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千人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1章 千人斩?!



“老黑,你过来。”大兵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低声道。

“干吗?”黑皮不耐烦的应了一声,眼睛却没有从地上抽开,在地面上,横七竖八躺满了鬼子尸体,这些鬼子的死法各不相同,有被人拧断脖子的,有被刺刀割开喉咙的,也有被钝物击破脑袋而死的,不过更多的,却是死于手雷爆炸之下。

大兵咽了口唾沫,对黑皮说道:“你掐我一下,我怀疑是在做梦。”

大兵真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因为他无法相信此刻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从冷铁锋的陈述可以知道,负责诱敌的2连在入夜之前就伤亡殆尽,换句话说,入夜之后就只有冷铁锋还有徐锐两个人在跟鬼子厮杀,而冷铁锋也早早受了伤,也就是说,眼前这些个鬼子兵,都是徐锐干掉的。

如果只是一两个,十几个,大兵根本不会吃惊。

既便是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大兵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吃惊。

问题是,他们这一路过来,发现的鬼子尸体少说也有三四百具之多!

三四百个小鬼子,这是什么概念?鬼子一个步兵大队下辖四个中队,全部的战斗兵员加起来也就七百多号人,这也就是说,徐锐一个人就干掉了鬼子半个大队,奶奶个熊,这是真的吗?这真是人类所能做到的?

“你不用掐。”黑皮哼声道,“这都是真的。”

“我不相信。”大兵摇头道,“一个人绝不可能做到这个。”

“绝不可能?”正柱着三八大盖往前走的冷铁锋闻言便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冷冷的看着大兵,哂然道,“这才哪到哪?”

“你什么意思?”这次说话的却是肖雁月。

肖雁月和大兵加入独立营时日尚短,所以对徐锐的单兵战斗力还缺乏清晰的概念。

不过,冷铁锋却是比谁都更清楚徐锐的战斗力,当下哂然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等会你们千万要镇定,以免咬了自己的舌头。”

肖雁月和大兵闻言凛然。冷铁锋的言下之意,徐锐的战果还不止于此?

大兵下意识的摇头,本能的认为冷铁锋是在夸大其词,肖雁月也不信。

然而,最终的事实证明,冷铁锋并没有瞎说,或者说。他还是保守了。

当肖雁月、黑皮、大兵、冷铁锋四人顺着鬼子用尸体铺就的血路走出七星湖沼泽时,弥漫在天地间的大雾已经散开。视野也开阔了许多。

于是四人便惊恐的看到,在密林之外倒卧着更多的鬼子尸体。

这些鬼子的尸体呈条状,从密林边缘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

这一路过去,尽是战斗的痕迹,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激战。

视野的尽头,是静悄悄的镇子,远远看过去,整个古镇仍旧沐浴在薄薄的晨曦之中。听不到枪声,也看不见鬼子兵的身影,碜人的死寂。

看着就像人为铺就的鬼子尸路,肖雁月和大兵的瞳孔急剧收缩。

从沼泽林区到林区边缘,再到前方视野尽头,倒卧在地的鬼子加起来有多少?既便保守估计只怕也有千人之数了吧?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干掉了上千鬼子?这还是人吗?这个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太可怕了。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千人斩?传说西楚霸王项羽就是这样的猛人,世间真有这种人?

冷铁锋虽然背对着大兵和肖雁月,却也不难想象出两人的震惊,当下解释道:“你们却也不用太过吃惊,是,老徐的确厉害。等闲个把鬼子小队在他面前,就跟羊似的,根本就不够他一个人杀的,不过他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人。”

肖雁月说道:“那冷副营长的意思,这不是徐营长一个人杀的?”

“不,我没有这么说。”冷铁锋道。“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这些小鬼子,这一路上的上千个小鬼子,全部都是老徐干掉的。”

大兵蹙眉道:“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冷铁锋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老徐之所以能够单枪匹马干掉这么多小鬼子,也是因为机缘凑巧,一是因为他身手厉害,等闲人根本不是他对手,二是因为他会说日语,很容易就能混入鬼子中间,借机制造混乱。”

停顿了一下,冷铁锋又说道:“不过,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昨天晚上正好起了大雾,黑灯瞎火再加上大雾,给徐锐提供了绝佳掩护,所以在实战当中,老徐最多只需要应付三到五个鬼子,鬼子虽多,却根本发挥不出人多的优势。”

“那也厉害至极。”大兵长出了一口气,释然说道,“一口气杀这么多鬼子,就是累,也早他妹的累死了。”

“这倒是。”冷铁锋深以为然道,“这丫就是头牲口。”

与肖雁月和大兵满脸的震惊不同,黑皮脸上却流露出浓浓的忧色。

“副营座,我们必须尽快去镇上。”黑皮皱着眉头说道,“雾散了,营座再想利用大雾制造混乱就难了,我担心营座会有危险。”

“你想多了。”冷铁锋摇头说道,“这些鬼子尸体上的血都凝固了,可见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时候,老徐跟鬼子早就分出胜负了。”

黑皮奋然道:“副营座的意思是,营座把鬼子全干掉了?”

“对,附近的鬼子多半都让老徐给干掉了,要不然,前面的镇子不会如此安静。”冷铁锋点点头,又道,“不过,老徐的情形只怕也好不到哪去,如若不然,以他的性子,早就应该返回七星湖沼泽找我了。”

“那还说啥,赶紧走!”

黑皮吼一声,转身就走。

(分割线)

徐锐大大咧咧的坐在太师椅上,受伤的右腿却斜搁在桌子上,这倒不是徐锐刻意要这么做,而是为了尽可能减缓血液流失,因为没办法处理伤口,他右腿上的十几处伤口一直在失血,而抬高伤腿就可以减缓血液流失的速度。

尽管血液流失的速度并不算快,但徐锐也清楚,他撑不了太长时间了。

徐锐也想过趁着还没有因为失血而休克,赶紧的撤离,可是权衡再三,徐锐最终却还是放弃了这打算,因为前出海安的鬼子未必只有这些,说不定还有漏网之鱼,譬如说派去追杀独立营的部队,一旦这批鬼子回援,那他可就完了,毕竟,现在可是白天,而且大雾也已经基本消散殆尽,失去了最大的屏障,他又受了重伤,还怎么跟小鬼子硬拼?

所以,还不如索性就留在这里,凭着他的枪法,再加上这坚固的祠堂,再杀上几十个鬼子应不在话下。

一边想着,徐锐一边就拉开手中那枝王八盒子的枪机。

在徐锐身边的桌子上,还有十几把王八盒子一字排开。

时间在无聊的等待中悄然流逝,大约九点刚过,祠堂外终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很轻,可徐锐却还是察觉到了,凭借着敏锐过人的听觉,徐锐一下就分辨出,来的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好像还受了伤,走路的节奏明显不太正常。

终于来了么?徐锐嘴角勾起一抹狞笑,然后左右手各持一枝王八盒子,拿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祠堂大门。

可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营座,你在里边吗?!”

“嗯,黑皮?”徐锐一下就分辨出这是黑皮的声音,当下喜出望外道,“黑皮是我,我在里边呢!”

下一个霎那,祠堂大门口人影一闪,黑皮就已经大步冲进来。

一进大门口,黑皮就看到了徐锐搁在桌上的伤腿,当即叫道:“营座,你受伤了?”

“没事,不小心阴沟里翻船了,不过没什么大碍。”徐锐笑笑,又把目光转向鱼贯而入的大兵、肖雁月还有冷铁锋,说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冷铁锋柱着三八大盖走将过来,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徐锐的腿悬了。

徐锐却浑不在意,对四人说道:“那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得赶紧走。”

“对对,赶紧走,咱们得赶紧离开这。”黑皮连连点头,然后上前来搀扶徐锐,一边又关切的说道,“营座,我搀着你走。”

“不行!”冷铁锋却制止了黑皮,说道,“老徐的伤口未经处理,仍在不停流血,所以他必须平躺着,要不然这腿可就真废了,还有,这里是鬼子的司令部,应该有医疗队,你快去找副担架来,然后跟大兵抬着老徐走。”

“好嘞。”黑皮答应一声,找担架去了。

没多久,黑皮还真找回来了一副担架,当即扶着徐锐在担架上躺下,然后跟大兵合力抬起担架就走,徐锐却也没有矫情,这之前,他就已经极其虚弱,根本就是在强撑着,说到底他也还是人,流了那么多血,肯定会虚弱。

上了路,徐锐又问肖雁月道:“肖连长,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这样。”肖雁月跟在徐锐的担架边,黯然说道,“徐营长你带着2连引开鬼子的大部队后,鬼子还是派了支部队去截击营主力,我就主动要求率领4连3排留下打阻击,我们挡了将近三小时,最后全部打光了,就剩下我和大兵了。”

“这样啊。”徐锐闻言一下就蹙紧了眉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