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钳形攻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98章 钳形攻势

    黑田重德脸色难看,傅作义的脸色更加的难堪。



    因为骑七师的电台始终没有应答,傅作义担心骑七师会出事,情急之下便紧急命令三十五军的直属骑兵团南渡黄河前去接应,三十五军的直属骑兵团名义上是一个团,但实际上仅只有两个骑兵连的建制,团长刘春方。



    刘团长接到命令后,连夜集合部队并渡河南下。



    到了第二天黎明时,遇到了骑七师的一股溃兵。



    门炳岳虽然下了令,骑七师分头之后到鄂克托旗重新汇合,但是兵荒马乱,再加上又是乌漆麻黑的夜间,难免会有方向感不好的骑兵跑错方向,碰到三十五军直属骑兵团的这小股溃兵就是方向感不好的。



    从这小股溃兵嘴里,刘团长知道了骑七师已经被鬼子打垮。



    骑兵团因为没电台,所以得知消息之后,刘团长赶紧派出通信员回报五原,通信员跑死了两匹战马,终于抢在中午之前把消息送回到了三十五军军部。



    这会儿,就是傅作义刚得知骑七师已经被鬼子打垮的消息。



    傅作义挥了一下手,示意副官将已经累到快要虚脱的通信员搀扶下去休息,然后对着窗外叹了口气,这可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这边刚刚因为将共产党干部礼送出境的缘故跟共产党闹僵,结果骑七师又在河套吃了大亏。



    副军长叶启杰说道:“总座,当务之急是命令刘春方,尽快找到骑七师残部并且把他们接应回五原,骑七师就算被打垮,总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吧,好歹总能留下几百骑甚至上千骑,这些可都是身经百战的老骑兵哪,不能丢了。”



    “你说的倒是轻巧。”傅作义没好气的道,“现在整个河套全都是鬼子,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驻大同的第二十六师团被调到河套来了,这个时候你让骑兵团南下,能否接应回骑七师残部不说,搞不好还会把骑兵团都给搭进去。”



    刘启杰立刻沉默了,因为傅作义说的是对的。



    有些疲惫的揉了下太阳穴,傅作义又道:“眼下已经是顾不上骑七师了,小鬼子在重创了骑七师之后,接下来肯定会北上进攻五原,所以还是想想怎么跟中共解释,尽可能的缓和下两家的关系,如果这样的话,中共在绥远以及山西的游击队还能够帮我们骚扰一下平绥铁路线,虽然不能起决定性作用,但好歹能减轻一些我们的压力。”



    叶启杰道:“总座所言极是,事到如今也只能求助于中共了。”



    话音刚落,通信处的少校处长匆匆入内,报告说:“总座,延安急电。”



    “延安?”傅作义闻言一愣,遂即起身,急声说,“给我,电报给我!”



    从通信处长的手里接过电报,傅作义很快看完了,然后感慨的说道:“新吾兄,还是人家共产党大度,我们这边刚刚才驱逐了他们的工作组,结果人家非但不记仇,反而主动表示要对平绥铁路发动袭击,帮助我们抗击日军,大度呐。”

粘人萌男:独恋惊天睡神妻

    叶启杰看完电报后却纳闷道:“延安方面还说要调察哈尔独立团侧击河套日军,尽可能的给予我们支援,这个察哈尔独立团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察哈尔独立团,顾名思义,应该是活动在察哈尔省的部队,可怎么又跑到河套战场来了?”



    傅作义对此也是满头雾水,因为延安的电报中并没有说。



    毛主席和朱老总既然默认了徐锐收编骑七师残部的行为,就绝不会主动去跟傅作义挑破这件事,因为一旦挑破,转圜的余地就没了,如果没有挑破,傅作义兴师问罪之时,他们还可以推说不知道,再拖上一阵,这事也就成为一笔糊涂账了。



    这样的先例,也不是没有,比如说阎老西的青年决死队。



    “鬼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下傅作义摇摇头,又说道,“蚊子再小那也是肉,有部队来帮咱们打鬼子,总比没有强。”停顿了一下,又紧接着说道,“不过,说到了根上,还得靠我们自己的部队,新三十一师和新三十二师,这回得挑起大梁。”



    两人说话间,两个身穿晋绥军军装的高级将领便先后走进来。



    傅作义见了,便立刻起身相迎,笑着说:“畹九、欣然,你们来了?”



    原来进来的这两个人,便是新三十一师的师长孙兰峰、新三十二师师长袁庆荣,这两个人都是傅作义手下的虎将,很能打。



    “总座,副总座!”孙兰峰、袁庆荣分别向傅叶两人敬过军礼。



    傅作义摆了摆手,接着问道:“畹九还有欣然,部队训练得如何了?”



    孙兰峰朗声答道:“报告总座,弟兄们训练得十分刻苦,技战术素养提升很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缺给养,尤其是军装和武器弹药奇缺,弟兄们入伍都已经快三个月了,却还是穿着入伍前的破衣裳,看着就不像是一支正规军队。”



    “还有武器弹药。”袁庆荣也说道,“三个月了,大部分官兵都还没有自己的枪,每天只能抱着木刀木枪训练,这已经严重制约了部队训练,总座,还有副总座,恕我直言,如果枪支弹药不能尽快到位,新三十二师是没办法形成战斗力的。”



    傅作义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堪,他也很想给新三十一师和新三十二师发军装,更想给两个师装备足够枪械,但是他缺钱哪,他不仅没钱买枪械,甚至连买军装的钱都没,因为阎老西死死攥着钱袋子,甚至就连一个大子都不给他。



    至于说国民政府,更是鞭长莫及,傅作义现在是真的难。



    看到傅作义为难,叶启杰便赶紧站出来打圆场:“唉呀,畹久老弟、欣然老弟,你们就别逼总座了,总座他也难哪,而且他已经在想办法,军装还有武器弹药,一定解决,总部一会尽快解决,不过还有个事,我必须现在通知你们。”



    孙兰峰和袁庆荣对视了一眼,说道:“还请副总座示下。”



    叶启杰沉声说道:“要打仗了,鬼子很快就会进攻五原。”停顿了下,接着说道,“总座希望,你们新三十一师跟新三十二师能够尽快做好战斗准备,这次我们三十五军能不能挫败鬼子,能不能守住五原,就要你们两个师的表现了。”舌尖上的男神



    孙兰峰再次跟袁庆荣对视一眼,然后啪的立正,肃然说:“守土抗战,职责所在,卑职这便回去部署防务、准备抗战。”



    叶启杰点头说:“嗯,去吧。”



    孙兰峰和袁庆荣便转身走了。



    ……



    回头再说鬼子第二十六师团。



    到了傍晚时分,骑兵第四旅团的一个搜索小队终于找到了伏见宫明义,当然,找到的只是一具尸体,不过,对于黑田重德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因为找到了尸体,他就可以对冈部直三郎有个交待了,冈部直三郎对阿南惟几也有了交待。



    至于后续影响,黑田重德已经不想,还是先打好眼前的这一仗再说吧。



    如果眼前这一仗打好了,消灭了傅作义的三十五军,一切就还有机会,如果这一仗打的不好,那就什么都不用提了,到时候最好的结果也只是调回国转入预备役,甚至还可能勒令退役,跟中村机关的中村俊一样,转入政界当个小官僚。



    将伏见宫明义战死的消息上报之后,黑田重德便第一时间将小岛吉藏、安达二十三还有长勇叫到了司令部,开始部署北上作战。



    按照驻蒙军司令部此前拟定的计划,在击灭了骑七师之后,第二十六师团跟骑兵第四旅团就会组成南线集团,然后跟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骑兵第一旅团编组面成的北线集团,对五原形成南北夹击态势,向五原地区发起钳形攻势。



    黑田重德对着地图说道:“安达君、小岛君还有长君,针对支那军骑七师的第一阶段的作战行动已经结束了,虽然出了点意外,但结果还算不错!不管怎样,骑七师作为一支武装力量,已经可以从支那统帅部的建制表上抹掉了。”



    稍稍停顿了一下,黑田重德又说道:“接下来,就是第二阶段的作战行动了,也就是配合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以及骑兵第一旅团,夹击五原!别的我都不担心,我就担心,徐锐的狼牙大队会在背后捣乱,不知诸位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帐篷里有着片刻的沉默,然后安达二十三说道:“师团长,卑职以为还是应该留下一支部队来牵制徐锐的狼牙大队,否则,有这样一支强悍的小部队,始终游走在我们的身后,时不时的给我们来一下,局面可不妙。”



    “安达君所言也正是我想说的。”黑田重德顺水推舟的道,“不过,与徐锐战场对垒,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非能力出众、意志坚韧者绝对无法胜仗。”说完,黑田重德就把目光转向参谋长长勇,说,“长君,这一重任,非你莫属。”



    长勇重重一顿首,肃然道:“卑职定不负师团长所托。”



    “哟西。”黑田重德欣然点头,又道,“考虑到狼牙大队的强悍战力,我会把步兵第十三联队留给你,再留给你一个山炮兵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