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新的任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81章 新的任务

马兆祥奉了马步芳的密令,存心要坑韩起功,所以他并没有把聚在一起赶路的十几个商队的人全部都杀光,而是偷偷的留下了几个活口,在马兆祥带着匪军、所有物资离开后,这几个活口飞也似的逃离白疙瘩。

  跑到张掖之后,又通过电报局把消息传回去。

  到了当天晚上,消息便传回到了延安党中央。

  “平!”毛主席重重一巴掌拍在矮几上,怒道,“欺人太甚!”

  好脾气的朱老总也是怒了,厉声说道:“马步芳这龟儿子确实欺人太甚!”

  周副主席也道:“主席,老总,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跟国民政府提出交涉,限他们在十天之内交还所有物资,同时严惩凶手,去年杜一刀骑兵营遭到伏击的那笔血债,我们还没有跟他清算呢,现在居然又来这样一出。”

  “交涉没有用。”朱老总摇手说,“每次出事,我们都会跟国民政府交涉,但是什么时候起过作用?上次杜一刀的独立骑兵营在死亡峡谷遭到马匪袭击,国民政府甚至还装模作样派了调查组,可最后又怎么样?”

  稍稍停顿了下,朱老总又说道:“最后我们的工作组明明已经找到完整的证据链,可国民政府的工作组却非要说证据不足,无法证明这是马家军干的,所以这一回,索性就不用再跟国民政府交涉了,就直接出兵吧!”

  “对。”毛主席的大手用力的按了一下矮几,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朱老总接着说:“我若犯人,十倍报之!”

  这最后一句却是徐锐给加的,说到这里,朱老总又想起徐锐,当下说道:“老毛,马家军屡屡挑衅于我们,这次必须予以血的教训,不过我们也得承认,马家军的战斗力还是很强悍的,当年西路军就在他们手底下吃了大亏,所以……”

  停顿了下,朱老总又说道:“所以这次,我们得派精兵强将去!”

  毛主席说:“老总,听你这口气,是不是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还真有。”朱老总点点头,说,“我看再没人比徐锐更合适了,就让他带着狼牙大队去河西,把马家军给灭了!”停顿了下,朱老总又道,“马家军横行河西这么多年,对汉回各族犯下累累血行,早就应该剿灭他们了。”

  关于这个,朱老总说的还真是事实。

  别以为马家军起于河西,战斗力强,就以为马家军对河西百姓很好,同时也深受河西百姓的拥护支持,事实恰恰相反,马家军对河西百姓十分恶劣,横征暴敛、需索无度,比中原的军阀狠多了,河西的各族百姓也是恨马家军入骨。

  西安事变之后不久,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达成,马家军也响应抗日,国民军统帅部派参谋总长白崇禧前往河西,商量马家军出兵抗战的事,结果人刚进西宁城,就遇到上百个回族老人跪地喊冤,以命向中央政府控诉马家军的暴行。

  可是白崇禧根本不管这个,直接就装作没看见。

  喊冤的那些回族老人也被马步芳残忍的杀害了。闲花开落:淡了谁的春

  可见马家军在河西的群众基础极差,完全是靠着残酷的高压政策维持血腥统治,这也是解放战争爆发之后,解放军能够迅速打垮马家军的主要原因,要不然,马家军要真有河西各族百姓的鼎力支持,解放军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们。

  周副主席也道:“我看行,就让徐锐同志去河西。”

  毛主席点点头,当即叫警卫员去抗大找徐锐过来。

  ……

  与此同时,在抗大操场。

  抗日军政大学除了思想政治课和军事理论课之外,还有各项军事技能的学习,其中很重要的一门课程,就是射击课!

  军事干部,不会打枪怎么行?

  抗大本就有专门的射击教官,是个残疾的老红军,这个老红军是四方面军的,在负伤之前是四方面军有名的神枪手,有一次曾经在一千米外,一枪打落了范哈儿的帽子,要知道当时他用的可是老套筒,而且没有瞄准镜。

  在徐锐入学之后,老教官就找到他,想让贤给他。

  徐锐当然是拒绝,首先老教官的射击本领足够充当所有学员的教官,既便是狼牙的狙击手对上老教官,同等条件下,也很难说稳赢,再一个,徐锐也不想揽太多的事儿,这一次进入抗大来学习,他也想借此机会放松下心情。

  自从穿越过来后,徐锐一直就在马不停蹄的打仗,说不累那是假的,要是再不趁此机会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他的神经早晚会绷断。

  老话说张弛有度,有张有弛才是长久之计,对吧?

  这会,老教官正在一对一指导一名学员射击要领,其余的学员则在后边等着。

  徐锐便不着痕迹的来到了一名学员身边,小声说:“沈辉同学,你是仙居人吧?”

  那个名叫沈辉的学员立刻脸色微微一变,皱眉道:“徐锐同学,我早跟你说了,我家在山东阜宁,只是因为从小搬到了浙江的仙居,所以才带了仙居口音。”

  “哦,你看我这个烂记性,老是记不住。”徐锐恍然的拍了下头。

  不过,在内心里徐锐却是冷笑连连,别以为老子真不知道你什么来历。

  自从党中央长征来到延安,复兴社、青白团以及改组后的军统、中统,都是挖空心思的想要派间谍进入延安,伺机刺杀毛主席、朱老总、周副主席等高层,但是,鲜少有间谍能够打入延安,因为延安的保卫工作超乎想象的严密。

  但是,有一个人却是例外,这个人不但成功的打入了延安内部,而且还被延安当成可堪大用的军事干部派往敌后战场,一直到此人脱党,党组织都还以为是叛党,而不知道他根本就是军统派来的间谍,这个人叫沈之岳。

  沈之岳后来成了毛人凤的衣钵传人,撑起了台湾的整个情报界,国民党特务在大陆的所有敌特行动几乎是他一手策划,便是刘少奇主席也险些遭了他毒手,所以,这家伙的手上可以说是沾满了共产党员的鲜血。重生之全能学霸

  当然,现在沈之岳还没有成长起来。

  另外,沈之岳在延安的化名叫沈辉。

  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当然是听说过沈之岳。

  所以,自打徐锐进入抗大,立刻盯上了沈辉。

  这样一个凶名昭著的人物,徐锐自然不允许他成长起来,不过,这个沈辉能够躲过延安保卫部门的审查,并且最终成为毛人凤衣钵传人,不是没有原因的,急切之间,徐锐居然找不到无声无息把他除掉的机会。

  就在徐锐跟沈辉说话之时,抗大的罗副校长带着一个人走过来。

  “徐锐。”还隔着好几十米,罗副校长就大喊道,“小兔崽子快给我滚过来。”

  罗副校长绰号罗长子,大高个,也是我党有名的悍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是缘分使然,徐锐一看到罗副校长就感到十分的亲切,罗副校长也很喜欢徐锐的调调,所以不到一星期,徐锐就能够自由出入校长室。

  听到罗副校长喊自己,徐锐便撇下沈之岳,颠颠的跑了过来。

  “老罗,你找我有事?”徐锐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就去搭罗副校长肩膀。

  “滚粗。”罗副校长爆了一句刚从徐锐那里学来的粗口,然后拍拍肩膀说道,“刚刚老总向我告状了,说他家院子里那颗枣树上的冬枣一个都没了,你就说是不是你干的?”

  “当然不是。”徐锐矢口否认道,“我偷谁的,也不能去偷老总家的枣,是吧?”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证据我都给你带来了。”罗副校长说完,将手心摊开来,却是一大把的枣核,又接着说道,“这可都是在你床底下找到的,你千万别跟我说,这是别的同学栽赃给你啊,你才刚入学,不至于有人陷害你吧?”

  徐锐就只能翻白眼了,都被人拿赃了,还说啥?

  “你可真行。”罗副校长点点头,又道,“人家陈赓好歹还有底线,每次也就偷摘十几个枣吃,你小子可是一颗都没给老总和康大姐留下啊,刚才陈赓还跑来校长室骂我了,说我们抗大学生不像话,尽干些涸泽而渔的屁事。”

  徐锐挠头道:“老罗,这得怪老总家的枣子好吃。”

  “这话你也说得出口?”罗副校长没好气的说道,“走,跟我去老总家。”

  “不至于啊,老罗,不就吃几个枣子,不至于上军法啊。”徐锐一边说,一边脚底下却已经在往后出溜,随时准备转身逃跑。

  “给我回来。”罗副校长两眼一瞪,说,“不是偷枣的事,是老总、主席还有周副主席找你,有新的任务!”

  “我就说嘛。”徐锐这才颠颠的走回来,咧嘴笑道,“就几颗冬枣,不至于。”

  一边说着话,徐锐一边跟着罗副校长往外走,没走几步又笑问道:“对了老罗,主席和老总找我,什么任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