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裕仁疯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40章 裕仁疯了

回过头再说阿南惟几。

  对千代田区的巡视结果让阿南惟几感到触目惊心,尽管千代田区还没有落到像新宿区那样,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感染,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千代田的新增病例正以几何级数增加。

  最开始时,千代田区每天只有几十例的新增病例。

  从五天前,千代田区每天的新增病例超过了百例。

  再到昨天,千代田区每天的新增病例已经超过了一千例!

  对于每一个区的承受极限,医学界的专家有过一个判定,假如一个区的每天的新增病例超过了五千人,那就意味着已经超过了医疗体系的承受极限,因为整个东京的医疗资源是有限的,不可能集中用到一个区。

  也就是说,当一个区每天的新增病例超过五千人,就可以宣布彻底沦陷了。

  比如说新宿区,今天的新增病例已经超过了万人,已经完全没必要挽救了。

  目前千代田区每天的新增病例才刚刚超过一千人,但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这还远没有到达高峰阶段,不出意外的话,每天新增五千病例将是大概率事件,也就是说,千代田区终将会步新宿区后尘,沦为死地!

  千代田区如此,其余港区、中央区、台东区和文京区也差不多,想到这里,阿南惟几便当即立断给已经躲到横须贺去的寺内寿一打了个电话,请求立刻对千代田区等五个中心区域实施彻底隔离,同时放弃救治。

  寺内寿一同意了阿南惟几的请求。

  得到允许之后,阿南惟几当即下令在千代田等五个核心区外围修建隔离墙,并且在隔离墙上拉起高压电网,与此同时,除了皇居以及火车站,五个核心区域内所有的军队、警察以及医疗队开始撤离。

  这也就意味着,东京的六个核心区已经遭到放弃。

  接下来的时间,核心区里的东京市民将被封锁在隔离孤岛之内,任由自生自灭,不得不说,阿地惟几这老鬼子是真狠!或者说和人族的民族性就有这么狠,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的同胞也一样的狠,所以才说,这是一个变态的民族。

  彻底隔离六个核区的命令已经下达了,可是阿地惟几内心的担忧却并没有缓解,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加强烈,新宿区的例子摆在那,早在发现疫情的最开始,他就对新宿区实施了彻底隔离,但是并没有能够阻止疫情的漫延。

  这也就意味着,对六个核心区的彻底隔离,也未必能阻止疫情的继续向外漫延,而如果阻止不了疫情漫延,如果真让疫情扩散到外围,到时候完蛋的就不只是六个核心区,而是整个东京二十多个区!

  真要是这样,日本不仅会损失五百多万的人口,更会造成难以估计量的经济损失,面对如此惨重的损失,整个日本帝国就必定会元气大伤,到时就不仅仅只是输掉中日战争、日苏战争的小问题了,搞不好满洲和朝鲜半岛都会丢掉。

  一想到这里,阿南惟几便顿时汗毛都倒竖起来,不行,必须阻止这样的情形发生,和人族筚路蓝缕,历经千年等待,好不容易才等来这样的一个,不仅可以上岸,更可以登顶世界民族之巅的机会,可不能就此轻易错过。转生为史莱姆

  于是,问题又回到原点,疫情究竟是怎么扩散出去的?

  其实从千田区回来之后,阿南惟几就一直在想这问题,但他的脑子确实不够聪明,想了一个晚上,都始终没有发现问题的症结!这会心里一着急,更是一团浆糊,完全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这事,真的不是着急就能够想得出来的。

  阿南惟几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吱吱吱的一阵尖叫,急回头看时,阿南惟几便看到两只硕大的老鼠正在打架,发现阿南惟几后,便吱吱一声叫,钻进了办公室角落的破洞里,只留下两根尾巴还在外面,看到这,阿南惟几的眉头便一下子蹙紧了,这所陆军幼年学校的老鼠怎么这么多?

  当下阿南惟几便冲着外面喊道:“鬼岛君,赶紧把我办公室里的老鼠给打掉,你看看它们都嚣张成什么样子了,大白天的就敢在我面前打架,可真是的。”

  一个军官便走进来,苦笑说道:“次长阁下,这里的老鼠根本打不完。”

  “打不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南惟几平素以办事严谨认真著称,对于手下的敷衍了事也是极为痛恨,当即语气不善的质问道,“鬼岛君,难道你没有看过厚生劳动省下发的防疫指南?难道你不知道老鼠乃是瘟疫最危险的传播者?”

  “这个卑职当然知道,卑职也已经带着秘书课的同事一直在奋力灭鼠。”鬼岛秘书再次苦笑了下,又说道,“但是,这所陆军幼年学校由于修建的年代太久,底下的地板已经完全被蛀空了,老鼠很容易就能够咬穿,而且鼠洞还直通下水道。”

  阿南惟几的脑子确实是有些笨,怒问道:“那又怎么样?地板腐朽了,有很多老鼠洞难道你们就不灭鼠了?这可不是理由!”

  “次长阁下,我们当然会灭鼠。”鬼岛秘书无奈的说道,“可是由于鼠洞已经与下水道连在了一起,所以无论用填土还是灌水的方式,都没有效果,别的地方的老鼠也可以通过下水道源源不断的过来,根本就灭不完。”

  “嗯?下水道?!”阿南惟几突然间一愣。

  这老鬼子虽然笨,但是并不傻,他突然间回过味来了,他突然间意识到,之所以新宿区的疫情封锁不住,很可能是因为下水道的存在,因为他们封锁的仅只是地面,地底下的犹如迷宫般的下水道系统,却并没有实施全面封锁。

  正是因为下水道系统没有封锁,所以新宿区的大量老鼠因为找不着吃的,所以顺着下水道跑出来,进入了外围的另外五个核心区觅食,这五个核心居全都是老城区,房屋建筑已经相对陈旧,鼠洞很多,这就为老鼠的出没以及瘟疫的传播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恶魔术士本纪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阿南惟几突然挥舞着拳头大叫起来,“我明白了!”

  鬼岛秘书被吓了一大跳,用吃惊的目光看着阿南惟几,心想道,阿南长官该不会是因为压力太大所以精神失常了吧?

  阿南惟几吼叫了十几声,才终于平静下来,然后说道:“鬼岛君,立刻给各个警备师团下达最紧急命令,立刻对五个核心区的下水道系统进行填埋,听好了,务必要把五大核心区的下水道系统全部都填埋掉,不要留下任何死角,你的明白?”

  “哈依。”鬼岛秘书重重顿首道,“卑职明白。”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说,“快快去吧。”

  “哈依。”鬼岛秘书再一顿首,转身去了。

  ……

  皇居御所。

  裕仁正跪坐在榻上呆呆的看着窗外。

  裕仁的枪伤早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整个人的气色却仍旧很差,尤其是精神显得十分萎靡,小桃红从一千米开外射出的那一枪,虽然未能取走裕仁的性命,却把他的所有的精气神给带走了,伤愈之后,就一直精神萎靡。

  许多时候,裕仁能在床上一座就是一天,他的母后、皇后、大臣们来看望他,他也始终是呆呆愣愣的,毫无反应,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他的神志也有些不正常,有次内侍稍微有点疏忽,他居然便在御榻上拉了大便。

  在床上大便也就罢了,裕仁居然还用手抓了大便吃!

  贞明皇太后给吓坏了,赶紧找来全日本最好的内科医生给裕仁会诊,结果是,裕仁小鬼子的一切生命体征都正常,但了除了这一句,参与会诊的医生就再没有别的说辞,其实他们还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

  裕仁天皇的生命体征虽然正常,但是神志已经不清。

  或者说的再直白一些,裕仁已经被吓傻,失心疯了。

  一阵轻风从窗户吹进,然后一袭黑衣的朝比奈舞便像幽灵鬼魅似的走了进来,然后向着空无一人的角落微微顿首,语气诚恳的说道:“老师。”

  原本空无一人的角落里便慢慢出现一道模糊的白影。

  片刻之后,这道模糊的白色身影便变得清晰起来,最终幻化为一道婀娜娇躯,赫然就是甲贺忍者村长,影忍者井上千代子。

  井上千代子幽幽问道:“怎么样,找着没有?”

  朝比奈舞摇摇头,说:“回老师,还是没有发现。”

  早在一星期之前,朝比奈舞就已经带着两个特战中队搭乘运输机回到了东京,遂即便投入到了对徐锐和狼牙的搜捕行动之中,然而遗憾的是,两个特战中队一周找下来,却还是没能找着徐锐还有他手下的那几个狼牙。

  “唉,这个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井上千代子叹息一声,幽幽说道,“单凭这种大海捞针的方式,就想找到徐锐和他的狼牙,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