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4章 小鬼子要打穿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14章 小鬼子要打穿插

    入夜之后,察哈尔独立团派出的小股骑兵果然去而复返,再次向驻营的日军发起了无休无止的麻雀战,日军缺乏有效的应对策略,只能被动的应付。



    半夜时分,长勇忽然派副官把吉田峰太郎叫到他的面前。



    “吉田君。”见礼之后,长勇语气凝重的说道,“这两天是个什么情况,想必你也已经看到了,如果不想办法破局的话,则不要说夺回河套了,只怕连整个步兵第十三联队暨独立山炮兵第一大队也会被对方拖垮。”



    吉田峰太郎点点头,说道:“这也正是我想说的。”



    长勇说道:“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扭转眼下的不利局面。”



    吉田峰太郎皱眉道:“可问题是,该如何扭转这不利局面?”



    长勇怎么样不知道,吉田峰太郎反正是束手无策了,打吧,察哈尔独立团根本不给你这个机会,继续追击吧,人家是骑兵,可日军却是步兵,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可是除了打或追,还会有第三个选项吗?



    还真的有,那是,长勇鼓捣出来的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长勇说道:“吉田君,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请君入瓮这个典故?”



    “听说过。”吉田峰太郎点头说道,“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的意思吧。”



    “是这。”长勇用力击节,又道,“之前,徐锐诱歼小林君的骑兵队时,使用了欺敌战术,这一次,咱们也用同样方法回敬他一次。”



    “欺敌战术?”吉田峰太郎问道,“长君,怎么个欺敌法?”



    长勇很狰狞的一笑,说道:“徐锐祭出了所谓的麻雀战术,一定会以为,我们只能老老实实的守在军营里,承受他们无休无止的夜间袭扰,事实,昨天晚,我们也的确是巴巴的守在军营里边,承受了他们整整一晚的袭扰。”



    吉田峰太郎脸色微微一变,说道:“长君,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长勇沉声说,“你率一个步兵大队留在这里,装出步兵第十三联队主力仍然在这里的假象,欺骗并且迷惑徐锐。”



    “纳尼?”吉田峰太郎道,“徐锐十分狡猾,他会轻易当?”



    “徐锐的确很狡猾,要想欺骗他确实不容易。”长勇点点头,又道,“所以我会把独立山炮兵第一大队也留下来,你时不时对着营地外的可疑目标实施一轮炮击,这样的话,还是有很大的机会骗过徐锐的。”



    吉田峰太郎沉声说:“然后呢?长君你呢?”



    “我么?”长勇无狰狞的道,“我将率领另外两个步兵大队,直插对方的驻地,对方因为已经派出小股骑兵来袭扰我们,正常情况下,这些小股骑兵可以提供足够预警,所以留在驻地的支那军一定会非常松懈。”



    吉田峰太郎皱眉道:“可问题是,如何骗过支那军的小股骑兵,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两个步兵大队调出营?然后,又如何穿透支那军的小股骑兵、直插敌巢?”宠妻成瘾:枭少独宠彪悍妻



    两个步兵大队将近三千人的调动,既便现在是夜间,也很难不被敌人的侦骑发现,至少以吉田峰太郎的脑子想不出什么办法。



    “这个我也已经想好了。”长勇沉声说,“今天晚有很厚的云层,不要说是月光,甚至连一点星光都没有,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故意熄灭所有火把,然后趁黑调兵出营地,向对方的小股骑兵发动一次反击。”



    吉田峰太郎不解其意,问道:“然后呢?”



    熄灭火把再发动反击,敌人也会发现,未必会有什么效果。



    长勇沉声说:“然后,等我们第二次熄灭火把时,支那军会以为我们又要发动第二次反击,但是这回,我们却不反击,而是偷偷往外调兵,最多半个小时,两个步兵大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动到营地之外。”



    吉田峰太郎皱眉问道:“可是,如何确保不会与外围的支那小股骑兵遭遇呢?一旦双方遭遇,岂不是前功尽弃?”



    “应该不会。”长勇摇摇头说,“因为有之前的反击先例在,支那军骑兵肯定以为我们要发动第二波反击,所以他们一定会尽可能的收拢兵力,这一来,外围的空隙大,我们的出击部队有很大的机会穿插过去。”



    许多时候,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小鬼子的指挥官大多都会迂回侧击,但是从来不玩穿插。



    迂回侧击和穿插形式似乎差不多,但其实相差甚远,因为迂回侧击基本是在一条线作业,是侧击的部队不会太过深入,但是穿插却不同,打穿插的部队往往会像一把尖刀似的,大踏步的深入敌军的纵深腹地。



    一直以来,打穿插都是八路军的看家本领。



    与八路军一脉相承的国人民解放军以及国人民志愿军也继承了穿插的天赋,并且青出于篮胜于篮,在朝鲜战场、越边境以及印边镜将穿插演绎到极致,打得美军、越军还有印军丈夫金刚摸不着头脑,连败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败的。



    但是现在,小鬼子在与八路军频繁交手后,也领悟到了穿插的真谛,而长勇更是打算将穿插付诸实践,是的,没错,这回他要反过来打共产党八路军的穿插了,这也是另一个层面的请君入瓮: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吉田峰太郎并不看好长勇的这一设想,不过他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当下吉田峰太郎说道:“长君,你还是把独立第一山炮兵大队带吧。”



    “真不用。”长勇却摇了摇头,又说道,“一来这是穿插作战,兵贵神速,而带山炮兵大队会严重迟滞行军速度,再一个,根据航空侦察兵提供的情报,至少在入夜之前,支那军并没有在营地的周围构筑防御工事,没有防御工事用不着攻坚,山炮也用不,不过你那步兵大队的重机枪队我要带走。”



    吉田峰太郎点头说道:“没问题。”



    两人商量定了,便开始分头行动。


宝妻来袭:嗨!少将大人
    片刻之后,鬼子营地内的灯光、火光突然间熄灭。



    不过外围的独立团骑兵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仍然通过简易版抛石机,向着鬼子营地抛送集束手榴弹,然后大约一刻钟后,至少一个队的鬼子突然出现在近前,好在有埋伏在前方的警戒哨提前开枪示警,总算没造成太大损失。



    但是经历了这么一遭,独立团骑兵留了个心眼。



    所以,当鬼子营地的火光、灯光第二次熄灭之时,前来袭扰的独立团小股骑兵未雨绸缪,赶紧收拢部队并转移阵地,然而,负责这个时段骚扰的李峥嵘不知道,在夜幕的掩护之下,鬼子的两个步兵大队正悄然出动。



    ……



    延安,杨家岭。



    毛主席开完会,刚回到自己家里,朱老总后脚到了。



    毛主席笑着说:“老总,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睡觉?”



    “啷个有心思睡觉哟。”朱老总摇摇头,一屁股坐到坑,接着说道,“也不知道河套现在是个啥子局面哟。”



    毛主席摇头说:“老总,你不是一直以来都对徐锐同志挺有信心的嘛?”



    朱老总回答说:“有信心是一回事,实际情况又是另外一回事嘛,眼下毕竟还没有分出胜负的嘛,再说了,这世从来没得常胜将军,诸葛亮都有失算的时候,啷个又敢肯定徐锐这个小家伙不会因为大意而犯错呢?”



    毛主席呵呵一笑说道:“可我们这离河套隔着好几百里呢,你再急,也是没用,所以还不如安心的等待消息吧,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明天差不多该有消息传回延安了,我料定这一仗,不会拖太久的。”



    朱老总也认同毛主席的判断。



    因为徐锐在河套所采用的战术其实是牵牛战术,这是红一方面军在央苏区用惯了的经典战术,前四次反围剿,红一方面军凭借这一经典战术挫败了白匪军,所以毛主席和朱老总确信,一旦战机出现,徐锐他是一定不会错过的。



    但朱老总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因为牵牛战术最难的是牵着敌军溜弯的这段时间,这段时间如果没能牵住敌军的牛鼻子,或者间出了纰漏,让敌军坚硬的牛蹄子给蹬到了,那也是要命的,红一方面军也不是没有犯过这样子的错误。



    当下朱老总说道:“话虽如此,可我还是担心哟。”



    毛主席摇摇头,便不再理会朱老总,点亮蜡烛开始批阅件。



    “批啥子件。”朱老总便把矮几的件一推,说道,“来,陪我下盘象棋。”



    “要得嘛。”毛主席呵呵一笑,说,“总司令都下了命令,哪个又敢不遵从嘛?”



    当下毛主席便让警卫员把象棋拿来,然后两人在矮几摆开车马炮,开始厮杀,只不过朱老总明显不在状态,连着输了好几盘。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