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难舍难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68章 难舍难分

    次日一早,延安的加急电报就到了大梅山根据地。



    看完电报,二号首长苦笑着说:“中央考虑问题就是全面,徐锐同志参加我党的时日确实是短了一些,对于我党组织架构、纲领章程的了解确实不够,所以,去延安抗大高级指挥班脱产学习三个月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号首长也点头说道:“我同意。”



    中央下达的指示精神,必须服从啊。



    三号首长说道:“我这就给延安回电,另外再通知徐锐还有冷铁锋两位同志。”



    “等一等。”二号首长却喊住了三号,说道,“你之前不是提议让狼牙大队押运药品前往延安么?既然徐锐和冷铁锋要去延安学习,那就索性让狼牙大队也一并去延安吧,除了延安急需的奎宁片,顺便把那批黄金也捎过去。”



    二号首长所说的黄金,就是冷铁锋从上海押运出来的那批。



    这批黄金是属于大梅山独立团的财产,徐锐调任淞沪独立团之后,也没带走,后来在建设大梅山根据地及从海外购买机器设备时,花去了其中一部分,再加上中间零零碎碎的输送到中央一部分,现在还剩下大约八十万两。



    这可是一批巨额款项,新四军方面早就有意上缴给党中央,但是苦于路途远,沿途不仅要穿过日伪区,还要经过中央军以及晋绥军的辖区,如果大规模输送,肯定会遭到各路敌对势力全力截夺,所以每次只能够输送很少的一部分。



    一年下来,总共也就向中央输送了不到十万两。



    三号首长说道:“八十万两一次性输送过去,根本不可能啊。”



    八十万两,按十六两一斤计算,就是二十五吨,狼牙的体能强悍,远胜常人,但是除了携带武器装备之外,每人携带四十斤黄金就顶天了,再重就会严重影响行军速度,那么一百名狼牙队员一次也只能够携带两吨。



    “能带多少是多少,中央眼下正缺经费呢。”二号首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另外别抄什么近路,就让他们走河南新乡,把被抢走的那批物资给夺回来,顺带把石友三这个反复小人收拾了,我生平最恨这种小人。”



    “行。”三号首长点头说,“我这就下去安排。”



    ……



    徐家小院。



    一大清早,徐锐和江南就被果儿的咿哑声给吵醒了,小家伙饿了。



    自从赛红拂牺牲后,果儿一直是王大娘带着,但是徐锐回来之后,坚持要自己带,一来是他不想王大娘太劳累,二来也是想尽可能多的跟自己的女儿在一起,毕竟初为人父,徐锐的新鲜劲还没有过去呢。



    江南要起来泡奶粉,却让徐锐制止了。



    徐锐坚持要自己泡,再然后亲手给果儿喂奶。



    看着正用双手捧着奶瓶滋滋吸个不停的婴儿,徐锐的心都快化了,这就是他跟赛红拂的女儿,他们爱情的结晶!那眉眼,那小嘴,跟小白简直就像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等长大了肯定也是跟小白一样的美人。



    “长得可真漂亮呀。”江南也凑了过来,说道,“跟白柔一样漂亮。”



    白柔就是赛红拂的闺名,很少有人知道,但是江南却是知道的,毕竟她跟赛红拂曾经同为名噪上海滩的“黑白双煞”。重生之国民嫡妻



    徐锐便回身摸了摸江南微微隆起的小腹,说:“这肯定也是个美人儿。”



    江南微微有些羞意,说:“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女儿?没准是个儿子呢?”



    “肯定是女儿。”徐锐笃定的说道,“而且长大了之后,跟你一样的漂亮,等将来还不知道要迷死多少男孩儿呢,对,迷死他们。”



    江南靠进徐锐怀里,柔声问道:“你喜欢女孩?”



    “嗯。”徐锐点头说,“女孩乖,不像男孩淘气,尽惹人生气。”



    江南在徐锐脸上轻轻的吻了下,柔声说:“那我给你生一打女儿。”



    “那敢情好,我教她们打排球。”徐锐兴奋的道,“可以组一个球队了。”



    不过组建排球队的事终究还早,一家三口正享受着天伦之乐呢,外面忽然响起了王大娘跟别人的说话声。



    王大娘问道:“李参谋啊,有事儿?”



    另一个声音:“大娘,徐团长在吗?”



    “在呢,你等一下啊。”王大娘说完就朝这边走了过来。



    徐锐便把果儿递给江南,然后掀开帘子走了出去,问道:“娘,谁呀?”



    王大娘指了指正坐在院子里的一个新四军的干部,说道:“军部的李参谋。”



    徐锐看了那李参谋一眼,却不认识,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因为在新四军军部搬来大梅山根据地之前,徐锐就已经调任淞沪独立团当团长去了,不过,那个李参谋却认识徐锐,眼下整个大梅山,有谁不认识徐锐徐大团长?



    “徐团长。”李参谋赶紧起身,说道,“军部有紧急命令。”



    “紧急命令?”徐锐有些困惑,不就是去基建科盖房子,这个也算得上紧急命令?



    当下徐锐满头雾水的接过文件,然后只看了一眼就愣在了那里,正好江南抱着果儿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徐锐这样就问道:“阿锐,怎么了?”



    徐锐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家里的炕头都没焐热,就又要出远门了,而且这一走又是三个月,等他从延安回来的时候,果儿估计都会爬了吧?看来要想陪伴自己的女儿度过生命刚开始的这几个月,终究只是美好的愿望。



    “小徐,又要出任务了吧?”王大娘倒是有眼力,一下就猜到了,当下又说道,“你们就放心的去打鬼子,家里有我呢,果儿我会照顾好的。”



    “娘,你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怪累的。”徐锐歉疚的道。



    王大娘嗔怪道:“傻孩子,都是一家人,跟娘你还客气呀?”



    “行,不客气,不跟娘客气。”徐锐点头,“我们是一家人。”



    江南幽幽的道:“不是让你去基建科盖房子么,还要出什么任务呀?”
超能修仙录


    “江副主任,军部已经撤销了对徐团长的处罚决定。”李参谋说道,“组织上还决定派他还有冷队长去延安抗大高级指挥班脱产学习三个月,在前往延安的途中,顺便指挥狼牙大队押运一批奎宁片,这个不算是什么危险的任务。”



    江南轻轻的哦了一声,她只是不想跟徐锐分开。



    两人毕竟是新婚燕尔,这才过了两天就要分开。



    ……



    不想跟爱人分开的还有肖雁月。



    肖雁月可比江南泼辣多了,因为知道肖雁月是有名的江西辣子,所以三号首长没有派别人去传令,而是亲自去的冷家小院。



    然而,肖雁月连军部首长的面子都不给。



    “我们家老兵入党时间是不长,但是谁说入党时间短就一定会对组织架构、纲领章程缺乏了解?就算要学习,大梅山也有抗大分校,也一样能够学习,为什么非得去延安?总之我不同意,首长你要不收回成命,我就直接向党中央毛主席反映。”



    肖雁月的激烈态度让三号首长有些意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豆豆忽然端着一杆木枪冲进来,挡在老兵和肖雁月面前,在豆豆身后还跟着肥嘟嘟的二皇,这畜生是彻底叛变了,都快忘记徐锐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整天就屁颠屁颠跟在豆豆的身后,豆豆到哪它就跟到哪。



    “谁敢抓我爹走,我跟他拼命!”豆豆端着木枪冲三号首长怒吼。



    听到豆豆的怒吼,原本趴在地上的二皇也立刻站起身,尾巴压低,尖吻上的上唇也往上微微的翻起,露出了冷森森的獠牙。



    “起开。”肖雁月的一记栗凿却把这种气氛给破坏殆尽。



    “啊疼。”豆豆立刻抱着头叫道,“娘,你怎么又打我头,会变笨的。”



    冷铁锋便立刻心疼的把豆豆护在身后,再埋怨肖雁月道:“你怎么还打孩子?”



    “这小兔崽子不打不行。”肖雁月气道,“你不在家不知道,他现在可淘气了。”



    “那也不能打孩子。”冷铁锋不满的道,“豆豆才五岁不到,还小呢,不能打。”



    “还是爹对豆豆好,娘不好,娘是坏蛋。”豆豆从冷铁锋身后探出头,冲肖雁月做了个鬼脸,豆豆的这个鬼脸,却让肖雁月的情绪一下失控,心中的委屈便全面爆发了,肖雁月竟是一下就失声痛哭起来。



    冷铁锋便愣在那里。



    冷铁锋也确实粗心,他完全就没有想过,在他前往日本的这一段时间,肖雁月有多担心他的安全,那真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一大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跑沙桥墩,下班之后第一件事情还是跑沙桥墩等着,甚至连午休时间也要跑去等。



    豆豆却是个机灵鬼,肖雁月一哭,他便立刻跑过来抱着肖雁月的大腿,大眼睛里也瞬间涌出泪水,抽泣着说道:“娘,豆豆错了,豆豆再不惹你生气,你别哭了,娘你别哭了好不好,豆豆今后一定听话,再不惹你生气了。”



    豆豆这一劝,肖雁月却哭得更伤心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