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一路向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49章 一路向东

    阿南惟几通过广播、通过高额赏金将整个神奈川县的百姓都发动起来,不仅使得徐锐一行六人的行踪无所遁形,更加使得他们时时刻刻都要面临无休无止的截杀,从镰仓上岸之后就再得不到休息的机会。



    除此之外,神奈川百姓的疯狂截杀,不仅严重迟滞了徐锐六人的速度,还给第三十三师团以及第三十七师团的机动赢得了时间。



    傍晚时分,第三十三师团终于从甲府推进到神奈川县的北侧,并迅速沿着上野原、多摩到稻城这一线展开兵力,构筑起封锁线,与此同时,第三十七师团也推进到神奈川西,沿着都留、小山到御殿场这一线展开了兵力。



    到此为止,阿南惟几的围猎计划已经部署完成。



    从一开始,阿南惟几就没有指望过,真的可以凭借神奈川百姓的无休无止的截杀,将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拖死,老鬼子甚至也从来没有指望过井上千代子所率领的特战大队,他就只相信他自己,只相信他手里边的军队!



    确切点说,就是第三十三师团及第三十五师团。



    调动两个特设师团来对付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也真没准了,这样的蠢笨的法子,也就只有阿南惟几这个笨蛋才能够做得出来,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法子笨是笨了点,但是效果却还是很可观的,两个师团足以将整个神奈川围得铁桶一般!



    何况现在只需堵住神奈川县的两侧,因为南边是大海,往东走则是东京都,就会迎面撞上东京外围的警备师团,到时候第三十三师团以及第三十七师团再从后面一压,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就插翅难飞了。



    不过既便是这样,阿南惟几也还是感到不放心。



    傍晚时分,阿南惟几便将东京的事务交给了龟田正雄,然后带着金光惠次郎匆匆赶到了国分寺亲自坐镇指挥,为了协调好两个师团的行动,老鬼子甚至还在国分寺组建了一个临时指挥部,并且让两个师团时刻向他报告具体的动向。



    这个时候,参谋部的参谋已经做好了图上作业。



    金光惠次郎正在对着地图向阿南惟几讲解最新的进展:“次长阁下请看,第三十三师团以及第三十七师团已经在神奈川县的北侧以及西侧构筑了密不透风的封锁线,现在既便是天色黑透,徐锐他们也别再想渗透过去了。”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说,“你的辛苦了。”



    “哈依。”金光惠次郎重重顿首,又说道,“眼下留给徐锐以及他手下的狼牙的路,已经只剩下两条,一是往南去横滨或者三浦码头,夺取船只出海,不过这必然是一条死路,因为既便抢到船,也会遭到海军的截杀。”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又问道,“第二条路呢?”



    金光惠次郎又道:“第二条路,就是一路往东返回东京。”



    顿了顿,金光惠次郎接着说道:“不过这也是一条死路,因为这时候的东京早已经被十几个警备师团围得水泄不通,甚至就连下水道也被灌浆填埋,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根本不可能进入市区,所以返回东京,也只能是死路!”



    “索嘎。”阿南惟几说道,“这也就是说,徐锐已经死定了!”



    “哈依!”金光惠次郎顿首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死定了。”龙醒法师



    “八嘎!”阿南惟几闻言脸色一变,骂道,“哪有什么意外,不会有意外!”



    “哈依!”金光惠次郎便赶紧顿首,说道,“这次绝对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徐锐和他手下的几名狼牙绝对是死定了的!”



    ……



    千无川市,绫濑町。



    又一个町遭到血洗,全町一千多口没有一人幸免,全部遭到狼牙的血洗。



    幽暗的夜幕下,徐锐放眼望去,只见街上匍匐的尽是小镇上居民的尸体,有男人有女人甚至还有老人孩子,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中人欲呕,可是徐锐的心下却没有一丝的怜悯,还是那句话,日本人都该死!



    冷铁锋踩着血水走到徐锐面前,沉声说:“老徐,已经检查完了,无一活口!”



    “知道了。”徐锐点点头,说道,“趁追兵还没有追上来,赶紧让大家歇一下。”



    随着天色渐暗,之前一直盘旋在天上的鬼子侦察机也已经返航了,小鬼子的警犬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渐渐的开始追不上徐锐他们的脚步了,对至于现在在他们花了将近半个小时血洗了绫濑町之后,居然还能有休息的时间。



    冷铁锋下达了休息的命令,又道:“老徐,接下来怎么办?”



    徐锐深吸了一口气,抬头仰望着暗沉沉的天穹,狞声说道:“小鬼子不惜发动神奈川县的百姓,不惜放手让我们血洗整个神奈川县,目的无非是为了调来更多的军队,将整个神奈川县围得铁桶一般,以便将我们困死在这里。”



    “这个我也想到了。”冷铁锋点点头说道,“不出意外的话,鬼子肯定已经从别的地方调来至少两个联队的部队,在神奈川县的外围,构筑起封锁线了。”



    “两个联队?你太保守了。”徐锐摇头说,“至少两个师团。”



    “两个师团?”地瓜不相信道,“就为了对付我们这几个人,犯得着这么大动干戈?”



    “当然犯得着。”冷铁锋点头道,“老徐可是日本的帝国死敌,据说就连裕仁小鬼子也恨他入骨,只要有机会干掉老徐,二十个师团都可能。”



    莫子辰色变道:“这么说来,我们再往前走岂不是就会一头撞入小鬼子怀里?”



    “所以现在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徐锐狰狞的一笑,又说,“掉头向东,去东京!”



    “去东京?”冷铁锋便愣了一下,困惑的说道,“眼下局面,小鬼子对我们的行踪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这个时候往东去东京,万一鬼子继续缩小包围圈,将封锁线推进到东京外围怎么办?到时候我们连转个身都费劲。”



    “怕什么?”地瓜哼声说道,“大不了跟小鬼子拼了。”



    冷铁锋皱眉道:“你给我闭嘴,你个小屁孩子懂什么。”
位面附身大师


    “我却认为地瓜说的对。”徐锐却拍了拍地瓜的肩膀,笑道,“如果最后真被鬼子的大部队困在了东京郊外,大不了就跟他们拼了,反正自从来到日本,死在我们手里的鬼子少说也有好几千人,如果算是细菌战的战果的话,人数更是以百万计,早够本了!”



    冷铁锋的眉头越发蹙紧,他才不相信徐锐的想法会这么简单,不过既然徐锐不说,他也就不再多问,反正东京也没有多远,顶天了也就三十公里还不到,急行军也就两小时,到了东京那边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休息了没一会,远处便再次响起了警犬的吠声。



    很显然,神奈川县的鬼子警察再一次追上来了。



    当下徐锐起身,竖起右手成刀,往前用力一挥。



    ……



    国分寺,追捕狼牙临时指挥部。



    从这个指挥部的冠名就能知道,阿南惟几是就是一个偏执狂。



    就刚才,井上千代子也带着手下的两个特战中队来到国分寺,跟阿南惟几汇合了,老鬼子不认为特战大队能对付得了徐锐,但是不管怎样,这都是一支精锐的特种作战力量,关键时刻还是能够发挥大用场的,所以必须掌握在手里。



    这会儿,井上千代子正跟阿南惟几站在地图前。



    地图上,金光惠次郎已经标示出了一条毫无规律可言的曲线,这条曲线就是今天一整个白天的时间,徐锐和他手下狼牙的活动轨迹,真是毫无规律可言,一会向东一会向西,一会又折向南边,然后继续向西,要多乱有多乱。



    “井上小姐,你能从中看出什么吗?”金光惠次郎忽然问道。



    自从井上千代子进入指挥部的那一刻起,金光惠次郎的注意力就再没有离开过她,当然了,正眼直视他是绝不敢的,只敢用余光看,金光惠次郎敢发誓,他活了快三十岁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不仅脸蛋漂亮,身材更是好到爆啊!



    正是因为井上千代子太漂亮了,太诱人,所以金光惠次郎忍不住想引起她的注意。



    井上千代子微微的一笑,她虽然蒙着脸,可是从白纱的晃动,可以看出她是在笑。



    微微一笑,井上千代子反问道:“金光君,莫非你已从徐锐和他手下狼牙的活动轨迹中看出什么了吗?”



    “啊?”金光惠次郎连忙说道,“只是有一点不太成熟的想法。”



    停顿了下,金光惠次郎又说道:“我认为,徐锐之所以这么做,一定在掩饰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在掩饰他的真正的意图。”



    井上千代子又微微一笑,问道:“徐锐的真正意图又是什么呢。”



    “这个嘛……”金光惠次郎立刻就为难了,“暂时还不得而知。”



    这个时候,一个参谋进来报告:“次长阁下,刚接到前方报告,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已经离开绫濑町,一路向东去东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