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准备回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39章 准备回家

    半个时后,阿南惟几带着前田俊等人来到了千代田区的六番町,当然了,必须是全副武装的,防化服、防毒面具都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无论是鼠疫、炭疽还是霍乱,都有很强的传染性,这可是来不得半点粗心大意。



    一眼看过去,大街上全都是士兵。



    一排排的手持木棍的士兵,就跟标枪似的插在大街的两侧,严格的控制着每一个路口甚至每一户民居的大门口,正是因为这些士兵的强力弹压,才确保了六番町市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并没有因为恐惧而四处乱窜。



    阿南惟几这个老鬼子脑子确实不够聪明,但是执行力却确实很强。



    到今天为止,他已经召募了三十万东京籍的预备役、后备役军人,组建了二十个警备师团,这二十个警备师团除了最初的两个师团装备了军校借用的教学用枪,剩下的十八个师团全部只装备了警棍甚至木棍。



    好在这十八个警备师团仅仅只是用来维持治安,也无所谓有枪没枪。



    正因为有了这二十个警备师团,东京的治安秩序才得以根本的好转。



    可以想象,随着这二十个警备师团的组建成军,不仅意味着政府手里多了三十万强力治安力量,更意味着东京市民中间少了三十万年轻人,骚乱的危险性锐减,事实上,自从前两个警备师团编组成军之后,东京的治安就再没乱过。



    遗憾的是,东京的治安虽然恢复了,可是瘟疫疫情却并没有控制住。



    新宿区就不了,可以是已经彻底沦陷了,就是千代田等另外五个中心区,疫情也是一日重过一日,眼看就要步新宿的后尘彻底沦陷。



    这还没完,疫情正在向着外围的足立、江户、涩谷、品川等十几区迅速扩散。



    这也是阿南惟几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人流没流动,疫情却为什么还在扩散?



    沿着六番町的主干大街走了没多远,阿南惟几便已经看到好几十个患者被东京都警视厅的防化队强行抬出来,押上了专门囚车,再接下来,等待着这些患者的,就是像牲口一样被押赴到火车站,再关进火车皮集体火化,**火化!



    前田俊亦步亦趋势的跟在阿南惟几身后,道:“次长阁下,你也都看到了,六番町的情况在千代田还算是比较好的,其余的几十个町情况更加的严重,不出意外的话,千代田区除了皇居等六七个特别隔离町,余者都将彻底沦陷。”



    阿南惟几的眉头蹙成一团,一声不吭的往前面走。



    好半天后,阿南惟几才道:“前田君,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前田俊闻言愣了一下,问道,“次长阁下指的哪方面?”



    阿南惟几道:“东京的治安早已经恢复,除了军队、警察以及医疗队之外,所有人都被严格限制在家里,而且维持活命所需的饮用水以及口粮也是由政府来统一提供,这就已经从源头上切断疫情的传染途径,可是,疫情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



    前田俊皱眉:“次长阁下,这肯定是因为这几种瘟疫的传染性太强。”前妻归来:腹黑萌宝坑爹记



    “你的不对。”阿南惟几摇头,“鼠疫、炭疽以及霍乱的传染性虽然极强,可也不能凭空传染,也是需要经过一定途径的,你疫情控制不住是因为传染性太强之故,可为什么负责维持治安的部队、警察以及医疗队没有大面积传染?”



    “这个……”前田进便立刻语塞,因为阿南惟几的是事实。



    负责维持治安的军队、警察以及医疗工作队虽然也有感染的,可是数是极少,如果仅仅只是因为防化服或者防毒面具的作用,显然是不科学的,因为东京市民呆在家里,不与外界有任何接触,相当于也是穿了防化服并且戴了防毒面具。



    阿南惟几皱着眉头:“中间肯定还有一个关键的传染途径没有被我们发现!不过,这又会是个什么样的途径呢?”



    前田进忽然声道:“次长阁下,会不会水有问题?”



    “这不可能!”阿南惟几断然摇头,“从半个月前开始,东京的饮用水都是从附近的利根川、长野、甲府、横须贺等地调过来,而且在定量供给东京市民之前,都经过消毒处理,所以水源不可能有任何问题。”



    前田进又道:“次长阁下,会不会东京的空气已经被病菌污染了?”



    “也不可能。”阿南惟几摇头,“鼠疫和炭疽病毒都是接触传染,霍乱病菌是唯一可以通过飞沫传染的,但既便是霍乱病菌,也不可能在空气中长时间存活,更不可能通过气流传染几十米甚至百米外的人群。”



    这下前田进也是懵然了。



    ……



    五号安全房是栋带有后院的豪宅。



    这栋豪宅却不是冷铁锋花钱租的,而是因为发现没有人居住,只是有人定期来打扫,所以冷铁锋就给鹊巢鸠占了,到了现在,因为瘟疫已经大规模爆发,东京已经全城戒严了,打扫的人也已经好久没来了。



    所以冷铁锋就决定把徐锐也给转移过来。



    毕竟原先居住的安全房已经不再安全了,因为随着时间推移,东京都警视厅的防化队担心会有独居病人死在家里,尸体腐烂,形成庞大的病菌滋生地以及传染源,所以开始对没人应答的民居强行破门而入,展开搜索。



    豪宅后院的其中一个窖井盖翻动了一下,然后移动到了一侧,紧接着,一颗戴着防毒面具的脑袋便从里边钻出来,四下里张望一下,然后双手撑住井沿轻轻发力,整个身形便已经从窖井里腾身而上,稳稳的落在了窖井沿上。



    这个戴着防毒面具、穿着防化服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冷铁锋。



    出了窖井之后,冷铁锋又转过身,伸手进窖井,把徐锐也给拉了上来。



    徐锐却没穿防化服,也没有戴防毒面具,因为在他之前所生活的时代,早已经发明了鼠疫、炭疽及霍乱的疫苗,徐锐从入伍的那天就已经注射过了这种超级疫苗,所以他根本就不惧怕鼠疫、炭疽或者霍乱病菌的侵袭。



    接着,冷铁锋又把桃红也给拉了上来。星辰剑神



    桃红却跟冷铁锋一样,也是全副武装。



    这个时候,半个月的虚弱期已经快过去,徐锐的身体已经基本复原了。



    园丁房里,冷铁锋顺手抄起了药水喷壶,往徐锐的身上喷洒消毒药水,徐锐并没有加以阻止,他虽然不惧怕病菌的侵袭,但是冷铁锋他们几个却怕,所以一定要进行消毒,谨防将病菌从危险区域带进到安全区域。



    给徐锐消完毒,冷铁锋又给桃红消毒,之后桃红又给冷铁锋消毒,确保身上已经不可能携带有病菌了,三人才相继离开园丁房,穿过一条径,进入到正屋,客厅里,吴寒他们四个已经等着了。



    看到徐锐进来,吴寒四人便纷纷抢上来,立正敬礼。



    徐锐逐一回礼,又笑着道:“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



    “不辛苦。”吴寒、莫子辰和莫汉魂只是摇头笑笑,地瓜却撇嘴道,“辛苦啥呀,这段时间天天吃了睡、睡了吃,都快养成肥猪了。”



    自从十天前东京全面戒严后,冷铁锋就不再允许吴寒他们外出活动,一是担心他们感染病菌,再就是担心他们会遭到鬼子的追踪,暴露据点,安全房的数量毕竟是有限的,到现在已经只剩下二号、五号两个了。



    徐锐又道:“不出意外的话,东京就要成为一座死城了,我的身体也已经恢复,所以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地瓜立刻一蹦三尺高,叫道:“团长,我们能回家了?”



    离家这么久,地瓜早就盼着回家了,他一刻都不想在东京多呆了。



    “对,是时候回家了。”徐锐点点头,又道,“现在我回家的计划。”



    完,徐锐便示意冷铁锋把地图摊开,然后指着地图道:“你们过来看,这是东京的地图,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中央区的筑地,目的地则是港区的芝浦码头,芝浦码头虽然不是东京最大的码头,却是离我们最近的码头。”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更重要的是,这是个货运码头。”



    冷铁锋道:“老徐,瘟疫已经爆发,现在还会有货运船只离港吗?”



    徐锐摇头:“尽管东京已经爆发了大面积的瘟疫,从东京发往日本各地的船只也确实会遭到严格限制,但是发往国外、尤其是去中国的船只,不会受到影响!”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原因很简单,鬼子根本不担心把瘟疫带到中国,而且中国战场上的鬼子急需军需补给,只要超过一周,中国战场的鬼子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毕竟鬼子在华北以及华中并没有建立起像东北那样的军工体系。”



    冷铁锋:“也就是,只要潜入港区芝浦码头,我们就有机会偷偷上船,然后搭乘发往中国的货运船回到国内?”



    “基本是这样。”徐锐点点头,又环顾众人道,“大家都回去分头准备吧,等今天晚上天黑之后,我们就从下水道撤离筑地,前往芝浦码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