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3章 外交交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73章 外交交锋

朱可夫很清楚,再跟中国人僵持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他之所以要让沙斯基赫出面,给中国人来一个下马威,意图并不是为了把中国人赶回家去,更加不是为了破坏这次谈判,而只是为了争夺这次谈判的主导权而已。

  但是,很显然,他的这个意图已经绝无可能达成了。

  因为徐锐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如果他不能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库伦郊外去见他,那他就会带着整个中国代表团返回包头,徐锐敢于对沙斯基赫和他手下的卫队班痛下杀手,足见这家伙不是个善茬,他说得出就一定能够做得到。

  所以,除非朱可夫愿意冒着谈判失败的风险,否则他就只能让步。

  但是,朱可夫敢冒这个风险吗?答案是不敢,因为斯大林同志在给他的密令之中,明确的表达了对这次谈判的重视,如果因为他的原因,导致这次谈判失败,斯大林同志一定会非常的失望,真要是这样的话,他的前途就渺茫了。

  不过,朱可夫并不介意退一步,大国就该有大国的气度,不是么?也只有中国这样的弱国、穷国,才会对这些形式上的礼节如此之在乎,而他们苏联人为了获得真正的利益,做出一些形式上的让步,又有什么关系?

  当下朱可夫带着卫队连直奔郊外而来,然后,又命令整个卫队连排开整齐的队列,给予徐锐一行最高礼遇,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朱可夫确实是个厉害角色,一旦决定退让,便毫不犹豫的退个彻底,绝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他甚至于都没有跟徐锐提沙斯基赫还有十几名苏军士兵被抓住并且剥个精光的事情。

  “这位想必就是徐锐上校了吧?欢迎!”朱可夫热情的张开双臂。

  听完乌兰托娅的转译,徐锐也只能张开双臂,跟朱可夫来个拥抱,不过在内心里,徐锐却是暗自警惕,单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朱可夫不是个易与之辈,他此时的退让,绝对会在明天的谈判桌上全部讨回去,自己却要小心应付了。

  拥抱之后,朱可夫又接着说道:“徐上校,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再加上这该死的鬼天气,肯定已经又冷又饿了,我已经让库伦宾馆的经理准备好了热腾腾的洗澡水,你们马上就可以泡个舒服的热水澡了,泡完澡,还有一顿丰盛的大餐在等着你们,我已经让库伦城内最好的饭店准备好了全羊宴,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听完乌兰托娅的转译,徐锐只能道谢:“多谢将军阁下的盛情款待。”

  “刚才的事,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请徐上校不要放在心上。”朱可夫打了个哈哈,几句话就把刚才的不愉快轻轻的揭过,又伸手说道,“徐上校,请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徐锐当下跟着朱可夫进了库伦城,说是城市,但这个时代的库伦其实也就是个稍大点的聚居区,入眼所及大多都是蒙古毡包,只有极少数苏式建筑,而且大多都是两三层的小楼,高层建筑几乎就看不到。

  ……

  接下来的事,没什么好多说的。伊伯尔战记

  朱可夫也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第二天一早,双方的谈判在库伦宾馆的一楼大会议厅正式开始,这个时候,徐锐就注意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库伦作为蒙古的一国首都,苏联人和中国人在这里谈判,却居然没有蒙古政府的代表参与。

  所以才说,弱国无外交!

  这个年代的蒙古国,根本就没有独立自主的外交。

  参与这次谈判的中方代表三人,分别是徐锐、冷铁锋还有俄语翻译乌兰托娅,俄方谈表也同样是三个人,朱可夫居中而坐,他的左侧是个少将,右侧则是一个俄国姑娘,能说一口十分流利的汉语,据说小时候曾经在东北生活过。

  因为有两个翻译在同声传译,所以徐锐和朱可夫基本可以进行无障碍交流。

  从外形上,朱可夫风度翩翩,非常的儒雅,语气也是不疾不徐,非常平缓,但是说出来的话却非常的直接强势,甚至于有些咄咄逼人。

  朱可夫首先发话道:“我亲爱的中国朋友,我已经接到了敬爱的斯大林同志从莫斯科发来的最高指示,斯大林同志要我们尽可能的给你们提供必要的帮助,那么现在,请你们告诉我,你们需要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一上来,朱可夫就试图把这次惠及双方的谈判,定性为苏联对中国的援助,这样在后面涉及具体细节的谈判时,苏方就可以居于主动地位,他就可以替苏联争取更多的好处,从而将苏联需要付出的代价,压缩到最小。

  这个属于谈判技巧,朱可夫也为国家利益考虑,所以无可厚非。

  但是这样的小伎俩,在徐锐面前却是毫无用处,他又岂会上当?

  如果让朱可夫将这次谈判定性为苏联对华援助,后面还谈个屁?

  徐锐便立刻反驳道:“朱可夫将军,我纠正一点,这是一次互惠互利的服贸谈判,不仅我们中国可以从中得利,你们苏联也一样能得到好处。”

  “哦,是吗?”朱可夫并没有放弃,微笑着说道,“请恕我直言,在这次谈判中,我实在是看不出苏联能够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徐锐冷然道:“你们真的没有好处么?”

  “好吧我承认,你们中国产的茶叶的确是我们斯拉夫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朱可夫耸了耸肩,笑着说道,“而且我也不否认,西伯利亚铁路的中东段已经被日军切断,海参崴的茶路已经彻底断绝,不过我要说明的是,我们仍可以从欧洲进口茶叶。”

  冷铁锋沉声道:“据我所知,想要从欧洲进口茶叶,价格可是不低。”

  朱可夫耸肩道:“从欧洲进口茶叶,所费确实远远超过海参崴茶路,但是问题是,包头茶路所费也是不低,相比从欧洲进口茶叶就算价格略低,也是低得有限,最麻烦的是,包头茶路的茶叶在运抵恰克图之后,仍然需要通过西伯利亚铁路运往莫斯科,这对于运力本就已经很紧张的西伯利亚铁路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贫民窟的百万女友

  冷铁锋沉默了,因为他觉得朱可夫说的十分在理,他竟然无从反驳。

  徐锐却冷然道:“将军这话还是不要随口胡说的好,以免让人笑掉大牙。”

  坐在朱可夫左侧的苏军少将便怒了,拍着桌子咆哮:“你竟然敢藐视尊敬的朱可夫将军阁下,简直就是不可饶恕,你必须立刻马上向将军道歉,否则谈判立刻中止!”

  朱可夫制止了苏军少将的咆哮,微笑着对徐锐说道:“刚才的话,我可以不计较……”

  “朱可夫将军,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理不辩不清,道不辩不明,所以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徐锐却根本不给朱可夫糊弄的机会,接着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是将军你蠢呢,还是你认为我们蠢,好糊弄,所以才说出刚才那样的笑话?”

  “蠢?说笑话?”朱可夫干笑两声,说道,“你说我刚才说的笑话?”

  “难道不是么?”徐锐道,“西伯利亚铁路的运力的确是十分紧张,但是紧张的,只是从欧洲往远东方向,从远东往欧洲方向的货运列车只怕大多都是空车吧?既然是空车,捎带上来自包头的茶叶,很困难么?”

  “呃,这个么……”朱可夫顿时满脸尴尬。

  说真的,朱可夫刚才确实是当中国人傻,想要糊弄人。

  现在被徐锐当面拆穿,便有些下不来台,僵了片刻后,便起身拂袖而去,作陪的苏军少将恶狠狠的瞪了徐锐一眼,也跟着起身离开,反倒是那个俄国女翻译向徐锐、冷铁锋投过来抱歉的一瞥,然后也抱着文件夹匆匆离开了。

  目送朱可夫三人离开,冷铁锋哼声说道:“老徐,刚才要不是你,我险些就让朱可夫这家伙给耍了,什么铁路运力紧张,紧张的明明只是从欧洲到远东方向,却偏偏说成整条铁路都运力紧张,我一时不察,险些就让他骗了。”

  顿了顿,冷铁知又道:“不过,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徐锐微笑道:“凉拌,我们到外面诳诳去。”

  说完了,徐锐起身就往外走,冷铁锋乌兰托娅赶紧跟上。

  半道上,乌兰托娅又不无担心的道:“徐团长,如果朱可夫一直这么糊弄,不跟我们深入展开谈判,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不会。”徐锐信心满满的道,“我们耗不起,苏联人更耗不起!”顿了顿,徐锐又回头对乌兰托娅和冷铁锋说道,“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我赌吃过午饭后,朱可夫就又会提出来跟我们谈判,不过我却不急着谈了,咱们先打猎去。”

  徐锐很清楚,此刻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苏联人的监视之下,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会传到朱可夫耳朵里,那么此时他们越是表现出不着急,朱可夫就会反过来越着急,那么谈判的主动权就会落入他们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