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新婚燕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66章 新婚燕尔

    婚礼正式开始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中午了。



    先是作为主婚人的一号首长祝词,然后由作为证婚人的二号首长主持仪式,不过**主张简约的婚礼形式,何况徐锐以及江南都是父母双亡,甚至族人都不在这里,所以三拜之礼毫无悬念的被取消,直接就进入介绍恋爱经历的环节。



    地瓜早就等着这个了,当即摩拳擦掌的道:“团长,我可是听说,江南姐,呃不,嫂子刚跟你见面时,险些把你的命根子都给踹断喽,有这事?”



    “地瓜你胡说什么呢?”旁边的柳眉狠狠的瞪了地瓜一眼。



    不过庆婚现场的新四军还有淞沪独立团的干部却开始起哄。



    因为在座的绝大部分人还真不知道徐锐跟江南之间还有这么一出,于是各种含荤带腥的笑话就都来了,别以为新四军官兵都是斩断了七情六欲的圣人,其实新四军的官兵也一样是血肉之躯,也一样喜欢说这些含荤带腥的笑话。



    “我说徐锐,这么说,当时你可够惊险的。”



    “我说江副主任,幸好当初你没有下死手。”



    “可不,当初江副主任要是下了死手,今天可就要哭死喽。”



    “江副主任,今晚你可要好好的安慰一下徐锐那受伤的啥。”



    说起来,当初跟着徐锐从无锡打出来的老弟兄已经没几个,所以知道这段秘辛的人还真不多,地瓜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却把这段旧事翻了出来,不过徐锐也不着恼,刚要说话时,却被江南拉住了手。



    江南拉住了徐锐,然后上前一步,大大方方的说道:“当时其实闹了点小误会,我以为阿锐是鬼子,阿锐呢,对我原先的掩护身份也是颇有看法,所以故意没有挑明身份,我现在严重怀疑他是想借机给我一点苦头吃。”



    地瓜立刻起哄道:“团长是想借机占你便宜呢,嫂子。”



    众人便哄堂大笑,江南回眸看着徐锐,笑问道:“是这样吗?”



    徐锐便嘿嘿笑道:“还真是,美人嘛,谁不喜欢?大家说是不是?”



    江南脸上立刻涌起一抹羞红,被爱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她漂亮,难免会害羞,不过害羞之余,更感到甜蜜,跟抹了蜜一样的甜。



    筵席间又有人旧话重提:“江副主任,你踹着徐锐命根子没?”



    两人再一次哄笑,江南羞红着脸说道:“没呢,他那么厉害,我哪能踹中他呀,我记得当时那一脚非但没有踹中他,反倒被他抓住了脚踝,给欺侮惨了。”



    众人一听立刻来了精神,纷纷起哄道:“快说说,怎么欺侮你的?”



    江南这才意识到失言了,不过仍旧大大方方说道:“他罚我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了好几分钟,还把我绑到椅子上。”



    切,众人纷纷发出抗议,表示不过瘾。



    很显然,大家伙想要听的并不是这个。



    地瓜更是迫不及待的道:“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了?嫂子,团长他有没有趁机搂你抱你亲你?我猜,一定是有的吧?”绑架公主的恶龙



    听到这,众人再次哄堂大笑。



    江南含情脉脉的看着徐锐,没有答话。



    徐锐嘿嘿一笑,接过话茬:“你们想知道?”



    “想!”在场几乎所有人轰然回应,气氛热烈。



    “那今天晚上你们就都来听墙根,保证有惊喜。”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洗脚水一定是管够的。”



    现场再次嘘声四起,对徐锐表示鄙视。



    这时候,军部的一个值守参谋忽然匆匆来到婚礼现场,附着三号首长耳语几句。



    三号首长便立刻又对着身边的二号、一号耳语了几句,然后三位首长告了声罪,相继离开婚礼现场,毕竟是军部的大首长,忙。



    这时候,王沪生担心冷场起身说道:“老徐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对于江南同志,大家可能比较陌生,我就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她,江南同志是我党秘密战线的一名优秀特工,具体是哪条战线的就不多说了。”



    顿了顿,接着说道:“总之呢,徐锐同志和江南同志是在抗曰战争之中结的缘,再然后相知相爱并且喜结连理,作为他们俩的老战友、老领导,我为他们俩能够走到今天,结合为一对革命伴侣深感高兴。”



    这场婚礼热闹了半天。



    直到傍晚时分,军部、淞沪独立团还有大梅山各级政府部门的宾客才尽兴而散,徐锐和江南才终于被送进了洞房。



    洞房还是按着老辈传下来的规矩的布置的,大红色,喜庆。



    王大娘还专门在新房里边插了一对朱红色的大蜡烛,将整个房间照得通红一片。



    徐锐拥着江南坐到铺了大红毯子的婚床上,侧过头,深深的凝视着江南的美目,有一些东西需要经历过,失去过,你才知道它的珍贵!而爱情,就是,这样的一种奢侈品!当你徜徉在爱河之中时,并不会觉得它有多么的珍贵。



    直到有一天,当你失去它的时候,才会知道它有多么珍贵!



    你甚至觉得,如果不能够找回它,甚至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徐锐是不幸的,连续失去了两位深爱的爱人,先是赛红拂,再是小桃红,不过徐锐也是幸运的,正因为连续痛失了两位爱人,才使他深刻的知道这种撕心裂肺的疼,才知道能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是多么的幸福啊!



    徐锐想要说话,却被江南轻轻的摁住了嘴唇。



    白天的婚礼上,徐锐从始至终都保持着笑容,时不时的还会跟他的领导以及老战友开一个玩笑,表现得完全就是一个幸福傻了的新郎官,但是,作为徐锐的枕边人,江南又岂能看不出徐锐眸子深处隐藏的那一抹忧伤?



    显然,徐锐并没有完全从失去爱人的忧伤中走出来。



    尤其是赛红拂,徐锐跟她爱得死去活来,而她又在生命中最烂灿的年华、以那样一种激烈的方式,死在了徐锐的怀抱里,此情此景,徐锐能够把她忘了那才叫怪了,有时候,江南真挺羡慕赛红拂的,因为徐锐铭记住的永远只是她的好,在徐锐的记忆之中,赛红拂永远都那么年轻那么美丽,爱得也如烈火一般炽热。天墓棺咒



    当然,能够跟徐锐厮守终生,更加幸福。



    江南能够体会出徐锐心中的哀伤,并为此疼惜不已。



    江南伸出一枚春葱似的玉指,轻轻摁住徐锐的嘴唇,柔声说:“你什么都不用说,你想要说我的全都明白,我会把红果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甚至比亲生孩子更加疼爱她,我会一辈子疼你、爱你,呵你,护你,给你做饭、洗衣,生一打孩子,陪着你一天天变老,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徐锐没有说话,这时候也不需要他说什么。



    徐锐的回答是,将江南用力的摁倒在床上。



    再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军部。



    三位首长已经回到军部小院。



    二号首长是个急性子,一进门就问道:“老张,具体怎么回事?”



    刚才在徐锐的婚礼上,三号首长并没有说太多,只说延安有急电过来。



    三号首长回答道:“项书记,是这样的,从大梅山经过河南、山西再到延安的一条秘密交通线被石友三部给破坏了,从我们这起运的那批武器弹药、还有药品也让石友三的部队给劫了,这次的损失可是大了。”



    由于大梅山根据地建成了完善的兵工业,后来徐锐又先后搞来了化工厂、制药厂的全套设备,现在甚至还可以生产一些基本的药品,从半年前开始,大梅山根据地就开始通过秘密交通线向延安输送各种物资。



    这条秘密交通线,石友三部控制的冀南是个重要的节点。



    然而两个多月前,蒋委员长以主政华北为条件,密令石友三****,结果石友三便立刻撕毁了跟八路军的协议,翻脸相向,不仅抓捕并杀害了八路军派驻第三十九集团军的干部,而且开始丧心病狂的配合日伪军进攻八路军的根据地。



    现在,更是连这条宝贵的秘密交通线也让石友三给切断。



    “这个狗曰的石友三!”二号首长怒道,“小人!无耻之尤!”



    “这批物资绝不能丢!”一号首长说道,“必须设法夺回来!”



    三号首长点点头说道:“这批物资肯定是要夺回来的,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延安方面还等着我们的药品呢,等到我们把被石友三抢走的物资夺回来,再通过新组建的秘密交通线送到延安,黄花菜都凉了,延安急需要药品。”



    大约一个多月前,吕梁一带突然爆发了大规模的疟疾。



    吕梁所在的晋西北是我党领导的八路军的主要根据地,疟疾漫延,导致大量的八路军指战员染疾,使得晋西北的抗战形势骤然吃紧,晋西北根据地药品匮乏,只能向延安求助,延安此时也在遭受国民政府封锁,哪来的药品?



    最后实在没办法,延安只能向大梅山求援。



    大梅山制药厂便加班加点制作了一批奎宁送往晋西北。



    结果,这批救命的奎宁却在新乡让石友三部给打劫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