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向大梅山进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3章 向大梅山进发



徐锐的右腿总共中了十几块弹片,创口分布从大腿根直到脚踝,所以手术完之后,小鹿的纯子便用纱布将徐锐的整条右腿都裹起来,又用绷带做了个绳套,将徐锐的右腿抬高吊在房梁上,这样可以增强血液循环,消除肿胀。

不过这对于徐锐来说,却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回味的享受。

所以第一天一大清早,徐锐便早早的醒了过来,任谁这样被吊着脚,都不会舒服。

小鹿原纯子端着木盆走进来,徐锐便立刻叫道:“快快快,快点把我的脚放下来,我快累死了。”

小鹿原纯子将木盆放在徐锐的床头,然后依言将徐锐的右腿放下来,放下来之后,又用双手给徐锐的右腿做按摩,主要就是足底以及没有受伤的外侧,小鹿原纯子明显受过专业的按摩训练,小手轻按几下,徐锐右腿的酸胀感便立刻消减不少。

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笑意,盯着小鹿原纯子精致的侧脸说道:“手艺不错嘛。”

手术之后,小鹿原纯子对徐锐的感观有了一定改观,至少不再视徐锐为八歧大蛇,但内心对徐锐的畏惧并未有太多消减,所以面对徐锐的调侃,小鹿原纯子既没有感到羞涩,也没有感到气愤,而是下意识的起身,点头哈腰:哈依,死米马赛。

也是巧,小鹿原纯子这一低头弯腰,鼓鼓囊囊的胸脯便抵在了徐锐的右脚的脚底。

徐锐的右脚是赤着的,所以感觉很敏锐,徐锐便立刻感觉到脚底心一阵酥酥软软,当下想也没有想,便下意识弯起大脚趾挠了几下。

这一下,小鹿原纯子却终于有了反应了,一张俏脸便立刻羞红了。

江南走进来时,正好看到这暧昧的一幕,便立刻嗔道:“姓徐的,你又欺负纯子?”

徐锐却丝毫没有被“捉奸捉双”的慌张。邪笑着说道:“怎么着,莫非你吃醋了?”

“吃醋,吃你个大头鬼啊。”江南狠狠的剜了徐锐一眼,却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过来跟小鹿原纯子一道,将徐锐右腿上的纱布一圈圈的解了下来,不片刻。缠绕在徐锐右腿上的纱布便逐一解下来,十几处伤口也露了出来。

小鹿原纯子看清楚徐锐腿上的伤口之后。便立刻愣住了。

江南也有些难以置信,讶然道:“不会吧,这么快就结痂了?”

江南虽然没有学过医,却也知道伤口结痂一般需要三到五天,像徐锐这样一个晚上伤口就能结痂的,绝对是怪胎。

徐锐却只是嘿嘿一笑,并不言语。

徐锐的身体可是经过基因改造的,虽然不是怪胎,却也差不太多。

“徐桑。这样看起来,最多三天,你的伤口就能基本愈合了。”小鹿原纯子说完又用药棉擦了碘酒,细心的给徐锐伤口消毒。

江南一边帮忙,一边对徐锐说道:“皖南地委那边有消息过来了,由于大梅山区并没有我们的地下党组织,所以只能提供一些最基本的情况。”

说到正事。徐锐便也变正经起来,说道:“有总比没有好,说说。”

江南说道:“从地理上,大梅山区地处蒲县、官县以及滁县交界,正是因为地处三县交界,自古便是三不管地带。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土匪横行,就是太平年间,大梅山区的匪患也从来没有断过,战乱年间,那就更不用说了。”

徐锐皱了皱眉,说道:“别扯闲篇,说重点。”

江南甩徐锐一记白眼。又接着说道:“大梅山区虽然地处三县交界,但是大梅山区的重镇梅镇却属于蒲县。”

见江南重点提了梅镇,徐锐便知道,这个梅镇很可能就是今后大梅山抗日根据地的行政中心了,当下问道:“梅镇有哪些势力?”

“梅镇的势力构成异常复杂。”江南说道,“根据皖南地委提供的情况,梅镇明面的治权归镇公所所有,镇长名叫黄世勋,这个黄世勋据说也是一个传奇人物,此人三岁丧父,七岁丧母,是他的舅舅把他拉扯大的……”

徐锐蹙眉说道:“江指导员,你又跑题了。”

对于什么大梅山的风云人物,徐锐是真没兴趣听。

江南俏脸上便浮起一抹羞恼之色,嗔道:“你还想不想听了?”

“行行行,听,我听还不行?”见江南真恼了,徐锐只能服软。

江南娇哼一声,却也没有接着讲黄世勋的传奇,再次言归正传:“梅镇明面的治权归镇公所,还有保安队,可是实际上,梅镇各方面的利益却由四股势力一起在把持着,这四股势力除了镇公所之外,还有会道门。”

“会道门?”徐锐道,“这是什么玩意?”

江南说道:“这会道门,就是指一会一道加一门,黑龙会,******,加洪门。”

“黑龙会?******?洪门?”徐锐摸着下巴上刚刚长出来的硬硬的胡茬,说道,“一个小小的梅镇就有三个帮派势力,还有镇长黄世勋也是个传奇人物,这么说来,这个小小梅镇的水还挺深嘛。”

停了一下,徐锐又问道:“对了,还有土匪呢?”

江南摊了摊双手,说道:“这些情况还是皖南地委费了不少人力、物力打听来的,可对于大梅山的土匪势力,皖南地委却实在是鞭长莫及。”

徐锐蹙眉道:“这样的话,就只能等崔九和大兵回来了。”

这一等就是七天,七天后,崔九还有大兵终于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崔九、大兵回来时,徐锐的腿伤早就好利索了,反倒是冷铁锋的左腿还瘸着,不过也快要痊愈了,至少用不着拐杖了。

只来得及洗了把脸,崔九和大兵便来到了徐锐的面前。

“大队长,这大梅山的土匪可邪了。”大兵拿衣角擦去脸上的水渍,急声说道,“尤其是那个,赛红拂,太他妹的邪了。”

徐锐说道:“大兵,慢慢说。”

当下大兵便将打探到的情况都说了,崔九在一边补充。

这个时候,万重山、东北虎、李海、黑皮也都过来了。

听大兵说完了之后,何书崖便叫道:“哎妈呀,这可真是奇了,从来只听说男人当土匪,没想到还有女人当土匪。”

肖雁月便立刻怒道:“书呆子你竟敢瞧不起我们女人?”

“没没,没有的事。”何书崖吓了一跳,赶紧躲到冷铁锋身后。

万重山还是一贯的谨慎,说道:“青牛寨的土匪能够让梅镇的镇长黄世勋乖乖的奉上这么多的钱粮,可见并不好惹,青风寨的寨红拂则更是黑吃黑吃到了青牛寨的头上,可见更加不是好惹的,要我说咱们还是别去大梅山了。”

李海不屑的道:“老万,两伙土匪就让你怕成这样?”

“我这不是怕。”万重山皱眉道,“你也不看看咱们现在是个什么情形?咱们虽说还有四百多号人枪,可每人平均只剩不到十发子弹,就连一次小规模的伏击战都打不起,靠啥跟大梅山的土匪硬碰硬?”

“就凭咱们是正规军!”李海道,“敢跟咱们正规军叫板,借他们俩胆!”

大兵便又说道:“李连长你还真别说,大梅山的土匪还真就不怕正规军,尤其是青风寨那个赛红拂,听梅镇的百姓讲,这个赛红拂既不抢贫民百姓也不抢缙绅大户,她们专抢周围的各路土匪以及进山剿匪的正规军!”

崔九也补充道:“还有,青风寨这伙女土匪的装备是真不赖,当时虽然天黑,而且隔得也有些远了,但是就我观察,青风寨的女土匪至少有六挺轻机枪,这还只是她们带出来的武器装备,留在山寨的还不知有多少。”

大兵接着说道:“听梅镇百姓讲,青风寨连迫击炮都有。”

“嘿,这可有点意思了。”东北虎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叫道,“真要是这样,这大梅山咱们还非去不可了,我倒要会会这个赛红拂。”

黑皮也嚷嚷道:“老虎说的对,什么青牛寨,青风寨的,在咱们独立大队面前那都是挨宰的肥羊,咱们独立大队叫他们趴着,他们就色对不敢站着,咱们独立大队叫他们卧着,他们就绝对不敢趴着!”

何书崖小声道:“黑子哥,卧着跟趴着好像是一个意思。”

“滚边儿去。”黑皮扬了扬蒲扇般的大手,没好气的道,“反正就一个意思。”

万重山皱了皱眉,刚想反驳时,徐锐却轻咳一声站了起来,看到徐锐起身,万重山便只能把吐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对于东北虎、黑皮、李海的反应,徐锐还是挺满意的。

不管怎么样,经过他的努力改造,这支部队的军魂至少是铸成了,既便是现在他们只剩下人均不到五发的子弹,这支部队的官兵也仍是敢死敢战。

徐锐环顾众人一圈,淡淡的说道:“那啥,都歇够了吧?”

李海、黑皮、东北虎便纷纷叫嚣:“大队长,早就歇够了。”

徐锐嘿然道:“既然歇够了,那还愣着干啥,赶紧的,向大梅山进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