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余波未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64章 余波未尽

    徐家的客厅变成了临时的会议室。



    徐锐让人从隔壁冷铁锋家还有韩锋家里搬来了两张八仙桌,拼成了一长条桌,王大娘又把家里的瓜果都端出来,甚至还有几样时鲜水果,摆满了一桌,新四军的七位首长再加上淞沪独立团的一干团领导围着桌子而座,倒更像是在举办茶话会。



    徐锐亲自给几位首长倒茶,然后笑着招呼说:“几位首长别客气啊。”



    “客气,我会跟你讲客气?”二号首长端起面前茶盏一饮而尽,又拿起一颗李子用力咬了一口,一边嚼一边含混不清的招呼其他几个首长以及独立团干部,“大家也别客气,徐锐这小子可是上海有名的公子哥,阔气着呢。”



    其他几位首长和独立团的干部便会心的大笑起来。



    到现在,徐锐化名梁武义,以梁鸿志本家侄子身份打入上海并且呼风唤雨的事迹,在大梅山根据地早已经半公开化了,说起这件事情,甚至就连军部的马夫都能够跟别人津津乐道的说上半天,而且不带重复的。



    不过说真的,徐锐也确实从上海捎了不少好东西回来。



    大的有诸如兵工厂、精细化工厂的全套设备,小的有上海洋行的各种时新小商品,当初徐锐以梁武义的名义跟孤军营左右手互搏的时候,浑水摸鱼很是黑了不少洋人以及那些旧军阀寓公的产业以及店铺。



    后来这些东西全被徐锐通过秘密交通线运回到大梅山。



    正因为这样,使得大梅山根据地的商品得到极大丰富。



    只不过这些东西可不是白送的,因为在当初徐锐答应前往淞沪独立团上任的时候,就跟军部首长约定过,淞沪独立团缴获的物资不上缴,所以既便是军部的首长,到淞沪独立团开在根据地的商店买东西,也要付钱。



    所以二号首长才会有这么一说,大伙儿也是心领神会。



    三号首长吃完李子又说道:“这次去日本又捎回来了什么好东西?拿出来大伙瞧瞧。”



    五号首长也跟着起哄说道:“对对对,怎么着也得捎几把日本天皇的御赐宝刀回来,快拿出来让我们瞧个稀罕,放心,我就看看,这次绝对不借。”



    这里又有一个故事,六个月前五号首长说是要送一位老战友礼物,所以赊账从淞沪独立团的店铺里买了把军刀,是淞沪独立团从战场上缴获来的一把将官刀,这可是稀罕物件,值老鼻子钱了,结果这位首长赊了之后就没付过钱。



    后来独立团的人问得急了,他就说只是暂借,以后归还。



    然后根据地就有了这么一说,五号首长借刀,有借无还。



    “首长,这个真没有。”徐锐连连摆手说道,“日本可不比在国内,在国内怎么都好,咱们的百姓能够给我们提供掩护,但日本的百姓可不会给我们提供掩护,说出来不怕笑话,在日本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被追得像狗一样。”



    说完了,徐锐又问冷铁锋:“老兵,你说是不是?”



    “确实。”冷铁锋点头说道,“在日本的这段时间,确实挺狼狈的。”



    笑了笑,徐锐又说道:“本来还真想捎点好东西回来,日本别的好东西没有,但是漂亮女人却不少,我原本想着,怎么也要给军部的几位首长每人捎一个日本娘们回来,可惜,能力实在有限,能活着回来已经是烧高香,别的真顾不上了。”重甲悍将



    “去你的,谁要你帮忙捎日本娘们。”二号首长笑骂道。



    其余几位首长还有淞沪独立团的干部闻言也是哄堂大笑。



    一号首长笑声一顿,问道:“不过我可是听说,你险些把日本天皇都给干掉了?”



    “首长,这我知道。”连个座位都没有,只能站在旁边蹭几粒瓜子嗑的地瓜自告奋勇的说道,“当时我正好在场。”



    一号首长哦了一声,笑道:“那你说说。”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地瓜往前挤了挤,绘声绘色的讲解道,“当时正值日本两年一次的神田祭游行,神田祭你们晓得伐啦?就跟我们中国的正月庙会,那个热闹啊,十里八乡的人都往东京去,街上那真是人山人海……”



    一号首长忍不住打断他道:“地瓜,不要跑题,说重点。”



    “哦好,说重点,说重点。”地瓜吐了吐舌头,又说,“当时情况是这样的,当我赶到皇居广场上时,红姐已经开完枪,把日本天皇的一个很厉害的御前侍卫给打死了,不过没能打死日本天皇,仅仅只是打伤了。”



    “然后呢?”七号首长抓了把瓜子,聚精会神的问道,“然后怎么样了?”



    地瓜说道:“然后我们团长就出手了,我可跟你们说啊,我们团长老厉害了,日本天皇为了自身安全,征召了日本最厉害的四十多个剑道、柔道外加空手道的高手,临时组织了一个高手护卫队,结果几乎被我们团长杀了一个干净。”



    六号首长又问道:“那怎么还是没能干掉日本天皇?”



    地瓜便叹了口气,有些郁闷的说道:“因为日本天皇身边还有个大高手,大家肯定想不到,那个大高手居然是个娘们!”



    “娘们?”三号首长说道,“有多厉害?”



    “这个女人确实非常厉害。”这次说话的却是徐锐,“她是一个影忍者,当时要不是我以特殊的秘法激发了体内的潜能,甚至还不是她的对手!因为有这个女人在,最终导致对裕仁的刺杀功亏一篑。”



    “这么厉害?”



    “连你都不是她对手?”



    “我的乖乖,那这日本娘们可是不得了。”



    几位首长和淞沪独立团的干部们纷纷色变。



    ……



    与此同时,井上千代子已经带着朝比奈舞和十几名特种兵转乘海空航空兵的运输机,飞回了羽田机场。



    一下飞机,井上千代子便连打了两个喷嚏。



    悠然回首,井上千代子那对深邃的眸子便投向了西方。皇后,朕错了



    算算时间,此时的徐锐应该已经回到中国、回家了吧?



    朝比奈舞见状便小声的说道:“徐锐的这次东京之行,不仅将天皇陛下刺成了重伤,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更给东京带来了一场天大的浩劫,光是直接造成的人员伤亡就有上百万,帝国的损失之大,简直不可估量!”



    井上千代子从遥远的西方收回目光,掠了朝比奈舞一眼。



    停顿了下,朝比奈舞又问道:“老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徐锐现在一定已经回到大梅山了,我建议,立刻请示大本营,派我们前往大梅山追杀徐锐,留着徐锐,对于大日本帝国来说始终是个严重威胁,应该及早的剪除。”



    井上千代子幽幽说道:“小舞,我知道你想替你妹妹报仇。”



    “老师,这并不是个人的私仇。”朝比奈舞顿首说,“这是国仇。”



    井上千代子没有反应,但是也没赞成,而是幽幽反问朝比奈舞:“小舞,你好像已经跟小鹿原君去过一次中国了,你觉得,在大梅山能有机会杀掉徐锐吗?”



    “这个……”朝比奈舞沉默了,要想在大梅山杀掉徐锐,好像真不可能。



    当初他们在上海,都奈何不了徐锐和他的狼牙部队,大梅山就更不可能,无论怎样,那可是狼牙部队的老巢!小鹿原长官不信这个邪,非要带着两个特战中队深入到大梅山中,结果落了个全军覆灭的下场,她妹妹也死于此役。



    井上千代子拍了拍朝比奈舞的肩膀,说道:“小舞,会有机会的。”



    停顿了下,井上千代子又接着说道:“我有种预感,要不了一年,我们还会跟徐锐还有他的狼牙见面,那时再找他们报仇不迟。”



    “哈依。”朝比奈舞又深深的鞠了一躬。



    话间之间,两人已经走到了机场航站楼前。



    阿南惟几早已经带着龟田正雄等人等着了,不过满脸的失望。



    见了阿南惟几,井上千代子深深鞠了一躬,满脸歉疚的说道:“次长阁下,我无能,没能够截住徐锐他们,还请您责罚。”



    “井上小姐哪儿的话,这事怎么能够怪你?”阿南惟几摆手说。



    这事确实不能怪井上千代子,因为井上千代子已经拼尽了全力,要不是她,别人甚至想不到徐锐居然不往北边飞,也不直接往西边飞,而是绕道往南边飞,可惜的是,虽然井上千代子想到了这一点,却仍旧未能把徐锐给截下。



    稍稍停顿了下,阿南惟几又道:“不过就算让徐锐他们给跑掉了,对于此时的帝国来说也未必就是件坏事,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安心防疫救灾,再也不用担心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会突然跑出来杀人,再也不用担心,会突然之间丧命了。”



    “索代斯。”井上千代子顿首说,“防疫救灾的事情,那就拜托次长阁下了。”



    “哈依,那是我们的份内之事。”阿南惟几微微顿首,又道,“也请井上小姐务必要保护好天皇陛下。”



    “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