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重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3章 重礼



不知道什么时候,独立营的四百多残兵已经聚集到了万重山身边,正用灼热的眼神向万重山请战:杀回海安,救营座!

然而,万重山却冷然喝道:“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李海便按捺不住,大声道:“副营座,铁钢和59军的弟兄是外人,尚且愿意不计代价去救营座和2连的弟兄,我们身为独立营的官兵,难道还不如外人?”

“对,我们回去!”

“回海安,我们回海安!”

“救营座,我们要救营座!”

“只要能救出营座,咱们独立营拼光了都值!”

李海一句话,就像是一颗火星落入干柴堆里,四百多残兵立刻就炸了。

面对群情激愤的四百多残兵,万重山却就像惊涛骇浪中的礁石,任凭你多大的飓浪砸过来,我自岿然不动。

万重山根本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看着众人。

但是,万重山魁梧的身板却像一堵墙挡住了众人回头的路。

直到残兵们的叫嚣声稍稍平息,万重山才闷哼一声,冷然说道:“可我接到的命令,却是率领独立营前往东台,等候三天,若是营座三天之内还没能赶到,我就直接带着你们前往大梅山打游击,在我接到的命令中,就没回救海安这条!”

看到李海和一众残兵还想再说,万重山骤然抬高嗓门,大喝道:“你们要想回海安,也不是不行,一枪毙了我,然后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稍稍停顿了下,万重山又道,“只要我万重山还有一口气,你们就别想回海安!”

李海两眼怒睁,直勾勾的瞪着万重山。

万重山夷无所惧,冷森森的回瞪过去。

四百多残兵缓缓逼进。万重山也是寸步不让,仍然用他魁梧的身板挡住去路,最终,李海以及残兵还是退了回去。

(分割线)

再说徐锐。

虽然受了重伤,可徐锐的六识并未丧失。

倏忽之间,正躺在担架上闭目养神的徐锐霍然睁开眼睛,沉声道:“有骑兵!”

“有骑兵?”冷铁锋闻言顿时心头一凛。急环顾四周时,却发现他们一行刚刚走到一片开阔地。周围尽是无遮无掩的稻田,就连一条水沟子都没有,远处倒是有森林,可是离着他们至少还有十多里,急切间过不去。

这时候如果撞上小鬼子的骑兵,那可麻烦得紧。

还是肖雁月眼尖,发现了不远处有几个稻草垛,当下说道:“那边有草垛,我们把稻草垛掏空。然后躲进去,骑兵速度快,应该发现不了。”

说干就干,一行人当即来到了那几个稻草垛前,黑皮、大兵还有肖雁月一起动手,先将一个草堆的内里掏空,先让黑皮、大兵抬着徐锐躲了进去。然后肖雁月再回头在另一个稻草垛里控出一个小空间,跟冷铁锋挤了是去。

黑皮想过去帮忙,却让大兵给拦住了。

别看大兵长得五大三粗,却心细如发。

肖雁月拖回来一束稻草堵住入口,里面的光线便暗了下来,一束小小的稻草。立刻将里边跟外边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肖雁月虽然从十二三岁的黄毛丫头时就参加了红军,成天跟一群男人混一起,但是这样近距离跟一个男人单独相处,却还是生平第一次,所以难免有些紧张,她正准备说几句话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却发现冷铁锋似乎比她还紧张。

看到冷铁锋比自己还紧张。肖雁月立刻就不紧张了,人就是这样,凡事怕比。

肖雁月正想调侃冷铁锋几句时,草垛外面却忽然间响起了轰轰隆隆的马蹄声,这突如其来的马蹄声立刻就把肖雁月的话吓回到肚子里。

不片刻,马蹄声就响成了一片,铺天盖地。

肖雁月将脑袋稍稍往前凑了凑,借着草垛的缝隙往外看。

片刻后,肖雁月忽然叫了直来:“是国*军,是国*军的骑兵!”

一边说,肖雁月一边就要伸手搬开挡住入口的草束,眼下可是国*共合作,枪口一致对外,既然来的是友军,自然就没必要再躲了。

“等等!”冷铁锋急忙伸手拦住肖雁月,“当心是鬼子冒充的!”

当初独立营刚到海安镇时,冷铁锋可是亲眼见到过鬼子冒充国*军的情形,只是,冷铁锋情急之下这一伸手,却又无巧不巧的抓在了肖雁月胸前,肖雁月的处女地一天之内连遭冷铁锋两次袭击,一时间气也不是,羞也不是,竟然是懵了。

冷铁锋却没意识到他已经在无意中轻薄了人家女孩子,还跟着探头过来,也透过草垛缝隙往外看,一看之下,冷铁锋就发现这果真是国*军的骑兵,而且还是西北军的骑兵,因为只有西北军的骑兵才会使用这种加宽加厚的马刀。

西北军的马刀之所以更宽更厚,其实是因为穷。

因为穷,买不起打马刀的精钢,西北军的骑兵就只能用铁来锻打马刀,可铁相比精钢却是明显不如,所以就只能加宽加厚。

“没错,真的是国*军骑兵。”冷铁锋舒了口气。

下一刻,冷铁锋便感到一股巨力从屁股上传来,然后整个人便不由控制的,像个滚地葫芦般从草垛里滚了出来。

铁钢正自策马飞奔,冷不丁看到个身影从旁边的草垛里滚出来,仓促之间,还道是有敌人试图偷袭,当即想也不想就弯腰亮刀,一刀照着那人脖子横过去,铁钢也没怎么发力,因为他很清楚,只需凭借战马冲刺的惯性,就足以切下那个人的头颅。

直到那人大喊友军,铁钢才猛然一翻手腕,锋利的马刀便硬生生变了方向,贴着那人头顶平切过去,铁钢再用力一勒马缰,胯下战马吃痛,顿时便长嘶一声人立而起,前蹄腾空连续两个踢腾,才又重重落地,却是止住了前冲之势。

铁钢勒转马头,拿马刀抵住冷铁锋的颈侧,问道:“你什么人?”

冷铁锋无视加颈的马刀,拿三八大盖柱地站起身,昂然回答道:“国民革命军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副营长,冷铁锋!”

“又一个副营长。”铁钢收起马刀,又道,“你们营长徐锐在哪?”

铁钢话间才刚落,便从两个草垛里陆续出现数人,其中一人还躺在担架上。

徐锐示意黑皮和大兵把自己抬到铁钢面前,问道:“鄙人就是徐锐,你又是哪位?”

“你就是徐锐?”铁钢鹰隼似的目光便立刻落在徐锐身上,仔细打量片刻后说道,“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也就是一个脑袋两个肩膀。”

“怎么说话呢?”黑皮闻言立刻恼了,反唇相讥。

铁钢却没有理会黑皮,面是翻身下马,先向着担架上的徐锐敬了记军礼,然后神情严肃的说道:“国民革命军第180师直属骑兵营,营长铁钢,奉师座命令率部前来接应友军,不到之处,还请友军的弟兄见谅。”

徐锐回了军礼,问道:“铁营长率部南下,可曾遇见我独立营?”

“遇见了。”铁钢点头说道,“正好赶上你们独立营跟鬼子交火,那伙鬼子已经让我们骑兵营给收拾了,你们独立营已经安全了。”

闻听此言,冷铁锋等人便立刻松了口气。

徐锐说道:“贵部援手之恩,我徐锐自当回报。”

“怎么你们独立营的人都这样?之前遇到的那个姓万的副营长,也说一饭之恩必偿,滴水之恩必报。”铁钢哂然道,“但我铁钢又岂是施恩图报之人?”

徐锐嘿然一笑,又说道:“铁营长还是先不要急着拒绝的好。”

“哦,是吗?”铁钢道,“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重礼。”

铁钢还真没把徐锐这话放心上,心想徐锐能拿出的礼物,无非就是几挺机枪什么的,他们骑兵营难道就缺几挺机枪?

徐锐微笑道:“谈不上什么重礼,无非就是一个联队的日械装备,再加上全歼鬼子一个步兵联队的战功。”

“嘁,不就一个联队的日械装备,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铁钢先是习惯性的鄙夷了一下徐锐,然后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两个眼睛瞬间睁得老大,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徐锐,说道,“你,你刚才说甚?”

徐锐微笑不语,旁边黑皮却没好气的说道:“我们营座说,谈不上什么重礼,也就一个联队的日械装备,再加上全歼鬼子一个步兵联队的战功,现在,这一个联队的日械装备以及全歼鬼子一个步兵联队的战功,全都是你们180师的了。”

“甚?甚甚甚?你说甚?”铁钢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连声追问。

黑皮撇了撇嘴,只好将徐锐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次铁钢终于相信自己没听错。

铁钢终于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却又怀疑徐锐他们的脑子坏了,在说胡话。

当下铁钢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说道:“徐营长,你确定你没有在跟我开玩笑?你真要送我们整整一个联队的日械装备?”

“没错,至少一个联队的日械,只会多,不会少,现如今,就在海安镇以及七星湖沼泽之间放着呢。”徐锐嘿然一笑,又道,“不过,铁营长你们得快,要是去晚了,我不保证你们能拿到这批日械装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