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打成平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72章 打成平手

    唯一活着的那个鬼子驾驶员见状,赶紧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试图驾车逃跑,但是都到这个时候了,猎物还想从狼牙嘴里逃走?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要这是都能够让你逃走,还能是狼牙?



    还不等卡车把速度提起来,钻山豹纵身一扑,便已经敏捷如豹子般扑到了驾驶室外,由于天气热,驾驶室的玻璃窗是打开的,钻山豹直接一刀扎过去,正中鬼子驾驶员后脖颈,鬼子驾驶员的脑干被刺穿,瞬间就毙命。



    不过鬼子驾驶员的脚仍然踩在油门上,卡车继续往前疾驰。



    钻山豹再伸手从车门内打开门锁,拉开车门,再顺手将已经毙命的鬼子驾驶员推下,然后坐到了驾驶位上,再一脚刹车卡车便停了下来,从出手到卡车停下,整个过程用时甚至不到三十秒,直看得王副司令瞠目结舌。



    好半晌后,王副司令才吃声问道:“这就完了?”



    王副司令不能不吃惊,早在三八年秋他就和宋司令员带着部队来到了冀南,并创建了冀南抗日根据地,期间几乎是天天都跟小鬼子干仗,今天袭击一下落单的清乡队,明天打一下据点,中间也有不少自认为打得很经典的漂亮仗。



    比如说有一次,王副司令只带着两个警卫员,就把一处鬼子的哨卡给端了,缴获了一把王八盒子、六支三八大盖,这一仗在当时,可是引发了整个晋察冀军区的轰动,甚至就连聂司令员都专门发来嘉奖电。



    单纯只说战果,那一仗不见得比狼牙这仗差。



    但是从战斗过程来看,这两仗却是高下立判。



    当时王副司令跟两个警卫员可是费了好大劲,其中一个警卫员还负了重伤,就这样,最后还让两个小鬼子给跑了,但是狼牙的这次行动,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牛刀杀鸡,刷的一下就解决掉了,整个过程简直不要太轻松哦。



    这个狼牙大队,战斗力还真不是吹的,确实强悍!



    更令王副司令吃惊的,是整个战斗过程只发生在短短半分钟之内,根本就没有惊动周围任何鬼子,这就给了狼牙扮鬼子奇袭常庄据点的机会!作为一个老兵,王副司令也曾经乔妆过小鬼子,这个路子他还是能够想得到的。



    果不其然,在兵不血刃的干掉了鬼子运输队之后,徐锐便立刻挑选了六名狼牙队员,换上了鬼子军装,然后笑着对王副司令说道:“王副司令,要不要一起啊?”



    “一起走?”王副司令茫然道,“可是这里没有多余的鬼子军装了呀。”



    徐锐便让其中一名狼牙队员把鬼子军装脱下来让给王副司令,然后一行七人上了车,由徐锐亲自驾驶着卡车,直奔常庄据点而来。



    出了林子没多远,便远远的可以看到常庄据点的轮廓。



    常庄据点果然还没有修好,还有不少民夫正在砌围墙、挖壕沟,看这架子,小鬼子是打算将这里修建成一个大型据点。



    常庄虽然并不是交通枢纽,但是鬼子如果占住了这里,再加上王官庄据点,就可以控制住周围的一大片地区,就可以将冀南分区从中间截为两截,因为这,宋司令员和王副司令才会视常庄和王官庄据点如眼中钉、肉中刺。



    王副司令假扮成鬼子军曹,就坐在徐锐身边的副驾驶。正牌来袭:诱捕天价娇妻



    很快,卡车就开到了据点外的哨卡前,然后两个鬼子便迎上来。



    不等小鬼子发问,徐锐便把脑袋从车窗探出去,骂道:“八嘎,还不快开门?!”



    假扮成鬼子军曹的王副司令也从副驾驶探出头,从鼻孔里嗯了一声,目露厉色。



    迎上前来的两个小鬼子便立刻怂了,还是那话,鬼子内部等级森严,下级士兵是绝对不敢顶撞上级军官的,当下两个鬼子二等兵深深鞠躬,又赶紧退回去把路障给搬开了,徐锐便一脚油门,将卡车开进了据点。



    几乎是在同时,钻山豹他们也已经进入到了攻击位置。



    进入据点之后,徐锐随意扫了一眼,便将整个据点的地形看个大概。



    这常庄据点的主体建筑为三座炮楼,呈品字形分布,三座炮楼中间有一排平房,是据点的生活区,军火库、伙房、宿舍都在内!眼下三座炮楼已经全部修好了,每座炮楼顶上各设了个岗哨,分别有一个鬼子在上面放哨。



    徐锐将卡车停在伙房外面,跳下车,一伙伪军便立刻点头哈腰的迎上来搬物资,徐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哼了一声,走到一边自顾自的点了颗香烟,这个时候,王副司令和车厢的另外五名狼牙队员也下了车。



    一颗香烟抽了没两口,徐锐便扔地上用脚给踩灭了。



    踩灭香烟,就是徐锐跟钻山豹他们约定的动手信号。



    几乎就是在徐锐将烟头踩灭的瞬间,据点外围早就已经进入到攻击位置的狼牙队员便纷纷开枪,三座炮楼顶上的鬼子哨兵还有据点大门的鬼子首当其冲,在狼牙狙击手的第一波弹雨侵袭下便倒在了血泊中。



    几乎是在外面狼牙开枪的同一时间,徐锐和另外五名狼牙也迅速分成了三组,每两个人负责一座炮楼,在第一时间冲进了炮楼,为了保证王副司令安全,徐锐安排他跟着自己和地瓜一组,等到王副司令冲进那座炮楼时,地瓜早已经冲上了二层。



    片刻之后,地瓜便又从二楼下来了,向徐锐比了一下大拇指。



    看到了这个手势,王副司令便知道,地瓜已经将上面两层的鬼子全部干掉了。



    王副司令便有些吃惊,这个小同志看着弱不禁风的,没想到身手也这么厉害?也就是王副司令没有见过地瓜发飙,要是看见过地瓜发飙的样子,估计下巴都会掉到地上,地瓜若发起飙来,连他自己都害怕。



    整个常庄据点百多人,小鬼子只有一个班十五个人,刚才在狼牙狙击手的第一波攻势下就被摞倒五个,躲在炮楼内的另外十个,很快也被徐锐他们三组狼牙给杀个干净,剩下的七八十个伪军便立刻吓破胆,枪都不敢开。



    那些原本被强征来干活的民夫更是一下跑了个精光。



    王副司令拔出驳壳枪,冲出炮楼就是一声大吼:“我们是八路军,缴枪不杀!”



    听说对方是八路,正茫然不知所措的七八十个伪军立刻双手举枪,跪了一地。



    其中领头的伪军连长更是惶然高喊:“八路爷爷枪下留情,八路爷爷枪下留情,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呀,我们也是为了讨口饭吃。”毒女当嫁



    “老实点,把枪放下,然后到那边角落去蹲着!”王副司令挥舞手中的驳壳枪,感到前所未有的酸爽,尼妹,这仗打的真是没谁了,敞亮!



    片刻之后,外围的狼牙队员也进了据点,把伪军看管起来。



    据点拿下,王副司令这才有心情去检查卡车上面拉的物资,却发现装的是白面、蔬菜还有少量的弹药,看到这,王副司令的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这些对于冀南分区的八路军可都是宝贵的物资,他们现在急缺的就是粮食和弹药。



    徐锐笑道:“王副司令,这些东西我们带不走,都归你们了。”



    王副司令有些腼腆的搓了一下手,赧然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徐锐哈哈一笑,对王副司令说道:“王副司令,要不然咱们问一问,特务连那边有没有拿下王官庄据点了?”



    王副司令茫然:“咋问?”



    “这里不是有电话么。”徐锐说完又走回到刚才的那座炮楼。



    王副司令跟着进来,果然看到一楼角落里有部电话,刚才他还真的没有发现。



    徐锐过去抄起电话麻西麻西两声,然后电话接通了,对面回话说:“狗曰的小鬼子,你爷爷叫何长柱,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南分区特务连连长!”



    声音太响,徐锐的耳膜都要炸破,赶紧将听筒移开些。



    王副司令便紧张的问道:“徐团长,那边情况怎么样?”



    徐锐便把话筒递给王副司令,说道:“王副司令,你自己问吧。”



    “让我说?”王副司令很是有些局促的接过话筒,“可我不会说鬼子的鸟语。”



    王副司令的最后一句是对着话筒说的,对面的何连长听得真切,便讶然问道:“王副司令员?是你吗?”



    “咦?”王副司令讶然问道,“狗曰的,你是何长柱?”



    “是,我是何长柱。”何连长兴奋的道,“你们拿下常庄据点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王副司令反问道,“你们也拿下王官庄据点了?”



    “拿下了,拿下了!”何连长兴奋的说道,“大梅山根据地支援的火箭筒太好使了,只用了三发火箭弹,就拔了三座炮楼,剩下的伪军直接就降了。”



    王副司令嗯了一声,又说道:“那就赶紧带着物资到常庄据点来,我们这有卡车,然后赶紧转移,你们抓点紧,小鬼子肯定会报复。”



    “是!”何连长答应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王副司令放下电话,笑道:“徐团长,这家伙算谁赢。”



    徐锐笑道:“看来是扯不清了,要不然就算是平手吧。”



    “行,那就算平手。”王副司令正中下怀,欣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