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2章 无路可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42章 无路可逃

皇居,御所。

  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正在黑暗中枯寂的等待。

  井上千代子的“引蛇出洞”计划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简单。

  但正因为简单,这个计划才更加可怕,因为越是简单的计划往往就越难以防范。

  井上千代子之前想要全部拦停码头上的运输船、机场上的航班以及车站的火车,然后展开大规模的排查,但是这样需要的人力实在太庞大,而且也没有效果,因为这么大的动静很难瞒过狼牙耳目,狼牙完全可以提前规避,事实上,这么多天的排查,也确实没有发现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基本可以说是白忙活了。

  所以井上千代子选择了另外一个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在中途设卡,突击检查!

  针对货运船,井上千代子联系了海军,出动两艘驱逐舰外加一艘巡洋舰,二十四小时的守候在东京湾外,对离开东京湾的每一艘货船进行全面搜查,这样做的好处有三个,一是搜查行动在海面上,狼牙不会提前知道情况,就无法事先规避。

  第二个好处,就是海上几乎无路可逃,被发现也就意味着被干掉。

  第三个好处,就是极大的节约了人力,因为对所有码头、机场以及车站展开长时间的监控以及大规模的排查,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而换成现在这种操作方式,所需的人力、物力就要少得多,特战大队也就可以集体出动了。

  本来,特战大队由于人手有限,是没办法针对每个码头、火车站及机场布控的,但是换成现在这种方式之后,就只需在三处布控,分别是海上、某一处机场以及两处车站,特战大队就完全可以在每一处检查地点部署至少半个中队。

  这样一来,截杀徐锐和狼牙的机会就极大增加。

  当然,飞机火车的临检方式跟货船肯定不一样,但套路是一样的。

  比如火车,就会在中途设一个检查点,每一列离开东京的火车都必须在两个特定的临时车站接受检查,航班的检查要稍微复杂些,在航班起飞之后,必须出动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进行拦截,勒令航班降落到某一个机场去接受检查。

  如果航班不配合,拒不肯降落到备用机场接受检查,就基本可以确定被劫持了。

  这个时候,海军航空兵就可以果断将航班击落,那么试图劫持航班逃离东京的徐锐还有他手下的狼牙,也就基本上死定了!从高空被击落,徐锐和他的狼牙再是身手高超,也是必死无疑,血肉之躯终究是血肉之躯。

  安排好了这一切,井上千代子就开始安心等待。

  朝比奈舞终究还年轻,沉不住气,零点才刚过,便忍不住说道:“老师,已经过了零点了,可是各个码头机场以及车站却还是没什么发现,这法子能不能够管用啊?”

  井上千代子摸了摸朝比奈舞脑袋,轻柔的说道:“小舞,沉住气,不要急。”

  “哈依。”朝比奈舞重重的一鞠躬,愧疚的说道,“老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天王巨星的篮球和青春

  “老师不失望。”井上千代子微微摇头,又说道,“老师知道你想替你妹妹报仇,但仇恨只会蒙蔽人的理智,使人丧失基本的判断力,所以越是在这种时候你越是需要冷静,千万不要让仇恨控制了你,明白?”

  “哈依,弟子明白了。”

  ……

  芝浦码头。

  借助索桥飞渡过了那条大街之后,徐锐一行七人便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悄的潜入到了芝浦码头之中,虽然是晚上,夜深人静,但是码头上面却仍然显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数以百计的装卸工正在忙着装货、以及卸货。

  尽管此时的东京已经因为瘟疫而全城戒严,但是码头以及工业区的工厂的生产,却并没有受到影响,仍然是一派繁忙的景象。

  只不过工厂的工人以及码头上的装卸工在上工之前以及下工之后,都必须接受全身的消毒,谨防将病菌带进码头或者工厂内,而且所有的装卸工以及工人都不准许再回家,而是必须呆在厂区或者码头上,为的就是防止被传染。

  一旦发现疑似患者,则立刻就地予以隔离。

  正是靠着这些措施,虽然整个东京已经几乎停摆,但是东京的码头以及工厂却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仍还在夜以继日的生产武器装备,仍还在夜以继日的向着中国战场输送武器弹药,支援侵华日军作战。

  码头上面人来人往,而且灯火通明,要藏身很难。

  所以徐锐选择了码头附近一处海岸,借着夜幕的掩护,一行七人先后咬着一根苇管潜入水中,从水下悄然潜入芝浦码头,然后悄悄的靠近那艘已经装满了货物、名叫阿多丸号的运输船,再然后从侧舷爬上了货船。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凌晨三点左右,徐锐一行七人便已经上了货船。

  上船之前,徐锐就已经释放出六识,对阿多丸号进行了感应,并没有发现危险。

  货船的吨位一般都非常庞大,但是船员往往不多,看管也没那么严,上船之后,徐锐先后找了五口装满武器的大木板箱,先将里边装的鞋服或者弹药全部清空、扔进海里,然后将小桃红他们五个人装进了箱子里。

  徐锐和冷铁锋却不打算躲进箱子里。

  因为全部躲进箱子里太危险,万一遇到什么变故,而他们又因为全部在箱子里,而不能及时发现的话,极可能全军覆灭!所以,徐锐还有冷铁锋决定留在外面,两个人在堆满杂物的底舱找了一个隐蔽处躲了起来。

  凌晨四点,阿多丸号的船员便纷纷上船。

  片刻之后,伴随着一声嘹号的汽笛声响,阿多丸号的船尾处便涌起猛烈的水花,吃水极深的庞大身躯也开始缓缓的蠕动。

  货轮的航速非常慢,等到阿多丸号慢慢悠悠的开出东京湾时,天色就已经亮了。
卦魂
  然后又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前方海天一色的海面上忽然间出现了两条驱逐舰,在驱逐舰身后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身影,那重重叠叠的舰桥以及冲天而起的三根黑色烟囱,清楚的昭示着这可是三艘军舰,是海军!

  阿多丸号也是军部的运输船,船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让船员打出旗语,询问对面的海军,有什么问题?对面的海军马上就用旗语回复过来,让阿多丸号减速停船,准备接受海军的检查。

  阿多丸号的船长虽满腹疑问,却还是乖乖的下命令停船。

  阿多丸号刚一减速,躲在底舱杂物堆里的徐锐和冷铁锋便立刻感觉到了。

  “什么情况?”冷铁锋扭头惊疑的看了徐锐一眼,说道,“好像在减速?”

  “嗯,确实在减速!”徐锐心下一凛,当即对冷铁锋说道,“走,看看去!”

  当下两人便搬开盖在身上的那些杂物,然后小心翼翼的往上走,上到三层之后,便可以透过侧舷的舷窗看清楚外面情形,只一眼,徐锐和冷铁锋便看到了前方海面上正逼过来的其中一艘驱逐舰,看着驱逐舰舰桥上飘扬的旭日旗,徐锐顿时变了脸色。

  “厉害啊!”徐锐目光一凝,沉声说道,“居然想到在海上查我们!”

  “老徐,这下麻烦了!”冷铁锋也说道,“这茫茫大海,跑都没地跑!”

  等了等,冷铁锋又道:“老徐,要不然还是把老莫他们叫出来,趁鬼子军舰还没有赶到之前,赶紧夺下一艘救生艇赶紧跑吧,眼下离海岸线还不算很远,或许还能抢在鬼子军舰追上来之前上岸,这样就还有一线生机。”

  阿多丸号船员不多,夺一艘救生艇还是不难。

  遗憾的是,阿多丸号上的救生艇并没有动力,用桨的话根本划不快。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救生艇没有动力,在无遮无掩的海面上,只能够成为鬼子海军射击的活靶子,这是死路,所以还是先别急。”

  不一会,三艘军舰便到了阿多丸号附近。

  遂即三艘军舰便开始减慢航速,再片刻之后就先后停泊了下来,呈品字形将阿多丸号围在了最中间,再然后正前方那艘万吨巡洋舰的侧舷上便绞下来一艘巡逻艇,这是一艘带有动力的巡逻艇,发动开动,劈开波浪靠近阿多丸号。

  只片刻,巡逻艇便已经来到了阿多丸号侧舷,然后斜靠了上来。

  阿多丸号的侧舷没巡洋舰那么高,加之现在又是满载,吃水深,所以侧舷就显得更加的低,所以根本不用绞索,在货船上的船员扔下了绳梯之后,巡逻艇上的十几个鬼子海军便立刻顺着绳梯爬上了阿多丸号。

  跟着十几个鬼子海军一起上来的,还有鬼子特战大队的两名特战队员以及一只受过专门训练的军犬,这样的军犬还有好几只,它们将担负起搜捕徐锐和狼牙的重任,因为井上千代子已经让它们嗅过徐锐留在玄武馆的衣物及床榻,只要徐锐躲在这艘货船上,军犬就能够从空气之中嗅出他留下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