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3章 骑兵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83章 骑兵连

    七里铺,狼牙大队驻地。



    按照党中央给新四军方面的指示,徐锐和冷铁锋将进入抗曰军政大学高级指挥班学习深造,但是狼牙大队在押运物资抵达延安之后,却没有说返回大梅山还是就此留在延安,所以狼牙大队便暂时驻扎了下来,暂时担负起了保卫党中央的职责。



    狼牙大队驻扎在七里铺,距离中央机关所在的枣园以及**、朱老总、周副主席等首长居住的杨家岭都非常之近,只不过,狼牙大队实在是不适合担任保卫工作,来到延安之后还不到一周,狼牙队员们就憋不住了。



    不是因为苦,生活苦一点没什么。



    不过说真的,延安的生活确实苦,相比在大梅山根据地的生活,那真的是差远了。



    在大梅山隔三岔五的就能吃顿肉,有时候实在是没肉吃了,还可以跑到鬼子伪军那里改一下善伙食,反正根据地外围就有大量鬼子伪军的岗哨,改善伙食也就是分分钟的事,但是到延安之后,却连一点油腥都看不到。



    当然了,苦的并不只是狼牙队员,在延安的所有人,甚至连**、朱老总他们,都很难沾到油腥,前几天徐锐去杨家园时,还看到了**、朱老总和周副主席围坐一起,津津有味的吃一碗辣椒炒猪皮,过年似的。



    说真的,苦点没什么,狼牙队员能克服。



    狼牙队员无法克服的,就是整天没事做!



    这些兵王没法闲下来,一闲下来就浑身难受。



    可是自从到了延安后,狼牙大队就再没有出过任务,这就尴尬了。



    毕竟现在狼牙已经成军,队员们已经不需要像刚进入狼牙大队时,开展魔鬼训练,现在每天也就早晚两次体能训练,然后就是一些恢复性的训练,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事,所以训练完了后,所有人就只能躺营房里,大眼瞪小眼,发愣。



    营房里,钻山豹跟余必灿两个人就躺在铺位上,正在大眼瞪小眼,发愣。



    其他的队员相约去诳延安县城了,钻山豹和余必灿却实在没兴趣,就一座小县城,到处都是黄泥巴,实在没啥可诳。



    还不如在床上躺着清净。



    “唉。”余必灿叹了口气,百无聊赖的说道,“这日子可真的是寡淡没味,这里没有小鬼子打不说,就连军统的特务都见不着,太无聊了,老子的大枪都快要生锈了。”



    “可不。”钻山豹双手枕在脑后,脑子里想的却全是留在大梅山根据地的徐筱雅。



    上海大撤离时,徐筱雅和她的同学也都跟着一并撤离了,在安全抵达国统军之后,徐筱雅和不少同学就跟着江南去了大梅山,后来钻山豹他们也回到大梅山根据地,便在王沪生的主持下举办了一场集体婚礼,好几对新人结了婚。



    钻山豹和徐筱雅就是那次集体婚礼中结的婚。



    新婚燕尔,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自然是不愿意分离。



    钻山豹有些郁郁的说道:“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够回大梅山。”顿了顿,又说道,“就算不回大梅山也没啥,好歹让我们上前线去打鬼子,对不对?”



    余必灿便翻身坐起,说道:“豹子,要不咱们找队长去?”



    “找队长有什么用?”钻山豹摇了摇头说道,“他现在就抗大一小学员。”仙侠世界



    “那咱们找团长去,团长认识的首长可多了。”余必灿又道,“听说跟**、朱老总他们都认识,跟罗副校长更是好得穿一条裤子似的,没准说得上话。”



    “找团长也没卵用。”钻山豹懒洋洋的道,“你以为我没找啊,我早找过他了,他让我们老老实实在这待着,不许惹事!”



    “那咱们就这样干耗着呀?”余必灿窝火道,“也不知道团长是咋想的,咱们狼牙大队明明就是一把绝世宝剑,却非要当成盾牌来使用,可真是的。”



    两人正在发牢骚呢,窑洞外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脚步声。



    听到这个脚步声响,钻山豹和余必灿立刻来了精神,一翻身就坐了起来。



    “团长?!”两人争先恐后的冲出窑洞,便果然看到徐锐拉着个脸走过来。



    徐锐走到两人面前,哼声说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呢?唵?”



    “没有,绝对没有,谁敢说您的坏话呀。”钻山豹矢口否认,“活腻歪了么?”



    “当我耳聋啊?”徐锐哼声说,“还隔着几百米远就听到你们在那里埋汰我,说我就只是抗大一个小学员,根本没有卵用。”



    “是豹子说的,这话是他说的。”余必灿便果断的把钻山豹给出卖了,“团长,这小子刚才一直在埋汰你呢,不过我可没有。”



    “好啊。”钻山豹便立刻大怒道,“我掐死你这条死鱼。”



    “怕你啊,来呀,来互相伤害呀。”余必灿一副痞贱嘴脸。



    说完了,两个人便立刻抱在一起,摆出要恶战一番的架势。



    “打呀。”徐锐这次却不阻止,反而抱胸让到一侧,懒洋洋的说道,“你们两个不是一直都不对付么?今天我给你们当裁判,正儿八经分个高下,来,快开始吧。”



    钻山豹和余必灿便立刻不再演戏,分开站好,钻山豹垮着个脸说道:“团长,留在延安真太无聊了,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徐锐说:“我看你小子是想筱雅了吧?”



    钻山豹便挠了挠头,腼腆的说道:“这你都能看出来?”



    “都写在你脸上呢。”徐锐哼一声,没好气道,“不过暂时恐怕回不去。”



    钻山豹和余必灿便立刻精神一振,因为他们从徐锐的话里边听出了弦外之音,跟着徐锐这么长时间,他们或多或少也知道了徐锐一些习惯。



    当下余必灿便问道:“团长,是不是有新任务了?”



    “嗯。”徐锐从鼻孔里轻嗯了一声,又接着说道,“去河套,保卫黄河防线!”



    “唵,鬼子要打黄河防线?”余必灿神情一振,奋然说道,“他奶奶个熊,终于又可以打鬼子了,这下可有事情做了。”



    “对。”钻山豹也附和道,“不然蛋都闲得发疼。”



    徐锐也懒得再训斥,说道:“还不赶紧集合队伍。”



    钻山豹和余必灿便哦了一声,赶紧外出找人去了。后宫之美人无泪



    与此同时,在********警卫团特务骑兵连的驻地。



    马飞正在给他的战马喂黄豆,对于骑兵来说,宁可自己饿肚子,也不能饿着战马。



    骑兵连刚刚接到了团部命令,协同狼牙大队,北上河套,阻止鬼子渡过黄河南下,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资格骑兵,马飞非常清楚这将是一场恶仗,因为驻包头的鬼子骑兵,足有两个骑兵旅团,三千多骑兵!



    出征在即,马飞赶紧给自己的宝贝战马喂点豆饼。



    可以预见,再接下来的半个月甚至几个月的时间,骑兵连将被迫连续作战,这无论对于骑兵连的将士,还是对战马来说,都是个巨大的考验!



    马飞一边给战马喂着黄豆饼,一边摸着鬃毛说道:“黑旋风啊黑旋风,接下来可就全看你的了,这一次咱们面对的敌人,那可是整整两个旅团的鬼子骑兵,悬哪!去年傅作义手下的骑兵师都载在了鬼子骑兵手里,那可是一个师!”



    停顿了下,马飞又接着说道:“而咱们就只一个连,兵力悬殊,这一回老子能不能全身而退,可就全指着你了,黑旋风!”



    黑旋风似乎能够感受到主人心中的沉重,摆了下硕大的马头。



    “有信心就好!”马飞摸摸黑旋风的鬃毛,一个翻身跨上马背。



    马飞翻身上马,再骑着黑旋风走出马厩来到警卫团的驻地操场,只见骑兵连的一百余骑早已经集结完毕了。



    副连长兼一排长何二狗策马上前大吼道:“报告连长,骑兵连已经全体集合完毕,应到一百一十八骑,实到一百一十八骑,请指示!”



    吼完,何二狗又铿的抽出马刀,竖于面前。



    一百一十八骑也齐刷刷的出刀,竖于面前。



    “稍息!”马飞敬了一记军礼,朗声大喝道。



    马背上的一百余骑兵便齐刷刷的放下军刀,置于战马一侧。



    抗战全面爆发后,延安的骑兵被整编成为总部独立骑兵团,跟着彭老总上了前线,延安就再没有骑兵的编制,后来杜一刀的由西路军骑兵残部编成的骑兵营押运物资回延安,结果在死亡峡谷遭到袭击,只剩下何二狗带着一个骑兵排逃了回来。



    何二狗带着骑兵排回到延安后,中央以这个骑兵排为基干,又扩编了一个骑兵连,作为********警卫团直属的特务骑兵连,主要目的就是首长有险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快速出击对首长实施救援。



    不过自从特务骑兵连编成之后,还没遂行过哪怕一次任务。



    而这次协同狼牙大队北上河套,就是骑兵连的第一个任务。



    马飞跨骑着黑旋风,缓缓走到骑兵连的队列前,朗声说道:“团部命令,由我们骑兵连协同狼牙大队北上河套,阻止小鬼子南渡黄河,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一百一十八骑异口同声的回应,声浪几欲刺破云霄。



    “很好!”马飞满意的点点头,大挥一挥又厉声喝道,“出发!”



    操场上列队的一百多骑兵便纷纷拨转马头,向着延安北门开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