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4章 我们中计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4章 我们中计了!

    冷铁锋回到潜伏地之后,便立刻将吴寒、地瓜、莫子辰还有小桃红召集起来,先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说道:“这次行动务必仔细,既不能够杀了广田弘毅,也不能跑了他的任何一个随从,明白没有?”



    “明白!”四人齐刷刷点头。



    “行动!”冷铁锋猛一挥手,五个人便立刻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摸向了前方的公路,这条公路也是东京直通羽田机场的唯一公路,日本外相广田弘毅如果真如中村俊所说的要搭乘航班前往满洲国公干,就一定会走这条路。



    老实说,直到这个时候冷铁锋都没有完全相信。



    不过让冷铁锋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公路两侧埋伏下来还不到五分钟,前方夜空下便有一支由四辆边三轮以及一辆轿车组成的车队缓缓行驶过来,由于距离还远,所以看得还不是太真切,但基本上应该就是广田弘毅的车队。



    “我艹,来得这么快?!”莫子辰懊恼道,“时间太紧,都来不及袭击巡逻队!”



    若按照冷铁锋的计划,他们首先应该袭击一个巡逻队,然后冒充巡逻队临检,将广田弘毅的车队给截停,这样的话成功的机会就大了,可是现在,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袭击巡逻队了,就算有时间,附近也没巡逻队给他们袭击。



    “没时间了!”冷铁锋沉声道,“直接动手吧!”



    莫子辰、吴寒、地瓜还有小桃红便无声的点头。



    不片刻,车队便已经来到了伏击地点附近,只见两辆边三轮打头,两辆边三轮殿后,将一辆轿车护在中间,正沿着公路缓缓向前行驶,此时距离已经很近了,不过由于天太黑,所以看不清楚轿车里边坐了有几个人。



    不过这难不住冷铁锋,当下猛的闭上眼睛,将感知力释放了出去。



    凭借远胜常人的听觉,冷铁锋在轿车车厢内听到了三人的呼吸声,显然,这辆美国生产的福特轿车内坐了三个人,除了司机和广田弘毅外,另外一个不是他的秘书,就是保镖,而且这个秘书或者保镖坐在副驾驶位。



    冷铁锋猛的举起右手,竖成刀用力往前切。



    下一刻,吴寒、地瓜、小桃红和莫子辰便同时从公路边弹身而起,分别扑向其中的一辆边三轮摩托,只不过小桃红在跳起身的一瞬间,冷不丁感到脚下一滑,身躯便没能够完全腾起来,所以刺向摩托车驾驶员的一刀便刺歪了。



    原本刺向驾驶员咽喉的一刀刺在了肩膀上,不过小桃红已经没时间懊恼,紧接着又是反手一刀抹向坐在驾驶员后座的另外一个鬼子兵,这次小桃红没有刺歪,准确的刺入了那个小鬼子的心窝,那鬼子立刻身体一歪倒栽了下来。



    这时候,坐在边斗里的鬼子已经反应过来,本能的伸手就要掏枪,小桃红的娇躯却已经从空中落下,正好落在边斗后面的备用轮胎上,凭借着惊人的柔韧劲,立刻又借力弹起,然后凌空转体,一对大长腿便已经钳住了鬼子手。



    小鬼子猛烈的挣扎了一下,却没能够挣脱。



    下一刻,小桃红一个收腹,上半截娇躯便折叠过来,手中的刺刀也借着翻转的惯性,呲的一声刺进了那个鬼子的肩颈,并且直透心脏,坐在边斗的小鬼子甚至没来得及吭一声,就瘫倒在边斗,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都发生在转瞬之间。


金融小天才
    转眼间,小桃红便已经击杀了后座以及边斗的鬼子。



    但是这个时候,肩膀上挨了一刀的鬼子驾驶员却已经反应过来了,他猛的一拧油门,胯下的摩托车便轰的一声冲出去,刚刚击杀了边斗内鬼子的小桃红便立刻被甩下了摩托车,等到小桃红翻身爬起,摩托车早已经开到数米外。



    小桃红便急了,将手中刺刀当成暗器甩手飞掷出去。



    不料那鬼子驾驶员也聪明,早就防着这手,身体不停的来回摆动,竟躲过了这一刀!



    然而这个时候,冷铁锋他们四个各自负责一个目标,根本就抽不出手来帮助小桃红,眼看这个小鬼子就要驾驶着摩托车逃走,前方公路上忽然鬼魅般闪出一个黑影,寒光一闪,那个小鬼子便捂着脖子从车上倒栽下来。



    小桃红看得真切,发现来人竟然就是徐锐。



    “姑爷?!”小桃红喜孜孜的喊道,“你回来了?”



    徐锐轻嗯了一声,又亲昵的摸了小桃红的小脸,再环顾四周时,却发现冷铁锋他们早已经把局面给控制住了,四辆边三轮的十二个小鬼子,全部都被干掉,福特轿车内的鬼子驾驶员和坐在副驾驶的鬼子军官也被干掉,就活了一个。



    活下来的这个,就是坐在福特轿车后排的日本外相,广田弘毅。



    广田弘毅这老鬼子也是个工作狂,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要不然,这老鬼子也不会三点多钟就出门,他这么早就出门,就是为了赶在七点钟之前能赶到新京,九点钟之前能够赶到溥仪的公寓,这样就还能赶上“两国”间的磋商。



    其实作为外相,广田弘毅是完全不用这么赶时间的,他完全可以提前一天甚至两天到新京,将日程安排得从容一些,但是这老鬼子就是不愿意,只因为,勤勉忠君的思想已经完全融入到这老鬼子的骨髓里了。



    要说,勤勉忠君是非常好的品德。



    但是,这一次却给广田弘毅带来了灾难。



    “团长!”



    “团长!”



    “老徐!”



    冷铁锋等几个纷纷跟徐锐打招呼。



    徐锐逐一点头,然后站在了福特轿车外。



    广田弘毅惊恐的看着车外的众人,到了这个时候,他如果还猜不出车外的是什么人,那就别当这个外相了,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咽了一口唾沫,广田弘毅吃声说:“你,你是徐锐?”



    “广田君别怕。”徐锐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又道,“接下来,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们,我们一定保证你的安全。”



    广田弘毅的嘴唇嗫嚅了两下,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其实吧,广田弘毅是想对徐锐说,你们还是痛快点把我给杀了吧,我是绝对不可能帮助你们逃跑的,不过话都到了嘴边,却又让他硬生生咽了回去,说真的,能够真正不畏惧死亡的又有几个?广田弘毅或者真不怕死,但是绝不希望现在死。人界仙尊



    所以在没有到最后一刻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轻言放弃的。



    好半晌,广田弘毅才弱弱的说道:“你们,绝对跑不掉的。”



    “那可不一定。”徐锐在敷衍着广田弘毅,冷铁锋他们却已经在快速善后,十四具鬼子尸体被推到了路边的河浜中隐藏起来,而且每个人还各找了一身干净军装换上,小桃红也换了一身鬼子的军装,不过因为胸太大,看上去有些不怎么合身。



    徐锐便从挎包里掏出一方武士巾,递给小桃红说:“绑一下你身上的凶器。”



    这时候如果换成赛红拂,绝对一记飞腿踹过来了,如果是江南,免不了一顿白眼,小桃红却轻如蚊鸣般轻嗯了一声,顺从的从徐锐手里接过武士巾,走到一边包扎凶器去了,片刻后等她再出来之时,胸前已经平坦了。



    不到片刻功夫,六人便已经换了一个身份。



    徐锐让冷铁锋他们把三辆边三轮推推进公路边的河浜里,只留下一辆边三轮摩托,然后六个人分成了两拨,冷铁锋带着吴寒、莫子辰会边三轮摩托,徐锐带着小桃红、吴寒,则跟广田弘毅同乘一车,径直奔着羽田机场而来。



    ……



    与此同时,在镰仓附近。



    徐锐绑在那条猎狗尾巴上的线香已经燃尽,不过这条猎狗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开始到处去寻找吃的,因为它饿了,结果后来的路线,就开始变得毫无规律,有时候,甚至于还会在同一个地方连续的兜圈子。



    如此一来,井上千代子的疑虑便更加深了。



    当又一次在原地兜了个圈子之后,井上千代子终于喊停。



    朝比奈舞从前面折回来,询问道:“老师,有什么问题吗?”



    井上千代子的秀眉越发的蹙紧,幽幽问道:“小舞,你难道没发现吗?”



    “发现?”朝比奈舞愣了一下,茫然问道,“老师,气味一直都在啊?”



    井上千代子默然,因为确实如朝比奈舞所说的那样,徐锐他们六人的气味一直都在,并且像黑夜里的明灯一个指示着她们,可是在井上千代子的内心,却始终有种隐隐的疑虑,这一切似乎太过顺利了,顺利得让人没办法相信。



    徐锐如果真这么容易对付的话,又岂能够活到现在?



    这时候,一个黑影忽然从前面不远处跑过,虽然速度很快,几乎是一打眼就消失了,但是井上千代子目力极好,既便是黑夜中也同样可以视物,所以,她看清楚了那是一只狗,并且身上还绑着什么东西。



    紧接着,好几股浓烈的汗味立刻扑面而来。



    这一下,井上千代子却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八嘎!”井上千代子急怒攻心,噗的喷出一口血来,低叫道,“我们中计了,我们中了徐锐的金蝉脱壳之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