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空中拦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59章 空中拦截

    不过这一刀终究没能切下去,因为有一只素手伸过来轻轻的抓住了刀背,然后无论阿南惟几再怎么用力,甚至吃奶的劲都使尽,额头上、手背上的青筋都暴凸出来,横在颈侧的军刀始终纹丝不动,就跟被人定住了似的。



    出手阻止阿南惟几刎颈自杀的是井上千代子。



    “次长阁下,这次之所以让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夺得飞机逃走,责任不在你,而是因为我判断错误之故,所以就算要有人为此承担责任,这人也不该是你。”停顿了下,井上千代子又紧接着说道,“更何况,他们未必就能跑得了!”



    “纳尼?”阿南惟几的眸子里便猛的涌起一抹神采,“井上小姐?”



    “哈依。”井上千代子微微一顿首,又说道,“徐锐他们抢走的是一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航速并不快!来这之前,我们就已经向海军航空兵请求战术指导,不出意外的话,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应该快到了……”



    话音才刚落,头上夜空突然就响起飞机引擎的轰鸣。



    听到引擎声,阿南惟几顿时间来了精神,刚才他也是急火攻了心,所以就想不开想要自杀以谢天下,但是这会让井上千代子一提醒,便立刻回过味来,是啊,跟徐锐之间的这场较量远没有结束呢,徐锐他们虽然夺得了飞机,却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驾驶着飞机安然无恙的逃回中国去,日本离中国可是隔着几千里呢!



    当下阿南惟几又将刚才被他打成猪头的机场负责人叫过来,问道:“牛肠君,能不能跟天上的海军航空兵取得联络?”



    说完了,老鬼子还指了指头顶上的夜空。



    羽田机场的负责人姓牛肠,这个姓氏也真是没谁了。



    “哈依。”牛肠进猛一顿首,嘴巴漏风的说道,“如果是九六长程轰炸机的话,可以通过机载无线电进行联络,但是如果是轻型攻击机或者战斗机的话,由于没有机载无线电,就只能使用灯光信号进行简单的联络。”



    “能进行简单联络就足够了。”井上千代子脸上的轻纱无风而自动,幽幽说道,“请您立刻用灯光信号通知天上的战斗机,让他们兵分两路,分别往西方、北方追击。”



    “哈依。”牛肠进重重一顿首,转身匆匆去了。



    阿南惟几却满脸困惑的问道:“井上小姐,你让海军航空兵向西追击,这我能理解,毕竟中国在帝国的西边,徐锐他们若要驾机回国,肯定会往西飞行,可为什么要往北追击?这不是浪费宝贵的兵力?集中全力往西追击不是更好?”



    阿南惟几的话也是不无道理,眼下毕竟是夜间,要想在检黑的夜空中搜索一架飞机,在这个没有雷达的时代,哪怕对方是一架体型相对比较大的运输机,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个时候,多一架飞机,就会多一分拦截成功的希望。



    井上千代子却摇了摇头,说:“次长阁下,徐锐太狡猾了,之前我们就已经上过当,吃过一次亏了,这次却必须多留一个心眼。”停顿了下,又说道,“以徐锐的狡猾,他未必就会直接向西逃逸,而很可能往北去朝鲜。”



    “去朝鲜?”阿南惟几瞠目结舌道,“不可能吧?”升迁之道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井上千代子摇头说道,“朝鲜半岛虽然与华中战场隔着十万八千里,但是毕竟有陆路相通,更何况这一路上并非没有共产党的游击队活动,华北的八路军不说,东北也有民主抗联呢。”



    “索代斯。”阿南惟几终于被说服了。



    井上千代子又接着说道:“次长阁下,你最好还是再给海军省打一个电话,请求正在对马海峡及黄海海域活动的海军出动航空兵,组织第二道空中封锁线,除此之外,还要给关西各个县的役所下达紧急命令。”



    阿南惟几的脑子就是笨,不解的问道:“请求正在对马海峡以及黄海海域活动的海军出动航空兵,组织第二道空中封锁线,这个我能解理解,可为什么还要给关西诸县的役所下达紧急命令,这又是为什么呢?”



    井上千代子的柳叶眉微微一挑,似乎有些不耐烦。



    不过,她很快又控制住了情绪,说道:“次长阁下,徐锐他们夺走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如果说往北或者往西飞行,不可能一下就飞越本州岛,那么天亮之后,关西诸县的子民就有可能发现他们的这架飞机,所以要命令役所实施监控,一旦发现行踪,就可以给海军航空兵提供准确的定位,海军方面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调集大量战机进行拦截。”



    “索代斯奈。”阿南惟几恍然大悟,说,“我这就去给打电话。”



    说完,阿南惟几便猛然转身,大步流星的去了。



    目送阿南惟几的身影离去,井上千代子脸上的轻纱却忽然又颤动了下。



    旁边的朝比奈舞与井上千代子相处日久,一下子就发现了老师的异常。



    当下朝比奈舞讶然的问道:“老师,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井上千代子说道,“除了往西,或者往北,徐锐也有可能驾驶着飞机往南飞!”



    “往南?!”朝比奈舞讶然道,“那可是一片汪洋大海!没有航线引导以及地面塔台的指挥,他们最后会坠毁在太平洋中,这倒是省了我们不少事。”



    井上千代子却摇头说道:“徐锐此人,不可以常理度之。”



    说完了,井上千代子又吩咐朝比奈舞:“小舞,通知机场的地勤人员,让他们准备好另一架运输机,请求海军航空兵战术指导是来不及了,而且海军未必会相信,所以,只能是我们自己驾驶着运输机往南去追了。”



    “哈依。”朝比奈舞顿首去了。



    ……



    东京以南一百公里,大岛以东二十公里的空域,被抢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正贴着海面往前飞行,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段,因为在大岛上有一处海军要塞,岛上甚至还有一个军用机场,常年驻扎着一个战斗机中队。豪门甜宠:邪少的专属宝贝



    也就是道格拉斯运输是贴着海面飞行,否则肯定会被大岛岛上的小鬼子发现,而一旦被小鬼子发现,结果就再没有悬念,岛上驻军只需要从军用机场上起飞两架战斗机,就能够将道格拉斯轻型运输机给轻松击落。



    在轻盈且灵活的战斗机面前,庞大而笨拙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没一点机会,就算拥有徐锐这么个王牌飞行员,也是没什么卵用,因为装备上的巨大差距,绝不是个人的驾驶经验或者技巧所能够弥补的。



    庆幸的是,现在时间是夜间,再加上冷铁锋听从了徐锐的建议,驾驶着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贴海飞行,所以岛上的鬼子并未发现,一架运输机已从他们眼皮底下飞过去,等到他们接到海军部打来的电话,加强观测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



    穿过最危险的空域,冷铁锋稍稍拉高了一点飞行高度,然后将驾驶任务交给了地瓜和莫子辰,再转身回到机舱,吴寒的情形比之前已经好了许多,脑震荡毕竟不是传统枪伤,只要不是致命的重度脑震荡,多休息就能很快恢复。



    跟吴寒对了下拳头,冷铁锋又走到了徐锐面前,蹲下。



    徐锐还是保持着之前一样的姿势,身体蜷缩着,看上去十分的疲惫,且形容憔悴。



    虽然两只眼睛睁着,却对走到近前的冷铁锋视而不见,冷铁锋蹲下,他的眼皮也没有哪怕动一下,更别说跟冷铁锋打招呼了,看着徐锐憔悴的脸,冷铁锋的表情立刻沉下来,自打认识徐锐,他就没见他消沉成这样过。



    不过,冷铁锋完全能体会徐锐此时此刻的心情。



    才刚刚失去了妻子,结果马上又失去了一位红颜知己,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失去了两个心爱的女人,换谁都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将心比心,如果肖雁月有个好歹,冷铁锋觉得他一定会疯掉的,也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找小鬼子报仇。



    冷铁锋很想安慰徐锐几句,可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啥。



    最后只能拍了拍徐锐肩膀,然后又起身回到了前方驾驶舱。



    ……



    与此同时,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也已经搭乘羽田机场的另外一架运输机升空,除了负责驾驶飞机的两名鬼子飞行员,还有二十几名鬼子特种兵随行,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满载可以搭剩三十人,若是拆掉座椅,甚至能坐下四十人。



    升空之后,井上千代子对鬼子飞行员说:“小笠原君,往西南方向去!”



    鬼子飞行员哈依一声,往前一推操纵杆,运输机的机身便立刻侧倾过来。



    朝比奈舞便困惑的道:“老师,你不是说徐锐他们有可能驾机往南逃跑么?为什么要往西南方向去追?”



    井上千代子摇摇头说:“徐锐他们驾机往南飞,只是暂时的,最后一定还是要回到向西回中国的方向,所以直接往西南去,正好可以截住他们。”



    “索代斯。”朝比奈舞恍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