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1章 民族自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31章 民族自信

    “什么?”



    “局面仍在掌握之中?”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说大话。”



    “不吹牛会死啊,这简直就是赵括转世啊。”



    “总座,你可不能再将三十五军的安危交给这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了。”



    听到徐锐这话,在场的几个高参立刻就炸了,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他们代表并坚持的就是真理。



    傅作义闻言也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在傅作义看来,徐锐这句话有些托大了。



    之前徐锐说三十五军的九个养精蓄锐的主力营有机会击溃五原城外的驻蒙军主力,傅作义还是信的,因为这里还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狼牙大队完成对驻蒙军指挥部的斩首,只要驻蒙军丧失了有效指挥,三十五军是有这机会的。



    可现在看起来,狼牙大队的斩首战并没有达成预期的效果。



    驻蒙军前线指挥部兼第二十六师团的师团部的确被摧毁了,正因为驻蒙军前线指挥部遭到摧毁,导致了参与五原会战的鬼子各个部队的思想上的混乱,就在这些鬼子犹豫着,不知道应该撤退还是进攻时,三十五军突然发动反击。



    面对三十五军的突然反击,城外的鬼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很快,南门、东门以及西门外的鬼子就被击溃,开始溃逃。



    但是北门战场的鬼子并没有被击溃,因为这里有阿部规秀这个老鬼子在。



    正因为阿部规秀在,所以北门外的鬼子没乱,这也直接导致了北门反击战的失利。



    如果没有阿部规秀,城外的鬼子一旦形成溃败之势,那就再也不可能拧成一股绳,就会兵败如山倒,一直败退回到包头,但现在有了阿部规秀,溃败的鬼子就会重新被收拢,局面就仍然会回到胶着之中。



    因为失去了突然性,三十五军面对鬼子并不占优势。



    所以傅作义才觉得,现在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打平。



    可现在,徐锐却仍在大言不惭的说,局面仍在掌控,仍然有机会全歼鬼子驻蒙军,这就让傅作义有些难以容忍。



    说话间,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跑进来,向徐锐报告道:“参座,北门外的鬼子派出了十几个骑兵小队,正试图收拢其余各方向的鬼子溃兵,而且……”



    话音还没有落,那几个高参就已经按捺不住,再次鼓噪起来。



    “我刚说什么来着?北门外的鬼子肯定会收扰溃兵,这下麻烦了。”



    “是啊,虽然南门、东门以及西门的反击战打赢了,但战果有限,并没有真正杀死多少鬼子,一旦让阿部规秀这老鬼子将三个方向的溃兵全都收拢起来,驻蒙军面对我们三十五军仍然还会占据兵力以及火力的绝对优势。”



    几个高参情绪十分激动,就差死谏了。



    傅作义也被他们说得有些心浮气躁了,当即怒吼道:“都闭嘴!”



    指挥部里稍稍变得寂静,傅作义又把目光转向通信参谋,问道:“而且什么?”



    通信参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而且,前沿观察哨报告,北门外的鬼子已经再次发动反扑,其中一个步兵中队甚至已经突入城垣!”虚空风云录



    “说甚?鬼子这就开始反扑了,哎呀坏了!”



    “要输,这仗要输,而且会比之前输得更惨!”



    “总座,不要再犹豫了,赶紧收拢参与反击的部队,快撤吧!”



    “是啊,总座,现在撤,好歹还能保住七个主力营,再不撤,就连这最后剩下的七个主力营也保不住了呀。”



    几个高参便立刻将傅作义围住,强烈要求立刻撤兵。



    这次不仅是那几个高参,甚至就连几个师长也有些沉不住气,加入劝说行列,要求傅作义立刻下命令撤退。



    徐锐冷眼旁观,第一次亲耳听到了那句传说当中的经典名式:总座,看在党国份上,给我们三十五军留点儿种子吧!



    傅作义便也开始犹豫了。



    徐锐立刻知道,他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当下徐锐对傅作义说道:“傅长官,你觉得中华民族是低等民族么?”



    “什么?”傅作义一愣,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扯这话题,当下茫然道,“当然不是。”



    徐锐紧接着把目光转向在场的几个高参,厉声喝问道:“那么你们,觉得中华民族是个低等民族吗?”



    “废话,当然不是了。”



    “不要转移话题,现在说的不是这个事。”



    “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是三十五军的事!”



    “这就是一码事!”徐锐厉声打断他们道,“别看你们嘴上否认,但在你们内心,你们其实是承认的,你们就是认为中华民族是个低等民族,哪哪都不如和人族,更加比不上西方的白人,你们从精神上已经跪倒在日本人还有西方人脚下了!”



    寂静,整个指挥部霎那之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因为他们无法否认。



    包括傅作义在内,他们的确是认为中国人不如日本人,更不如白人,如若不然,中国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孱弱?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就不爱国了,事实上他们比谁都爱国,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抛头颅洒热血。



    但爱国是一回事,精神上跪倒在地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事实上,别说近代中国,既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初期,许多中国人都还没有从精神上站起来,在他们的眼里,欧洲白人的超级英雄拯救世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中国的超级英雄拯救世界就是扯淡,这都是什么逻辑?



    事实上,就算是大文豪、鲁迅先生,精神上也是匍匐于西方脚下的,证据就是,他居然主张汉语拉丁字母化,并喊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口号!



    好半晌,叶启杰最先回过神来,说:“徐参谋长,不要扯闲篇。”



    “叶长官,我并没有在跟你扯闲篇。”徐锐说道,“我要说的是,你们跪太久了,都已经忘了站起来了,事实上,中国人绝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差,日本人更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强大、不可战胜,到现在,我们三十五军已经占据绝对优势。”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今天这一战,我们想输都难!”

千金一诺

    “好一个想输都难。”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监察委员姚大海终于忍不住了,说道,“徐参谋长还是说说,如何挡住北门鬼子的反击吧!”停顿了一下,姚大海又接着说,“毕竟,从北门反击的两个营已经被打垮,而你手中已经没有更多预备队。”



    傅作义、叶启杰还有几个高参的目光便立刻转到徐锐身上。



    事实是,徐锐扣在手里边作为总预备队的九个营,已经全部投入到了反击作战中,其中东门方向投入了三个营,另外三个方向都投入两个营,但是从北门反攻的两个主力营,已经在刚才被鬼子给打垮了。



    “挡住?”徐锐却哈哈一笑,说,“为什么要挡住?”



    “什么?”姚大海闻言一愣,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不挡?



    徐锐却不再理会众人的发愣,直接对那通信参谋说:“王参谋,命令七营、九营,不必理会突入北门城垣的鬼子,立刻收扰残兵从东门、西门城垣迂回出去,侧击鬼子身后,我倒要看看,小鬼子有没有胆子深入城内!”



    “什么?不管突入北门城垣的鬼子?”



    “疯了,简直是疯了,总座,你可不听这个疯子的。”



    “是啊,总座,这个人肯定是疯了,他是存心要葬送我们三十五军哪!”



    “啊对,我想起来了,姓徐的还是个共产党,他一定没安好心,总座,这姓徐的就是奉了延安之命,来害我们的!”



    听说徐锐要放开北门,任由鬼子突入,在场的几个高参立刻就炸锅了。



    傅作义也皱紧了眉头,因为他也觉得,这个时候放开北门城垣,任由鬼子突入城内并非什么好主意,因为这么做,是会严重动摇军心的,一旦军心瓦解了,那三十五军就是真正的完了,翻盘的机会也没了。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又一个通讯参谋进来,报告说:“参座,前沿观察哨报告,突入北门城垣的小鬼子又撤了!”



    “什么?鬼子又撤了?”



    “这是什么情况?刚进来又马上后撤?”



    “这不符合逻辑呀,鬼子为什么要撤?”



    “是啊,北门城垣已经空了,鬼子为什么不长驱直入?”



    “李参谋,你是不是听错了?这种时候,小鬼子怎么可能后撤?”



    在场的几个高参立刻懵逼了,继而是不相信,他们不信鬼子会后撤。



    前来报告的那个李参谋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没错,鬼子就是撤了。”



    那个高参还要说话,却让徐锐给打断了,徐锐冷然说:“鬼子刚才的突击,只是故布疑阵,目的是为了掩饰撤退的意图。”



    “什么?刚才鬼子的突击只是故布疑阵?”



    “鬼子要撤?这怎么可能呢,鬼子为什么要撤?”



    “是啊,眼下明明是鬼子占据着优势呀,处于劣势是我们三十五军。”



    姚大海和在场的几个高参立刻就懵逼了,怎么也想不明白鬼子为什么要撤。



    但是徐锐却从一开始就知道,冷笑说道:“只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小鬼子还想从五原全身而退,却根本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