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金蝉脱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2章 金蝉脱壳

    就在冷铁锋他们从海路往羽田机场方向泅渡的同时,井上千代子一行却已经乘车来到鹤见町的那家废弃的机械厂,随行的除陆军次长阿南惟几、副官金光惠次郎两人外,还有朝比奈舞率领的一个特战中队。



    不等卡车停稳,特战第四中队的五十多名特种兵便纷纷跳下车来,迅速散开,并在机械厂的四周建立起警戒阵地,这些特种兵就要比一般的鬼子兵专业多了,他们在机械厂建立的警戒阵地可以说毫无死角。



    所以阿南惟几放心得很,完全不用担心会遭到狼牙的狙杀。



    下车之后,阿南惟几还殷勤的走到井上千代子的汽车面前,主动替她拉开车门,井上千代子弯腰下车,说了声谢谢。



    朝比奈舞却似笑非笑的看了阿南惟几一眼。



    作为井上千代子的学生,像阿南惟几这样、对她的老师抱有非份之想的老男人,她见得多了,不过能够像阿南惟几这样放下身段献殷勤的却并不多见,不过再怎么献殷勤,只怕也白搭,绝对不可能打动老师。



    这个时候,黑田浩二带着几个警察迎上来。



    上报之后,黑田浩二就一直守在这没敢走。



    “井上小姐,次长阁下。”黑田浩二像跟哈巴狗,点头哈腰。



    阿南惟几没理黑田浩二,井上千代子却淡然问道:“黑田君,就在这里?”



    “哈依。”黑田浩二连连顿首,满脸谄媚的说道,“人就是在这里跟丢的。”



    井上千代子微微颔首,又跟阿南惟几说了声稍等,然后带着朝比奈舞走进厂房,然后两人同时闭上眼睛,将嗅觉释放开来。



    前文说过,人类的嗅觉其实也是可以进行锻炼的。



    比如有些有着丰富经验的猎人,就可以从空气中嗅出半个月前野兽经过之后所残留下的气味,这个能力怎么来的?就是通过长年累月的比对以及验证后总结出来的,然后,这些宝贵经验就能作为一项技能传承下去。



    世界上只要有狩猎历史的地方,就都有这种传承。



    中国也有这样的传承,不过徐锐是从非洲塞伦盖蒂草原的一个部落酋长那里学来的这个本领,日本也有这种传承,井上千代子就会这项技能,因为运用嗅觉来追踪,在甲贺忍术中是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有人会说,人类的嗅觉难道还能够比犬类都灵敏?



    当然不能,人类的嗅觉无论怎么锻炼,都不可能胜过犬类!就像犬类再怎么训练,其智力也绝对不可能胜过人类!犬类之所以在嗅到机油味之后,立刻就会丧失追踪的能力,是因为它们智力低下,不懂得排除刺激性气味的干扰,但人类可以。



    几分钟之后,井上千代子便率先睁开了眼睛,接着是朝比奈舞。



    井上千代子嫣然一笑,问朝比奈舞道:“小舞,分辨出来了吗?”



    “哈依,学生分辨出来了。”朝比奈舞顿首说,“一共六种体味!带有浓烈的汗味,显示这六个人都曾经浑身是汗,这其中一个人的体味带有淡淡的幽兰味,应该是一个女人,所以这应该就是徐锐还有他手下的五个狼牙了!”凤在上一宠夫成瘾



    “很好。”井上千代子欣然点头,又道,“那么,你能嗅出他们往哪去了么?”



    “哈依。”朝比奈舞再一次顿首,又道,“老师,他们已经原路返回镰仓了!”



    井上千代子微微一笑,回过头对阿南惟几说道:“次长阁下,小舞已经说了,徐锐和他的狼牙已经原路返回镰仓。”



    听到这里,阿南惟几才如梦方醒。



    刚才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一问一答时,老鬼子和金光惠次郎还有黑田浩二可是一脸的懵逼样,今天之前,他们从来没想过,人类的鼻子居然也可以灵敏到这样的程度,居然可以分辨出空气之残留的别人留下的体味。



    金光惠次郎却不是个容易说服的,提出质疑说:“井上小姐,你怎么能肯定,这些体味就不是黑田君和他的警员所留下来的?毕竟,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已经离开这里至少有半个多小时,而黑田君他们却一直在这里。”



    不等井上千代子说话,朝比奈舞便说道:“因为,我刚才所说的这六种体味,不属于黑田君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停顿了下,朝比奈舞又揶揄的说道,“刚才我从空气里分辨出的体味其实有十多种,只是没有把黑田君他们的体味说出来而已。”



    “原来是这样。”金光惠次郎闻言闹了个大红脸,这下再没话说了。



    阿南惟几说道:“井上小姐,你真能肯定,徐锐他们已经回镰仓了?”



    “哈依。”朝比奈舞顿首说,“我不仅能肯定徐锐他们已经返回镰仓,而且还可以带着你们一路追踪,直至找到徐锐他们。”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那就有劳井上小姐了。”



    “这都是为帝国效劳,为天皇陛下尽忠。”井上千代子摆了一下手,转身走了厂房,稍稍分辩了下,便甩开大步,向之前徐锐消失的方向追下去,在她的身后,则是朝比奈舞和特战第四中队,再然后是阿南惟几、金光惠次郎还有黑田浩二等一队警察。



    不片刻,一行人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



    这时候,徐锐早已经到了二十多里开外。



    夜幕下,一个寂静的小村庄出现在了徐锐的视野之中,白天的时候,徐锐他们曾经从这个小村经过,这个村的两百多个村民在巨额赏金的刺激下,疯狂的向他徐他们发起袭击,最后整个村庄,都遭到了残酷的血洗。



    唯一的例外或许就是村里的一条猎狗了。



    当时血洗整个村庄时,徐锐就逮住了这条猎狗,不过,他并没有选择杀死这条猎狗,而是将这条猎狗捆绑住四脚关了起来,而现在,却是到了用到这条猎狗的时候了,事实上,从白天的时候,徐锐就已经在为脱身做准备了。



    夜幕下,徐锐鬼魅般进了村庄,然后从其中一间民房里找到了被困的猎狗。超神当铺



    再然后,徐锐将冷铁锋他们几个的汗衫、兜裆裤以及小桃红的亵衣都捆到了这条猎狗的身上,接着,徐锐又脱光全身,冲了一个凉,然后再换上这间民房主人的和服,再然后,把刚刚换下来的带有浓烈体味的汗衫、兜裆裤捆到猎狗身上。



    在然后,徐锐又从民房里找出一束线香,再把香捆到猎狗尾巴上,再点燃。



    线香一经点燃便烧到了狗尾巴,猎狗便立刻呜咽起来,然后徐锐猛一松手,恢复自由的猎狗便立刻疯了一般往前飞奔而去,只片刻,猎狗便带着六人的汗衫、兜裆裤以及亵衣消失在了夜幕下,而且徐锐很确信,半个小时内,这条猎狗是不会停下的!



    下一刻,一身清爽的徐锐立刻转身回头,向着鹤见方向全速奔跑。



    ……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候,井上千代子一行便追踪到了这个小村。



    还没进村,一行人便在村口看到了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村民尸体。



    看到这幕,井上千代子和阿南惟几两人没有任何表情,朝比奈舞、金光惠次郎还有黑田浩二脸上却立刻露出忿怒之色。



    朝比奈舞更是怒火填膺的说道:“混账啊,居然连村民都不放过!”



    井上千代子轻拍了下朝比奈舞肩背,说道:“小舞,不要被外界左右了你的情绪。”



    “哈依。”朝比奈舞瞬间就冷静下来,然后闭上眼睛分辨了一下,最后手指着之前徐锐放生的那条猎狗逃跑的方向说,“他们往这边去了!”



    井上千代子却似乎发现了一点什么,微微蹙了下眉头。



    朝比奈舞的搜索结果跟她是一致的,但是她隐隐感到一丝不妥,但是具体哪里不妥,一下又说不上来,当下只能将这丝疑惑压在心底,率领特战第四中队顺着气味继续往前追,但是一路往前追,她心下的那丝疑虑却有增无减。



    不过,当井上千代子静下心来认真的思考哪里不对时?却又毫无头绪。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明明知道有问题,可是因为身在局中的缘故,一下子却始终无法发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



    与此同时,徐锐却已经把井上千代子她们甩在身后,正朝着羽田机场方向狂奔。



    一边飞奔,徐锐一边回头看向镰仓或者说横滨方向,心下不无得意,正如犬类的嗅觉可以用诸如辣椒、机油等刺激性气味来干扰,人类的嗅觉也同样可以欺骗,井上千代子以为已经锁定了他们一行六人的气味,殊不知却已经中了他的金蝉脱壳之计了!



    是的没错,从一开始徐锐就已经猜到,那个曾经在御辇上跟他交过手的影忍者,就是中村俊说过的甲贺忍者村的村长井上千代子,他也猜到了,最后井上千代子一定会参与到对他们的追踪中来,徐锐这次的金蝉脱壳之计,就是专门为对付她而准备的!



    必须承认,徐锐的这招金蝉脱壳之计,效果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