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0章 又添新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80章 又添新恨

从迪化经由兰州再到西安这条公路,统称为西北公路。

  在沿海地区全面失守,滇缅公路还没有修通之前,西北公路跟经越南海防的铁路线是中国与外界连系的唯二通道,国民政府从西方买的机器设备,以及苏联政府援助给国民政府的军需物资,都要经这两条通道进入中国。

  但是,由于西北公路要经过大片无人区,所以很危险。

  尤其是在公路两侧活动着数不清的马匪,这些马匪白天为民,夜晚为匪,大多都是附近活不下去的汉回各族牧民,这就使得西北公路更加的危险,除了有军队武装押运的车队,其余的小型商队十之六七都会遭到马匪的洗劫。

  苏联政府援助给国民政府的军需物资有军队负责押运,青马、宁马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敢乱来,毕竟国难当头,他们要是敢在这个时候派兵假扮马匪劫夺国民军的军需物资,绝对会惹来老蒋的滔天大怒。

  但是民间的公司商会的物资,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不过,只要这些公司商会的车队打起抗战物资的集号,青马、宁马也不敢太过放肆,顶多就变着法收取一点厘金,至于沿途的马匪,由于这些车队人数庞大,且又有武装保护,基本也是不敢碰的,所以八路军驻迪化办事处就想假借新昌公司的名义,把苏共援助的这六卡车的武器弹药运回到延安。

  于世昌一回到驻扎地,便命令警卫排紧急集合。

  这个警卫排就是用来保护办事处的,人数不多,但是装备还可以,成员大多都是当年西路军的残兵,军事素养都是很不错的。

  不一会,警卫排四十多名老兵便已经集结完毕。

  于世昌简单说了几句,便带着警卫排前去车站。

  在车站接到物资之后,四十多名老兵便分别上了新昌公司的七辆卡车,其中六辆装的都是军需物资,另外一辆专门用来坐人,不然一个排的士兵装不下,然后跟别的公司或者商会的车辆会合,一起踏上了遥远的归途。

  四天后,车队便进入了张掖境内。

  ……

  张掖府,三百旅旅部。

  陈照银急匆匆的走进了韩起功的办公室。

  这个陈照银可不是普通人,他不仅是韩起功的心腹幕僚,更是张掖陈家的族长,说起张掖陈家,那可真的是历史悠久,据说是西汉名将陈汤的后人,让人热血沸腾的那句“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就是陈汤留下的。

  韩起功对地方横征暴敛、对部下又苛刻,却仍能在张掖稳如泰山,不至于倒台,主要就是因为有陈家等大家族支持!这又是民国时代的一大怪现象,民国时,地方上的宗族势力强大到超乎你的想象,正因此,国民政府的治权只能到县一级。

  新中国成立后,通过大规模的土地改造,才打碎了地方宗族势力。

  言归正传,陈照银一进门就问道:“玉公,听说你要派兵劫夺八路军物资?”

  韩起功啊一声,抬头见是陈照银,便笑道:“阿银回来了,眼疾可曾看好?”

  陈照银因为犯了眼疾,所以前一阵子到西安看病去了,结果中途听说韩起功要派兵劫夺八路军的物资,就又急匆匆赶了回来。霸道少爷与恶魔小姐

  陈照银道:“先不说眼疾的事,玉公,你到底有没有派兵?”

  韩起功被陈照银这种急切又强硬的态度弄得有些不太自在,陈照银虽然是张掖陈家的族长,平时韩起功对他也颇为器重,但幕僚终归是幕僚,这样跟他说话却是有些过了,当下语气寡淡的说道:“我派兵了又如何,没派兵又当如何?”

  “如果没有派兵,那就没什么。”陈照银顿了顿,沉声说道,“如果派了兵,那麻烦就大了。”

  “麻烦大了?”韩起功哂然道,“有多大?”

  陈照银很严肃的说道:“比天都要大的麻烦!”

  “比天都要大的麻烦?”韩起功道,“我不信。”

  陈照银跺了跺脚,说:“玉公,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整整六车的军需物资,这么大的一块肥肉,马步芳为什么不自己去抢,却非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让玉公你派兵去抢呢?马步芳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韩起功心里便立刻咯顿了一声。

  是啊,马步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记得去年八路军也有一批物资运往延安,韩起功得到消息后,都已经做好了派兵劫夺的准备工作,可是这批物资还没进入张掖夜呢,就在玉门关外的死亡峡谷让马继援那个小兔崽子给抢了,据说还歼灭了八路军一个骑兵营。

  这次,马步芳怎么就不让马继援去抢了?

  难道,这里边真的有什么问题?韩起功心里开始打鼓了。

  当下韩起功小声问道:“阿银,莫非这中间真的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陈照银再次跺了跺脚,说道,“玉公,你可曾听说过徐锐,还有他的狼牙?”

  “徐锐,狼牙?我当然听说过。”韩起功道,“抗曰英雄嘛,打仗厉害。”

  陈照银道:“这个徐锐,已经带着他的狼牙大队来到延安了,跟我们河西近在咫尺,马步芳就是担心劫了这批物资,八路军会跟他把新账老账一起清算,所以才忍痛把这么一块肥肉推给玉公你,马步芳是要把祸水引到玉公你头上呀。”

  陈照银把话说到这程度,韩起功也终于反应过来了。

  当下韩起功便惶然说道:“可是,我已经让兆祥去高台设伏了。”

  “什么?高台?!”陈照银闻言顿时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死过去。

  陈照银在心底嘶声大吼,韩起功你个二货,还能再二一点吗?你就算真的要劫物资,那也应该让马兆祥去玉门关外,或者干脆等八路军的物资过了张掖之后,这样东窗事发后,多少还能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还能够把水搅混,你倒好,直接在自己的治下派部队劫夺,这是怕八路军不知道是你韩起功干的还是怎么着?

  不过心里骂归骂,作为幕僚还是应该尽力辅佐东翁。

  当下陈照银问道:“玉公,赶紧派人去阻止马兆祥!”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行行行,我这就派人!”韩起功连连点头,又从门外叫进来一个卫士,然后让他带着自己的亲笔令,骑上快马前去高台县阻止马兆祥。

  ……

  然而,已经晚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马兆祥率领的独立骑兵营,已经在白疙瘩沟的一片胡杨林里围住了新昌公司的车队,当然,马兆祥和手下的骑兵并没有穿国民军的军装,而是换上了各式各样的破衣烂衫,扮成了响马匪帮。

  “吠,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马兆祥脸上蒙巾,横马拦在公路中间,仰天大吼道,“识相的,把货物留下,然后给我滚!”

  于世昌从一辆卡车的副驾驶座下来,上前答话道:“鄙人乃是新昌公司的副经理,奉东家之命运输一批物资回西安……”

  马兆祥不耐烦的打断道:“老子管你新昌公司旧昌公司,物资留下,人都给我滚!我只给你们十秒钟,十秒钟之内不滚,那可就别怪老子辣手无情。”

  于世昌道:“我们新昌公司运送的可是抗战物资,你们也敢动?”

  “咦呀嗬,抗战物资?好大的来头!”马兆祥冷笑了两声,然后直接就掏出手枪,对准于世昌胸口就是叭的一枪。

  于世昌猝不及防之下,顿时中枪倒地。

  “老子管你抗不抗战,全都给我杀了!”马兆祥厉声喝道,“一个不许放过!”

  独立骑兵营的官兵便立刻挥舞着马刀,嗷嗷叫着冲杀过来,由于两下里距离太近,押车的八路军战士只开了一枪,马家军的匪兵便已经冲到他们近前,马家军出了名的凶悍,近战连鬼子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这四十多个八路军虽然都是老红军,但是近身搏斗,却还是打不过马家军匪兵,不到片刻,四十多名老兵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不仅新昌公司的车队,别的公司商会的车队也跟着遭了殃。

  马兆祥纵马从于世昌的尸体上跨过去,来到了一辆卡车前。

  两名见机得快的匪兵便赶紧跳上卡车,掀开车厢里覆盖着的帆布,露出了里边堆积如山的长条木板箱,其中一名匪兵更拔出刺刀,三两下就撬开了一口箱子,打开后,里边却是黄澄澄的步枪弹,马兆祥的眼睛便立刻亮了。

  看来没错,这就是八路军的军需物资。

  这下好了,韩起功这回可是闯大祸了!

  正想着呢,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回头看时,便看到韩起功身边的一名勤务兵正骑着快马飞驰而来,马兆祥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冷笑,这时候才想来阻止却是晚了!不仅八路军的物资劫了,甚至就连八路军的人都已经杀光了,这下两家的仇恨可是结大了。

  当下马兆祥打马上前,朗声说:“旅座派你来询问消息的?请转告旅座,活我们已经干完了,物资已经到手,押运的八路也被我们干掉了,绝对不会走漏任何消息!”说完,又扭头对身后的骑兵喝道,“挖一个大坑,把人都给埋了!”

  前来传令的通信员便愣在了那里,活已经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