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河套大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17章 河套大捷

    与此同时,在延安。



    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朱老总却还是睡意全无。



    毛主席却有些撑不住了,说道:“老总,我这里还有几个急件要批复呢,要不然,咱们明天再接着下?”



    “要不得。”朱老总摇头,“我都输十多局喽,怎么也得赢你一局。”



    真说起来,两人的棋艺相差也没那么多,不过朱老总明显是因为牵挂河套的战局,所以有些神思不属,所以输了这么多局。



    毛主席无可奈何,只能再摆棋。



    不过两人才刚刚摆开新的一局,毛主席的警卫员忽然兴冲冲的进来。



    “主席还有老总,河套的急电!”警卫员说完,将手里的电报递过来。



    朱老总便迫不及待的接过电报,看完之后猛的一拍大腿说:“要得嘛,徐锐这小家伙已经把话干完了,赢了,哈哈,赢了!”



    毛主席笑着说道:“老总,怎么一回事呀?”



    朱老总扬了扬手中电报,说道:“电报上说呀,长勇这小鬼子居然学我们八路军,也打起了穿插,结果却弄巧成拙,被徐锐抓住机会打了一个伏击哟,这一下子,随长勇出击的步兵第十三联队主力可是全军覆灭喽,河套稳住喽。”



    说完之后,朱老总再次重重的拍了下自己大腿。



    河套稳固,对于共产党八路军来说,意义非凡,这不仅意味着陕甘宁边区多出了一块坚固的北部屏障,更意味着陕甘宁边区将能获得河套的钱粮支持,这个对于打破国民党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可以说是意义十分重大。



    毛主席笑问道:“老总,还下棋不?”



    朱老总摇头说:“下棋?下什么棋,不下了。”



    “行,那就不下棋喽。”毛主席如释重负道,“那就说说河套的事情。”



    朱老总点点头,又道:“首先得发个嘉奖电,对察哈尔独立团提出表扬。”



    “这是必须的。”毛主席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老总,你就没有想过,这河套后续该怎么处理?是让绥南工委接收河套呢,还是另外再成立一个河套工委?再把徐锐同志的察哈尔独立团改编为河套独立团?然后长驻河套地区?”



    朱老总闻言便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当初组建察哈尔独立团,毛主席和朱老总其实另有考虑。



    可现在,察哈尔独立团还没到察哈尔呢,半道上就先把河套光复了,这就尴尬了,老实说,当初组建察哈尔独立团并命令其北上支援傅作义第三十五军的时候,毛主席和朱老总还真没有想过,察哈尔独立团居然能够一家伙拿下河套,这简直不敢想啊。



    按照道理来说呢,河套是察哈尔独立团夺回来的,所以正常情况下,应对绥南工委进行改组,将察哈尔独立团的领导班子统一进绥南工委中,可是这样一来呢,就势必会影响到毛主席、朱老总的下一步的计划。爱妻成瘾



    朱老总想了想,沉声说:“我还是建议由绥南工委接收河套地区,等绥远局势稳定,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还是应该去察哈尔,就眼下来说,在中蒙边境建立一条直通苏联的安全可靠的运输通道,比任何工作都更重要。”



    毛主席说:“那就要跟徐锐同志解释清楚。”



    “我会的。”朱老总说,“而且我也相信,徐锐同志还有察哈尔独立团的广大指战员,也是一定会理解中央的决定的。”



    ……



    几乎同时,五原的傅作义也知道了河套大捷的消息。



    傅作义收到这个电报时,正在收拾司令部里的文件,这是要准备走人了。



    然后在看过这个电报后,傅作义便立刻失声叫起来:“天哪,怎么可能?”



    叶启杰和司令部里的十几个参谋便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纷纷回头看过来。



    叶启杰更是走过来问道:“总座,怎么了?”



    傅作义没有多说,只是把电报递了过来。



    结果,叶启杰看完电报之后,反应比傅作义还要大。



    “甚?”叶启杰瞬间就瞪圆眼睛,大叫道,“河套大捷?日军留在河套的步兵第十三联队被共产党的察哈尔独立团给全歼了?!”



    叶启杰这一声喊,犹如一滴水滴进了油锅,三十五军的司令部立刻就炸了。



    傅作义走到大板桌后面坐下来,摇头说道:“新吾兄,你说的并不正确,被歼灭的只是随长勇出击的小鬼子,留在杭锦旗的小鬼子并没有被歼灭。”



    叶启杰点点头说:“但既便这样,也已经是很了不得啦。”



    “是啊。”傅作义也喟然叹息道,“这简直是不可想象啊,察哈尔独立团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仗究竟是怎么打的呀?”



    叶启杰也同样无法想象,点头说:“确实是不可想象,这个徐锐真是名不虚传哪。”



    傅作义深以为然的说道:“早就听说过徐锐的大名了,也听过他的诸多光辉战绩,但总觉得这只是以讹传讹,这只不过是国共双方刻意塑造英雄、提振全国军民的士气而已,所以才会把那么多的战绩强加到一个部队,强加到一个人身上,但是现在看来,却是我们太过小人之人度君子之腹了。”



    感慨之余,傅作义忽然眼前一亮,抬头对叶启杰说道:“新吾兄,河套日军遭到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重创,留守杭锦旗的残敌只怕也是覆灭在即,这样一来,五原的日军主力不仅失去了河套的支持,更意味着日军的身后也将遭受威胁,这也就是说,五原日军将不得不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



    叶启杰接着说:“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守住五原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傅作义当即便一拍大板椅的扶手,抬头对副官喝道:“传我的命令,转移计划取消,所有单位全部回原位。”替婚新娘:总裁好好爱



    ……



    五原城外,第二十六师团司令部。



    几乎同时,黑田重德也知道了长勇兵败东胜的消息。



    看着吉田峰太郎从杭锦旗发回来的电报,黑田重德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足足一个联队的步兵,还有一个山炮兵大队,结果才五天不到,就让察哈尔独立团打残了,察哈尔独立团总共才多少人?根据确切情报,至少在他率领第二十六师团主力北上五原时,察哈尔独立团总共才两个连,还不到五百人!



    可是现在,察哈尔独立团不仅重创了步兵第十三联队,甚至就连长勇这个参谋长也是下落不明,更糟糕的是,察哈尔独立团居然在短短五天之内,将部队扩充到了千余人,而且还是一色的骑兵,而且控制了整个河套。



    现在,第二十六师团不仅不可能再从河套获得一粒粮食的补给,而且还得分出宝贵的兵力提防察哈尔独立团从河套方向发起突袭,此外还得分出一部分兵力保护身后,以免撤回包头的退路被察哈尔独立团给切断,一下子,黑田重德就发现兵力开始捉襟见肘。



    想到郁闷处,黑田重德忍不住怒骂道:“长勇这个蠢货,居然犯下了这样的错误,简直不可饶恕,八嘎。”



    第二十六步兵团的团长安达二十三说:“师团长,步兵第十三联队主力遭受重创,吉田君在杭锦旗只怕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所以,我们必须得对下一阶段的作战方向做一个清楚的规划了,是继续进攻五原县城,还是撤兵?”



    “索代斯。”黑田重德点头说,“安达君,依你的意思呢?”



    安达二十三沉声说道:“卑职以为,局面远未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停顿了下,安达二十三又接着说道:“步兵第十三联队虽遭重创,但是吉田君手里还有一个步兵大队,再加上独立山炮兵大队,还有事先构筑的防御工事群,因此,守住杭锦旗十天半个月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也就是说,至少十天之内,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没办法分兵北渡黄河,威胁我们的身后。”



    黑田重德摇摇头说道:“怕就怕徐锐不按套路出牌,放着杭锦旗不打,直接就带着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来打我们,真要是这样,我们势必要分出相当一部分骑兵,前去应付察哈尔独立团,对五原的进攻将受到严重影响。”



    停顿了下,黑田重德又道:“更何况,察哈尔独立团的到来势必会极大提振傅作义三十五军的军心及士气,此消彼涨,我们驻蒙军所面临的局面就会更加的困难,更糟的是,如果半月内拿不下五原,我们就会陷入弹尽援绝的困境之中,那时候就不是撤不撤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够撤回到包头的局面了。”



    安达二十三道:“卑职以为,半个月内打垮傅作义拿下五原县城,还是有希望的。”



    停顿了下,安达二十三又道:“从这几天的交战来看,傅作义所部的战斗意志确实比阎锡山的晋军强得多,但是兵员的素质低下,普通缺乏训练,而且武器装备非常极差,这几天跟皇军的相持,他们完全就是拿人命在填,但是这么做绝不可能持久。”



    黑田重德一咬牙,沉声说道:“好,那我们就继续进攻。”



    安达二十三顿首:“师团长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