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架在火上烤-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67章 架在火上烤

重庆,国民军统帅部。

  蒋委员长正和几个幕僚在研讨长沙会战的战事进展。

  自从长沙会战打响后,蒋委员长就吃住都在统帅部,几乎不怎么回家了,不过跟以前的历次会战比起来,蒋委员长确实有进步,至少几乎不怎么越级指挥了,但是,关心战事进程的毛病这辈子都改不掉了。

  不过,第二次长沙会战才刚刚爆发,双方都还在互相试探的阶段,所以战事并不怎么激烈,可以关心的点也不多,讨论了片刻,蒋委员长便感觉到有口渴了,当下便坐下来端起茶盏准备喝一口龙井解解乏,上好的龙井。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侍卫长王世和忽然走了进来。

  委座!王世和报告道:“这是胡宗南刚从西安发来的急电。”

  “寿山的电报?”蒋委员长闻言手上动作一顿,对于胡宗南这个学生,蒋委员长还是十分看重的,在所有黄埔学员中间,胡宗南的升迁也是最快的,第一个当上师长,第一个当上军长,第一个当上军团长,乃至第一个当上集团军司令,毫无例外都是胡宗南。

  当下蒋委员长又问道:“电报里都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共产党有什么动作了?”

  根据蒋委员长的密令,胡宗南已经暗中开始着手对延安实施经济封锁,陕甘宁边区的物资开始出现了短缺,物价也开始飞涨,所以蒋委员长心里的弦就开始绷紧,唯恐共产党会以此为借口展开报复性行动。

  “倒不是。”王世和摇了摇头,说,“电报上说,徐锐打算要疏通包头茶路,籍以恢复包头的对俄茶贸,所以特意给胡宗南发去了一封电报,要求陕西省予以全力配合,给予南下关中贩茶的晋商以通商便利。”

  清朝前期,晋商贩茶的起点远到江浙福建。

  但是清末,晋商开始在陕南以及湖广种植茶叶,就再也用不着到福建贩茶,大大的缩短了茶路的路程,同时也节约了成本,所以现在晋商南下贩茶只要到关中就行了,关中现在是胡宗南的地盘,所以要有胡宗南的配合。

  “讲啥西,疏通茶路?”蒋委员长闻言便噗的一声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

  正好陈诚凑过来想跟蒋委员长说话,结果被喷得满脸都是,当下便傻在那,擦也不是不擦更不是,还好蒋委员长反应过来,赶紧掏出手绢帮他擦干了,然后又对王世和说:“你刚才说什么,徐锐打算疏通包头茶路?”

  “是。”王世和点头道,“电报上确实是这么说。”

  “哼,简直是异想天开。”蒋委员长不屑的道,“疏通茶路又岂有那么容易?这中间涉及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多了去了,不要说他区区一个团长,就是延安的***出面,也未必能够摆平得了,马上回复胡宗南,让他不必理会。”

  “是!”王世和应了一声,刚要转身离开,却让陈诚喊住了。

  陈诚喊住王世和,又问道:“共产党有没有拿这件事做文章?”

  “有。”王世和点点头说道,“徐锐好像在包头专门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新华社也就此发表了评论员文章。”[洪荒]妖后不好当

  “还有这种事情?”蒋委员长脸色微变道,“世和,你把新华日报找来。”

  王世和答应一声,当即从侍从室把这两天的新华日报给蒋委员长搬了过来。

  看完了新华日报,蒋委员长又道:“别的大报,像申报、大公报有没有转载?”

  “没有。”王世和摇头说,“据我所知,除了新华日报和绥远日报,好像并没有别的报纸报道这件事,至少像申报、大公报这样的大报绝对没有报道。”

  “那就没事。”蒋委员长舒了口气,说道,“这样的话影响就不大。”

  蒋委员长最为担心的,就是影响已经造成,这样的话就不免要被舆论给绑架。

  不过这时候,陈诚却眼珠一转说道:“委座,卑职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事有蹊跷?”蒋委员长愣了一下,遂即又问道,“辞修,你觉得哪里有蹊跷?”

  陈诚回答道:“委座,在卑职印象中,共产党可是一贯都很善于利用舆论工具,可为什么这次却并没有大张旗鼓?”停顿了一下,陈诚又道,“这很可能说明,徐锐或者说中共并不是真的想疏通包头茶路,而只是以此为借口来稳定包头局势。”

  “说的也是。”蒋委员长恍然道,“前一阵子,包头被姚大海搅了一个天翻地覆,徐锐为了稳定局势,故意画出这样一张大饼,也是有可能的。”

  陈诚道:“委座,我们何不利用这次机会,再添上一把火?”

  蒋委员长说道:“辞修你的意思是,帮徐锐把声势造起来?然后如果事情成了,固然是好,关中可收商税,陕南茶农可得收益,但如果不成,徐锐就难免会被架在火上烤,到那时候中共也会跟着威信扫地,我说的对吗?”

  “是的。”陈诚点头道,“此事对党国有利而无害!”

  “害处其实还是有的。”一边的何应钦忽然插话说,“如果包头茶路真的疏通了,关中固然可得商税,陕南茶农固然也可得收益,但是得利最大的还是包头的茶商,同样的,作为包头城的实际掌控者,徐锐的经济收益也要远远大过党国。”

  陈诚反驳说:“难道敬之兄认为,徐锐真能疏通茶路?”

  何应钦连忙摇手说道:“辞修兄说笑了,我可没这么说。”

  “这便是了。”陈诚道,“徐锐真疏通茶路的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所以一旦舆论形成,最大的可能是徐锐和中共被架在火上烤!”

  蒋委员长却有些犹豫了,皱眉道:“可万一真疏通了吗?”

  陈诚和何应钦便立刻不再吭声了,这个他们也是不敢保证。

  蒋委员长犹豫了好半天,还是无法决断,便对王世和说道:“世和,你这就给罗家湾十九号打电话,让戴笠马上到统帅部来……”穿越之檀清承志

  话音还没落,便有一个侍从进来报告说:“委座,戴局长求见。”

  “说曹操,曹操到。”蒋委员长摆摆手说,“让他马上进来见我。”

  侍从领命转身去了,片刻之后,一身便装的戴笠便弯着腰走进来。

  “雨农,你来得正好。”蒋委员长招手示意戴笠站到他的面前,又道,“关于徐锐要疏通包头茶路的事,你晓得伐?”

  戴笠忙道:“卑职正要向委座禀报这件事。”

  “哦是吗?”蒋委员长讶然道,“那你说。”

  戴笠看了一眼两侧站着的陈诚、何应钦还有白崇禧三人,欲言又止。

  蒋委员长便立刻对陈诚三人说:“哦,辞修、敬之还有健生,你们也累了一天了,要不先回去休息吧,我待会也要回官邸了。”

  蒋委员长下了逐客令,陈诚三人赶紧告辞。

  等陈诚等三人走远了,蒋委员长才沉声道:“雨农,关于徐锐疏通包头茶路这件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戴笠沉声道,“裙带花说,这只是徐锐的权宜之计!”

  徐锐的反间计终究还是得手了,至少暂时得手了,因为向影心的确按照徐锐的意思,给戴笠送出了假消息!此外,向影心还向戴笠提出申请,要求以中央通讯社派驻察哈尔独立团的战地记者的身份,长驻察哈尔独立团。

  向影心还提出,只有设法接近徐锐,才会有机会。

  戴笠对此深表同意,所以立刻就同意了她的申请。

  当下戴笠又道:“另外,卑职还有一个好消息要报告给委座,裙带花已经初步获取了徐锐的信任,接下来,她将以战地记者的身份常驻包头,徐锐好色,所以不出现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裙带花的入幕之宾。”

  “好!”蒋委员长欣然说道,“你务必指示裙带花,为了确保成功,可不必急于行刺,等到时机完全成熟后再动手也不迟!”

  “是!”戴笠道,“卑职一定把委座的指示传达到。”

  “行了,你去吧。”蒋委员长挥了挥手,又扭头对王世和说道,“世和,你立刻以侍从室的名义发布一个公告,让重庆的各家报刊、杂志还有通讯社的记者,哦对,还有各个民主党派的联络人,连夜到外宣司开会。”

  戴笠便小声问道:“委座,你这是要给徐锐添把火?”

  “没错。”蒋委员长笑道,“徐锐不是扬言能够打点好苏联人,重新疏通包头茶路么,我就推他一把,帮他把影响造成,我也深信,有了全国人民的支持,他在与苏联人谈判时,必定更有底气,疏通茶路的把握也必定更大。”

  戴笠连声应是,心下却道,委座这是要把徐锐和中共架在火上烤哪,不过这也不能怪别人落井下石,要不是徐锐吹牛在前,委座就是想落井下石也找不到机会,是吧?只不过,这次却有得徐锐受了,还有中共,也要大大的丢一回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