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弯刀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84章 弯刀计划

回头再说小鬼子方面。

  事实上,鬼子的作战计划远没有那么简单。

  只不过,首先必须得介绍一下鬼子的调整,就在徐锐他们回国之后不久,日军大本营为了整合在各个中国战场的武装力量,以实现以最低的资源配置获得最高效能,遂决定将中国的一百多万日军合编为中国派谴军。

  这个与原本历史上没什么区别。

  但是中国派谴军总司令的人选却有了变化,原本历史上中国派谴军的首任总司令是西尾寿造,但在现在这个时空,西尾寿造早就已经被徐锐给气死了,自然不可能再从坟墓里爬出来担任中国派谴军总司令,现在变成了多田骏。

  中国派谴军的构成与原本历史基本差不多,下辖华北方面军、第一军、第十二军、第十三军、第二十一军以及第三飞行团!

  华北方面军的司令官,是刚从国内调来的阿南惟几。

  阿南惟几因为在东京瘟疫中表现优异,受到了重用。

  顺便说一句,东京的瘟疫最终还是被鬼子控制住了,除了六个核心区,外围的十几个区并没有集中爆发,更没有扩散到东京外围,不过既便这样,也还是给日本造成了重创,除了一百多万人死亡,经济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但是要说这场瘟疫动摇了日本的国本,却有些夸张了。

  还是言归正传,阿南惟几这个老鬼子脑子不怎么灵光,但是性格十分坚韧、而且十分好战,他所信奉的座右铭就是: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虽然中日战争已经进入到相持阶段,日军不但在中国战场泥绰深陷,更在远东跟苏联红军打得难解难分,再加上东京又刚刚遭受了一场大瘟疫,导致国力大损、民生凋敝,这种情况下,日本政府实在是支撑不起战略层面的攻势作战了。

  阿南惟几怎么说也当过陆军次长,这个情况他当然是知道。

  但是阿南惟几并未因此放弃,战略层面的攻势作战打不起,战术层面的总是可以吧?

  于是在刚到任不久的情况下,甚至在华北方面军参谋长立原幸雄坚决反对的前提下,直接绕过参谋部,指使跟随他一起到任的作战课长金光惠次郎拟定了一个弯刀计划,准备首先铲除傅作义部,然后绕行河西走廊再经由青海,迂回川康身后!

  必须承认,被阿南惟几委以重任的金光惠次郎还是有些水准的,别的先不说,至少这个小鬼子肯定读过中国的元朝历史,因为他拟定的这个所谓弯刀计划,选择的路线,跟当年蒙古骑兵灭亡南宋的路线如出一辙。

  这条攻击线路虽然路途漫长,后勤补给线十分容易遭到攻击甚至被敌军切断,但是凡事都存在两面性,有坏处则一定也会有好处,走这条线路的好处就是,可以避开国民军重兵驻防的正面防线,一路上不会遭到太大抵抗。

  当然,这个弯刀计划绝对是个战略层面的作战计划,所以阿南惟几没有想过,要一次性实现这个计划,他现在想要做的,只是实现其中第一步,铲除河套地区的傅作义,这次攻势作战,日军的真正目标是傅作义。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老话常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阿南惟几对于自己出任华北派谴军司令官之后,所发动的这次攻势作战,可以说十分重视,甚至把他的铁杆心腹,派谴军司令部作战课的课长金光惠次郎也派到山西太原,前来督战。

  ……

  这个时候,金光惠次郎就在太原的第一军司令部内。

  才两个月,金光惠次郎就已经从一个小小的中尉连升两级,变成了少佐军衔,不过这样的军衔在第一军司令官安藤吉利和参谋长栉渊宣一面前还是小,所以,既便明知道金光惠次郎是阿南惟几的心腹,两人也没怎么把小鬼子放在眼里。

  栉渊宣一直接就提出了质疑:“金光君,既然这次作战行动的目标是傅作义,为什么反而在吕梁至运城一线集结重兵呢?”顿了顿,又不无奚落的道,“金光君该不是想要声东击西,西渡黄河占领延安吧?”

  “当然不是。”金光惠次郎道,“通过这两年的交战,将军阁下应该非常清楚,共产党八路军的战斗力其实远在国民军之上,共产党不仅在黄河西岸驻有重兵,东岸更有大量的游击队活动,所以要想西渡黄河并不容易。”

  停顿了一下,金光惠次郎又说道:“如若强渡,则必然会损失惨重!”

  “那我就想不明白了。”栉渊宣一揶揄的说道,“既然不准备西渡黄河攻占延安,又为什么还要在吕梁至运城一线集结重兵?”

  金光惠次郎沉声说道:“目的有二,牵制共产党,同时也麻痹傅作义。”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金光惠次郎又扭头对安藤吉利说道:“司令官阁下,你从广州调防山西也已经有半年多了,想必听说过一种说法吧?”

  安藤吉利皱了下眉头,说道:“金光君有话直说。”

  “哈依。”金光惠次郎一顿首,肃然说道,“傅作义的部队被阎锡山称之为七路半,暗指他与中共有着紧密的联系,事实上,在傅作义的部队里确实有大量的共产党员在任职,两家在情报层面也已经做到了互通有无。”

  “这个我当然知道。”安藤吉利不耐烦道,“那又怎样?”

  金光惠次郎沉声说:“共产党不是国民党,他们可不会在关键时刻对盟友落井下石,所以,如果皇军集结重兵向傅作义所部发起进攻,则共产党必然拼死相救,不仅整个山西的八路军游击队会倾巢而出,向皇军后勤线发起疯狂进攻,驻守在黄河西岸的八路军河防部队也极有可能北上增援河套,这样,皇军就会陷入到三线作战的困境。”

  安藤吉利皱眉说道:“既然只是牵制,似乎不用集结这么多部队吧?”

  “司令官阁下!”金光惠次郎沉声道,“从共产党八路军的表现来看,他们的指挥官应该都是具备很高超的战术眼光的,如果第一军不集结足够兵力于黄河西岸,只怕是很难骗过延安的中共高层,这样的话整个计划也就流产了。”惊恐世界

  停顿了下,金光惠次郎又道:“司令官阁下,阿南阁下对这一阶段的作战行动非常的重视,而这一阶段的作战行动,又将直接决定整个弯刀计划的成败,所以,还请司令官阁下务必要全力配合,一切拜托了!”

  说完之后,金光惠次郎又重重的顿首。

  金光惠次郎知道自己人轻言微,说服不了安藤吉利,不得已,就只能把背后的老板阿南惟几搬出来了,阿南惟几不仅是新任的华北方面军司令,更是帝国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以及陆军总长寺内寿一的亲信,想必安藤吉利也要忌惮三分。

  见金光惠次郎抬出了阿南惟几,安藤吉利顷刻也是脸色微变。

  当下安藤吉利沉声说:“金光君,请您转告阿南阁下,就说我们第一军一定会严格执行方面军的命令,出动至少两个师团的兵力,陈兵黄河一线,争取将共产党八路军还有傅作义所部的注意力吸引到过来,为驻蒙军全歼傅作义所部,创造机会。”

  “哈依。”金光惠次郎重重顿道,“多谢司令官阁下能够配合。”

  ……

  与此同时,在五原第三十五军指挥部。

  傅作义正召集手下一干主要军官开会,会议的主题就是日军的异常动向。

  待与会的主要军官到齐之后,傅作义说道:“包头传来消息,日军驻蒙军所属骑兵集团已经完成集合,看样子要有大的作战行动,另外根据延安方面所提供的情报,山西日军也在向吕梁、临汾、运城一线进行频繁的调动。”

  停顿了下,傅作义接着说道:“种种迹象表明,日军怕是要对延安的共产党下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日军选择的突破口应该就在吕梁到运城的这一线,驻蒙军的骑兵集团也可能从九原附近渡过黄河南下,侧击中共八路军的身后。”

  不得不说,傅作义的判断从根本上就出现了偏差。

  不过这并不能怪傅作义,因为他缺乏足够的情报支撑,中共方面虽然可以通过群众的力量搜集大量的日军调动信息,但是对于日军高层的动向所知不多,至于军统局的力量,则根本就覆盖不到这种穷乡僻壤。

  正因为这,傅作义才会出现严重误判。

  话音刚落,第三十五军的副军长叶启杰立刻说道:“军座,我们北路军能够这么快就在河套站稳脚跟,政治工作也开展得这么好,尤其是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能够如此融洽,共产党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眼下共产党有难,我们无论如何也得帮他们一把。”

  “这还用得着你说。”傅作义轻哼一声,他对共产党的感观还是不错的,而且他这个人还是有着固守的底线的,那就是绝对不干不利于国家、不利于民族的事,不像阎锡山,眼睛里就只有利益,为了个人利益甚至不惜跟日本人勾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