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 冀南分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70章 冀南分区

    石友信和几个心腹手下听得直翻白眼,石友三不关心时政要闻,所以没听说过狼牙的大名,但是他们却是听说过狼牙的赫赫凶名,那可是一群了不得的人,一点不夸张的说,那简直就一群天兵天将,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当下石友信说:“大哥,那可是一群强兵!”



    “强兵?”石友三哂然说,“能强过我的卫队排?”



    石友三这些年十几次倒戈,名声早就已经臭大街,但是每次倒戈都能被别人收留,不是没有原因的,那就是因为他手底下颇有一帮骄兵悍将,正因为这个,各路军阀才会本着就恶心自己也不能便宜别人的宗旨,一次次捏着鼻子收留。



    石友三手下颇有一帮强兵,他身边的卫队排尤其声名在外,这个卫队排装备精良,全是清一色的德国造二十响盒子炮,关键是个个都会武艺,而且这一个排一百多人,基本都是早年关外的绿林悍匪,是的没错,这个卫队排有百多人。



    正因为有这个卫队排存在,历史上高树勋诱杀石友三时还颇费了一番手脚。



    “这个……”石友信便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起来,石友信也没有见过狼牙,仅只是听说了狼牙的一些战绩,但是这些战绩传播途中难免走样,传到后来就完全变了味,甚至还有人说狼牙队员一个个都是身高一丈的巨灵大汉。



    对于这些传言,石友信当然是不相信的,连带着,他对狼牙的战斗力也有所怀疑,但是卫队排就在他身边,卫队排的战斗力石友信是知道的,所以被石友三这么一问,石友信便也立刻迟疑了,是啊,卫队排未必就比狼牙差。



    “没话说了吧。”见石友信不再吭声,石友三笑道,“老子管他狼牙、虎牙,见了卫队排全都得跪下!就土八路那几杆破枪,还能奈何得了老子?”



    石友三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几个心腹也不吭声了。



    这里要顺便说一句,石友三御下还是很有一套的,尤其这家伙的疑心特别重,但凡哪个手下有了什么异样心思,他几乎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然后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掉,所以他的手下都怕他,像高树勋,甚至都不敢来他的总部开会。



    “散了,全都散了。”被张鸿儒这么一打扰,石友三便也没了推牌九的心思,当下挥手示意几个心腹手下走人,然后一个人回了自己的家里。



    ……



    回头再说徐锐他们。



    离开大梅山根据地,首先要穿越的就是小鬼子之前花了大量人力、物力修的、环绕大梅山的封锁线,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几乎就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既便是新四军或者八路军的游击队要想越过这道封锁线,也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



    但是对于狼牙大队来说,这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越过封锁线之后就进入了沦陷区,一路昼伏夜出,半个多月之后,便由苏北、豫东进入到冀南地区,这里已经是八路军冀南军分区的辖区了,冀南军分区的宋司令员得到消息之后早早的就带着人,来到冀鲁豫三省的交界处前来迎接。世子征程



    见面握手后,宋司令员感慨的道:“很早就听说了徐团长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这,可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哪。”



    徐锐连忙说:“司令员言重了,跟您这样的老革命相比,我差远了。”



    “谦虚,徐团长你太谦虚了。”宋司令员摇头说道,“别的先不说,光是被你打残的鬼子精锐师团就不下五个,全歼的都有两个!单凭这点,你就已经强过我们所有人了,更何况你还击毙了那么多鬼子将官,甚至连日本天皇都差点让你杀了。”



    徐锐连忙摇手说:“司令员,这个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看到徐锐竟这么谦虚,明明立了那么大的战功,却一点没有居功自傲的意思,宋司令员不由好感大增,要不是总部严令不准打徐锐和狼牙大队的主意,他真想就地扣人,直接把徐锐和狼牙大队扣在冀南军分区。



    回去路上,徐锐主动问道:“司令员,你先介绍一下情况呗。”



    宋司令员知道徐锐说的是上次那批被劫走的药品,当下说道:“冀南的情况,比你们大梅山复杂多了,这里边有日伪、中央军、顽军、我军,各方势力的地盘犬牙交错,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而石友三的势力也很大,所以我们没敢轻举妄动。”



    徐锐默默的点头,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当然知道华北的敌情十分复杂。



    卢沟桥事变之后,国民军撤离华北,日军受限于兵力,无法控制住整个华北,而只是控制了大中城市及铁路、公路沿线的要点,剩下的广大乡村就整个处于无政府状态,结果导致了会道门武装的兴起,在乡间作威作福。



    这时候,我党的游击队开始深入到广大华北地区。



    在徐州会战之后,国民党也开始重视敌后的抗战,或主动、或被动的往广大沦陷区派谴了大量的军队,山东、河北一带的国民军数量最庞大,石友三、孙良诚、庞炳勋,都是在这个时候深入到敌后的。



    这就使得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不要一厢情愿的以为中央军、军阀以及会道门武装都是中国的武装,就会跟八路军联起手来打击鬼子,事实的真相却与之相反,这些中国的武装力量非但没有跟八路军联起手来打鬼子,反而跟鬼子联起手来打击八路军!



    所以,八路军在敌后战场的处境远比想象中更加险恶。



    八路军不仅面临鬼子的威胁,还要时刻提防各路“友军”的暗算!



    正因为此,八路军能够在华北站稳脚跟并且发展壮大,是殊为不易的,也只有那些什么都不懂的白痴,才会愚蠢的相信,国民党在正面殊死抗战,共产党却躲在后方趁机壮大,该有多蠢才会认为华北是后方?那是沦陷区!



    如果躲在沦陷区也能够趁机发展壮大,怎不见蒋委员长派到沦陷区的中央军发展壮大起来,而只有共产党的八路军、新四军发展壮大起来了?三七年刚出陕北时,八路军加新四军总共也才五万人,八年之后,抗战结束时,将壮大到了将近一百万正规军!嫡女承爵



    言归正传,宋司令员接着说道:“不过,徐团长你们一来事情就好办了。”



    旁边的王副司令员接过话茬说:“我和老宋早就听说徐团长你手下有一个狼牙大队,最擅长斩首作战,如果你们狼牙大队真能深入石部防区,杀了石友三,无疑能够极大的震慑冀南鲁西乃至豫北的各路顽军,这样局面就立刻盘活了。”



    “没问题。”徐锐很爽快的说道,“我们原本就是为了这事来的。”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不过,还得两位司令员提供必要的情报才行。”



    “情报当然没问题,关于石友三的驻地,以及他身边防卫力量的底细,我们也都已经摸排得差不多了。”顿了顿,宋司令员又说道,“只不过,石友三可不好对付,这家伙的疑心病很重,身边还有个卫队排,战斗力十分强悍。”



    跟在徐锐身后的地瓜便嘁了一声,说道:“石友三的卫队排战斗力再强,还能强得过日本天皇的卫队?日本天皇的卫队都让我们团长一个人杀得落花流水,石友三的卫队排还能挡得住狼牙大队?痴心妄想。”



    徐锐回头瞪了地瓜一眼。



    地瓜吐了下舌头,赶紧闭上嘴巴。



    “小同志不懂事。”徐锐摇头说道,“让两位司令员见笑了。”



    “小同志说的也是实话。”宋司令员丝毫不介意,笑着说道,“看来是我们多虑了,就凭徐团长和狼牙大队的战斗力,区区石友三的卫队排,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王副司令还是有些担心,委婉的说道:“徐团长,石友三的卫队排虽只有百多人,但是一个个都是东北的悍匪出身,不仅身手高强,枪法也是十分出众,我当然知道狼牙大队的弟兄都是好样的,但还是应该小心为上。”



    徐锐说道:“多谢王副司令提醒,我们会小心的。”



    宋司令员却摆摆手说道:“先不说这个了,眼下离石友三总部所在地宋连寨还远,徐团长,要不然让我们开开眼界。”



    王副司令员闻言立刻眼前一亮,兴奋的道:“对,徐团长,要不然你就露上两手,也好让我们这些土包子长点见识。”



    两位司令员话音才刚落,跟着两人一起来的一百多名八路军战士便立刻提起精神,目光炯炯的盯着徐锐还有狼牙的队员们。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说的是文人比较谦虚,谁也不敢自认第一,但是武人总是喜欢好勇斗狠,都认为自己天下第一,很明显,跟着两位司令员过来的这一个连的八路,应该是冀南分区的精锐,估计早就憋着一口气呢。



    徐锐又怎么会拒绝这样的切磋?好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