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为时已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86章 为时已晚

    在延安,杨家岭。



    开完会,朱老总和周副主席便搭伴来到了毛主席家。



    窑洞虽然号称冬暖夏凉,可在这样的大夏天闷在窑洞里也是很难受的,所以毛主席就让警卫员将坑上的矮几拿出来,摆在院子里,然后又沏了一壶茶,三个人就围坐在院子里拉家常,闲暇时,三个人经常会这样拉会家常。



    毛主席给朱老总和周副主席分别倒茶,呵呵笑着说:“老总,还有恩来,这是徐锐同志从大梅山带来的瓜片,这可是有名的好茶,你们也尝尝。”



    “这确实是好茶。”朱老总轻呷了一口,又道,“回味无穷哪。”



    周副主席也轻呷了一口,说道:“主席,你觉没觉得,鬼子这次有些反常?”



    “嗯,我刚想跟你们说。”毛主席轻轻一颔首,又道,“昨晚我认真想了想,发现鬼子这次的作战行动确实有些反常,有许多地方不太符合逻辑。”



    “原来你们也这么觉得?”朱老总说道,“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认为呢。”



    周副主席点点头,说道:“山西日军这次在吕梁到运城一线集结了足足两个师团又一个混成旅团,一副要大动干戈的样子,问题是,他们现在还有大动干戈的底气吗?日本政府真的已经做好准备,要大举进攻陕西?”



    “绝无可能!”朱老总断然说道,“先不说东京刚刚经历了一场瘟疫,导致了大量的人员伤亡及财产损失,仅仅是在远东战场,就牵制住了日本绝大部分的精力,这种情形下,日本政府哪有余力向陕西发起大规模的攻势作战?”



    “这就说明哪,山西日军摆出一副强攻黄河的架势,只是虚张声势。”毛主席点了一颗烟,狠吸了一大口,又道,“小鬼子另有所图。”



    跟朱老总和周副主席讨论几句之后,毛主席的思路便越发的清晰了。



    这人就是这样,一个人的思路终究是有限,如果能够多几个人讨论,思路就会开阔,许多平时想不通、想不透的问题就能想通、想透,这就是为什么每逢大战,军队的主官都要召集所有的参谋人员,展开集体讨论的原因所在。



    朱老总颔首说:“那么,小鬼子的真正意图又是什么?”



    “老总哪,翻开地图你就能知道了。”毛主席一边说,一边示意警卫员拿来陕甘宁边区及周边地区的地图,然后在矮几上摊开,最后指着地图说,“老总你来看,傅作义所部第三十五军盘踞在绥远,与我们陕甘宁边区,正好形成犄角之势。”



    “这个我知道。”朱老总点点头说道,“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花那么大力气帮助傅作义在绥远开展群众工作的主要原因,因为有傅作义三十五军在绥远,就可以使得山西日军两面受敌顾此失彼,就可以极大的减轻我们陕甘宁边区所面临的压力。”



    毛主席又说道:“那么这次山西日军、或者说华北日军的意图就很清楚了,就是要打破我们陕甘宁边区跟傅作义所部的犄角之势,改善山西日军所面临的不利的处境,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可以为将来对陕西或者河西走廊,的进攻扫清障碍。”

彝王至尊

    朱老总沉声说:“老毛,你是说日军的真正目标是傅作义?”



    “肯定是这样。”毛主席大手一挥说道,“而且我还可以更进一步做出判断,华北日军的目标就是傅作义第三十五军的骑兵第七师!因为骑七师是傅作义手上仅有的机动力量,吃掉骑七师,就相当于斩断了傅作义一条胳膊!”



    周副主席急道:“那我们得赶紧通知傅作义。”



    “肯定要通知。”毛主席将抽剩下烟蒂在布鞋底上掐灭了,然后幽幽说道,“不过,来不来得及可就难讲喽,但愿还来得及吧。”



    周副主席起身,匆匆走了。



    ……



    五原,第三十五军指挥部。



    尽管骑七师不是自己的嫡系部队,但傅作义对骑七师这次的南下作战还是很重视。



    自从骑七师渡过黄河进入到后套,傅作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作战室,不过由于通讯手段落后,整个骑七师只有一部电台,而且时好时坏,所以既便傅作义身为北路军总指挥,也无法及时有效的掌握骑七师的动向。



    此时,离骑七师南下已经有两天。



    傅作义一大清早就来到了作战室。



    勤务兵端来了一碗刀刚煮的削面,傅作义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就听到脚步声响,回过头来看时,便看到副军长叶启杰从外面匆匆进来。



    “总座!”叶启杰立正敬礼,说道,“刚得到线报,绥远鬼子全线戒严了!”



    “什么,全线戒严?!”傅作义闻言心头猛的一沉,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作为一名高级将领,傅作义很清楚,鬼子只会在有重大行动时,才会对治下实施全面戒严,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国民军以及共产党情报人员传递消息,为日军的行动赢得先机以及时间,这也就是说,绥远鬼子即将有大动作?



    可是不对啊,鬼子目标不是八路军重兵驻防的黄河防线么?



    既然是这样,就算实施戒严,不也应该是山西鬼子在山西境内实施戒严么?怎么弄成绥远鬼子在绥远境内实施全面戒严?这逻辑不对啊?



    想到这,傅作义突然间明悟,难道鬼子的真正目标是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通讯处的处长忽然匆匆走进来,报告说:“总座,刚刚接到中共从延安发来的急电,提醒我们说,华北日军在黄河东岸的军事行动只是假象,他们的真正目标极有可能是我们,更确切点说,极可能就是骑兵第七师!”



    “什么?!”傅作义闻言顿时间两眼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傅作义也是有能力的,他这边已经在怀疑,结果中共那边又提醒,两下一印证,他就立刻明白这是鬼子声东击西,山西日军在吕梁到运城一线集结重兵集团,只是为了牵制黄河防线的八路军同时麻痹自己,为驻蒙军的突袭创造机会。猛婿



    结果自己果然就上当,把骑七师派去了伊克昭盟。



    当下傅作义坐不住了,如果骑七师让鬼子吃掉了,那损失就大了!



    匆匆走进隔离电讯处,傅作义直接站到其中的一部电台前,说道:“立刻给我联络上骑兵第七师,让他们报告现在所处的方位!”停顿了下,又对另一部电台的收发员说,“马上联络上驻东胜县的三零二团,告诉郭景云,立刻集合部队!”



    郭景云三零二团的驻扎地在东胜县,就处在伊克昭盟境内,如果骑兵第七师此时距离伊克昭盟已经不远,那么郭景云的三零二团就能及时驰援,这样,局面或不至于崩坏!所以现在最为急迫的是要弄清楚骑七师的位置。



    然而傅作义话音刚落,其中一个女通信兵便站起身,说道:“总座,骑七师的电台没有应答,不是关机,就是电池没电或者出什么机械故障了。”



    “你说什么?”傅作义闻言便立刻愣在那里。



    ……



    与此同时,门炳岳的骑七师已经进至伊克昭盟以西百余里的鄂尔多斯右翼后旗,也就是现在的杭锦旗。



    在历史上,骑七师差不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进驻伊克昭盟,然后就长驻在这里,国民军统帅部还单独设了一个伊克昭盟指挥部,由门炳岳担任总指挥。



    不过在这个时空,由于徐锐这个穿越者的出现,有了很大的变动。



    首先华北方面军、驻山西的第一军、驻蒙军司令官都发生了变化,司令官变了,所采取的军事策略也就变了,在原来那个时空,多田骏担任华北方面军司令、筱冢义男担任驻山西第一军司令时,并没有这样挖空心思的搞声东击西。



    但是在这个时空,阿南惟几到任后,却带来了金光惠次郎这么个狡猾的小鬼子,这小鬼子甫一到任就鼓捣了这么一个声东击西,毛主席和傅作义方面虽然都相继的识破了,但是由于通讯手段太过落后,等到识破时已经为时已晚了。



    门炳岳并不知道,日军驻蒙军的第二十六师团,早在三天前就化整为零的方式,不着痕迹的进入到伊克昭盟,在鄂尔多斯右翼后旗附近的树林里埋伏了下来,一万多鬼子,已经张开了血盘大口,就等着骑七师往里钻了。



    除此之外,还有驻蒙军骑兵第四旅团也已经在伊克昭盟完成集结,只等骑七师在与第二十六师团的交战中遭到挫败,败退之时,驻蒙军骑兵第四旅团就会从身后发起追击,那时候骑七师将兵败如山倒,全军覆没将是大概率的结果。



    因为天气太炎热,门炳岳从鞍后取下羊皮水囊,仰头喝了一口水。



    就在喝水的当口,一阵隐隐约约的枪声忽然从前面的林子里传来。



    门炳岳心头一凛,急忙下令全军展开战斗队形,又静候片刻之后,一骑快马便从前方飞驰而回,大声报告说:“前方遭遇小股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