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6章 五原大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36章 五原大捷

三十五军指挥部。

  随着时间的流逝,作战室里的气氛逐渐变得紧张起来,不仅是那些个高参,便是叶启杰也无法在椅子上安坐,站起身来开始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傅作义还能坐得住,但是从他脸上那无比凝重的表情,还是可以看出他内心其实无比紧张。

  想不紧张都不行,因为傅作义已经押上了全部的家当,就等着开出明牌了。

  要是赢,那就赢个满堂彩,可要是输,他傅作义就会输掉全部家当,一无所有!

  事实上,徐锐内心也有些莫名的紧张,虽说他有信心,但是战场态势瞬息万变,谁也不敢保证说一定能打赢!既便眼下三十五军占据一定的优势,既便鬼子驻蒙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但在最后结果揭晓之前,谁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能赢。

  唯一没有紧张的,或许只有重庆来的监察委员姚大海。

  因为姚大海根本不担心,对于他来说,三十五军输了才好呢。

  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浓茶,姚大海说道:“总有些人哪,仗着以前打了些小胜仗,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又有多厚了,结果怎么着?最后赌输了吧。”

  徐锐不屑的撇了一下嘴,根本就懒得去跟这个家伙斗嘴。

  叶启杰却是按捺不住了,怒道:“姚委员,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军吃败仗?”

  “哎呀,叶副官长这话又从何说起?可不敢乱扣大帽子。”姚大海说道,“不管怎样,我也是中国人,自然盼着三十五军打胜仗,可是,我要说的是,有些人是不能轻易相信的,有些政党就更加不能相信,比如说共产党。”

  傅作义听不下去了,皱眉说道:“姚委员,结果还没出来呢,你怎么知道一定会输?”

  姚大海摊了下双手,淡然说道:“傅长官,卑职也不希望看到三十五军落败,然而,结果却似乎已经是注定了。”

  停顿了下,姚大海又指着徐锐说道:“诚如徐团长所说,三十五军相比鬼子,唯一优势就是体力充沛,可现在,随着时间流逝,三十五军官兵的体力正在急剧的衰退中,而鬼子的兵力以及火力优势却逐渐开始显现威力,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时间拖得越久,对于鬼子来说就越有利,眼下已经过去两个小时,所以我才说……”

  徐锐回头,冷冷的盯着姚大海,问:“所以你想说什么?”

  闷哼一声,姚大海面无表情的说道:“所以我才说,这一仗我们已经输定了!”

  “报告!”然而姚大海话音刚落,一个通信参谋就大步走进来,啪的收脚立正,向着徐锐敬了记军礼,又说道,“前线战报,鬼子驻蒙军残部在白家圪旦附近被我军击溃,残部已越过乌梁素海向东溃逃,我军正在察哈尔独立团的协同下全力追击。”

  一片死寂,通信参谋报告完之后,整个作战室顿时变得一片死寂。

  好半晌后,才陡然响起咣当一声,紧接着就是喀嚓的瓷器碎裂声。

  众人回头看时,才发现是姚大海手中的茶杯失手掉落在地,碎了。

  敢情刚才,姚大海在骤然间听到这个捷报后,导致心魂一下失守,连手中的茶杯也失手掉落在了地上,结果滚烫的茶水一下就飞溅出来,溅在了他的裤腿上,烫得姚大海当时就嗷嗷的惨叫起来,再卷起裤脚一看,只见红了一片。最沧海

  看到这幕,包括傅作义在内,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

  姚大海便恼羞成怒,当时就闷哼一声,拂袖离开了。

  姚大海一走,作战室里的气氛便立刻变得轻松起来。

  徐锐首先向傅作义表示祝贺:“傅长官,恭喜你了。”

  “同喜同喜。”傅作义摆手说,“更何况,这还多亏了老弟你。”

  “是啊是啊。”叶启杰也说道,“徐老弟,这次真是多亏你了。”

  仗打赢了,傅作义和叶启杰对徐锐的称呼也立刻变了,成了老弟。

  说完之后,叶启杰立刻又喝道:“王副官,立刻向重庆报捷,就说我们三十五军已经打退了来犯之敌,并且重创了驻蒙军。”

  “是!”一个军官立刻转身去了。

  ……

  捷报传到重庆时,已经是午夜了。

  此时的蒋委员长却不在他的官邸,而是国民军统帅部,干吗去了?远程部署长沙会战的防务去了!鬼子的第十一军为了拓展武汉周边的防御纵深,跟历史上一个样,决定集中兵力拿下长沙,不同的是,这次鬼子指挥官已经不是冈村宁次。

  蒋委员长的缺点,就是死抓着军权不肯放手,大小战斗都必须亲自过问。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一开始时蒋委员长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北伐时期,蒋委员长基本上是不干预前线的指挥的,甚至在中原大战之时,蒋委员长也是敢于放权的,真正导致蒋委员长的心态出现变化,是第二次下野。

  第二次下野之后,使得蒋委员长深刻认识到,权力必须牢牢的抓在手里,尤其兵权,更不能允许任何人染指!从那之后,蒋委员长对于军权就十分敏感,每有战事,他都会亲自过问甚至直接越级指挥,为的就是,提防手下出现不听指挥的军阀。

  蒋委员长这么做的效果也极明显,中央军里有这个系那个系,山头林立,但是没有一个军头敢脱离他而自立,无论陈诚、胡宗南还是何应钦,全都不敢,因为蒋委员长早已经将触角深入到他们的手下,胆敢自立,蒋委员长分分钟就能架空他们。

  言归正传,蒋委员长又一次来到统帅部,亲自过问长沙会战的备战情况,为此,第九战区总司令长官兼第一兵团司令薛岳也专门从长沙赶回来,当面向蒋委员长汇报情况,这会才刚刚汇报完毕,等候蒋委员长做专门的指示。

  只不过,还没等蒋委员长说话,王世和就匆匆走了进来。

  “委座。”王世和兴冲冲走过来,激动的道,“五原大捷!

  “什么?五原大捷?”蒋委员长闻言先一愣,遂即大喜,“五原会战打赢了?傅作义的三十五军果然打赢了么?”

  “是的,赢了。”王世和用力点头。不行啦亡夫:调包诡夫夜难眠

  听到王世和肯定的回答,整个统帅部里顿时间欢声雷动。

  说起来,自从中曰战争全面爆发,中国军队在抗曰战场上也打了不少的胜仗,但是这些胜仗基本上与国军没啥关系,与国军有关系的诸如淞沪会战、忻口会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乃至武汉会战,毫无例外都打输了。

  唯一例外的,就是德安全战歼灭了鬼子的第一零六师团。

  相比之下,共产党那边打的胜仗就要多得多了,尤其是徐锐的部队,无论是在大梅山还是在淞沪战场,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歼灭或重创的鬼子师团都有四个,歼灭或重创的旅团或支队就更多,蒋委员长都听麻木了。

  现在,时隔将近两年后,国军终于又打胜仗了。

  虽然傅作义的部队并不是中央军,但终究是党国的部队,所以蒋委员长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很高兴的,从这一刻起,国军也有了可以宣传的抗曰英雄以及英雄部队,而不必每天看着中共的新华社在那里吹嘘他们的英雄及英雄部队。

  “漂亮!”蒋委员长挥了一下拳头,又对王世和说道,“立刻将这一捷报转发给中央广播台及中央通讯社,让他们加大宣传力度,尽快将这一好消息报告给全国军民,抗曰战场沉寂了长这么的时间,也该提振一下士气了。”

  “是!”王世和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蒋委员长又扭头对薛岳说:“伯陵,你也要尽快将这一消息通报第九战区,尤其第一兵团的官兵,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小鬼子刚刚在五原吃了个大败仗,只要打好了,小鬼子就会在长沙城再吃一个大大的败仗!”

  “是!”薛岳恭敬的点点头。

  说完,蒋委员长又扭头对何应钦说:“敬之,立刻以统帅部的名义,给三十五军全体官兵发一封嘉奖令,祝贺他们在五原会战之中所取得的伟绩!另外,再从军政部紧急拨付法币五百万元,犒劳三十五军将士。”

  “是。”何应钦也恭声应是。

  ……

  宜川,第二战区长官部。

  第二战区总司令长官阎锡山几乎是同时知道五原大捷的消息。

  “甚?”阎锡山吃惊的看着副官高荣达,吃声问道,“你说甚?”

  侍从副官高荣达苦笑了一下,再次说道:“总座,北路军刚刚在五原战场重创了鬼子驻蒙军主力,眼下鬼子驻蒙军已经兵败如山倒,北路军正在全力追击,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北路军将取得重大战果,甚至光复包头也不是不可能的。”

  阎锡山听完之后,整个人顷刻呆若木鸡,坐在那里再没有动静。

  高荣达还道阎锡山得了臆症,吓得赶紧冲上来准备给他掐人中。

  “你做甚,我又没有得臆症,掐甚人中?”阎锡山被惊醒过来,一把拍开高荣达手,然后又哀声叹道,“哎呀,没天理了,真是没有天理了,傅作义这忘恩负义的混账王八蛋,居然也能打胜仗,老天爷真是瞎眼了。”

  阎锡山一下就像是苍老了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