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0章 瞒天过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0章 瞒天过海

    “纳尼?”阿南惟几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真打算回东京么?”



    尽管金光惠次郎早就分析过了,徐锐他们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除了南下横滨或者三浦码头去夺船,就只剩下回东京一条路可以走了,如果能够回到市区,则至少在核心六区的疫情还没有过去之前,徐锐他们暂时就是安全的。



    只不过,要想回到市区只怕也是不容易吧?



    封锁东京的警备师团可是足有三十个之多,尤其是东京西侧的十个警备师团,已经全部装备了步枪,阿南惟几就不信徐锐他们几个能闯过十个师团的围堵,突入到市区,这可是整整十个师团,再是预备、后备役也是十个师团!



    到时候,如果进不去东京的市区,那徐锐他们就麻烦了。



    前面有十个警备师团堵截,身后有两个特设师团的围堵,还有井上千代子率领的特战大队贴身追杀,到时候徐锐和他手下狼牙既便有翻江倒海之能,只怕也是十死无生!无论如何这都是日本,他们绝对不可能得到当地百姓的掩护以及支持。



    事实上,神奈川县以及东京的百姓非但不可能掩护他们,还会群起攻击他们。



    所以阿南惟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扭头对金光惠次郎说:“金光君,这个徐锐可是素来以狡猾多智而著称,你说,他会不知道我们已经在东京西郊部署了重兵?”



    金光惠次郎摇摇头说:“肯定不会,徐锐肯定会猜到东京西郊有重兵。”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去东京?”阿南惟几越发感到不可思议,“明知道这是个陷阱,还要往里跳?傻么?”



    “这个嘛”金光惠次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小鬼子虽然很聪明,可毕竟才只是一个中尉,而且还没有上过战场,更没有跟徐锐交手的经历,所以完全就猜不透徐锐此举的用意何在?



    这个时候,井上千代子微微一笑说:“次长阁下,要不然就让我们出手?”



    阿南惟几便有些心动,如果这时候出动特战大队,确实有很大的机会将徐锐的真正意图给逼出来,只不过特战大队是最后王牌,所谓的王牌,最后时刻打出来效果才会最好,现在就打出去,未必就能够发挥预期的作用。



    这次,阿南惟几的目标是全歼徐锐和他手下狼牙。



    犹豫了下,阿南惟几还是摇摇头说:“井上小姐,还不到你们出手的时候。”



    “那好吧,什么时候需要我们出手,次长阁下请尽管吩咐便是。”井上千代子无可无不可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退出了指挥部。



    阿南惟几和金光惠次郎便立刻扭头,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井上千代子的臀部上。



    一霎那间,阿南惟几心里便泛起一个强烈的念头,这个小娘皮的屁股是真的大啊,比风俗馆里的那些风俗娘的屁股可是大多了,撞击起来一定特别的过瘾,可惜的是,他娘的是天皇陛下的禁脔,并不是他所能够招惹的。



    老鬼子好歹尚且是这样,金光惠次郎就更加不堪。



    看着井上千代子那肥臀,随着步伐在那款款摇荡,金光惠次郎感觉魂都快酥掉了,直到井上千代子的身影消失不见,小鬼子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心忖,这样的极品女人,也只有天皇陛下才有资格享受啊。无心噬爱,魔妻不乖



    一时之间,老鬼子和小鬼子竟然忘记了追杀徐锐的正事,全都沉浸在了对井上千代子的美色的迷恋中。



    凌晨时分,鹤见町。



    经过三个小时的急行军,徐锐一行六人已经来到鹤见町。



    这里已经是大田区辖区,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回到东京!



    隔着老远,便能够看到,小鬼子沿着南北向的公路设立了大量的岗哨,那个密度,说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不仅如此,沿着公路线,还有大量的巡逻队在来回巡逻。



    这还没完,在更远处的大街小巷上,还布置了大量岗哨。



    片刻之后,冷铁锋放下望远镜说道:“老徐,不用再往前走了。”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道:“鬼子岗哨这密度,要想渗透过去绝无可能!”



    “不一定。”地瓜却不以为然道,“我到前面去抓个活口,把口令搞到,不就可以冒充成鬼子巡逻队轻松越过封锁线?”



    冷铁锋并没有理会地瓜,只是看着徐锐问道:“老徐,真打算回东京?”



    “当然不,眼下东京早已经沦为地狱,瘟疫可不管你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再回去岂不是送死?”徐锐嘿然一笑,又道,“赶紧的,把你们身上的汗衫和短裤脱下来,哦对,现在你们穿的都是兜裆裤,赶紧把兜裆裤脱下来。”



    冷铁锋闻言一愣,茫然问道:“老徐你干吗?”



    “让你们脱就脱,抓紧时间。”徐锐却没有过多解释。



    冷铁锋他们几个这才发现徐锐并不是在说笑,当下赶紧走到僻静处,脱下了汗衫以及包兜裆裤,好在外面还有衬衣以及长裤,倒也不至于走光。



    看到小桃红没动,徐锐便又说道:“小桃红,你也脱。”



    “姑爷。”小桃红的包子脸上涌起两朵红云,撒娇道,“我不。”



    “听话。”徐锐却伸手在小桃红的****上拍了一巴掌,“赶紧。”



    “好嘛。”看到徐锐坚持,小桃红便撅着小嘴走到无人角落,悉悉碎碎的脱下了身上的汗衫及亵衣,然后羞羞答答递给徐锐。



    伸手接过了小桃红的亵衣,徐锐的表情却严肃了起来。



    再然后,徐锐带着冷铁锋等人躲进了一间废弃的厂房。



    这应是一家废弃的机械厂,因为有着浓重的机油味道。



    走进厂房之后,可以发现,角落里散落着好几桶废弃的机油。



    徐锐打亮手电,然后从挎包里掏出了一张东京的地图,说道:“我现在简单说一下行动计划,我们所在的位置在鹤见,离羽田机场也就五六公里。”娇妻诱情



    “羽田机场?机场?!”冷铁锋闻言顿时间眼前一亮。



    对了嘛,这就对了!搞了半天,最后还是要搞飞机啊!



    “没错,羽田机场!”徐锐点点头,又道,“从目前看,海路已经走不通,所以,袭击机场夺取飞机已经成了我们唯一的选择,既便抢不到长航程的运输机或轰炸机,哪怕抢几架短航程的战斗机也是可以,至少可以把我们输送到朝鲜半岛。”



    “没错,只要能降落到朝鲜半岛,回国就不再是难事。”冷铁锋点点头,又道,“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身后有鬼子的追兵!如果不能摆脱追兵,袭击羽田机场就是痴心妄想,事实上,既便摆脱了追兵,袭击机场、夺取飞机也绝非易事!”



    徐锐点点头,又道:“你说的对,所以现在要用到这个。”



    说完了,徐锐又拎起冷铁锋他们几个脱下来的汗衫还有兜裆裤。



    冷铁锋见状,不由得眼前一亮,他已经有些明白徐锐的意图了。



    因为在之前的一整天的连续行军以及连续作战过程中,他们五人全都出了大量的汗,这些汗水几乎把身上的汗衫都浸透了,至于兜裆裤就更加不用再说了,肯定是体味最重的,徐锐拿了这些东西,就可以迷惑敌人。



    这也就是说,徐锐只要带上这些汗衫以及兜裆裤,就可以将鬼子追兵引开,而他们五个就可以隐蔽起来,等到鬼子追兵被引开之后,对羽田机场发起突袭,劫夺飞机,再然后,只要等徐锐前来羽田机场跟他们汇合就可以了。



    不过,这显然是个然险的任务,当下冷铁锋说道:“老徐,我去!”



    “不,我去!”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鬼子中间有个影忍者,身手不在我之下,尤其速度比我还快,老兵,你绝不是她的对手。”



    冷铁锋便不再坚持,这真不是自我牺牲就能行的,如果应付不了那个影忍,如果让对方发现这只是瞒天过海计,小鬼子很容易就能够猜到他们的真正意图,然后只需一个电话打到羽田机场,等待他们的,就只能是功亏一篑。



    当下冷铁锋沉声说:“老徐,那你小心点。”



    “放心。”徐锐微笑说,“我能应付得过来。”



    “对表,现在时间是零点十五分。”徐锐亮起手表,沉声说道,“你们一定要设法在凌晨三点之前潜入羽田机场,凌晨三点十分准时发动袭击,二十分钟后,我会在三点半钟赶过来跟你们汇合,然后一起乘坐飞机撤离。”



    “明白。”冷铁锋对完表,用力点头。



    徐锐又拍了拍冷铁锋肩膀,然后凑到小桃红的包子脸上亲吻了一下,再然后便将冷铁锋他们几个的汗衫、兜裆裤还有小桃红的亵衣揉成一团,胡乱往肩上一甩,再走到厂房角落往身上浇了点机油,再然后出门扬长去了。



    只片刻,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冷铁锋又从厂房里拎了两桶废弃的机油泼到众人身上,就连娇滴滴的小桃红也没能够幸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