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9章 张掖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79章 张掖王

    与此同时,在张掖西城驿。



    马步芳所部第一百师所属第三百旅的旅长韩起功正躺在一张红绫伞下喝茶,因为阳光太毒,周围又都是一望无际的沙窝子,刺眼,所以韩起功还戴了一双墨镜,这玩意可是稀罕玩意,是他花了大价钱托人从上海买回来的。



    韩起功从民国二十年便开始驻防张掖,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年了!



    这十年间,韩起功就从来没有挪过窝,而且这个家伙贪得无厌、胡作非为,对治下百姓更是横征暴敛,可说是不折不扣的张掖王。



    不仅如此,韩起功连死人钱都不放过。



    西城驿因为是汉时古驿站,周围的滚滚黄沙之中埋藏着大量的汉代墓葬群,自从主政张掖之后,韩起功每到有空闲时,就会带着他的警卫大队来到西城驿,挖掘汉墓,然后盗取汉代墓葬中的文物以及金银珠宝。



    最近这段,因为没什么事,韩起功便又带着警卫大队来挖汉墓。



    沙窝子里,警卫大队的三百多个官兵,以及被韩起功强征来的一千多****,正在炎炎烈日下挥动锄镐,拼命的往下挖,韩起功这家伙不仅待治下百姓苛刻,对他手底下的官兵也是十分残暴苛刻,所以三百旅没有人不怕他。



    因为炎热,一个****耐不住这样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昏厥在地。



    沙窝周围有韩起功的几十个亲兵监工,当下便有一个亲兵走到那****身边,然后照着那个****背上就是恶狠狠的一鞭,那****吃疼之下立刻大声惨叫起来,亲兵便又照着****的肚子上狠踹一脚,骂道:“别装死,赶紧起来!”



    ****挣扎了两下,却还是没能够爬起来。



    那亲兵便回过头看向韩起功,韩起功便微不可察的点了一下头。



    看到韩起功点头,那个亲兵便立刻叫来两个同伴,然后把那个****架到沙窝子边,然后当着三百多警卫大队官兵以及一千多****面,直接抽出雪亮的马刀,把那个****的脑袋给砍了下来,看到人头骨碌碌的滚落,剩下的所有****顿时间噤若寒蝉,然后不要命的挥动锄镐拼命挖掘起来,继续挖可能累死,但是不挖,立刻就要人头落地哇。



    片刻之后,其中一个****一锄头挖下去,忽然发出丁的一声响。



    这一声丁的脆响,立刻传遍整个沙窝子,韩起功也听了个真切,当即就从躺椅上翻身坐了起来,挖到汉墓了?



    “快滚开!”十几个亲兵冲过来,把那个****推开。



    几个亲兵改用铲,几铲子挖下去,底下便立刻露出了一方青砖!



    “挖到了,旅座,又挖到汉墓了!”亲兵便立刻挥舞铲子叫起来。



    韩起功顿时精神一振,当即将鼻梁上的墨镜脱下来,随手扔到躺椅上,然后一捋衣袖大步流星的走进沙窝子,这个时候,那十几个亲兵早就已经将沙土挖开,底下藏青色的汉砖已经块块可数了,这可不就是一座汉墓?



    而且看这汉砖的规制,这座汉墓的规格只怕还不低。悲伤之星



    “给我挖!”韩起功当即大手一挥,兴奋的道,“快挖!”



    当下韩起功的几十个亲兵也加入到挖掘的行列,要不是实在是天太热,韩起功都会忍不住加入到挖掘的队伍当中,虽然不动手,但是韩起功始终站在附近没走远,随着这座汉墓被一点点挖出来,他的眼睛也是越来越亮。



    从规制看,这少说也是一座公侯墓!没准还是亲王墓!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的,叫乐极生悲,韩起功正兴奋呢,冷不丁一个亲兵大叫起来:“有盗洞,旅座,这里有个盗洞!”



    韩起功心头猛然一沉,赶紧冲到那个亲兵身边。



    但只见,在那个亲兵的脚下,果然有个拳头大小的洞口,没挖过古墓的,很难把这个只有拳头大的洞口跟盗洞联系起来,但韩起功却是个有经验的,他已经在西城驿挖了不下二十座汉代古墓,知道这个就是盗洞!



    只要发现了这种盗洞,那么这座古墓就不可能再有收获。



    韩起功心情当即大坏,不过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厉声道:“从盗洞开始挖!”



    几十个亲兵亲自动手,很快就将盗洞扩大数倍,可以供一个人从中出入了,韩起功当即命令一个****打着火把先钻进去,又令两个亲兵先后跟进去,大约一刻钟之后,两个亲兵便又从盗洞爬了上来,向韩起功报告说,墓穴早就已经被盗空。



    “可恨,可恶!”韩起功勃然大怒,再扭头一看,便看到最先下到盗洞的那个****正缩着肩从盗洞往上爬,韩起功便掏出手枪,瞄准了那个****的面门就是叭的一枪,这个畜生竟迁怒到了无辜的****身上,也真没谁了。



    周围的****怒愤填膺,却敢怒而不敢言。



    因为韩起功就是这么一个杀人魔王,你越是反抗,他就杀得越狠,以前张掖的各族百姓也不是没有反抗过,但是反抗的结果就是更多的杀戮,韩起功手里有兵也有枪,张掖的老百姓根本就斗不过他,所以只能打碎牙和血吞。



    韩起功杀了一个还不过瘾,又将凶狠的目光转身周围的****,在心里想着是不是再杀几个人解恨时,身后忽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回过头,韩起功却发现是他的副官马兆祥骑着快马飞驰而来。



    看着马兆祥风驰电掣而来,韩起功眸子里立刻浮起一抹凶光,因为他知道,马兆祥其实是马步芳安插在他身边的奸细,要不是因为顾忌马步芳,韩起功早就把马兆祥给活埋了,又岂能容他活到今天?



    马兆祥纵马飞驰到韩起功近前,然后用力一勒马缰,胯下战马便人立而起,一连两个急旋便稳稳的停住了,韩起功眸子里便立放泛起一抹激赏,尽管马兆祥是马步芳安插在他身边的奸细,但是必须承认,这小子确实很厉害,一身骑术尤其出众。



    “旅座!”马兆祥翻身下马,喘息着说道,“西宁马主席急电。”



    韩起功便心头一凛,马步芳的急电?不会又想调他去前线抗战吧?

TFBOYS之和我在一起

    韩起功的三百旅在张掖经营了十年,到今天也算得上是树大根深,便是马步芳这个省主席,也很难把他从张掖给挤走了,真实历史上,一直到抗战胜利前夕,中央军精锐大举进入甘肃后,胡宗南才终于把韩起功从张掖给赶走。



    抗战爆发之初,国民政府就要求青马派部队上前线,马步芳、马步青兄弟当然不肯把他们的老底派上前线,而是从各县的民团抽调了八千多人,临时拼凑了个骑兵师,由马家兄弟的堂叔,马彪率领,踏上了为民族、为国家抗战的战场。



    期间马步芳也动过韩起功第三百旅的主意,试图将他的部队调到抗日前线,再派他的亲信过来接管张掖府,但是都被韩起功以各种理由推掉了,所以马兆祥说西宁马主席急电,韩起功还以为马步芳仍然没有死心,要调他上抗战前线呢。



    当下韩起功阴沉着脸从马兆祥手里接过电报,不过看完之后,韩起功才知道他冤枉马步芳了,马步芳在电报里根本就没提上前线的事情,而是给他送了一个机密情报,说是八路军从苏联获得了六卡车的军需物资,大约三天之后,就会经过张掖。



    看完电报之后,韩起功便立刻仰天大笑起来:“哈哈,这可真的是东边不亮西边亮,这座高规格的汉墓虽然让人给盗了,害得老子是空欢喜一场,不过一转眼,马主席就又给老子送来了一笔好买卖,却是不亏了。”



    说到这顿了顿,韩起功又道:“走,打道回府!”



    当下韩起功便召集警卫大队顾自返回张掖城,至于被他强征来的一千多****,自然是任由散去,在征调这些****之前,韩起功倒是许了每人半斤面粉的好处,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敢向他讨,嫌命长么?!



    几乎同一时间,在迪化城。



    于世昌忧心忡忡的回到了警卫排的驻地,就在刚才,八路军驻迪化办事处的陈主任交给他一个艰巨的任务,护送军需物资前往延安!



    接到这任务后,于世昌饭都没心思吃了。



    因为就在去年,杜一刀的骑兵营也是护送一批军需物资前往张掖,结果在玉门关外的死亡峡谷遭遇了马匪,不仅物资遭到马匪劫走,骑兵营也几乎全军覆灭,只有何二狗带着一个骑兵排躲过了一劫。



    事后国共两党虽然派了一个联合调查组,但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青马干的,玉门关外的马匪虽然多,但是敢于向一整个骑兵营发起进攻的马匪匪帮,却是根本不存在!不过马步芳根本不承认,这件事情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当然了,这个仇八路军是记下了。



    不过,于世昌现在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些,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陈主任下达给他的任务,护送六卡车的物资前往延安!尽管这批物资有个叫新昌百货公司做掩护,但是对军统来说,要想查到这是八路军的物资,并不是什么难事。



    也就是说,这批物资在半路上遭到劫夺,将是大概率事件!



    西北公路本就不太平,对于八路军来说,那就更加不太平!



    所以,如何将这批物资安全及时的送到延安,是个大难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