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 弄巧成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15章 弄巧成拙

与此同时,在河套。

  徐锐刚吃完一条烤羊腿,忽然感到鼻孔奇痒无比,旋即抬头对着夜空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摸摸鼻子说道:“我敢肯定,主席和老总一准又在念叨我了。”

  “得了吧。”冷铁锋撇撇嘴说道,“主席和老总多忙,还能有时间念叨你?”

  冷铁锋是在入夜之前刚刚回来的,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狼牙战斗小组。

  冷铁锋他们是从准格尔旗回来的,因为绥中根据地的李司令员亲自带着一个骑兵营赶过来支援,同行的还有绥中一个工作组,准格尔旗的局面已经完全掌握在我党手中,所以冷铁锋的这个战斗小组就可以抽身回来了。

  徐锐说道:“你还别不信,主席和老总现在肯定在担心河套战局。”

  “有什么好担心的?”冷铁锋将架在火头上的羊腿翻了个身,又洒上一些盐,一边又接着说道,“就眼下的局面,我实在看不出小鬼子还有翻盘的机会。”

  “话不能说这么绝对。”徐锐摇头说道,“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要轻下断言。”

  “那我们不妨分析分析。”冷铁锋说道,“你觉得,小鬼子还能有翻盘的机会?或者这么说吧,如果你是鬼子指挥官,你会怎么做?”

  “如果我是鬼子指挥官?”徐锐嘿然说,“那我转身就走。”

  冷铁锋说:“这个么,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小鬼子蠢是蠢,但韧劲还是有的,他们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所以肯定还要垂死挣扎一下。”停顿了下,冷铁锋又道,“不过,再挣扎,到最后也是个死,蠢货是没什么前途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鬼子中间也还是有聪明人的,先不说别人,单说河套鬼子的指挥官长勇,就是个有脑子的,再则说了,就算鬼子的指挥官都是些蠢货,但是跟我们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了,多少总该学会一点……”说到这,徐锐的声音便嘎然而止。

  注意到徐锐半天没有吭声,冷铁锋便忍不住扭头问:“老徐,怎么了?”

  徐锐却猛然站起身,厉声喝道:“地瓜?地瓜?!”

  正在一边抱着羊腿猛啃的地瓜便赶紧起身,一溜小跑过来。

  到了徐锐面前之后,地瓜又一抹嘴巴问道:“团长,咋的了?”

  “立刻通知部队,紧急集合!”徐锐的语气却前所未有的凝重。

  地瓜轻哦了一声,转身去了,冷铁锋也停下了手上动作,问道:“老徐,你不是说今天晚上没有任务,要让弟兄们好好休息,养足体力的么?”

  “恐怕没时间休息了。”徐锐摇头道,“小鬼子可能会来偷袭我们!”

  “你说啥?偷袭我们?”冷铁锋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大笑道,“老徐你别逗了,小鬼子的指挥官能有那脑子?”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道,“是,我承认,在基础军事理论以及基础步兵战术应用方面,鬼子的基层指挥官是挺厉害,但说到一些非常规战术的运用,鬼子的指挥官简直就是渣渣,所以,小鬼子不可能打穿插。”都市尘缘

  徐锐却摇头说:“我刚才说了,鬼子指挥官就是再蠢,跟我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多多少少也该学会一点我们的干货,比如说穿插战术,何况,长勇还算是个聪明人,所以,这小鬼子极有可能给我们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冷铁锋皱眉道,“可能么?”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徐锐摇摇头说道,“真要是有万一,然后真要是让小鬼子打成穿插,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今后我们还能有脸回延安去见主席和老总?还能有脸回大梅山去见老王还有军部的首长们?”

  “呃……”冷铁锋语塞了。

  两人说话间,原本安静的营地里便已经喧嚣了起来。

  随着徐锐军令的传达下去,原本已经就寝的官兵纷纷被叫起,然后睁着惺忪的睡眼,去给战马准备装具,然后抄起枪,再然后呵欠连天的到空地上集结,徐锐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就让巴特他们四个带着部队去营地附近的树林里埋伏。

  再然后,徐锐和冷铁锋就带着狼牙开始抓紧埋地雷。

  ……

  午夜时,长勇就带着步兵第十三联队的步兵第一、第二大队赶到了目的地。

  这个目的地,当然就是徐锐的察哈独立团的营地,入夜之前,航空侦察兵向长勇通报了察哈尔独立团的大概方位,然后长勇以这个大概方位为圆心,画了个半径为十公里的圆,再派出小股侦察兵进行定位,最终找到了察哈尔独立团的营地。

  察哈尔独立团的外围有骑兵巡逻,所以日军不敢太靠近。

  长勇通过望远镜观察,发现察哈尔独立团的营地很安静,而且光线十分暗,偌大一个营地,只有十几堆微弱篝火散布在其中,不过,微弱的火光中,仍然可以看清楚,有哨兵在营地四周站岗,甚至还有士兵围坐在火堆旁边。

  看到这,长勇的眸子里便立刻流露出兴奋的神色。

  看起来,察哈尔独立团的戒备比他预期中还要更加松懈!

  看起来,徐锐也是没有想到,日军居然会打他们的穿插!

  看起来,徐锐根本就没想过,日军居然会前来偷袭他们的营地!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打败徐锐,长勇就兴奋得胯下小弟怒意勃发,这是徐锐,这可是徐锐啊,自从这家伙在无锡战场横空出世,已经打败了多少帝国名将了?光是栽在他手下的大将就有好几个,中将、少将更不计其数!

  可今天,徐锐却要败在他这个大佐手下!

  哈哈哈,长勇忍不住想仰天长笑,我这个大佐果然就是最强的,哦,不对,大佐只是暂时的,不久的将来,我肯定会晋升大将甚至陆军元帅,毕竟,我可是整个大日本帝国诸多精英中,唯一一个能打败徐锐的男人啊!公主,你咋不上天呢

  好半晌,长勇才压下心中的兴奋。

  再然后,长勇便将两个大队长叫到跟前,下令道:“步兵第一大队在北面,步兵第二大队负面南边,八个步兵中队全部展开,确保不留下任何死角!这次,我定要将察哈尔独立团全歼于此地,还有徐锐,也必须干掉!”

  “哈依!”两个步兵大队长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不一会,步兵第十三联队的两个步兵大队、八个步兵中队便在夜幕下展开,然后迅速形成一个圆形,再从四面八方向着察哈尔独立团的营地猛扑过来,说起来也是巧,就在日军发起进攻之前,对方的那队巡逻骑兵正好走远了。

  片刻后,日军便已经欺近到察哈尔独立团的营地外。

  看着仍然沉浸在一片静谧中的敌军宿营地,长勇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荡,当即反手抽出御赐军刀,仰天长嗥:“涛次改,涛次改改……”

  下一刻,八个步兵中队两千多鬼子便同时发起冲锋。

  察哈尔独立团只在营地最外围挖了一个很浅的壕沟,此外就再没别的布置,日军的先头部队很快就越过了壕沟,片刻之后,长勇也端着军刀跃过了这条浅又窄的壕沟,然后毫没来由的,长勇忽然之间感到背脊一冷。

  不对啊,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啊,这也未免太顺利了!

  不管怎么说,长勇都是个老兵,老兵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情形不太正常,察哈尔独立团就算是再松懈,徐锐就算再大意,再没有料到日军会打他们的穿插,可是这里作为他们的夜间宿营地,也不至于松懈成这样。

  这时候,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兵已经迫不及待的用刺刀挑开了帐篷,下一刻,那个鬼子却立刻愣在了原地,因为,原本应该躺满人的帐篷里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是空的,这一顶帐篷居然是空的!小鬼子瞬间就懵逼了。

  紧接着,更多的帐篷被挑开来。

  再然后,鬼子发现,所有帐篷都是空的。

  终于有一个鬼子最先反应过来,高喊道:“是空的,帐篷都是空的!”

  紧接着,更多的鬼子兵也跟着高喊起来,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很快传给长勇。

  “纳尼?”长勇的眼睛瞬间就瞪得老大,一股寒气更是从脚底心直透脑门,帐篷居然是空的?营地居然是空的?下一霎那,长勇便立刻声嘶力竭的怒吼了起来,“撤,快撤,全体后撤,快快滴,快撤退,撤离这里……”

  遗憾的是,这时候才想起来后撤,却是已经太晚了。

  话音未落,营地里便突然间响起“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距离长勇不到二十米外,一团耀眼的红光猛烈的绽放,爆炸所产生的火光还有冲击波,一下就将附近的十几个鬼子兵掀翻在地,长勇也遭到波及,被掀翻在地。

  紧接着,营地里便响起连续不断的爆炸,轰轰轰轰!

  “完了!”长勇痛苦的闭上眼睛,心忖,“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