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0章 沈参谋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90章 沈参谋长

然而,骑兵连长的话音才刚落,意外的一幕就发生了。

  前方夜幕下,如墙而进的鬼子骑兵中间,三名鬼子骑兵毫无征兆的倒栽下来,看到这一幕,骑兵九连的十余骑兵全都傻了,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鬼子骑兵这好端端的,怎么一言不合就玩起坠马?比谁落马的姿势更加帅气?

  然后,没等骑兵九连的官兵们反应过来,又是三名鬼子骑兵从马背上摔下来。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过突然,包括连长在内,骑兵九连的将士们全都傻了,然后下意识的就勒住战马,不再继续往前冲。

  几乎是同时,相向冲锋的鬼子骑兵也反应过来。

  “八嘎牙鲁,有埋伏,有埋伏!”领队的那个鬼子骑兵军官还是有点眼力的,瞬间反应过来遭到伏击了,但是很遗憾的是,这次他们遇上的是狼牙,其中一个还是狼王!面对徐锐这么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超级兵王,鬼子骑兵毫无还手之力。

  又一排子弹呼啸而至,仍在往前冲锋的鬼子骑兵立刻又倒下三骑。

  “八嘎,散开,散开,快散开……”鬼子骑兵军官立刻咆哮起来。

  然而这时候才想起来散开已经晚了,又一排子弹呼啸而至,这次,带队的鬼子军官也没能延续好运,胸口处中弹,一头从马背上倒栽下来,转眼之间,如墙而进的十余骑鬼子骑兵便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中,而且全部都是一枪毙命!

  只剩下十数匹东洋马,肃立在夜幕下咴咴悲鸣、不愿离去。

  骑兵九连的连长和手下的十余名骑兵环顾四周,浑身的汗毛陡然间竖起,一个荒诞却可怕的念头在他们心头浮起,该不会是,遇见鬼了吧?要不然怎么解释这一切?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十几个鬼子骑兵,无声无息的就全部都毙命了!

  由于徐锐他们使用的步枪加装了销声器,所以听不到枪声。

  这个对于从未见过销声器的骑兵九连将士而言,就显得十分诡异了。

  所以骑九连的官兵才会产生错觉,除了鬼之外,又还有谁有这样的能力?骑九连的官兵们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五十米外,沙丘之中。

  徐锐向地瓜还有钻山豹打出手语,骑九连的这帮骑兵已经是够悲惨的了,所以就没必要再捉弄他们了,当下三个人便端着枪,从藏身的黄沙中站起来。

  此时虽然是夜间,但是月色极好,五十米内可以清楚视物。

  看到原本空无一人的沙丘之中突然间站起三个“人形生物”,骑九连的将士们顿时间大吃一惊,十几个人下意识的围到了连长身边。

  连长身为主官,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喝道:“什么人?”

  徐锐端着步枪,披着伪装,懒懒的答道:“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察哈尔独立团团长,徐锐。”

  “徐锐?”得知对方是人,骑兵连长不由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鬼那就好办,至少不会把他们给吃了,旋即又皱紧眉头,自语说道,“这名字好像有些耳熟啊?”羊皮纸档案:双鱼玉佩

  “连长。”一个骑兵便凑过来小声提醒道,“新四军的淞沪独立团。”

  “死铲!”骑兵连长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淞沪独立团那可是传说,在上海一个团就全歼鬼子两个师团,其中的一个还是近卫师团,当下失声叫道,“那个谁,你是新四军淞沪独立团的团长徐锐?”

  “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了。”说话间,徐锐已经走到了骑兵九连的十几个残兵跟前,懒洋洋的说道,“现在鄙人是十八集团军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长。”

  那个骑兵连长便啪的立正,敬礼道:“国民革命军骑兵第七师、第十九旅第三十七团骑兵九连连长,李峥嵘见过长官!”

  徐锐闻言心头一沉,果然是骑七师!

  从骑兵九连的境况,就可以看出来,骑七师只怕是已经完蛋了。

  怀着最后一丝希冀,徐锐沉声问道:“李连长,刚才怎么回事?”

  李峥嵘的表情便立刻黯淡下来,说:“徐团长,我们骑七师在鄂尔多斯右翼后旗遭到了鬼子的伏击,师座旋即下令以连排为单位分头突围,我们骑兵九连在突围途中死伤大半,然后又遭到鬼子骑兵追杀,一路逃到这里。”

  顿了顿,李峥嵘又不无感激的说道:“要不是徐团长施以援手,我们今天必无幸理。”

  “面对日本侵略者,你我都是中国的军人,互相帮助份属应当。”徐锐摆摆手又道,“李连长,你可知道这次鬼子来了多少部队?”

  李峥嵘摇头苦笑道:“这个真不知道。”

  徐锐便也不再多问,当即带着骑兵九连的十几个残兵回到营地,当然,那十几匹无主的东洋战马也没忘记带上,看到徐锐外出打猎却带回来一队国军骑兵,正在营地里休息的狼牙队员和特务骑兵连的将士们也是颇感意外。

  徐锐却把冷铁锋、马飞还有沈之岳叫到了跟前。

  沈之岳虽然满腹的不愿,却还是不敢违抗命令,担任了徐锐的参谋长。

  “老兵,阿飞还有小辉,最恶劣的情况出现了!”徐锐沉声说道,“骑兵七师在鄂尔多斯右翼后旗遭到了鬼子的伏击,大部队已经被打散了,现正分散成小股骑兵,分头突围,刚才这一股骑兵,就是其中一股,被我们碰巧救了回来。”

  马飞道:“团长,真要是这样,我们再往前走就很危险了。”

  冷铁锋却说道:“但现在骑七师有麻烦,见死不救不好吧?”

  “冷队长说的对,我们应该救。”沈之岳罕见的主动发言道。

  沈之岳是中央军校出来的精英,当然知道骑兵第七师是中央军的精锐。

  说起来,西北军中的骑兵不少,像青海、宁夏的马家军则更是以骑兵而闻名于世,但是中央军的骑兵却不多,在中央军为数不多的骑兵中,骑兵第七师可谓翘楚,尤其是骑七师的师长门炳岳,更是一员不可多得的骑兵悍将。休夫狂妃:暴君,敢约么

  沈之岳虽然跟门炳岳并不认识,却也不希望这样一员悍将殒落在河套。

  正因此,沈之岳才不惜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建议徐锐去救援骑七师。

  当然了,沈之岳并不知道,徐锐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军统的间谍。

  徐锐用略带戏谑的目光扫了逃之岳一眼,这家伙之前一直是默不做声、不闻不问,现在却突然变得这么主动,显然是不希望骑七师这支精锐全军覆灭,由此可见,这家伙现在的修为还是不深,不过这也难怪,他毕竟还年轻。

  只不过,徐锐也同样不希望骑七师这支精锐被小鬼子吃掉。

  当下徐锐扭头问沈之岳:“小辉,你觉得我们能救下骑七师?”

  “能!”沈之岳不满的掠了徐锐一眼,虽然已经共事好几天,但是对于徐锐称呼自己为小辉的事,沈之岳还是感到非常不满,他也曾抗议过,不过没用,徐锐依旧我行我素,称呼他为小辉,仿佛两人关系有多好似的。

  “说的轻巧。”马飞立刻反驳道,“骑七师一个骑兵师都不是鬼子对手,我们才一个骑兵连再加狼牙大队,怎么可能打得赢?”

  沈之岳说道:“如果硬拼的话,当然是打不赢。”

  冷铁锋说道:“沈参谋长,你的意思是,智取?”

  “对,智取。”沈之岳点头说,“我们现在的最大优势,就是鄂尔多斯右翼后旗的鬼子不知道我们的存在,鬼子并不知道我们存在,这就给了我们很大的操作空间,搞好了,不仅有机会救出骑七师,没准还可以重创小鬼子!”

  徐锐点头说:“小辉,说说你的具体设想。”

  沈之岳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目光转身李峥嵘,问道:“李连长,分头突围前,门师长有没说过,突围之后再到哪里会合?”

  “有。”李峥嵘点头道,“突围之后到鄂尔多斯右翼中旗会合。”

  “警卫员,地图!”沈之岳一伸手,警卫员便赶紧把地图递上。

  沈之岳对着地图观察片刻之后,又对徐锐说道:“团长,鄂尔多斯右翼中旗位于我们的西南方向,若不出意外的话,骑七师各部突围之后,大概率会经过达愣图附近,这就给了我们救援骑七师残部、伏击鬼子的机会。”

  徐锐挥了下手,示意沈之岳继续往下说。

  沈之岳又说道:“我的设想是这样的,利用狼牙狙击手精准的枪法,以及狼牙突击队精湛的暗夜猎杀技巧,在毛素乌沙漠里设伏,然后由骑兵连假扮落荒而逃的骑七师残部,将鬼子骑兵一批批的引入伏击圈,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掉。”

  停顿了一下,沈之岳又说道:“当然,重要的是,在诱歼鬼子骑兵的同时,还能够对突围的骑七师的残兵实施救援,鄂尔多斯右翼中旗肯定不能去了,不出意外的话,鬼子肯定已经在那里埋伏重兵,所以最好是把骑七师的残部接应到达愣图。”

  沈之岳说完后,却发现徐锐、冷铁锋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