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我回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63章 我回来了

    一刻钟后,等新四军的七位首长兴匆匆赶到大梅山机场时,却发现机场上除了十几个警卫之外,居然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不要说徐锐他们几个了,甚至就连宋国宁和他手下的十几个飞行员也不见,不知道哪去了。



    纳闷之余,二号首长将机场的一个警卫叫到他跟前,问道:“那谁,不是说徐锐团长和冷铁锋队长回来了么?”



    警卫立正敬礼之后回答道:“报告,回来了。”



    一号首长也问道:“听说他们坐飞机回来的?”



    警卫点点头答道:“报告首长,是坐飞机回来的。”



    “飞机呢?”三号首长问道,“怎么没见着飞机?”



    警卫伸手一指前方机库,说:“飞机已经进了机库了。”



    五号首长便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机库跟前,一把拉开门,几位首长便立刻看到,这个原本空着的机库里,果然多出了一架大型运输机。



    六号首长便立刻乐坏了,说:“嗬,是个大家伙!”



    七号首长也笑道:“我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素未谋面的徐团长了,每次外出,他似乎都总是能够捎些好东西回家来。”



    二号首长没有多说废话,问警卫道:“他们人呢?”



    警卫伸手一指部队大院,说道:“他们已经回家了。”



    二号首长便麻溜的一挥手,说:“走,去部队大院。”



    ……



    与此同时,在淞沪独立团的团部。



    到了现在,再沿用淞沪独立团的编制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了,毕竟上海已经失守,部队也已经撤回到了大梅山根据地,再沿用原来的编制已经不合时宜,新四军军部也有意要把淞沪独立团改编为军部直辖部队,番号为教导团。



    不过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什么动作。



    军部的首长是在等,等徐锐的最终消息。



    尽管从一号首长到七号首长中的六个都一致认为,徐锐从日本活着回来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但是在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回来之前,就贸然的改编淞沪独立团,并且安排一个新的团长去接替徐锐的位置,终归是不怎么合适。



    别的不说,万一徐锐真的活着回来了呢?



    所以改编淞沪独立团的事情就拖了下来。



    军部的首长在等徐锐的消息,淞沪独立团的官兵则更是盼星星盼月亮的、在盼着徐锐他们几个能够尽快的回来,尤其肖雁月和江南,更是每天中午时都必到沙桥岗要塞外,然后在沙桥墩一等就是两小时,都快成为望夫石了。



    这天中午,江南和肖雁月再一次来到了沙桥墩上。



    “你来了?”先到一步的肖雁月冲江南微微颔首。



    江南报以微微一笑,然后很默契的站到了肖雁月的身边。重启末世



    说起来江南跟肖雁月也是老相识了,当初徐锐率暂编七十九师残部从无锡突围,转战无锡南通附近时,江南跟肖雁月就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不过当时江南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军统特务,为此两人还闹过不愉快。



    不过现在,同样的遭遇却让两人迅速拉近了距离。



    等了片刻,肖雁月忽然轻轻叹息一声,黯然说道:“也不知道,那两个没良心的现在做什么?难道他们真打算留在日本不回来了?”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徐锐和冷铁锋他们却始终没有消息传回,王沪生甚至已经动用了跟中村俊之间的秘密电台,最后却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这就由不得肖雁月不担心了,难道徐锐他们真已经为国捐躯了?



    “不会的。”江南的语气听着十分轻柔,似乎是害怕吓着肚子里的宝贝,不过话语中透出来的信念却十分坚定,说,“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回来的。”



    “但愿吧。”肖雁月苦笑,目光一转却注意到江南双手轻抚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当下便好奇的问道,“江南,你的肚子又大了,预产期什么时候?”



    “还早呢。”说到肚子里的宝贝,江南脸上便立刻流露出幸福的笑容,柔声说道,“预产期到正月里啦,我相信,到那个时候,他的爸爸早就回来了。”



    话音刚落,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清亮的女声:“江南姐,燕子姐……”



    江南和肖雁月闻声回头看,却只见花妞正飞奔而来,花妞原先也曾经是一名狼牙,后来狼牙改组之后,花妞就调出狼牙大队,当了团部的警卫,主要负责保护团部的女干部,譬如柳眉还有江南,如果派个男队员来保护她们有些不合适。



    很快,花妞就到了江南和肖雁月面前,着急的说道:“江南姐,燕子姐,快回去,你们快些回去!”



    看到花妞急成这样,江南和肖雁月心头便打了一个突。



    尤其江南更是着急,问道:“花妞,团部出什么事了?”



    “不是团部,是部队大院。”花妞急道,“你们快回部队大院吧!”



    “部队大院?”这下肖雁月也是花容失色了,部队大院住的可都是家属,当下急的一把抓住花妞的大手,问道,“花妞,谁家出什么事了?”



    “谁家出事?”花妞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没出什么事啊。”



    “没出什么事你急成这样?”肖雁月没好气道,“可把我吓死了。”



    那边江南柔声问道:“花妞,你快说,部队大院那边到底怎么了?”



    “没有怎么。”花妞挠挠头,小声说,“是团长还有冷队长回来了。”



    肖雁月便嘁了一声,很没所谓的说道:“不就是一个团长回来了么,部队大院住了那么多团长,这有啥稀奇的,还有那什么冷队长……”



    不过话到这里,肖雁月的声音便突然间卡住了。



    自从新四军军部迁到大梅山根据地之后,部队大院就住进了不少团级干部,实职团长也有不少,所以江南才懒得去管是哪个团长回到家了,但姓冷的队长似乎就一个,而且正好还是她肖雁月的夫君,难道说……宫杀之美人心计



    肖雁月的美目瞬间亮了起来,急声问道:“花妞,你是说……”



    不等肖雁月说完,花妞就用力的一点头,大声说:“嗯,就是团长和冷队长!”



    “铁锋,是铁锋!”肖雁月啊的尖叫一声,转身就往回跑,而在肖雁月之前,江南更是早已经往前面跑远了,那脚步轻的,一点儿都看不出还怀着孕。



    从沙桥墩到部队大院并不太远,一刻钟后,肖雁月和江南便回到了部队大院。



    进了部队大院后,肖雁月直奔自己家而来,江南则径直奔着里边徐锐家而去,虽然不是这的女主人,而且将来也未必有机会成为这的女主人,但是这并不妨碍江南对这里产生亲近感,就因为,徐锐住在这里,这里,是她的爱人的家。



    还隔着几十米远,江南便看到徐家小院前围满了人,院子里边更是人声鼎沸。



    院门外的人群里,江南看到了不少的熟人,大多都是淞沪独立团的营连军官,他们看到江南气喘吁吁跑过来,便立刻开始了集体起哄。



    再然后,围在院门外的人群便呼啦啦的向两侧散开。



    再接着,江南便看到一道身影,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是徐锐,是徐锐,真的是徐锐!一霎那间,江南的眼泪就下来了。



    尽管在所有人前江南对徐锐显得信心满满,坚信徐锐一定会回来,但这终究只是她的一个信念而已,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江南内心非常清楚,徐锐从日本生还的机会,绝不会超过万分之一,事实上,她已经做好失去徐锐的心理准备。



    可现在,徐锐真的活着回来了,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徐锐缓步走到江南面前,然后将怀抱里的果儿递给了柳眉。



    再然后,徐锐便一把探出双臂,将江南用力的搂入怀里,他搂的那样的用力,使得江南几乎要窒息,不过江南却毫不在意,她宁愿就这样死在徐锐的怀抱里,她唯一害怕的就是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就全都烟消云散了。



    但是这一切却又是那么的真实,她甚至听到了徐锐怦怦的心跳声。



    当下江南以略带颤抖的声音问:“阿锐,这是真的吗,这不是做梦?”



    “这是真的,这不是做梦,我回来了!”徐锐紧搂着江南,心疼得快要窒息,在连续失去两个爱人之后,他绝对绝对不想再失去最后一个爱人了,纵然他是铁打的兵王,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和痛楚。



    这时候,周围淞沪独立团的干部还有狼牙队员们开始起哄,挑唆徐锐亲一个。



    徐锐又岂会让他的这些铁杆部下失望,当即用双手捧住江南俏脸,微微扬起,然后俯下脑袋用力吻了下去,江南一开始还有些拘束,这毕竟是从目睽睽之下,可是很快,她就开始迷失在徐锐似火的热情中,丁香暗露,开始热烈的迎合了起来。



    新四军的几位首长鱼贯走过来时,正好看到这激情的一幕。



    二号首长先是愣了下,遂即开始鼓掌,另外几位首长反应过来后也跟着鼓掌,然后更多人加入到鼓掌的行列当中,片刻之后,热烈的掌声就响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