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7章 汪洋大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47章 汪洋大海

    东京都,应急指挥部。



    在向第三十三师团和第三十七师团下达了开拔令之后,阿南惟几还是感到不放心,就又把之前给他出主意的那个作战参谋叫了过来。



    这个作战参谋叫金光惠次郎,中尉军衔。



    在佐官多如狗,将官满地走的陆军本部,区区一个中尉实在不算什么。



    不过金光惠次郎确实算得上是个狠角色,因为六年后,也就是抗战胜利的前夕,这小鬼子将会在高黎贡山下给予中国远征军以重创,以区区不到半个联队的兵力,几乎打残国军的两个集团军!这个就是赫赫有名的松山战役!



    松山战役最后国军虽然赢了,却是惨胜。



    当然了,此时的金光惠次郎还只是个小小的中尉参谋。



    阿南惟几问道:“金光君,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已经从镰仓附近上岸,接下来,肯定就是对他们的大搜捕,不过徐锐这人十分狡猾,他手下的狼牙更是极其凶残,我担心搜捕行动可能不会怎么顺利,不知你有没有好的建议?”



    金光惠次郎说:“次长阁下,不是有特战大队么?”



    “特战大队靠不住。”阿南惟几摇了摇头,说道,“这之前,特战大队不知道跟徐锐和他的狼牙交手多少次,就没赢过,这次想来也不例外。”



    金光惠次郎沉吟片刻后说:“办法当然还是有的。”



    “哟西。”阿南惟几大喜道,“金光君,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哈依。”金光惠次郎顿首说,“次长阁下完全可以通过广播台发表一个公告,就说有六个侵略者已经从镰仓市附近上岸,然后许以高额赏金,将镰仓市甚至整个神奈川县的百姓全都调动起来,参与到这次的搜捕行动中来。”



    “百姓?”阿南惟几皱眉道,“他们能有什么用?”



    金光惠次郎说:“百姓的战斗力当然是不值一提,但是他们胜在人多,在高额赏金的刺激下,他们将无休无止的将徐锐和他的狼牙发起袭击,徐锐和他的狼牙又能杀多少人?最后他们也是会疲惫的,等到他们筋疲力尽时,就是他们授首之时!”



    阿南惟几又道:“可是据我所知,徐锐和他的狼牙极擅化妆以及隐匿。”



    “这个没用的。”金光惠次郎摇了摇头,哂然说道,“神奈川县各个市各个町的百姓世代耕种,对于周围环境不要太熟悉,徐锐和他的狼牙无论躲在哪,都会被他们找出来的,至于化妆,六个陌生人无论走到哪都会十分显眼。”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



    ……



    回过头再说徐锐他们。



    从镰仓附近弃船登岸,然后沿着大路一路往北疾行,因为这个时候是白天,再加上镰仓附近又都是人口密集地区,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隐匿形踪,所以索性就大摇大摆的沿着大路往北急进,然后很快就引起了沿途农民的注意。医妃天下:鬼王的爆萌娇妻



    因为附近的农民都是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甚至于每个邻居都非常的熟悉,现在突然间闯进来这么一群陌生人,当然会引起他们注意,徐锐他们所经之处,沿途的农民全都会停下手里的劳作,指指点点。



    起初的时候还没什么,沿途的农民也仅仅只是好奇。



    但是很快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他们经过一处村庄时,突然间遭到了一个农民的袭击,那个农民手持一杆火铳,向着徐锐他们所在方位放了一铳,不过由于火铳的精度实在太差,再加上距离又超过百米,所以并没伤着任何人。



    但是这一声巨响,却犹如将军的号令般,原本只是站在大路两边围观的农民,居然纷纷抄起农具冲杀了过来,徐锐他们几个自然不会束手待毙,当即连续开枪,将高举着农具冲杀过来的农民射杀当场。



    地瓜便纳闷的道:“团长,这些小鬼子全都疯了不成?”



    “他们没疯。”徐锐冷冷的说道,“只是想赚钱而已。”



    “赚钱?”地瓜满头雾水的问道,“这是啥意思?”



    徐锐摇摇头,哂然说道:“你很快就懂了。”



    徐锐没说错,地瓜很快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往北走了没多远,他们便来到了另外一个村庄,在这个村庄的村口竖了根电线杆,电线杆上架了部广播,这会广播里正在进行播音,广播没有问题,问题是正在广播的内容,居然是陆军部号召神奈川所有日本人集体猎杀他们几个。



    “神奈川县的所有子民,大家都听好了,我是陆军部次长阿南惟几,现在,我向你们宣布一个紧急消息,现有六个侵略者入侵我国,已经从镰仓附近登陆上岸,据悉,这六个侵略者就是刺杀天皇陛下的刺客的同伙,希广大子民听到广播后,自发的行动起来,全力配合陆军部的人员追捕这六名侵略者,我在这里郑重宣布,如有人打死这伙侵略者的头目的,赏五十万日元,打死一名侵略者的,赏十万元!见人头立刻兑付!”



    为了调动神奈川的老百姓,阿南惟几也是拼了,居然开出了这么高额的赏金。



    陆军部给徐锐开出的赏格是五十万日元,给冷铁锋他们几个开出的赏格是十万元,面对这么一笔巨额的赏金,神奈川县的农民全都心动了,毕竟他们在田间地头辛苦一整年,再将收获全部卖了,也不过就是卖个一百日元。



    现在只要抓住一个人,就是一千倍甚至五千倍的年收成啊!



    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只要是正常人,没有一个能够抗拒,于是神奈川县的日本人,无论男女,不分老少,听到广播之后全部都行动了起来,自发的编组成了一支支的猎杀队,开始疯狂的打听徐锐他们的方位,发现之后则立刻发起疯狂进攻。



    就在徐锐他们收听广播时,这个村庄的村民也发现了他们。



    片刻的寂静后,整个村庄的一百多个村民便立刻骚动起来,然后在手持一杆老式村田式步枪的村长带领下,呈扇形散开来,向着徐锐他们六个围过来,村长一边端着枪往前冲,一边还在大声的呐喊:“大家听好了,不管谁打死的,赏金平分!”江湖萌学渣



    听村长那意思,仿佛徐锐他们六个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地瓜气乐得了,冷笑着说道:“这些人真愚昧,就凭他们,也想杀我们?”



    冷铁锋摇摇头,沉重的说道:“他们并不愚昧,只是陆军部骗了他们而已。”



    “陆军部就是故意这么做的。”徐锐沉声说道,“他们故意将我们说成是一群侵略者,就是为了激发日本人的愤慨,然后许以高额的赏金,我们立刻就会陷入日本人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从我们被发现起,就会无时无刻不遭到日本人的攻击!”



    “人民战争?汪洋大海?”冷铁锋深以为然,“这话说的可真贴切!我们现在就是陷入了日本人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徐锐又说道:“这些普通日本人虽然孱弱不堪,我们伸伸手就能干掉他们,但是他们胜在人多,我们杀得了一百个、一千个,还能杀得了一万个?这样无休止杀下去,总有一刻我们会累,等到我们累了之时,他们立刻会蜂拥而上,把我们撕碎。”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甚至不用等到那时候,我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是的。”冷铁锋点了点头,沉声说,“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无论走到哪,都会成为众矢之的,无论我们躲在哪里,都会被无所不在的日本人找到,无论我们跑多远,都始终跑不出日本,都始终会遭到日本人的疯狂追杀。”



    顿了顿,冷铁锋又说道:“这些日本人未必能够对我们构成威胁,但是他们的存在,却会给日本的军队,指明方向!这也意味着,从现在起,我们将得不到任何休息,我们将毫无选择的连续作战,直到筋疲力尽然后倒下!”



    徐锐点头说:“是的,这里毕竟是日本!”



    两人说话间,那一百多个村民已经迫近到了跟前。



    尤其是那个鬼子村长,更是举起村田式步枪瞄准了徐锐,这老鬼子的眼光倒是不错,一眼就看出来徐锐才是首领。



    但是徐锐又岂会任由他开枪?



    抬手只一枪,徐锐便将那个老鬼子村长摞倒在地。



    下一个霎那,冷铁锋、吴寒、地瓜、小桃红还有莫子辰连续开枪,密集的子弹顷刻间雨点一般猛泼过去,呈扇形冲杀过来的一百多个鬼子男女老幼,便立刻一排排的倒了下来,但既便倒下了大半,剩下的男女老幼也仍旧是一个劲的往前冲。



    在这些狂热的人群中,甚至还有个背着婴儿的日本女人。



    平常的时候,这个女人估计是个十分温柔的女人,可是这个时候,这个女人却完全没了平常时候的温柔,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手里也举着一把生锈的镰刀,呀呀呀的尖叫着,向着小桃红冲过来,大约在她看来,小桃红最容易欺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