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5章 羽田机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5章 羽田机场

    “纳尼?中计了?”朝比奈舞闻言不由愣住。



    其余像阿南惟几、黑田浩二这些小鬼子却面面相觑,什么情况?刚还好好的,突然间就大喊中计了?还是中了徐锐的金蝉脱壳之计?



    井上千代子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特战第四中队的中队长药师丸鬼七叫来,然后让他带着十几个特种兵到前面去抓狗,药师丸鬼七虽然不解,却还是坚决执行了命令,带着十几个特种兵到前面去了。



    去了不到五分钟,药师丸鬼七就回来了。



    药师丸鬼子并不是空着手回来的,抓回来了一条狗。



    看到绑在这条狗身上的汗衫、兜裆裤及亵衣什么的,朝比奈舞立刻变了脸色,敢情之前她一直在追踪的并不是徐锐他们的人,而只是这些东西!想到她刚才一路上都在拼命的嗅这些个臭男人的兜裆裤,朝比奈舞胃里就开始猛烈的翻腾。



    阿南惟几却还是没反应过来,这老鬼子是比较笨的。



    当下阿南惟几很茫然的问道:“井上小姐,你抓条狗回来做什么?”



    但是刚当上阿南惟几副官的金光惠次郎却已经反应过来,说道:“次长阁下,井上小姐她们之前是根据徐锐他们经过之后残留在空气中的气味来进行追踪,但是徐锐却利用了这一点,将他和手下几个狼牙的带着浓烈体味的内衣脱下来绑在狗身上,并且籍此骗过了她们追踪,这也就是说,我们之前追踪的只是这条狗!”



    “纳尼?我们追的是一条狗?!”阿南惟几勃然色变。



    “次长阁下,这是我的失误。”井上千代子向着阿南惟几深深鞠躬,诚恳的道,“我会在总长阁下以及闲院宫殿下面前解释清楚这件事,如果真的因此导致徐锐他们逃走,我也会为此承担所有责任……”



    “八格牙鲁。”阿南惟几急道,“现在就不是责任的事,当务之急是怎么补救?”停顿了一下,阿南惟几又语气急促的说道,“对,补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想办法补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跑掉了!”



    “哈依。”井上千代子顿首说道,“阁下所言极是,当务之急确实是如何补救。”



    阿南惟几便立刻回头看着金光惠次郎,沉声问道:“金光君,你觉得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现在会在哪里?”



    金光惠次郎说道:“如果这真是徐锐的金蝉脱壳之计,那么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真正脱身的地方应该就是在鹤见那家废弃的机械厂,因为那里有废弃的机油,将机油涂在身上就可以掩盖住所有的体味,然后就可能利用沾染有他们浓烈体味的内衣裤……”



    说到这里,金光惠次郎突然间脸色大变,急声说道:“次长阁下,羽田机场!”



    “羽田机场?”阿南惟几沉声说,“金光君,你是说,徐锐他们会去羽田机场?”



    “哈依!”金光惠次郎重重顿首,十分笃定的说道,“徐锐他们一定去了羽田机场。”宠妃天下:暴君请入瓮



    “哟西!”听说徐锐他们去了羽田机场,阿南惟几非但不慌,反而心神大定,说道,“如果他们真去了羽田机场,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金光惠次郎却说道:“次长阁下,羽田机场的戒备虽然在原有基础上更加的强化了,但是面对徐锐以及他手下的狼牙,再怎么谨慎也不过分,所以你看,是不是赶紧到最近的役所给羽田机场打一个电话,提醒他们提高警惕?”



    阿南惟几一想也觉得在理,便点头说道:“也好。”



    说完了,阿南惟几又扭头对黑田浩二说:“黑田君,打电话的事就拜托你了。”



    “哈依!”黑田浩二知道事关重大,当下也不敢再跟在井上千代子的屁股后面,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就带着手下的警察匆匆走了。



    阿南惟几他们也赶往了最近的车站。



    ……



    同一时间,在羽田机场。



    由于有外相广田弘毅在,一路上的哨卡都畅通无阻,直到进入羽田机场的入口,才终于遇到拦车检查,负责检查的少尉军官在查验了广田弘毅的证件,并且查看了外交省出具的公函后还是不够,又提出来要查验广田弘毅的随员的证件。



    广田弘毅内心里在替这个少尉点赞,不过面上却勃然大怒。



    广田弘毅不敢不发怒啊,冒充他的秘书的徐锐就在他身边,手里还拿着一把三八式刺刀顶着他的腋下,他要是敢有一丝不配合,对方只需要轻轻一送,锋利的刺刀立刻就会从第三肋跟第四肋骨之间刺入,穿透他的心脏。



    “八格牙鲁!”广田弘毅勃然大怒道,“你哪来这么多疑问?查验了我的证件和外交省的公函难道还不够?这些全都是我的随员,全都是外交省的官员,就用不着再查验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



    广田弘毅碍于威胁,嘴上破口大骂,心里却在祈祷,小伙子,你可千万顶住啊!



    “哈依。”少尉重重顿首,有些为难的道,“总长阁下,我们也是为了您的安全,主要是担心您的随员会不会遭被冒充……”



    徐锐闻言立刻轻轻的送了一下刺刀。



    广田弘毅便立刻感到腋下一阵剧疼,当即破口大骂道:“八嘎,我的随员我难道还不知道是不是冒充的?还用得着你来查验吗?”感受到腋下的疼痛越来越强烈,广田弘毅在死亡的威胁下变得越发暴怒,“立刻打开大门,快快滴,快快滴!”



    少尉没有立刻让开,紧皱着眉头说道:“总长阁下,这也是陆军部吩咐下来的,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还请您务必配合调查……”



    “八格牙鲁,少拿陆军部来威胁我,陆军部可管不着我们外交省的事!”广田弘毅已经疼得脸肌都抽搐,可在看门的少尉眼里,却是气得脸都绿了,当下也不敢再坚持了,往后退开一步,再挥手示意卫兵搬门路障放行。灭天武神



    看到卫兵搬开路障,冷铁锋便立刻轻轻的一拧油门,胯下的边三轮摩托车便立刻平稳的开进了机场大门,吴寒也用脚轻踩油门,福特轿车也同样平稳的驶入大门,眨眼间,两辆车便一前一后穿过了大门,缓缓驶向跑道。



    前方跑道上,两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正静静的停泊着。



    看到道格拉斯运输机那庞大的机身,所有狼牙的眼神便立刻变得热切起来。



    不过,广田弘毅的脸色却一片灰败,如果真的让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跑了,无论他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看守内阁都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在他的头上,这对于一向就勤勉忠君的广田弘毅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之前,广田弘毅之所以会配合徐锐,是因为他心存侥幸,希望着能够有奇迹发生,可是到了现在,他就不敢再奢望有奇迹发生,因为再让徐锐他们往前走,就要登上飞机了,一旦让他们登上飞机,那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当下广田弘毅也是豁出去了,张嘴就要喊。



    不过徐锐早就防着老鬼子呢,广田弘毅才刚刚张开嘴巴,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徐锐的一只大手便已经捂了上来,与此同时,抵在老鬼子左腋下的三八军刺轻轻往前一送,便已经从两支肋骨间刺进去,一下子就洞穿了心脏。



    心脏被刺穿,广田弘毅的目光瞬间变呆滞。



    这一切全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徐锐的反应虽然快,但是负责把守大门的那个鬼子少尉也的确是非常警觉,仅只惊鸿一瞥,这个小鬼子便发现了广田弘毅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然后立刻招手大喝道:“停下,快停下!”



    徐锐自然不可能停下,低喝道:“往前闯!”



    吴寒便立刻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福特轿车便立刻昂昂的轰鸣起来,然后从排气管里喷出一股浓烈的黑烟,紧接着,笨重的车身便如脱了缰的野马冲向了跑道,而在前边,冷铁锋更是抢在吴寒之前,将边三轮的油门加到了最大。



    一辆摩托车一辆轿车,在马达的轰鸣声中,疯狂的冲向机场跑道。



    突如其来的一幕立刻惊动了机场里的鬼子,无论是正在跑道上面忙碌的地勤,还是塔台里边的指挥人员,或者是机场外面的警卫人员,都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将诧异的目光投向大门口方向,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看守大门的鬼子少尉反应也是极快,虽然被福特轿车喷出的尾气熏了个花脸,但仍旧在第一时间掏出了王八盒子,瞄准福特轿车的后挡风玻璃连续开了两枪,不过等他第三次扣下扳机之时,却只听到咔嗒一声空仓声响,八嘎,卡壳了!



    不过,两声枪声已经足够,足够机场里的所有小鬼子意识到危险。



    枪声响起后,大约有两秒钟的静寂,然后,整个机场就像一瓢冷水浇进油锅,瞬间就沸腾了起来,无论是机场的地勤、飞行员、塔台指挥人员,还是最外围的警卫人员,都迅速做出了反应,地勤和飞行员试图保护飞机,塔台指挥人员立刻呼叫海军航空兵支援,警卫人员则纷纷举起步枪,瞄准后面福特轿车猛烈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