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3章 外交大臣-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3章 外交大臣

    这个时候,冷铁锋他们已经渗透到了羽田机场外围。



    小鬼子在陆地上的封锁很严,海上的封锁却很宽松,仅仅只有两条巡逻艇沿着海岸线来来回回的巡逻,这样的巡逻强度,用来阻止疫区的百姓驾船偷渡绰绰有余,但是要想拦截直接从海中泅渡的狼牙,却是妄想。



    冷铁锋他们很轻松就泅渡到了羽田机场外的海岸边,借着夜幕的掩护,他们又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了机场外围。



    不过,到了离机场两公里时,就没有办法再往前了。



    因为机场的戒备非常的森严,不仅岗哨林立,巡逻队的密度更是吓人。



    不得不说,羽田机场的警戒原本就非常严格,而在阿南惟几下令之后,机场的警戒等级就又加强了一个等级,到了现在,整个机场的警备力度,甚至直追皇居了!当然,羽田机场没皇居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陷阱,也没那么多御前侍卫。



    但是既便是这样,冷铁锋他们要想渗透进去,也已经变得非常困难了。



    冷铁锋估计了下,在这样的警戒强度下要渗透进去,不能说没有可能,但是成功的概率不会超过两成,换句话说失败的可能性超过八成!



    超八成的失败率,几乎就是个必败的任务了!



    距离跟徐锐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冷铁锋却始终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这个时候,莫子辰提议说道:“队长,要实在没办法,就灭一支巡逻队,然后乔妆成巡逻队往里闯吧,能闯多远闯多远,最后实在不行就硬闯!”



    “先不急。”冷铁锋摇遥头说,“不急,先让我想想。”



    吴寒急道:“队长,再晚就来不及了,跟团长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



    冷铁锋猛的一咬牙,就要点头答应时,耳畔忽然听到一丝细微的声响。



    “嘘……”当下冷铁锋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吴寒他们几个安静,然后一个翻身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前方的夜幕下。



    ……



    中村俊躲在机场附近的一处草丛之中,这会正在探头探脑的往外张望。



    中村俊一度曾经以为自己是个爱国者,他一度坚信,自己之所以帮助中国人做事,甚至于不惜帮助中国人打击自己的同胞,完全是出于反战的庄严立场,而反战,则是拯救日本以及和人族的唯一的出路!



    中村俊一度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正因为这样,中村俊心甘情愿的替中国人提供情报,既便是身在国内,他也是心甘情愿的为徐锐所驱策,但是徐锐对裕仁的刺杀,以及新宿陆军军医学校的细菌武器的扩散,却使得他的信念产生了动摇、非常严重的动摇。



    中村俊一度萌生出自首的念头,他是真想把一切都跟陆军部和盘托出,然后该上军事法庭就上军事法庭,该判什么罪就判什么罪,有一次他甚至都已经到了陆军部的大门口,可是临了他又退缩了,他发现自己真的没勇气。



    自首他不敢,中村俊便又想到了自杀。我知女人心



    中村俊觉得,徐锐就像幽灵,一定会一直纠缠着他。



    除非他死了,否则徐锐就会持续的要求他出卖情报。



    有一天晚上,中村俊甚至都已经把勃郎宁手枪的枪口塞进了自己嘴里,可是在临扣下扳机的那一刻,中村俊却又退缩了。



    那一晚,中村俊躺在地板上哭了一宿。



    醒来后,中村俊就彻底认命了,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爱国者,他内心所坚持的东西就是坨****,从骨子里他就是个贪生怕死的懦夫,为了活下去,他什么都能出卖,不要说是祖国和同胞,甚至就连他自己的灵魂也能够出卖。



    因为只有活着,人生才有意义,人一旦死了,立刻就什么都没了。



    认识到这点后,中村俊便立刻开始担心起来,尤其是在今天早上,中村俊的担忧更是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因为从广播里,他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情况,徐锐以及他手下的狼牙从海路偷渡失败,已经在镰仓附近上岸,并且正在遭到整个神奈川县追捕。



    中村俊很担心,一旦徐锐和他手下狼牙被抓到,他也会跟着暴露!



    认识到这一点,中村俊便立刻自告奋勇的给文部科学省的总长打了一个电话,主动要求参与到救灾行动中,对于像中村俊这样自告奋勇要求参与到救灾行动中来的官员,政府高层自然是十分欢迎的,因为这能起到很好的表率作用。



    就这样,中村俊轻而易举的混到了一张通行证。



    再然后,中村俊就凭着这张通行证来到了这里。



    中村俊还是有一些基本的判断力,徐锐他们要想逃离日本,无非两条路可走,一是坐轮船,再就是坐飞机,中村俊并不确定徐锐他们最终会选择坐轮船还是坐飞机回国,他之所以偷偷来到羽田机场,纯粹只是过来碰一下运气而已。



    如果说徐锐他们最终选择走海路,那中村俊帮不上任何忙。



    但如果徐锐他们选择坐飞机的话,那就一定会来羽田机场,中村俊就可以向他们提供一个重要的情报,凭借这个重要的情报,徐锐他们将会有很大的机会劫机回国,这样一来,他中村俊也就不会因此而暴露间谍身份,也就可以继续苟活下去。



    没错儿,苟活,中村俊对自己的定义就是苟活。



    中村俊的精神信仰已经彻底垮掉,就只求活着。



    只不过,中村俊并不确定徐锐他们几个是否会来羽田机场。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眼看就要到凌晨三点了,却始终没等到徐锐他们到来,中村俊便不免有些急,同时心里想,会不会是他选错方向了?他在这边,而徐锐他们几个却选择了从另外一个方向渗透进机场?



    就在中村俊打算换一个地方之时,一截硬物忽然顶在脑后。



    “别动!”伴随着坚硬的一截物体,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不然就打死你!”



    中村俊先是吓了一大跳,等到分辨出这是冷铁锋的声音之后,却又是大喜过望。邪魅帝君滚下榻



    “冷桑!可算等到你了!”中村俊感到鼻子酸酸的,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哭的冲动,等了你们这么久,总算是等到了,当间谍当成我这样式的,容易么我?



    “中村俊?”冷铁锋也从声音中分辨出是中村俊,讶然问道,“怎么是你?”



    冷铁锋是真的感到非常意外,自从裕仁遇刺之后,后来他几次去找中村俊,这个家伙都是爱搭不理的,冷铁锋一度甚至还产生过灭口的念头,因为担心中村俊会告密,这家伙可是知道不少他们的秘密,一旦反正,结果就会非常麻烦。



    不过最终,因为徐锐不同意,所以没有付诸实施。



    冷铁锋蹙眉问道:“中村俊,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冷桑,先不说这个,先说正事。”中村俊摆摆手,又问道,“徐桑呢?”



    冷铁锋并不确定中村俊的意图,他甚至都不确定中村俊有没有反正,自然也不愿意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中村俊,当下说道:“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中村俊便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问道:“你们是不是急于离开日本?”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冷铁锋紧盯着中村俊的眼睛,这个时候,中村俊只要稍稍流露套话的迹象,冷铁锋就会毫不犹豫下手,因为在这种时候,他们所有人的性命都悬于一线之间,可以说是经不起任何风浪。



    “是这样的,如你们急于离开日本的话,我有个重要情报。”中村俊却丝毫不知道刚才他们已经在死亡线上走了一个来回,又说道,“今天上午外交大臣广田弘毅将要飞赴满洲国的新京,参加满洲国执政溥仪的生辰。”



    “满洲国执政溥仪?”冷铁锋将信将疑。



    “哈依,就是溥仪。”中村俊顿首说道,“算算时间,广田弘毅的车队就快到了,如果你们想借机离开日本的话,还是赶紧去前面的路口设伏吧,只要你们手脚做的够干净,就完全有机会冒充广田弘毅的随从离开日本。”



    冷铁锋盯着中村俊的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个陷阱?”



    “纳尼,陷阱?”中村俊苦笑说,“冷桑,套用一句中国的谚语,我们现在可是栓在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走不了你,也跑不了我!我出卖你们除了害死我自己,继而害死整个中村家族之外,还能有什么好处?”



    冷铁锋默然,他竟无言以对。



    中村俊又道:“冷桑,你们如果要动手的话,可就要抓紧时间了,因为广田弘毅的车队马上就要过来了。”



    “我知道了。”冷铁锋最终还是决定赌一把。



    看到冷铁锋答应下来,中村俊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擦了下额头的汗水,说道:“那我在这里预祝你们马到功成了。”



    冷铁锋轻嗯一声,转身走了。



    目送冷铁锋的身影远去,中村俊等了一会儿,确定四下里再没有别人,这才从藏身的杂草堆里边钻出来,匆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