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 多点开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04章 多点开花

听到徐锐这话,几个连长的脸色立刻变了。

  冷铁锋更是脸色大变,听徐锐这话的意思,他不仅是要扩大进攻,而且还打算同时对河套的十几个县旗发动进攻?

  没听他刚才说的话么?尽可能多的拿下河套各旗,最好是把除了杭锦旗之外的所有旗县全部都拿下来,怎么拿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同时下手!因为如果一个一个的来,一来时间不允许,二来鬼子和伪蒙军有了防备,就要困难得多了。

  可问题是,这样一来,蛙跳战术不就变成多点开花了?

  狼牙大队要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对十几个旗同时出击?

  冷铁锋道:“老徐,你这是打算要多点开花,同时进攻?”

  “说对了。”徐锐说道,“老子就是要多点开花,同时进攻。”

  冷铁锋便也不再多说了,因为他知道,一旦徐锐做出决定,那就再不可更改了,这家伙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的性子!而且,冷铁锋也觉得,既然决定了要扩大进攻,确实也没必要再玩蛙跳战术,不如索性多点开花,来个更痛快的!

  打阵地战,狼牙大队或许不是最强的,但是说到奇袭斩首,却没人是狼牙对手,所以多点开花同时对河套的十几个县旗下手,并非不可能。

  正说着呢,帐外忽然响起地瓜的声音:“报告!”

  徐锐便头也不回的喝道:“进来。”

  帐帘掀开,地瓜便趾高气扬的走进来。

  不过地瓜并不是一个人走进来的,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兵,两个人一组,押解着五花大绑的六七个人,那六七个人衣着考究,且细皮嫩肉,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徐锐的眼睛便立刻眯了起来,地瓜这唱的是哪出啊?

  不过很快,徐锐就猜到这是些什么人了。

  地瓜一走进蒙古包,便得意的道:“团长,你猜猜他们是谁?”

  徐锐微微一笑,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是各旗的旗长。”

  地瓜的嘴巴便立刻张大了,很吃惊的说道:“团长,这你都能猜到?”

  “这有什么稀奇的?都已经写在你脸上了。”徐锐呵呵一笑,又道,“不过,这些个旗长怎么会在伊克昭盟?真是怪了。”

  “我刚才问了。”地瓜说道,“是盟长阿勒坦鄂齐尔叫他们来开会的,说是商量给鬼子筹备军粮的事情,据说小鬼子要伊克昭盟筹备一个师团半个月所需的给养,阿勒坦鄂齐尔要各旗均摊,这些个旗长不肯答应,我们打进来时,他们刚吵完架准备回家,结果却一家伙全成了我们的俘虏,呵呵。”

  “这叫什么来着?”徐锐呵呵一笑,对冷铁锋等几个说道,“这叫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知道我们要多点开花对河套十几个旗同时下手,并且人手不足,所以老天爷派了这些个旗长来帮我们的忙啊,呵呵。”

  冷铁锋和程鹿鸣等几个连长便也跟着大笑起来。

  确实,有了这些个旗长做人质,拿下各旗的把握就更大了,因为狼牙队员大可以乔妆成各旗旗长的亲卫,轻而易举的进入各旗,然后再强迫旗长召集麾下伪蒙军的主要军官,前来旗上开会,再然后把这些军官控制起来,这个旗就算是拿下了。神玄诀

  当然,这仅仅只是初步拿下,接下来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毕竟狼牙再怎么厉害,每个战斗小组也就干掉鬼子驻军,顶天了再控制住各旗旗长的府邸,再接下来,通过旗长迫降伪蒙驻军并且派兵进驻的事情,就得指望后续跟进了。

  当下徐锐对冷铁锋说道:“老兵,具体的任务分配就交给你了。”

  冷铁锋嗯了一声,说道:“老徐,你就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说完,冷铁锋转身就走,临走之前也不忘把那些个旗长给带走。

  目送冷铁锋的身影远去,程鹿鸣说道:“团长,我们骑七营担负什么任务?”

  “你们骑七营的任务么。”徐锐狰狞一笑,说,“是抓紧整训伪蒙军的降兵,再然后做好战斗准备。”

  “要有战斗任务?”程鹿鸣三人精神一振。

  徐锐说道:“两天之内,必然会有战斗任务。”

  “是!”程鹿鸣等三人啪的立正,然后再敬礼。

  ……

  先不提徐锐这边,回头再说小鬼子那边。

  由于狼牙大队对伊克昭盟的奇袭太成功,以至于驻伊克昭盟的鬼子一个都没跑掉,而阿勒坦鄂齐尔的伪蒙军骑兵第一师又遭到迫降,之后徐锐又是有意的封锁消息,所以直到第二天傍晚,长勇才终于知道伊克昭盟已经陷落。

  长勇之所以能够知道伊克昭盟已经出事,还是因为阿勒坦鄂齐尔的缘故。

  阿勒坦鄂齐尔作为蒙族的一个头面人物,小鬼子对他自然是非常的上心,跟德王和伪蒙军总司令李守信一样,日本特务机关也往阿勒坦鄂齐尔身边派了一个女特工,当然了,名义上只是个爱慕阿勒坦鄂齐尔的蒙族女大学生。

  但实际上,阿勒坦鄂齐尔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要不然,像他这样一个糟老头子,人家十七八岁长得跟花枝似的女大学生肯给他骑?做梦!正因为知道这是日本人的女特工,所以阿勒坦鄂齐尔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起美色来。

  阿勒坦鄂齐尔遭到羁押之后,徐锐就立刻让巴特前往他的府邸,声称因为要给日本人筹备粮饷,所以这几天会一直住在盟上的公房,但是,这套说辞也就骗骗阿勒坦鄂齐尔的几个姨太太,要想骗过那个女特工却是绝无可能。

  所以到了傍晚时,消息终于还是走漏了。

  徐锐虽然很厉害,做事几乎是滴水不漏,但他再是厉害,也不可能未卜先知,算到小鬼子在阿勒坦鄂齐尔身边埋下了这样一颗钉子。

  总之,到第二天傍晚,长勇终于知道伊克昭盟已经陷落。

  刚刚得到报告的时候,长勇还不太相信,用质疑的眼神盯着通知信兵,问道:“你刚才说了什么?伊克昭盟已经被八路军给攻陷了?”

  哈依!通信兵顿首说:“这是太原特务机关传过来的消息。”如果岁月不悲伤

  纳尼?太原特务机关?长勇便神情一凛,这就不能不信了。

  八嘎,长勇切齿怒道:“伊克昭盟既然是昨天晚上陷落的,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把消息传递给我们?之前的这二十多个小时,特务机关的人又干吗去了?”

  面对长勇的责难,通信兵只能沉默以对,他又不是特务机关的人,他哪知道?

  发泄了一通之后,长勇又挥手示意通信兵下去,然后派勤务兵把骑兵中队的中队长叫到他的帐篷,让他派出骑兵前往侦察。

  骑兵中队长不敢怠慢,当即派了一个骑兵小队前往伊克昭盟侦察。

  到第二天的黎明时分,派去伊克昭盟的骑兵小队终于回来,但是带回来的消息却让长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骑兵小队居然报告说,不仅是伊克昭盟,就连周围的东胜县、准格尔旗、伊金霍洛旗、达拉特旗以及康巴什县等,也都已经陷落了。

  “你说什么?”长勇听完报告之后,一把揪住骑兵中队长小林的衣襟,神情激动的大吼道,“准格尔旗还有东胜县也都陷落了?”

  “哈依!”小林重重顿首,又说道,“伊克昭盟附近各县旗全都陷落了。”

  “八嘎!”长勇颓然松手,后退一步说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长勇完全没有想到,更让他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到了中午时分,又有新的消息传到了杭锦旗,继伊克昭盟周围的几个县旗之后,距离相对较远的如乌审旗、鄂克托前旗等旗也都失守了,接到报告之后,长勇看了下地图,结果发现,偌大一个河套,除了他在的杭锦旗一地之外,剩下的近十个县旗已经全部沦陷!

  这下长勇简直快要疯了,因为局面已经彻底的失控了。

  在黑田重德将步兵第十三联队留在杭锦旗的那一刻起,守备河套的任务也就顺理成章的落在了长勇的身上,可是现在,整个河套除了杭锦旗之外,居然全部沦陷,而河套又占据了绥远省一半的面积,也就是说,差不多半个绥远省已经被中国人给光复了。

  这对于日军来说绝对是不可饶恕的失败,不仅是第二十六师团的师团长黑田重德,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还有华北方面军司令官阿南惟几,甚至于就连大本营的高官都会记住他的名字,然而,却是作为反面典型的存在。

  真要是这样,他今后就再也别想升迁了。

  甚至连保住军职都不可能,到时极可能会被勒令退役。

  想到这,长勇就坐不住了,必须尽快的改变这一局面。

  要不然,如果消息传开了,让黑田重德甚至更高一级的将领得知消息,他就完蛋了!

  而如果,能够在消息传开之前扭转局面,哪怕只是夺回伊克昭盟一地,上面问起时,也就有话可说。

  当下长勇便派勤务兵把步兵第十三联队的联队长吉田峰太郎叫了过来,两人一合计,决定由吉田峰太郎率一个步兵大队驻守杭锦旗,长勇自己亲率两个步兵大队、一个骑兵中队外加一个独立山炮兵大队反攻伊克昭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