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长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94章 长勇

    回头再说鬼子那边。



    徐锐担心如果继续实施钓鱼计划,很可能会被鬼子察觉,一个不慎,还有可能被鬼子将计就计反过来打个伏击,真要是这样,马飞的特务连就极有可能吃大亏,所以徐锐才果断的中止了继续钓鱼的想法。



    徐锐的担心并非多余,事实上小鬼子确实已经察觉到了。



    因为到了深夜十点多,对骑兵七师残部的追杀就已经基本上结束了,超过一半的骑兵小队已经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但是剩下的一小半骑兵小队却迟迟不见回来,起先小岛吉藏并没有放在心上,还以为这些个骑兵小队趁机洗劫附近牧民去了。



    以前每次外出作战时,底下的骑兵也经常干这样的事情。



    但是到了深夜十二点,这一半的骑兵小队还是没有回来,小岛吉藏这才意识到不对,因为就算是洗劫附近的牧民,这个时候也早该带着牛羊返回了,但是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出事了!



    想到这一半的骑兵小队可能都出事了,小岛吉藏便感觉到事态严重。



    当下小岛吉藏便匆匆来到了第二十六师团的临时指挥部,进门之时,第二十六师团的师团长黑田重德正在跟参谋长长勇商量接下来的行动部署,按照原定计划,在歼灭了门炳岳的骑七军之后,接下来就该掉头北上围歼傅作义的三十五军了。



    等到歼灭了傅作义的三十五军,弯刀计划的第一步就算顺利完成了。



    看到小岛吉藏走进来,黑田重德便立刻起身笑呵呵的问:“小岛君,骑兵第四旅团的外出追歼小队全都回来了吗?是不是带回来好多牛羊?”



    黑田重德还以为小岛吉藏是来向他报告好消息呢。



    “没有。”小岛吉藏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说道,“除了十点钟之前返回驻地的十三个追歼小队之外,剩下的十一个追歼小队仍然没有返回!”



    “纳尼?”黑田重德闻言愣了一下,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参谋长长勇也是愣了下,然后问道:“将军阁下,派出通信兵了吗?”



    “哈依,一个小时前就派了通信兵。”小岛吉藏重重一顿首,又道,“但是,前后派出去的十几拨通信兵,都没有找到失联的追歼小队,一个都没有找到。”



    “八嘎!”黑田重德的眉头立刻蹙紧,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岛吉藏道:“师团长,卑职很担心,这十一个追歼小队很可能已经出事了!”



    “八嘎牙鲁!”黑田重德一听脸色立刻变了,急声说,“小岛君你在胡说什么?整个绥远省也就傅作义的第三十五军能对皇军构成威胁,然而第三十五军的主力远在九原,骑七师又刚刚被我们歼灭,这十一个追歼小队能出什么事?”



    小岛吉藏便立刻沉默了,因为他也想不出追歼小队能出什么事。



    如果说一个、两个追歼小队出事,这很正常,这毕竟是在打仗,骑七师残部负隅顽抗之下给追歼小队造成一定杀伤,这个也完全有可能,但是十一个追歼小队全部出事,而且一个人都没有跑出来,这个就很不正常了。巫师王座



    除非他们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并且这个对手还精心织组了许多个陷阱,只有这样才能悄无声息的将十一个追歼小队干掉,但问题是,小岛吉藏想破头,也想不出,在整个河套草原上还有哪支部队拥有这样的实力?



    骑七师已经被彻底打残,傅作义的第三十五军主力则远在九河。



    除了这两个正规军之外,就只剩下马匪,共产党游击队都不在这一带活动。



    这时候,长勇忽然说道:“师团长,中国有句俗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十一个追歼小队真的要是出事了,那么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你也知道,在没有返回的这十一个追歼小队中,就有那位所率领的亲卫队。”



    黑田重德和小岛吉藏闻言立刻变了脸色。



    因为他们知道,长勇所说的那位,指的是伏见宫明义。



    如果伏见宫明义战死了,大本营或许不会把他们革职,但是一顿训斥却是免不了的,而且在他们的履历上也将留下一个污点,今后再想升迁却是不要想了,这对于黑田重德和小岛吉藏来说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以接受。



    当下黑田重德急声说道:“小岛君,命令返回的十三个追歼小队,再次出击,无论如何也要把失联的那十一个追歼小队找回来!”



    顿了顿,黑田重德又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哈依!”小岛吉藏重重一顿首,转过身就要离开。



    “将军阁下且慢!”长勇却急忙阻止,然后扭头对黑田重德说道,“师团长,如果我们的担心很不幸的成真了,此事就非同小可,对手能够无声无息的吃掉我们的十一个追歼骑兵小队,足见实力很强大,而且很可能精心构筑了一个陷阱,这时候再贸然派出骑兵去找,岂不是羊入虎口?”



    黑田重德和小岛吉藏闻言脸色一凛。



    他们必须承认,长勇说的十分在理。



    “长君。”黑田重德深吸了一口冷气,沉声说道,“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对于自己的这个参谋长,黑田重德还是很器重的,因为长勇曾经参加过两年之前的第一次淞沪会战,并且表现优异,正因为在第一次淞沪会战中表现优异,长勇才受到大本营的赏识,然后在短短两年间从一个少佐课长晋升成为大佐。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再过几个月,长勇就该晋升少将,然后调任某独立混成旅团担任旅团长了。



    长勇沉吟片刻之后说道:“师团长,要想对付躲在暗处的这个敌人,我们就必须首先弄清楚他的意图是什么?”



    “那还用说?”黑田重德说道,“当然是消灭我们。”



    长勇断然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是联合傅作义的三十五军、山西的晋绥军以及陕北的八路军,也不可能对我们二十六师团构成正面威胁!”停顿了下,长勇又道,“所以躲在暗中的对手,应该是另有别的目的。”(修真)玄天记事



    小岛吉藏忽然说道:“接应骑七师残部!”



    “索代斯,就是这!”长勇重重击节道,“将军阁下说的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躲在暗中的这个对手想要的,应该是接应骑七师的残部,那么再接下来他们的下一步行动,也就不难判断了,不出意外,他们将肯定会袭击鄂尔多斯右翼中旗。”



    黑田重德和小岛吉藏眼前一亮,因为鄂尔多斯右翼中旗关押着骑七师的两百多残部,如果躲在暗中的这个对手真是为了接应骑七师,则袭击鄂尔多斯右翼中旗就是大概率事件!两人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之高!



    当下黑田重德说:“长君,立刻电告……”



    然而话音还没落,一名通信参谋便匆匆走进来。



    “师团长!”通信参谋一顿首报告说,“河本大队急电。”



    “河本大队?!”黑田重德、小岛吉藏和长勇的脸色同时一变,因为河本大队就是驻守鄂尔多斯右翼中旗的守军,他们这边刚准备电告河本大队做好准备,结果那边就出事了?对手的反应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加快!不过三人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或许河本大队并没有遭受袭击,说的是别的事情。



    当下黑田重德沉声说:“念!”



    “哈依!”通信参谋一顿首,展开电报念道,“师团部:我部于五分钟之前遭到不明武装之突然袭击,这伙不明武装人数虽然不多,但战斗力极强,单兵间交替掩记、火力运用,十分娴熟老到,而枪法尤其精准,我部伤亡极大,请求增援!”



    “八嘎!”黑田重德闻言,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烟消云散。



    小岛吉藏沉声说道:“师团长,看来失联的十一个追歼骑兵小队,应该也是这支不明武装干的好事,卑职请求师团长下令,由骑兵第四旅团全员出击,驰援鄂尔多斯右翼中旗,顺便也歼灭这伙不知好歹的不明武装。”



    小鬼子的骑兵大多都非常骄横,这个小岛吉藏也是不例外。



    尽管十一个追歼骑兵小队失联,但是小岛吉藏并不认为这是对手太过厉害的缘故,而是想当然把原因归结为他们缺乏防备,所以,他一厢情愿的认为,在骑兵第四旅团堂堂正正的攻势下,必定可以将对手轻松碾碎。



    但是长勇却是个有眼力,也有见识的。



    长勇已经从河本大队的报告中,嗅出了一丝不一样的气味。



    当下长勇对黑田重德和小岛吉藏说道:“师团长,将军阁下,从河本君的电报中,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一点什么吗?”



    “什么?”小岛吉藏茫然问道。



    黑田重德却似乎想到了,说道:“长君,你是说这支不明武装?”



    “哈依。”长勇重重顿首,又道,“河本君在电报里说,这支不明武装人数虽不多,但是单兵间掩护、火力运用娴熟,枪法尤其准,更加可怕的是,短短不到五分钟时间,他们就能打得河本大队向师团部求援,这样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