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 黄河保卫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82章 黄河保卫战

    罗副校长道:“去河西。”



    “河西?”徐锐嘿然道,“马家军?”



    能跟河西联系在一起的,也只有马家军了。



    “没错。”罗副校长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马家军刚刚又袭击了我们的一支运输队,夺走了六卡车的军需物资不说,还杀害了我们四十多位同志,是可忍孰不可忍,中央决定对马家军展开惩罚性的军事行动。”



    徐锐奋然道:“早该如此了。”



    然而,徐锐终究还是没能去成河西。



    就在警卫离开之后,一封急电就送到了朱老总家里。



    电报是黄河河防司令部发来的,河防司令部的肖司令员向中央报告了一个紧急情况,说是山西日军第一军最近要有大动作,不仅驻临汾的独立混成第十六旅团正在大规模集结,驻扎包头的骑兵集团也已经完成集结,准备渡过黄河南下。



    这一突如其来的状况,一下就打乱了党中央的部署。



    对日作战的重要性立刻压倒了对马家军的自卫反击。



    说到底,跟马家军之间的矛盾只是内部矛盾,马家军对八路军虽然充满恶意,但他们终究是中国人,在抗日战场上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马彪的骑兵第一师在河南战场打的就十分英勇、顽强,狠狠的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



    更何况,马家军虽然凶悍,却威胁不到延安,而山西日军一旦突破黄河防线,却是立刻可以威胁到延安的生存的,所以**、朱老总还有周副主席便立刻改变了主意,暂缓对马家军的惩罚,先击退山西日军的进犯再考虑其他。



    只不过,这么大的事,当然是需要集体决定。



    回头再说徐锐和罗副校长。



    一路无话,两人很快就到了杨家岭朱老总家里,前后脚走进窑洞时,便发现里边烟雾缭绕,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好容易看清楚里边的情形,才发现**、朱老总、周副主席还有另外几个人,正围坐在坑上的矮几周围。



    徐锐估计,这几位大佬大概就是******的常委了。



    看来这事还挺严重的,把整个******都给惊动了。



    矮几上放着一张地图,借着汽灯灯光,徐锐一眼就认出是河套地区的地图。



    河套地区?徐锐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不是说要去河西走廊打击马家军么,怎么又在研究河套的防务?难道计划有变?山西的小鬼子要向黄河防线发动进攻?说起来,在三八年到三九年这两年,小鬼子确实曾经多次攻击过黄河防线。



    窑洞里的气氛显得很凝重,在场的大佬一个个全都眉头紧锁,甚至没有留意到罗副校长和徐锐的到来,事实也是如此,相比之下,山西日军的威胁要比马家军大多了,在场的几个大佬中间,有人甚至主张放弃陕甘宁边区,化整为零,打游击战。
血嫁之绝色妖妃


    至于理由,就是小鬼子的战斗力太强,只能智取,不可硬拼。



    片刻之后,还是周副主席看到了徐锐和罗副校长,当下起身说:“罗长子,还有徐锐同志,你们来了。”



    罗副校长便赶紧立正敬礼。



    徐锐也马上跟着挺身立正,向几位大佬逐一敬礼。



    “瑞卿同志和徐锐同志你们到了?”**眯着眼睛跟徐锐两人打过招呼,又扭头对朱老总说道,“老总,这事还是你来说吧。”



    “好。”朱老总点了点头,又说道,“徐锐同志,本来中央已经做出了决定,准备要让你率领狼牙大队前往河西走廊,对马家军发起惩罚性的军事行动,但是就在刚才,河防司令部刚刚发来一封急电,日军准备向黄河防线发动一波大规模攻势。”



    稍稍停顿了下,朱老总又接着说道:“这次日军投入的兵力较多,然而延安可以调派的兵力却是十分有限,尤其包头方向的鬼子骑兵集团,要想实施阻击就更加困难,因为延安现在总共也就一个特务骑兵连。”



    听到这里徐锐就明白了,中央打算调他们狼牙大队去河套。



    朱老总又问道:“现在就只一个问题,你们狼牙大队骑术怎么样?”



    要派狼牙大队去对付鬼子的骑兵,自然得搞清楚狼牙大队的骑术是否能行。



    徐锐呵呵一笑,又说道:“老总,这么跟你说吧,我们狼牙大队并不是骑兵,若单纯比拼骑术肯定不是骑兵的对手,但是如果说到马背搏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骑兵也未必是我们狼牙大队的对手,至于鬼子的骑兵,就更不用提了。”



    徐锐说的基本都是事实,一个骑兵的骑术的养成,是需要基础的。



    不少骑兵的骑术是长年累月跟战马一起训练慢慢才养成的,只有人和马非常熟悉,再辅以一定的技巧,才有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兵,狼牙大队虽也曾短暂训练过骑术,但是并没有自己的战马,也就谈不上合成训练,所以不可能成长为优秀的骑兵。



    但是骑兵厮杀,从来不是骑术好就一定赢,因为骑术说到底只是基础,要想杀敌,关键还得依靠杀人技巧,举个简单的例子,中世纪欧洲骑士的骑术未必就比蒙古人差,但是在战场上却遭到蒙古轻骑兵的完虐,关键就在于蒙古骑兵会骑射。



    在当时,蒙古骑兵的骑射,就是最优秀最无解的杀人技。



    而当今,单只说杀人技巧,有哪支部队能跟狼牙大队比?因为狼牙大队的杀人技巧根本是徐锐从二十一世纪带过来的。



    正因此,徐锐才敢说硬话。



    “哟嗬。”朱老总讶然说道,“你小子还挺狂。”



    “老总,这真不是我狂妄。”徐锐嘿然说道,“没有金刚钻,我又岂敢揽这瓷器活?”



    其中一个首长便忍不住了,当即站起身说道:“小徐同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驻包头的日军骑兵集团可不是一两个骑兵联队,更不是一两个中队,而是有整整两个旅团,你知道两个骑兵旅团有多少骑兵吗?”极品医少



    “知道。”徐锐干脆的答道,“鬼子的骑兵联队有两种编制,一种是师团直属联队,因为是辅助部队,一般只下辖两个骑兵中队,总兵力大约三百余骑,一种是野战骑兵联队,一般下辖四个骑兵中队,总兵力约七百余骑。”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驻包头的是日军骑兵第一旅团以及骑兵第四旅团,辖四个骑兵联队,若再加上骑炮部队,总兵力大约有三千五百余骑。”



    “咦呀,你小子知道的不少。”那首长愣了一下,又道,“既然你知道包头的鬼子骑兵集团有三千五百余骑,还敢说大话?”



    徐锐摇手说道:“首长误会了,我可没说我们狼牙大队能够一口气吃掉驻扎在包头的鬼子骑兵集团,但是,鬼子也同样吃不掉我们,所以长久相持下去,小鬼子只会越打越少,越来越弱,但是我们却会越打越多,越战越强,胜利终将属于我们,毕竟察哈尔、绥远都是我们中国的国土!生活在那里的人,也都是我们的同胞。”



    “说的好!”**拍案而起,一锤定音,“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就由徐锐同志率领狼牙大队及总部特务骑兵连前往河套,抗击日寇!”说完又对徐锐说道,“徐锐同志,延安的情况你也清楚,除了总部特务骑兵连,真的抽调不出更多的骑兵给你了。”



    “主席,我看骑兵连还是留下来保护党中央吧,有狼牙大队就足够了。”徐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扭头对罗副校长说道,“我倒是想向老罗借个人。”



    “借人?”罗副校长茫然,“你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借谁?”



    “沈辉。”徐锐嘿然说道,“我觉得这小子脑瓜子挺灵,借我当参谋长吧。”



    徐锐虽然知道沈之岳是军统间谍,但是在没有证据前,却也不好拆穿他,毕竟他现在伪装成一个进步学生,而且装的还挺像,如果贸贸然的说他是间谍,谁会相信?所以还不如想办法把他带去河套,这一来,再想要收拾他就易如反掌了。



    总之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颗定时炸弹留在**的身边。



    “这个没问题。”不等罗副校长发话,**就直接答应了,然后又说道,“不过骑兵连还是要给你,忘了告诉你了,特务骑兵连的连长马飞同志,就是包头本地人氏,熟悉包头当地的民情以及地形,有他居中联络,也方便你在河套开展工作。”



    **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徐锐也就不再多说了,再说那就是矫情了。



    朱老总最后说:“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中央会给你们一个察哈尔独立团的番号,暂时归由晋绥根据地领导,对此你没有意见吧?”



    “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徐锐啪的立正。



    “臭小子。”朱老总笑着往徐锐胸口捶了一拳,又接着说道,“现在我再跟你算算偷枣的这笔账,咦,你小子别跑,回来,给我回来,哈哈。”



    ps:这里再通知一下,马家军情节临时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