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虚实之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1章 虚实之术

    五分钟后,一群鬼子警察便在一条警犬的引领下出现在了这间废弃的厂房外。



    这群鬼子警察的头目不是别人,就是千无川警察局的局长黑田浩二,黑田浩二亲自牵着警犬走进厂房,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机油味。



    闻到这股机油味,黑田浩二便立刻知道坏了。



    警犬的嗅觉灵敏,甚至几万倍于人类,但是正因为太过灵敏,所以很容易受到一些刺激性气味的干扰,果然,在闻到这股机油气味之后,刚刚还垂着头、在地上东嗅西嗅的警犬便立刻昂起了头,满脸呆傻的看着黑田浩二。



    什么情况?警犬已经懵逼了,辩不出气味了。



    八格牙鲁!黑田浩二气得咒骂了一声,却束手无策,没办法,谁让这里正好有一家废弃的机械厂,而且厂房里还有废弃的机油呢?现在警犬已经捉瞎了,就凭他们这些警察,抓抓小偷什么的还能凑合,抓狼牙?还是算了。



    当下黑田浩二赶紧让人上报给指挥部。



    ……



    国分寺,抓捕狼牙指挥部。



    一个参谋匆匆走进指挥部,向阿南惟几报告道:“次长阁下,黑田追踪小队报告,他们在追到鹤见町的一家机械厂时,突然失去狼牙踪迹!”



    “纳尼?”阿南惟几急道,“追丢了?他们不是有警犬呢吗?”



    阿南惟几不能不急,在之前的追踪中,警犬可是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白天的时候,还可以凭借沿途的百姓来确定徐锐他们的行踪,可是入夜之后,徐锐他们的隐蔽性就极大的增加,沿途的百姓就再无法发现他们,这时候就只能借助警犬,黑田浩二的追踪小队正是因为有了警犬,才得以牢牢咬住徐锐和他的狼牙。



    可现在黑田追踪小队报告,他们把人追丢了,这不害人呢么?



    如果真的失去了徐锐他们一行的行踪,那局面就变得复杂了。



    当然了,阿南惟几并不担心徐锐他们会跑掉,毕竟现在神奈川已经被围得铁桶一般,就算是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暂时隐匿了形迹,也逃不出神奈川县去,唯一的麻烦,就是又要花不少时间对整个神奈川县进行地毯式搜索。



    那个参谋顿首说道:“黑田小队报告说,徐锐和他的狼牙使用了机油,因为机油具有刺激性的气味,致使警犬的嗅觉出现短暂失灵,所以才会把人追丢。”



    “八嘎!”阿南惟几咒骂一声,又转过身快步走到了大地图前。



    金光惠次郎跟着走到了地图前,并且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鹤见。



    “这里,鹤见町在这。”金光惠次郎用红色铅笔将鹤见町标出来,然后画了个醒目的箭头指向不远处的羽田机场,又说道,“次长阁下,虽然人追丢了,不过大可不必惊慌,从地图上来分析,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很可能已经冲着羽田机场去了。”



    “羽田机场?”阿南惟几顿时目光一凝,这是日本最大最早的民航机场,也是东京仅有的一个民航机场,机场使用的民航客机都是从美国进口的道格拉斯三型飞机,如果让徐锐和他的狼牙抢到了道格拉斯三型飞机,那还得了?


位面土豪大作战
    阿南惟几急道:“立刻给羽田机场打电话,问一下明天有没有航班?如果没有安排航班的话,立刻将机场上驻泊的所有飞机都转移走。”



    需要说明的是,日本的民用航空市场也才刚刚开发出来还不到十年,毕竟这个时代需要用飞机来代步的人终究还是极少数,所以并不是每天都会发送民用航班,羽田机场一般都是隔几天发一次航班,而且经常会因为客源少临时取消航班。



    金光惠次郎哈依一声转身去了,片刻之后回来报告说,明天有航班!



    “八嘎!”阿南惟几勃然大怒道,“立刻通知羽田机场,明天的航班取消。”



    “恐怕不行。”金光惠次郎说道,“因为外交大臣广田弘毅阁下要搭乘明天的航班直飞满洲国,此次满洲之行是一周之前就已经定好的。”



    “纳尼?”阿南惟几闻言一愣,遂即又道,“通知机场加强警戒!”



    “哈依。”金光惠次郎顿首说道,“卑职已经通知机场加强警戒了。”



    “哟西。”阿南惟几这才放下心,又说道,“金光君,你觉得徐锐和他手下狼牙去羽田机场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个……”金光惠次郎为难了,他也不敢把话说死。



    要不然,万一最后因为他的判断失误,导致让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跑掉,那他是无论如何也负不起这个责任的。



    想了想,金光惠次郎又小声说道:“这也可能是声东击西之计,表面上摆出了袭击羽田机场的架势,可实际上却又悄悄的折回横滨港,准备搭乘运船出港,而且这次,他们似乎已经掌握了规避军犬侦察的办法。”



    阿南惟几的眉头便一下子蹙紧了。



    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轻盈的脚步声。



    两人闻声回头看时,便看到井上千代子带着朝比奈舞,袅袅婷婷走进来。



    “次长阁下。”井上千代子走进来之后嫣然一笑,说道,“我刚刚听人说,黑田的追踪小队把人给追丢了,是吗?”



    “哈依。”阿南惟几贪婪的目光落在了井上千代子鼓腾腾的****上,说,“我正因为这件事而烦恼呢,金光君说,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很可能已经冲着羽田机场去了,可我又听说徐锐十分狡猾,万一这是他的声东击西之计,那就麻烦。”



    “这个简单。”井上千代子微微一笑说,“交给我吧。”



    “井上小姐你?”阿南惟几将信将疑道,“你能把徐锐找出来?”



    阿南惟几确实有些怀疑,连警犬都找不出来,你一个女人又怎可能办到?



    “你竟敢小看我的老师?”朝比奈舞闻言大为不满,冷然说道,“井上老师可是一名真正的影忍者,区区追踪小术,又岂难得住她?”



    井上千代子却摆了摆手,制止了朝比奈舞。



    然后又对阿南惟几说道:“次长阁下,就姑且一试吧。”



    “好吧,那就拜托井上小姐了。”阿南惟几也就答应了,反正就算井上千代子找不到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结果也不会变得更糟,是吧?星际时代之异形来袭



    井上千代子说:“次长阁下,那么我就告辞了。”



    目送井上千代子走到大门口,阿南惟几终于抑住不住心中奔腾的欲念,突然说道:“井上小姐,事关重大,我还是跟你们一块去。”



    井上千代子无可无不可的说:“好啊。”



    ……



    与此同一时间,鹤见町的外海。



    冷铁锋、地瓜、小桃红、吴寒以及莫子辰等六人正紧挨着海岸线在泅渡,他们之所以选择从海路走,也是出于无奈,因为进入东京都的范围之后,小鬼子的戒备实在是太森严,走陆路不能说不可能,但是暴露的风险实在太大。



    两相对比之下,从海路泅渡就要安全得多。



    地瓜翻了个身,以更省力的仰泳姿势飘浮在水面之上,然后问冷铁锋道:“队长啊,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



    冷铁锋回答说:“你说。”



    地瓜便又问道:“鹤见町离羽田机场这么近,然后咱们又借用机油掩盖身上的气味,使得鬼子的警犬捉瞎,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小鬼子,咱们是奔着羽田机场去的么?换成是我,一定会下令羽田机场加强戒备。”



    “这你就不懂了吧。”冷铁锋说道,“读过孟德新书没?”



    “孟德新书?曹操所著的兵法?”地瓜摇摇头说,“没读过。”



    冷铁锋嘿然一笑说:“曹操说过,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所以……”



    还没等冷铁锋说完,地瓜便抢着说道:“这个我知道,虚实之术嘛!”不过话刚说完,地瓜立刻又提出新的疑问,“可按照虚实之术,我们就更不应该在鹤见隐匿形迹,因为这样不是把我们的意图暴露了,也失去了虚实之术的初衷了?”



    冷铁锋嘿嘿一笑说:“这个么,就是虚实之虚实了。”



    “虚实之虚实?”地瓜茫然道,“虚实之上再虚实?”



    “没错。”冷铁锋道,“如果小鬼子都是笨蛋,一个虚实就足够了,问题是,我们的对手并不是笨蛋,所以我们就得多拐那么一个弯,等小鬼子识破老徐行藏,就会一厢情愿的认为已经识破我们的虚实之术,其实却是中计了。”



    “这么复杂啊?”地瓜撇嘴说,“能有用么?”



    “这我就不敢保证了。”冷铁锋说,“不过呢,现在想这些已经没什么用了,咱们还是好好的想一想,等会到了羽田机场后,该怎么渗透?你刚才有一句话肯定说对了,既便小鬼子中计,羽田机场的戒备肯定不可能松懈,所以我们要想渗透进去,只怕不容易。”



    地瓜哦了一声,往前游了一段距离后忽然说:“队长,不对啊,三国评书上不是说,曹操见到张松能够把他的兵法背出来,就下令把兵书烧了么?”



    冷铁锋哂然道:“三国评书你也信啊?”



    地瓜再哦一声,然后不再吭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