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6章 机场喋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6章 机场喋血

    与此同时,在镰仓。



    阿南惟几、金光惠次郎、井上千代子、朝比奈舞一行也已经找到了距离最近的一个汽车站,并且强行征调了车站里边的两辆卡车,在出发之前,阿南惟几又让金光惠次郎给羽田机场打了个电话,询问那边的情况。



    片刻之后,两辆卡车便已经准备好了。



    金光惠次郎打完电话后回来,才刚上车,阿南惟几便立刻问道:“金光君,羽田机场那边是什么情况?有没有遭到袭击?”



    旁边的井上千代子还有朝比奈舞便立刻竖起了耳朵。



    “哈依!”金光惠次郎顿首说道,“机场方面反馈说,并没有遭到袭击。”



    “哟西,这么说来,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还没来得及对羽田机场发动袭击,这下就更没什么问题了。”阿南惟几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旁边的朝比奈舞也松了口气,井上千代子的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原本攥紧的手也悄然松开。



    在发泄了情绪之后,阿南惟几忽然间又问道:“对了,金光君你有没有提醒羽田机场方面加强戒备?”



    “哈依。”金光惠次郎顿首说道,“卑职反复强调了。”



    “索嘎。”阿南惟几闻言彻底放下心来,欣然点头说,“这下,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怕是插翅难逃了……”



    然而话音还没有落,一个车站工作人员忽然急匆匆的追出来。



    “长官,长官,长官……”车站工作人员一边急追一边高喊。



    卡车是敞篷的,所以坐在后车厢的阿南惟几等人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一幕,当下老鬼子便命令驾驶员先停车,等车站工作人员追上来。



    片刻后,车站工作人员便追到卡车后面。



    再然后,气喘吁吁的对金光惠次郎说道:“长官,羽田机场刚打回来电话,说是他们刚遭到了狼牙的袭击,而且,狼牙还是利用了广田弘毅阁下的车队!”



    “纳尼?”



    “遭到袭击了?”



    “还利用了广田弘毅阁下的车队?”



    阿南惟几、朝比奈舞还有井上千代子闻言之后,纷纷变了脸色。



    金光惠次郎的思路却依旧很清晰,当下急问道:“狼牙得手了没有?”



    “这个不清楚。”车站工作人员喘息着说,“对面只说,目前正在激战!”



    “八格牙鲁,那还等什么!”阿南惟几闻言便立刻急了,当下伸手重重一拍卡车驾驶室的后挡板,喝道,“开路,快,快快滴,开路!”



    因为太着急,阿南惟几甚至连声调都变了。



    负责驾驶卡车的特种兵便一脚将油门踩到底,下一霎那,笨重的卡车便立刻从排气孔内喷吐出一股黑烟,然后轰鸣着疾驰而去,不片刻,两辆道奇卡车便满载着五十多个鬼子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下。男友太高打架挠不到脸求破



    ……



    羽田机场,激战正酣。



    由于负责看守大门的鬼子少尉瞄准的是后面的福特轿车,所以机场外围的警卫全部不约而同的瞄准福特轿车射击,只片刻功夫,福特轿车的车窗玻璃便被打得粉碎,车身的外包铁皮上也是布满了累累弹痕,甚至轮胎都爆了两只。



    不过,福特轿车是那种最为典型的美式轿车,厚重结实,虽然看着很惨,但是车身的结构并没有遭到致命的破坏,布满车身外包铁皮的弹痕也仅仅只是看起来凶残,但其实没有一颗子弹能够真正打穿车身,所以车内的三名乘员却毫发无损。



    机场大门内还有二门,冷铁锋驾驶的边三轮摩托车已经轰鸣着冲了过去。



    但是就在边三轮摩托过去片刻之后,四个小鬼子便立刻冒死搬来了拒马,拦在了二门口的正中央,吴寒目露凶光,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而是继续将油门踩到极限,任由福特轿车轰鸣着撞向前方的障碍物。



    说时迟那时快,来不及逃走的两名鬼子兵就被猛的撞飞。



    挡在二门口中间的拒马也重重撞上福特轿车的车头,一只锐利的尖角便立刻深深的扎进了汽车的进气格栅,然后卡在了车头与水泥地面的中间,当下与地面之间发生剧烈摩擦,发出极其刺耳的噪音,甚至还有金属的火花。



    值得庆幸的是,从前面直到停泊在机场上跑道上的道格拉斯运输机之间,再没有别的障碍物,前方已经是一片坦途了,冷铁锋驾驶的边三轮摩托车,甚至已经冲到了距离第一架道格拉斯运输机不到一百米远处。



    不过这个时候,前方的指挥塔台里突然间冲出一队鬼子,然后单膝跪地,举着三八大盖瞄准福特轿车就乒乒乓乓开火,子弹打在轿车的钢铁车身上,丁丁当当作响,轿车的车速却丝毫不减,继续轰鸣着往前冲。



    不过,驾驶轿车的吴寒突然闷哼一声。



    接着,吴寒的身体便立刻倒向了一侧,软软的靠在窗上。



    “老吴,你中弹了?!”徐锐听到了这声微不可察的痛哼。



    “团长,我没事儿……”吴寒挣扎着,想重新坐直身体,却没能够如愿。



    徐锐见状不由得心头一紧,看来吴寒伤得还挺重,当下冒着鬼子的弹雨,从后座上探起身伸手将吴寒从驾驶座拖过来,又扭头对小桃红说:“小桃红,你过来开车!”



    小桃红轻嗯了一声,当即一拧身从副驾驶坐到了驾驶座上,接管了轿车。



    徐锐低下身察看吴寒身体,一边问道:“老吴,你伤到哪了,感觉怎么样?”



    “应该伤到后脑了。”吴寒苦笑着说道,“你看看我后脑勺,要是被开瓢了,团长你就别管我了,如果只是跳弹,那就没什么大碍。”



    吴寒不愧是医生,一下子就抓住了要害。



    徐锐便用手摁住吴寒顶门,再托起少许,然后再低头去看,借着机场上的灯光,只见吴寒的后脖子上都是血,就刚才的这片刻功夫,从他头上流下的血就把车后座**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后脑勺并未开瓢,还是完整的。


医女哑妻
    再仔细的一观察,就发现吴寒的后脑勺上侧着钉着颗弹头。



    从弹头的钻入角度及深度,可以看出来,并没有伤及脑干,也没有伤及颈椎骨,甚至于连后颅骨都没有穿透,吴寒刚才之所以会突然间变得如此虚弱,估计是因为子弹撞击颅骨的冲击波波及到了后脑,然后被撞成脑震荡了。



    当上徐锐大笑道:“老吴,你丫的没啥大碍!”



    吴寒便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落回到肚子里。



    吴寒没什么大碍,而且这个时候,机场的鬼子警卫也暂时被甩在身后,随着双方距离的变大,威胁也不大了,当下徐锐再探头往前看时,只见冷铁锋驾驶的边三轮摩托车已经冲到了停泊在跑道上面的那两架道格拉斯运输机之前。



    机场的地勤还试图将运输机拉走,但是根本就没有机会了。



    坐在摩托车后座的地瓜和边斗的地瓜同时起身,猛烈开火,转眼之间,运输机附近的十几个地勤便已经被击毙当场,紧接着,两名负责安检的鬼子又嚎叫着从机舱里冲出,也同样被地瓜他们给击毙,转眼间,几十米内已经再没有一个小鬼子。



    就这片刻功夫,小桃红驾驶的福特轿车也冲到了飞机旁边。



    不过这个时候,身后也突然之间响起了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急回头看,便看到有好几辆边三轮摩托往边边猛冲过来,徐锐和冷铁锋视力好,甚至于还可以看清楚,在那几辆边三轮摩托车的后面还跟着有卡车,卡车还架起了重机枪!



    看到这,徐锐和冷铁锋脸色剧变,因为如果让这几辆边三轮摩托车或者后面的卡车迫近到飞机附近,他们就算了抢到了飞机,也休想上天!因为鬼子只需将边三轮摩托车往前面跑道横着一停,飞机就根本没办法起飞。



    后面卡车的威胁就更大,上面架着的重机枪能把飞机打成筛子!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飞机可不像后世的喷气式飞机那么的结实,有些飞机甚至是用木头加帆布做的,根本就不可能挡住子弹,而如果让重机枪打中了油箱,就算是他们驾驶着飞机升上了天,也照样会被烧成一个大火球。



    所以,必须挡住摩托车,还有卡车!



    至少在道格拉斯运输机完成滑跑前,不能让他们靠近!



    这些说来话长,但其实就是徐锐和冷铁锋的一个念头。



    几乎是一霎那间,徐锐和冷铁锋便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老徐,你去开飞机,我带人回去拦住鬼子的摩托车!”



    “老兵,你快开飞机,我带人过去拦截鬼子的摩托车!”



    两个人几乎连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说完后都愣了一下。



    但是在零点一秒之后,冷铁锋便不容置疑的说:“老徐,你驾驶技术比我好,应付突发状况的经验更丰富,你去,我去拦鬼子!”



    说完了,冷铁锋便纵身跳上了福特轿车。



    徐锐便不再矫情,当即便跳下轿车,冲向了飞机,冷铁锋说的很对,要论驾驶飞机的经验,徐锐确实可以甩下冷铁锋几条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