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去延安学习-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67章 去延安学习

    二号首长想了想,说道:“那就再派人送药品。”



    一号首长皱着眉头说道:“可是,石友三倒戈之后,我们与延安之间的秘密交通线已经遭到了破坏,药品送不过去。”说到这里停顿了下,一号首长又道,“如果不恢复交通线,再多的药品也只能便宜了石友三这个狗曰的反复小人。”



    二号首长便立刻沉默了,因为这确实是个难题。



    三号首长忽然说:“两位领导,我倒是有个主意。”



    二号首长哼声说:“有话直说,别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



    三号首长尴尬的干咳了一声,说道:“我们的运输队大多是老乡组成,自卫能力差,所以才需要依托交通线,有时候甚至还要部队提供保护,但如果这支运输队本身就是一支强悍的战斗部队,那就完全不受交通线限制。”



    “你说的倒轻巧。”二号首长反对道,“派部队运输物资真就那么容易?问题的关键,是出动什么规模的部队?规模大了,转移起来就不灵活,很容易遭到日伪军的截杀,规模小了倒是灵活了,但没有根据地支撑,只怕也是很难持久。”



    “是啊。”一号首长也点头说,“从大梅山去延安,要横跨数省,穿过日伪军、顽军、中央军甚至晋绥军的地盘,环境太复杂,局势太险恶,中间稍有差池,丢了物资事小,负责运输物资的部队也会遭受毁灭性的重创。”



    三号首长却显得信心满满,说道:“那就要看派的是什么部队了。”



    一号、二号首长闻言便心头微动,对视一眼后,同声说道:“狼牙?”



    “对,狼牙大队!”三号首长说道,“如果派狼牙大队押运这批物资,再有徐锐领军,什么样的复杂局面他们应付不来?什么样的凶恶敌人,他们对付不了?两位首长与其担心物资和部队的安全,倒不如担心沿途中央军、晋绥军的安全更加的实际。”



    停顿了下,三号首长又道:“派徐锐和狼牙大队去还有一个好处。”



    二号首长闷哼了一声,不悦的问道:“还有什么好处,说来听听?”



    三号首长却全不在意,微笑着说道:“派徐锐和狼牙大队运输这批药品,就不用再像之前那样从各个根据地绕行,完全可以走直线去延安,这样距离就能大大缩短,时间也能够极大的缩短,用不着一个月,就能够把药品送到延安!”



    一号首长也有些意动,说:“老项,倒是可以考虑。”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二号首长却一口就回绝了,没好气的说道:“考虑什么,有什么好考虑的,尽出些馊主意。”



    说完,二号首长气呼呼的走了。



    三号首长却被闹了个满头雾水。



    一号首长笑着宽慰道:“小张,你别在意,老项不是针对你,他是担心徐锐和狼牙大队去了延安之后就回不来了,他是怕中央会扣人。”



    “啊?”三号首长还真没有想到这个。

唐冢

    然而,有些事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



    与此同时,在延安。



    周副主席和朱老总再次来到毛主席租住的窑洞。



    两人联袂进来之时,毛主席正拿着毛笔在算账。



    算什么呢?毛主席在计算,自己的哪些生活开支是可以省掉的,省掉这些开支以后每个月大约可以省下多少钱?



    事实上,延安的困难远不止药品匮乏这么简单,更大的困难是没有经费。



    干革命,也是需要用钱的,最起码的,党员干部要吃饭吧,要穿衣服吧?还有办公用品要拿钱买吧?当然这些是小头,大头是部队的经费!一发子弹、一颗手榴弹,甚至一针一线都要拿钱买,既便是自家兵工厂里生产的,也要给工人发工资,从老乡或者黑市商人那里购买原材料也是要花钱的,是吧?



    刚开始抗战的时候,国民政府还给了部分经费。



    但是自从去年闹摩擦之后,国民政府就全面停发了八路军、新四军经费,至今快一年过去了,没有给过一分钱的经费!更何况现在八路军的规模已经扩充到四十万,新四军也扩充到近十万人,既便国民政府按照约定给钱,也是根本不够分的。



    所以呀,为了筹集供给前方五十万大军的经费,都快把毛主席给愁死了。



    有人曾经做过计算,到民国二十九年,维持一名八路军战士一年的给养,大约需要花费一千元法币,折合约一百大洋!那么四十万八路军,就需要经费四亿元法币,或者四千万块大洋,单凭陕甘宁边区以及抗日根据地的那点税收,根本不够。



    钱不够,怎么办呢?各个根据地会有一些缴获,国民党****还有一些民主进步人士也会捐赠一些,除此之外,最大的进项就是共产国际以及苏联政府的秘密援助,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苏联对国民政府的援助总金额高达五亿美元。



    而对中共的援助,相比之下简直就连零头的零头都不到。



    民国二十六年冬,王明从苏联回国,从共产国际带回来两万美元经费,这已经算是对中共的“巨额”援助了。



    这样的背景之下,再加上国民党对延安的经济封锁,最终逼得中共生产自救,延安的广大干部群众不但解决了吃饭穿衣的问题,甚至还有多余粮食变卖给国民党,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延安方面甚至还向国民党卖石油!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眼下还没有。



    朱老总在坑沿上坐下,问道:“老毛,你在算什么呢?”



    毛主席头也不抬的说:“我在算哪些开支可以省下来,你们看,可以把以前用过的废旧纸张收起来重新利用,这样纸张费至少可以节省一半,还有笔墨费,今后一些非必要的文件完全可以用炭笔指示,这样又能省下一笔。”



    朱老总没好气道:“你这样又能省下几个钱?”

刚好我要不爱你

    毛主席自嘲的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能省一个是一个。”



    周副主席也说道:“主席呀,刚刚接到晋西南根据地电报,说是他们那边也爆发了大规模的疟疾疫情,急求中央紧急支援奎宁药丸。”



    “晋西南也爆发疟疾疫情了?”毛主席的眉头立刻蹙紧了。



    “可不是。”朱老总忧心忡忡的道,“今年的天气反常的热,往年要到七月份才会真正的热起来,可是今年六月份就热得不行了,而且今年黄河两岸的雨水特别多,所以才会导致蚊蝇滋生,继而导致疟疾疫情爆发。”



    北方确实很少爆发疟疾疫情,这个确实反常。



    周副主席又说道:“我担心呀,后面还会有更多的根据地爆发疟疾疫情,虽然说疫情都不是特别严重,可难免会削弱各根据地的战斗力,所以,我们还是要想办法,尽快将大梅山根据地的奎宁水和奎宁片给运过来。”



    毛主席道:“可是,交通线已经被石友三给破坏了。”



    朱老总道:“老毛,我有个主意,让徐锐率领狼牙,直接把药品给运过来。”



    周副主席也附和道:“我觉得老总的主意挺好,如果有徐锐和狼牙大队负责押运,可保药品万无一失,而且以徐锐和狼牙大队的机动能力,根本不用绕道走华北各个根据地,完全可以走直线直接来延安,省时又省力。”



    朱老总道:“正好还可以见一见徐锐这个小家伙。”



    毛主席便有些心动,旋即又想到新四军未必肯放人。



    朱老总不愧是跟毛主席搭裆十多年的老伙计了,立刻就猜到毛主席在心里想什么,嘿嘿一笑然后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新四军方面不肯放人?你放心,由头我都已经想好了,我们不提让徐锐和狼牙大队押运药品这茬。”



    停顿了下,朱老总又道:“徐锐同志入党毕竟还时日尚短,对于我党的组织结构、纲领章程还缺乏足够的了解,其共产主义信仰也未必坚定,经研究,中央决定特招徐锐同志以及冷铁锋同志前来抗大高级班脱产学习三个月。”



    毛主席便呵呵笑道:“老总,你这可是釜底抽薪哪。”



    朱老总嘿嘿的一笑,又说道:“你就直说行不行吧?”



    “行,当然行啦。”毛主席笑道,“你的话谁敢不听?”



    摇了摇头,毛主席又问朱老总道:“老总,三个月学习期满,你恐怕也不打算放徐锐和冷铁锋回去吧?”



    “那当然。”朱老总义正词严的道,“像徐锐和冷铁锋这样会带兵、能带仗的干部,经过抗大的锻炼后,理应走上更高级的岗位,担负起更重要的职责和使命,当然,我不是说在他在新四军的职责不重要,但是中央毕竟是中央,对不对?”



    “哈哈哈,对对对,老总你说的对。”毛主席大笑点头。



    周副主席说道:“主席,老总,那我现在就去给新四军方面草拟电报,让他们尽快安排徐锐同志和冷铁锋来延安抗大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