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大规模爆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38章 大规模爆发

    听到这话,蒋委员长的脸色立刻变得越发的阴沉。



    美国工业基础雄厚,财政充裕,这地球人都知道,美国政府哪怕从手指缝里露出一点,就够国民政府吃十年了,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也早就把主意打到了美国政府头上,希望美国政府能借钱给国民政府,帮助国民政府挺过这个难关。



    为了从美国借到钱,蒋委员长甚至不惜让度主权。



    这也是自民国以来,历届北洋政府的一贯的做法,北洋政府都是没有钱了,就以让度主权为代价去找洋人借钱,借到了钱就买军火准备打仗,仗若打输了就一走了之,反正借的钱由下一届北洋政府埋单。



    南京政府成立之后,还是如此。



    蒋委员长要求不高,首批经援有五千万美元足矣。



    五千万美元对于美国政府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



    然而,就是这区区五千万美元,美国政府却始终不肯松口,为此宋子文已经专程跑了好几趟美国,甚至就连蒋夫人也去了一趟美国,然而没什么卵用,美国以商立国,日美之间的利益远远大于中美利益,要想美国放弃跟日本的利益,不可能。



    所以,何应钦言外之意就是说,**根本没能力发起反攻。



    白崇禧便恨恨的说:“要我说呀,就应该发行特别战争债券,让那些元老、寓公、名流还有优伶强行认购债券,谁要敢不认购债券,立刻让军统局查他们的银行存款,这些个混账东西,肯拿出大把的金钱给十八岁的姨太太举办生日宴会,却不肯为国家民族的抗战捐献一分钱,简直太不像话了!”



    民国的一个怪现象就是,国家越打越穷,越打越弱,但是那些军阀、那些草头王却越打越富,既便军队打没了,照样带着大把金钱,躲进租界继续当他的寓公,抗战爆发后,相当一部分寓公也跟着跑到重庆,每天照样过着醉生梦死的奢侈生活。



    此时的中国,大半个国家都已经被战火烧得通红,陪都重庆却因为大量政府官员以及寓公的到来,竟变得格外繁荣,一种病态、畸形的繁荣。



    蒋委员长当然也想拿这些寓公下手,但也只能想想,因为实际操作起来风险太大,这些个寓公虽然手里没兵也没权,但一个个都是党国的元老,他们在政府以及军中的影响力摆在那里,一个两个成不了气候,但如果所有人都联合起来,蒋委员长只怕也得退避三舍。



    想到无奈处,蒋委员长颓然坐回到椅上,只觉浑身绵软无力,只感到就像有一张大网将他牢牢的捆缚住,越是挣扎,就束缚得越紧,他都快感到窒息了!因为神思恍惚,甚至于就连何应钦他们几个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委员长才终于从神思恍惚中惊醒过来,问王世和道:“世和,现在几点钟了?”



    王世和恭声答道:“已经一点多了。”



    蒋委员长便说道:“你去打个电话,跟夫人说一声,太晚了,我就不回官邸去了,今晚就在统帅部将就一宿,让她不要等我了。”



    “好的。”王世和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穿越之轻功特长生[娱乐圈]


    看着王世和背影,蒋委员长忽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竟然如此厉害,竟然能够潜入东京对裕仁实施斩首战,虽然最后没能成功,却把东京掀了个底朝天,甚至于就连前首相近卫文麿以及陆军次长东条英机,都成为了狼牙的手下亡魂,简直可怕!



    如此蒋委员长就不能不担心,假如有一天徐锐带着他的狼牙来了重庆,他的卫队还有驻扎在重庆的卫戍旅能够挡得住吗?想到这,蒋委员长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暗暗忖道,看来有必要让世和多找一些绝世高手,扩编官邸的特别卫队!



    身为国民政府的领袖,蒋委员长不知道被多少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之前也不知道遭受过多少次的刺杀,身边要是没几个高手保护,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这些高手,应付一般的刺客绰绰有余,但是应付徐锐就有些不够。



    所以,蒋委员长决定便决定多招募一些高手。



    几乎同时,延安方面也知道了徐锐大闹东京的消息。



    美国政府当然不可能透露消息给**,蒋委员长更不可能,向**透露这消息的,是苏联政府,苏联的契卡就要比军统厉害多了,毛利小五郎的排查又是以华人、华侨为主,所以契卡在东京的情报系统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只不过,契卡为了核实情报,还是花了两天的时间。



    所以延安方面跟蒋委员长几乎是同时知道这个消息。



    延安方面知道消息之后,立刻将共产国际发来的电报转发给了新四军。



    看完延安方面转发来的密电,新四军的七个首长全部都惊得目瞪口呆。



    好半晌,三号首长才咋舌说:“徐锐这家伙胆大妄为,只带着区区六个人就敢去东京报仇就不说了,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家伙居然真的将东京闹了个天翻地覆,不仅干掉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和陆军次长东条英机,甚至还险些把日本天皇裕仁给干掉!啧!”



    四号首长附和道:“难以置信,简直难以置信,这家伙是怎么办到的啊?”



    五号首长也说道:“是啊,那可是东京,小日本的首都,徐锐和他的狼牙在上海作战还可以得到同胞的支持,闹出多大的动静都可以想象,但是他们到了东京之后,居然还能闹出这么大动静,这就让人无法想象了。”



    六号首长喟然道:“这仗,打得简直了。”



    “简直了?”七号首长笑着说,“简直什么呀?”



    六号首长耸耸肩,说道:“简直就没有办法形容。”



    只有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没怎么说话,脸色也不太好看。



    好半晌后,一号首长才问二号首长说:“老项,你怎么看?”



    二号首长啊了一声,说道:“徐锐身为一级指挥官,抛下部队独自前往东京,这是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这是一定要处理的,而且要从严处理,无论他在东京立下多大的功劳,哪怕真把裕仁杀了,也是不能够抵消的。”逝去极光



    “我说的不是这个。”一号首长皱眉说道,“我说的是瘟疫。”



    “瘟疫?”二号首长说道,“这个就是小日本自作自受,谁让他们研究细菌武器?徐锐他们只是袭击了细菌武器研究院而已,虽然此举客观上导致了细菌武器的泄露,并且导致东京发生瘟疫,但是这跟徐锐他们可没什么关系。”



    见二号首长这么说,一号首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三号首长忽然叹息了一声,说道:“我现在倒是有些担心,徐锐他们怎么回来?”



    “是啊。”四号首长点了点头,深以为然道,“小日本在很短时间内就组建了两个警备师团,并且对东京实施了全面戒严,所有的机场、码头以及车站都遭到了封锁,徐锐他们几个想离开日本,可以说是绝无可能,甚至就连东京都出不去。”



    五号首长说道:“我倒不担心,这天底下,就没什么事能够难得住徐锐。”



    二号首长瞪了五号首长一眼,哼声说道:“你对徐锐这小子倒是很有信心。”



    “那是。”五号首长嘿嘿一笑,接着说道,“自打徐锐这小子横空出世以来,已经创造多少战场奇迹?这次,我仍相信他能创造奇迹。”



    转眼间,十天时间已经过去。



    东京的瘟疫终于大规模爆发。



    应急指挥部里,阿南惟几已经如坐针毡。



    “次长阁下,情形非常不妙。”秘书前田俊向阿南惟几报告说,“到昨日为止,东京十八个区已经全部爆发瘟疫,新宿区更是已经完全失控,染病人数已经超过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现症状,但是被染感也是大概率的事件,龟田总监已经下令环绕新宿区修建隔离墙,加以彻底隔离!”



    所谓彻底隔离,就是用围墙加高压网把新宿区彻底封锁起来,至于里边的病人以及十多万暂时还没染病的,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新宿已经是死地了!



    关于这一措施,龟田正雄早向阿南惟几报告过,他也同意了。



    沉吟片刻之后,阿南惟几又问道:“前田君,另外几个中心区呢?”



    前田俊一顿首,语气凝重的说道:“千代田、港区、中央区、文京区还有台东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从三天前开始,这五个中心区的患者人数也是激增,更加糟糕的是,跟这些患者有过亲密接触的人数更多,所以”



    阿南惟几脸色垮了下来,沉声道:“所以怎样?”



    前田俊艰难的吸了口气,沉声说:“所以,千代田等五个中心区也很有可能会步新宿区的后尘,成为另外五个死区!”顿了顿,前田俊又说道,“尽管目前还没到这一步,但是,次长阁下,请恕卑职斗胆直言,我们还是及早准备的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