时遭到袭击,还被炸了一栋楼。”

  “日本陆军军医学校?”罗斯福沉声道,“细菌武器研究院?”

  美国的联邦调查局虽然成立还不到五年,但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日本陆军正在暗里紧锣密鼓进行细菌武器研究,并不是什么秘密,联邦调查局甚至于还查清楚了,日本陆军的细菌武器研究基地就隐藏在陆军军医学校之内。

  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美国也一样在暗中进行细菌武器研究。

  不仅美国和日本两国,欧洲所有军事强国也在进行类似研究!

  “对。”赫尔点了点头,又说道,“袭击陆军军医学校的狼牙,明显就是冲着细菌武器研究院去的,被他们炸掉的那栋大楼,就是细菌武器研究院的基地!”

  “炸的好,这样的******武器研究就不应该进行!”罗福斯挥了一下拳,说的大声而且义正词严,仿佛美国就没有进行类似的研究,仿佛美国真就是人类自由灯塔,仿佛美国真就代表正义,其演技甚至比奥斯卡影帝还精湛。

  停顿了下,罗斯福又接着说道:“对了,细菌武器有没有泄露?”

  “我正要跟总统先生说这个呢。”赫尔点点头,又接着说道,“从两天前,日本政府就对整个东京实施了全面戒严,从这个反应判断,应该是已经泄露了,所以我建议,从今天起就不要再让发自日本的货轮、客轮停泊靠岸了。”

  罗斯福点头说:“这是必须的。”

  ……

  德国,柏林。

  元首神情凝重的站在巨大的沙盘前,正在听取古德里安的战情分析,此时的古德里安才刚刚升任第十九军军长,第十九军是德国国防军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装甲军,下辖第三装甲师以及第二、第二十摩托化师。蚀骨缠绵:冷少请温柔

  这个时候,时间已进入到六月中旬,离德波战争爆发只剩不到三个月时间。

  当然必须说明的是,这时候的元首,对于德军能否快速赢得这场德波战争,心里并没有太大底气,毕竟波兰也是一个军事强国,拥有七个集团军,下辖三十个步兵师、十一个骑兵旅再加上两个摩托化旅,总兵力超过一百万人!

  何况这只是正规军,还没有计算波兰民兵。

  面对这样一支庞大的武装力量,元首心里边着实没底。

  毕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行过大规模战争,所以,战争一旦爆发,最后能打成什么样就只有上帝知道。

  古德里安能感受到元首心下的犹豫,便道:“元首阁下,请您务必相信我,波兰国防军的规模虽然庞大,但只是徒具其表,而且波兰的防御部署存在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顾头而不顾尾,他们将重兵集群部署在前线,身后只留下了数量不多的部队,而且,但泽走廊地势很平坦,利于我装甲集群的快速机动。”

  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古德里安又加重语气说道:“所以,只要我装甲集群从两翼快速的穿插过去,不与正面战场的波军多纠缠,定能快速拿下但泽,只要拿下了但泽,但泽走廊这条生命线就会被我切断,前线的百万波军就将陷入重围之中,被围歼就只是时间问题。”

  古德里安的分析严谨而且论据充分,元首却还是很担心,他不仅担心波兰的问题,更加担心波兰遭受攻击之后,英法两国会迅速对德宣战,毕竟波兰跟英法是同盟国,下决心挑起一场世界大战,可不是那么轻松容易的。

  元首犹豫不决之时,一个身材颀长、长相英俊的男子悄然走了进来。

  古德里安回头一看,看清楚走进来的人是谁后,不由脸色微微一变。

  走进来的这个男人,是纳粹党卫军的二号人物,保安处长莱茵哈德。

  因为行事极端残酷,莱茵哈德有很多绰号,金发恶魔、铁石心肠的人、纳粹的斩首官、死亡的追随者、纳粹魔王,第三帝国的黑王子等等,这家伙不但对敌人狠,对于国内的反对派也是非常狠,所以连古德里安这样的将领都怕他。

  莱茵哈德进来之后,走到元首身边低语了几句,元首的脸色立刻变了。

  “日本人可真没用!”元首并没有保密的意思,直接就把莱茵哈德刚刚报告给他的绝密情报说了出来,“居然连他们的天皇都遇刺重伤了,细菌武器也因为遭遇袭击而泄露,这样的盟友还真是让人无法指望啊。”

  古德里安立刻说道:“元首阁下,这样的话我们就更需要对波兰下手。”

  “你说的对。”元首深以为然道,“发生在东京的事件,必然会对轴心同盟的军心、士气造成极大的削弱,现在,同盟的确需要一场重大的胜利来鼓舞士气,而且,也是时候收复我们的国土,是时候解放我们的同胞了!”

  万岁!莱茵哈德便立刻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