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新的征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69章 新的征途

    肖雁月哭了个梨花带雨,冷铁锋是手足无措。



    三号首长也是十分尴尬,不过内心里也难免感到有些愧疚,本来就是,人家两口子原本在大梅山呆的好好的,结果却硬是要把冷铁锋调去淞沪独立团,两地分居、聚少离多,现在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了,却又让冷铁锋去延安学习,这么做确实有点残忍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相比起牺牲在战场的战友,他们两口子已经很幸运。



    当下三号首长便劝说道:“雁子,你也是老党员、老红军了,思想觉悟历来很高,再说这次冷队长只去延安三个月,又不是去了就不回来了,你哭啥吗?”



    “老党员、老红军就连哭都不许了?思想觉悟高还不是逼的,没办法?”肖雁月撅着小嘴好一顿埋怨,好在她也只是发泄情绪,哭过了,情绪发泄过了,心中的那种委屈感也就轻多了,又抽泣着对冷铁锋说,“记得照顾好自己。”



    冷铁锋连连点头,应道:“你放心,我会的。”



    “还有就是,你可不许学你们团长。”肖雁月道,“给我带个狐狸精回来。”



    肖雁月可是听说,自从抗战爆发后,有许多年轻的女大学生从全国各地奔赴延安,冷铁锋既年轻又英俊而且充满了男性的魅力,就难免会受到那些女大学生的追逐以及诱惑,她可做不到江南那样柔顺。



    冷铁锋苦笑摇头:“你胡说些什么呢?”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道:“而且你不觉得老徐变了吗?”



    “还真是。”肖雁月歪着脑袋想了下,点头说道,“徐团长好像真的变了,要是按照他以前的观念,绝不会这么痛快跟江南结婚。”停顿了下,肖雁月又叮嘱冷铁锋,“这次去延安虽然不比去东京,但是也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冷铁锋说道,“我会注意的。”



    肖雁月扁了扁嘴巴,心里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要跟冷铁锋说,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了,这时候,豆豆却挤进了两个人中间,仰起胖嘟嘟的小脸说道,“爹,娘,你们俩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爹忘了谁都不能够忘了你。”冷铁锋溺爱的挠了挠豆豆的小脑袋,又道,“爹听说,陕北可是马产地,那里有许多好马,等回来时,爹给你带一匹小马驹回来。”



    “真的吗?”豆豆一听立刻乐坏了,兴奋的问道,“爹真要给我带小马驹?”



    作为部队大院的孩子,平日里可没少看见骑着高头大马来回送信的通讯员,豆豆甚至还曾跟着冷铁锋去过好几次骑兵营的驻地,每次看到骑兵营的骑兵们跨骑着战马,挥舞着雪亮的军刀在冲锋,就立刻兴奋得手舞足蹈。



    在豆豆幼小的心灵里,早就埋下一颗骑兵的种子。



    “当然是真的!”冷铁锋笑道,“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哦,耶,我有小马驹喽!我马上就要有小马驹喽!”豆豆挥舞着一双胖手,欢呼雀跃着跑开了,二皇也屁颠屁颠的跟着跑了。



    “这个小叛徒。”肖雁月笑骂。

斩灵

    ……



    当天晚上,狼牙大队便悄悄的踏上了征程。



    没有惊动任何人,甚至连部分狼牙的家属都没惊动。



    这个也是狼牙大队的一贯作风,一般不在白天行军!



    只不过对于暗中的有心人来说,狼牙大队的动向还是不难知道。



    狼牙大队的任务就是运输药品,至于夹杂在药品中的两吨黄金,却只有冷铁锋和徐锐两个人知情,其余的狼牙队员只知道他们身上背负的这口重达四十斤的箱子里装的是一种秘密物资,却不知道里边装的就是黄金。



    这不是不信任狼牙大队的队员,而是纪律。



    本来,以狼牙大队的渗透能力,完全可以走直线,直接穿过日伪军的控制区域以及中央军的辖区,直达延安,但是临行前,二号首长却特意加了一道命令,让他们夺回被夺走的那一批物资,同时抓捕并处决石友三。



    徐锐很愉快的接受了命令,杀汉奸他是最喜欢的。



    尽管此时的石友三还没当汉奸,但是已经在暗中跟日伪军勾结起来,一道对付八路军的工作队以及游击队了,所以他该死!



    ……



    与此同时,河北南宫县宋连寨。



    石友三正召集他手下的铁杆亲信在推牌九,这家伙又是酒又是烟的,再加又是夏天,六七个大男人凑在一起,那股子汗味,真能熏死一头牛。



    “妈的又是憋十!”石友三愤愤的将手中的牌往前一推,“手气真背。”



    “至尊宝,通杀!”石友信却兴奋的将手中的牌掼过来,然后张开双手摆成罗圈状,将板桌上的法币、大洋一股脑儿拢到自己的面前,又笑呵呵的对石友三说,“大哥,你昨晚是不是又去李寡妇家了?手气这么臭。”



    “滚蛋。”石友三没好气的说道,“不玩了,先歇一会儿。”



    当下石友信和几个亲信也不推牌九了,都聚到石友三身边。



    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小声说道:“总座,这次咱们可是把八路往死里得罪了。”



    石友三的发家史,太过于复杂,这里就不再交待了,总之,说到反复小人,这家伙自称第二,中国历史上只怕就没有人敢称第一了。



    在抗战爆发之初,时任一八一师师长的石友三还是打过鬼子的,甚至于还参加了台儿庄会战,不过基本就是在旁边敲边鼓,没发挥什么大作用。



    台儿庄大捷之后,紧接着就是徐州失守,中原战场的一百多个国军主力师都撤了,但是石友三的一八一师却反而回到山东,一路上还搜罗了不少散兵游勇,势力大增,未经请示便擅自将自己的部队扩编为六十九军。



    因为石友三所部远在敌后战场,鞭长莫及,蒋委员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重生之最强影帝

    从去年年底开始,到今年年初,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战场得到了空前发展,蒋委员长为了制衡山东的八路军,就主动授予了石友三第三十九集团军的番号,三十九集团军下辖除了石友三的第六十九军,还有高树勋新编第八军。



    不仅如此,蒋委员长还暗中向石友三承诺,只要他能解决掉敌后的八路军,就换掉鹿钟麟,让他石友三当冀察战区总司令长官,这对于石友三来说是无法抵御的诱惑,因为自打他拉杆子那天起,最终极的目标就是成为华北王!



    正因为此,石友三才会跟八路军突然翻脸。



    石友三为了当上华北王,也是不顾一切了,可是他手底下的几个铁杆心腹,包括他的胞弟石友信在内,还是有些怵,八路可不比那些散兵游勇,更加不是会道门武装,人家可是真敢跟鬼子干的,而且还能打得小鬼子哭爹喊娘。



    “怕什么?”石友三哼声说道,“得罪了就得罪了,八路还能咬了我们鸟?”



    “大哥,我觉得光然兄说的对,八路可不是善茬。”石友信也点点头说道,“这次我们夺了他们这么重要的一批物资,还枪毙了他们的护卫队,再加上最近的这段时间,各县守军连续袭击了他们的政府工作队,两家已经是结了死仇了。”



    停顿了下,石友信又道:“八路一定会设法报复的。”



    “那就来,八路不是善茬,我们第三十九集团军难道就是好惹的?”石友三话说的很有气势,可是包括石友信在内,几个铁杆亲信都能听出来他的色厉内茬,紧接着,石友三便又说道,“不过你们说的也是不无道理,小心总是不会错。”



    停顿了下,石友三正要布置一下防务时,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



    门没有关,石友三抬头一看,却是他不久前刚找的副官张鸿儒。



    石友三穷苦出身,没读过书,没啥文化,但是看到别的大小军阀都会找一个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当副官,他也是有样学样,试图找个名校毕业生当他的副官,不过由于他的名声实在太差,几乎没人愿意,这个张鸿儒还是他拿人家老娘做要挟才答应。



    张鸿儒进来之后,立刻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汗味,当即蹙紧眉头。



    “张副官。”石友三对张鸿儒还是挺器重,问道,“有什么事吗?”



    张鸿儒啪的立正,向石友三敬了一记军礼,说道:“总座,重庆急电。”



    “重庆急电?”石友信和几个心腹赶紧坐直身躯,石友三却依然歪歪斜斜的坐着,踩在长条凳子上的左脚也没有收起来,懒懒的问道,“嘛事?”



    张鸿儒打开电报,沉声说道:“狼牙即将要来山东了。”



    必须得承认,戴老板的军统还是有些能力,对大梅山根据地的渗透也是十分成功,狼牙大队携带物资来山东,虽然算不上绝密的消息,毕竟这样一支特种部队突然之间消失,还是很难隐瞒得住的,但军统能够这么快得知消息,还是挺厉害的。



    不过,石友三这只井底之蛙却还没听说过狼牙大队的大名。



    当下石友三满头雾水的问道:“狼牙?什么玩意儿?他们来不来山东关我们啥事?重庆方面这是闲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