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铁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2章 铁钢



看到徐锐皱眉头,肖雁月问道:“徐营长,你担心营主力安全?”

还没等徐锐回答,冷铁锋就抢着说道:“你这不是废话么?营主力现在弹尽粮绝,刚刚又经历了长途强行军,全营官兵无论精力还是体力都已经超越极限,这时候小鬼子只需要派出一个步兵中队就够我们喝一壶的。”

徐锐便很惊讶的看了冷铁锋一眼,老兵今天吃枪药了?

冷铁锋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不免微微有些发窘。

肖雁月却是狠狠的瞪了冷铁锋一眼,心忖之前的账还没跟你算呢,竟又来抢白我,别让我逮着机会,要不然一准要你好看,哼!

徐锐又问肖雁月道:“肖连长,鬼子追兵有多少人?”

肖雁月道:“鬼子追兵至少有两个步兵中队,还有一个骑兵中队。”

“那就麻烦了。”徐锐闻言脸上的忧色便越发的浓了,以独立营当下境况,面对鬼子一个步兵中队都够呛,何况是两个步兵中队加一个骑兵中队?不过,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万营副能够不辱使命,率领独立营主力逃出生天。

徐锐却不知道独立营主力此刻已经安全了。

铁钢率领第59军直属骑兵营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追击独立营的鬼子发起了冲锋,由于大雾弥漫,鬼子的机枪火力以及炮兵基本没能发挥作用,而骑兵营的机动性以及强大的突击力却展露无遗。

面对冲到近前、挥舞着锋利马刀的骑兵,步兵除了挨宰基本没有别的选择了。

但小鬼子也的确顽强,既便是明知不敌,竟然也没有一个鬼子选择掉头逃跑,而是傻愣愣的顽抗到底,直至全军覆没,短短不到十分钟的交锋之后,追击独立营的两个鬼子中队就基本被铁钢的骑兵营斩杀殆尽。

铁钢收起滴血的马刀,策马走回到了独立营的队列之前。

由于刚刚斩杀了六个鬼子。铁钢身上溅了不少的血,不仅身上的血腥味很重,就连眸子里的血色也仍然没有消褪。

所以,说话的时候就带着凛冽的杀气。

“你们就是暂编七十九师的独立营吧?”铁钢轻轻一勒马缰,胯下的战马便驻足在独立营队列前,先是冷森森的扫视了一眼面前的独立营官兵,然后杀气腾腾的问道。“我是第59军骑兵营营长铁钢,你们营长呢。你们营长在不在这里?”

“我是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的副营长万重山。”万重山上前一步,用他小山似的魁梧身躯挡在了铁钢面前,又道,“贵部的援手之恩,我们独立营没齿不忘,等将来有机会,我们独立营一定会报答,而且是重重的报答。”

“哈。”铁钢仰天打了个哈哈,不屑的道。“我铁钢行事,我们59军行事,但求心之所安,从来不指望别人报答。”

“那是你们的事。”万重山道,“我们独立营是一饭之恩必偿,滴水之恩必报。”

“好一个一饭之恩必偿,滴水之恩必报。那我们等着就是了。”铁钢只当万重山是在说场面话,所以根本没当回事,当下岔开话题,接着说道,“万营副是吧?我刚才问的是你们的营长,你们的营长徐锐呢?”

现如今。徐锐公然顶撞三战区万副总司令长官,并将万副总司令长官派去收编部队的杨特派员轰走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三战区,徐锐已经是名人了,铁钢早就想要见识见识这位传说中的牛人了。

万重山的脸色立刻黯淡下来,却没吭声。

“怎么?”铁钢的神情也跟着变得凝重,又道。“徐营长人呢?”

万重山叹息一声,说道:“营座为了掩护营主力,亲率2连充当诱饵,将鬼子引入了七星湖沼泽,至今还没有消息。”

万重山说至今没有消息,不过是自我安慰,身为一名老兵,万重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营座和2连的弟兄们多半已经为国捐躯了,道理也是明摆着的,2连不过一百多人,可他们面对的鬼子却至少有上千人,又岂能幸免?

“什么?七星湖沼泽区?”铁钢脸色微变,又道,“那可是个出名的危险区域。”

铁钢的骑兵营虽然没有在海安镇驻扎,可他碰巧跟第59军独立团的团长有旧,所以听独立团团长提及过一次七星湖沼泽,所以知道这么个凶险所在,故老相传,七星湖沼泽还是仙人按照七星八卦阵法所设,这当然是瞎说,但也足见其凶险。

想到七星湖沼泽的凶险,铁钢就格外的佩服素未谋面的徐锐,身为一营之长,徐锐肯为了全营弟兄的性命牺牲自己,只是这份担当,就足以当得起他铁钢的钦佩,更值得他铁钢拿自己性命去结交这样的朋友。

当下铁钢又道:“这事,要是没撞上也就罢了,但既然让我铁钢撞上了,既然让我们骑失营撞上了,于公于私我们都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说完了,铁钢又再次抽出马刀,扬刀大喝道:“骑兵营……集合!”

跟随在铁钢身后的司号兵便立刻吹响集结号,听到集结号声,正在打扫战场的骑兵营官兵便纷纷扔掉手中的战利品,迅速翻身上马,又纷纷涌到了铁钢面前。

万重山立刻意识到了铁钢想要去做什么,这家伙竟然想去救徐锐!

“铁营长,你想去救我们营座?”万重山凛然道。

“怎么,你觉得你们营长不值得我去救?”铁钢冷森森的盯着万重山,又道,“还是说你希望你们营长死,你好接任营长?”

“你这叫啥话?”万重山作色道,“但是我必须告诉你,海安镇的鬼子至少有一个步兵大队,甚至,说不定有一个步兵联队!”

“那又怎么样?”铁钢冷冷的道,“在我铁钢眼里,再多的小鬼子也都是死人。”

“铁营长豪勇,卑职佩服,但是我必须再次提醒你,小鬼子可不是纸糊的,更不是吹口气就能飞走的草人。”万重山冷然道。

“吹口气?”铁钢冷然道,“你是说我在吹牛?”

“我没这意思。”万重山摇摇头,又接着说道,“我只想告诉铁营长,你们的好意我们独立营心领了,但是,七星湖沼泽你们真没必要去了,如果我们营座吉人天相,那么他自然就会活着回来,如果……那么你们去了,也只是送死。”

铁钢的眼神稍稍缓和了些,又道:“看来你知道,你们营长是在拿他的命换取你们全营弟兄的性命。”

万重山道:“所以,我们更应该珍惜自己的性命。”

顿了一下,万重山又说道:“这既是我们营座的命令,也是他的愿望。”

“那是你,是你们独立营!”铁钢嘿然道,“可老子是铁钢,老子可不是你们那个什么狗屁营长的下属,老子的骑兵营也不是什么狗屁独立营,老子该怎么做,想怎么做,还轮不到他来指手划脚,给我滚边儿去。”

话音未落,铁钢便不由分说一马鞭抽过来。

万重山本能的一个闪身,便避让到了一侧。

铁钢轻催战马,便从万重山身边越了过去。

这个时候,骑兵营的官兵已经完在了集结。

铁钢看了看怀表,时间只过去五分钟不到。

对骑兵营的表现,铁钢还是非常之满意的,不愧是他带出来的兵!

铁钢冷浚的目光从列队的骑兵营将士脸上缓缓扫过,一边大吼道:“弟兄们,还记得你们刚加入骑兵营那天,我跟你们说过什么吗?”

“记得!”三百多骑兵将士犹如雷鸣般回应。

“我说了什么话?”铁钢再一次厉声大吼道。

“杀该杀之人,救该救之人!”

“杀该杀之人,救该救之人!”

“杀该杀之人,救该救之人!”

三百多骑兵将士再次轰然回应。

“杀谁?”

“敌人!”

“救谁?”

“百姓!”

“很好。”铁钢满意的点点头,又扯开嗓子大吼道,“可是今天,老子要破个例,带你们去救一个当兵的,你们一定想要问,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带你们去救这个破当兵的?我告诉你们,因为老子看他不顺眼,想把他救出来,再胖揍他一顿!”

三百多骑兵将士轰然大笑起来,一个个全都笑得前仰后合。

不过当铁钢把他那张马脸一拉,现场的笑声立刻嘎然而止。

“全都有……”铁钢扯开嗓门,高举马刀大吼道,“目标七星湖沼泽……前进。”

下一霎那,三百多骑兵将士便像狼一样声嘶力竭的嗥叫起来,然后就跟决了堤的洪水向向前汹涌而去,前后不到片刻功夫,汹涌如潮的骑兵洪流便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只有满地的泥泞以及狼藉遍地的战场还昭示着这里曾经出现过一支骑兵,并且还跟日本鬼子爆发过一场殊死博杀。

万重山目送铁钢和骑兵营远去,一回头却看到了四百多双热切而又凶悍的眼神。

不知道什么时候,独立营的四百多残兵已经聚集到了万重山身边,正向万重山提出无声的抗议:回去,我们要杀回去,救营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