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一线生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43章 一线生机

    那只军犬一上来就开始在甲板上到处乱嗅,当它嗅到侧舷上的某一处时,突然之间人立而起并开始狂吠,要不是牵狗的小鬼子反应快,直接就被军犬给挣脱狗索了,看到军犬这癫狂的样子,上船的十几个鬼子便立刻警觉起来。



    从昨天开始,他们堵在东京湾的口外,已经突击检查了不下十艘商船了,可是每次上船检查之时,这只军犬都是异乎寻常的安静,唯独这次,却表现得十分的狂躁,仿佛是已经有所发现了,是的,它一定已经发现什么了。



    “快,你的,立刻请求支援!”带队的一个鬼子军官一声令下,身后随行的一个旗语兵便赶紧跑向船头,准备给周围停泊的三艘军舰发旗语,请求舰上的海军支援,剩下的十几个鬼子海军却立刻在甲板上蹲下来,举枪瞄准船舱出口。



    ……



    “老徐坏了,有军犬!”



    听到犬吠声,冷铁锋陡然间变了脸色。



    徐锐的脸色也在霎那间变得十分难堪,千算万算,竟没有算到鬼子会动用军犬!



    若没有军犬,既便鬼子登上货船检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货船那么大,装载的物资数以千吨计,就凭这区区十几个鬼子,根本不可能开箱检查,要不然他们得检查到什么时候?一艘两艘开箱检查还可能,十艘八艘甚至百艘,你怎么查?



    所以徐锐有理由相信,鬼子海军的检查也就是例行公事而已。



    但是有了军犬就不一样了,因为犬类的嗅觉灵敏度是人类的几万倍,徐锐因为受过专业的嗅觉训练,他的嗅觉灵敏度是普通人类的上百倍,但是跟犬类比起来,却仍然是萤火虫跟月亮的差距,瞬间就会被秒杀!



    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只军犬定是冲着他来的!



    毕竟徐锐在暴露身份之前,还是中条一刀流的流主,还曾经在玄武馆住过一段时间,之后又因为行刺裕仁失败,被小桃红和地瓜接到了安全房,玄武馆那边就没来得及去扫尾,难免留下一些穿过的衣物,这却是把他的气味给留了下来。



    如果是在市区之中,既便有军犬嗅过他的气味,要想找到他的藏身处也是千难万难,毕竟东京那么大,要想从那么大的城市之中嗅出他的气味,不亚于从大海中捞起一枚细针,但是现在在船上,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相比东京,阿多丸号的甲板简直就只有巴掌大!只要徐锐曾经来过船上,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受过专门训练的军犬也仍然能从空气中嗅出徐锐残留的气味,然后顺着残留的气味找到徐锐在船上的藏身之处。



    所以,在听到犬吠的一霎那间,徐锐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堪。



    尼妹,这一次却真的被小鬼子杀了个措手不及,好在局面还没坏到极致,至少小鬼子没有乘坐无动力皮筏艇前来检查商船,而是乘坐了一艘巡逻艇前来,这个却是给了他们一线生机,不然的话,今天他们可就真的是插翅也难逃了。



    当下徐锐对冷铁锋说道:“老兵,你去召集人手。”

美男夫君不好养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然后,赶紧过来跟我汇合。”



    冷铁锋答应一声,紧接着又问道:“老徐你呢?你干吗去?”



    “我去把小鬼子的巡逻艇给夺了!”徐锐说道,“那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冷铁锋也知道事关重大,所以并没有多说,更没有跟徐锐争,而是转身去召集地瓜他们五个去了,徐锐则穿过船舱,悄无声息的来到紧挨着那艘鬼子巡逻艇的侧舷,这时候,阿多丸上的鬼子船员全都集中到了甲板上,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人。



    徐锐躲在方形的舷窗后,可以近距离的看清楚鬼子的那艘巡逻艇的左舷。



    这艘巡逻艇已经熄了火,正随着海浪起伏摇摆,时不时的左舷还会擦到阿多丸号的侧舷壁,发出一阵阵的喀吱声响,不过留守在巡逻艇上的两个鬼子却是毫不为意,只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阿多丸号的甲板上。



    显然,留在在巡逻艇上的两个鬼子并未意识到危险已经降临。



    徐锐再没有片刻的犹豫,一下就打开舷窗,然后从窗口翻出,再一伸手,便攀住了巡逻艇的侧舷,上到了巡逻艇上。



    看到徐锐,艇上的两个鬼子明显愣了一下。



    八嘎牙鲁,眼前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是人还是海怪啊?



    不等两个鬼子反应过来,徐锐便已经一个箭步抢到两人面前,寒光一闪,两个鬼子便同时捂着自己的咽喉倒了下来。



    然而,遗憾的是,这一幕却被斜对面那艘驱逐舰上的鬼子哨兵看个真切。



    下一霎那,驱逐舰上的警报便立刻响起来,刺耳的警报声立刻响彻海湾,紧接着,驱逐舰侧舷上的好几挺高射机枪便纷纷压低了射角,以负角度向着那艘巡逻艇猛烈的开火,密集的机枪火力瞬间扫射了过来,不过大多打在了阿多丸号的右舷上,丁当作响。



    徐锐冲进巡逻艇驾驶舱,一边发动巡逻艇,一边抬头往驾驶舱外面看,却无比吃惊的发现,前方那艘驱逐舰上的三联装主炮以及侧舷上的十几门速射炮纷纷将炮口转了过来,看样子,竟是准备要击沉巡逻艇,甚至于不惜误伤阿多丸号。



    徐锐心下一沉,看来鬼子真是恨他入骨啊!



    为了把他干掉,竟不惜让一艘五千吨级的货船以及满船的货物给他陪葬!



    真要是说起来,他也该为此感到自傲,毕竟能把小鬼子逼到这样境地的,全世界除了他绝不会再有第二个。



    “嗵嗵嗵……轰!”



    片刻之后,原本就正对着巡逻艇这边的一门三联装速射炮率先实现开火。



    霎那之间,三团耀眼的火光便从炮口猛烈的喷射出来,下一刻,三发五英寸口径的动能弹便呼啸而至,其中两发落在海中,其中一发却打在了巡逻艇附近,瞬间在阿多丸号的侧舷撕开一个破口,足可以供两个人同时出入。蚌珠儿



    正好冷铁锋带着地瓜等人赶过来,这下却是方便了。



    没有一丝的犹豫,冷铁锋第一个从撕开的缺口跳出,一下扑到了巡逻艇的甲板上,紧接着就是小桃红、地瓜、莫子辰、吴寒还有莫汉魂!前方那艘鬼子驱逐艇上的好几挺高射机枪将重机枪火力猛烈的倾泄过来,不过由于距离远,弹道散布得很厉害,命中率并不高,冲过来的六个人中,也就地瓜受了点轻伤。



    同一时间,驱逐舰侧舷上的另外几组速射炮也已经调整好了射角,并且先后发炮,伴随着猛烈的爆炸,阿多丸号的侧舷上再次被撕开几个破洞,其中的一发动能弹还是贴着巡逻艇的驾驶舱掠过,将驾驶舱的整个顶盖都给掀了去。



    几乎同时,上到阿多丸号上的十几个鬼子海军也冲到了阿多丸号的右舷,这些小鬼子也确实是够凶狠,明知道对面驱逐舰上的速射炮正瞄准他们这边在开炮,居然不躲不闪,而是在阿多丸号的右舷上一字摆开,举枪猛烈的开火。



    密集如雨点般的丁当声中,巡逻艇右舷及甲板很快就布满了弹孔。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等到莫汉魂最后一个跳到巡逻艇上,徐锐便毫不犹豫的操纵杆推到了底,巡逻艇尾部的螺旋桨便高速旋转起来,瞬间推动海水,往艇尾喷出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紊流。



    海水猛烈往后喷,形成一个巨大的反作用力。



    在这个反作用力的推动下,原本静止的巡逻艇瞬间就加速到高速,向着前方冲出,眼看就要脱离这危险区域!



    然而就在这时候,巡逻艇的前冲之势却嘎然而止,然的艇首翘起,险些倒扣过来。



    也就徐锐反应快,赶紧使劲的扳住轮舵,才勉强稳住巡逻艇身姿,没有当场倾覆,急回头看时,却发现竟然是阿多丸号上垂挂下来的绳梯挂住了巡逻艇侧舷,此时绳梯已经被扯成了一股,并且还被绷紧得笔直。



    徐锐的脸色瞬间就沉下来,因为绳梯是用尼龙绳做的,强度极高,由绳梯勒紧而形成的这股尼龙绳,足可以承受住上百吨的拉扯力,这也就是说,就算徐锐将巡逻艇的马力开到最大,也不可能扯断这股尼龙绳。



    这时候,前方驱逐舰的三联装主炮已经把炮口调过来。



    看到三联装主炮那笔直的指过来的炮口,徐锐浑身的汗毛瞬间竖起来,完蛋了!



    生死一发间,刚上来的莫汉魂陡然回头,然后扬起手中的军刀就猛的劈砍下去。



    莫汉魂的这把军刀是从东条英机那里顺来的,是一把真正的宝刀,非常的锋利,一刀下去,足可以承受住上百吨的拉扯力的那股尼龙绳,瞬间就从中间断开,巡逻艇骤然间失去这股束缚力的束缚,瞬间就如脱缰的野马般冲出去。



    莫汉魂因为挥刀的缘故,根本没来得及伸手去抓巡逻艇上的扶拦,一霎那之间,他的身影从巡逻艇甲板上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