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4章 遭遇敌机(空中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04章 遭遇敌机(空中求月票)

    当阿南惟几闻讯赶到南苑机场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更新快无广告。

    这个时候呈现在阿南惟几面前的,除了机场的满地狼籍,就只有机场守备队队长小岛的尸体,以及守备队的那一百多名官兵,一个个就跟木鸡似的,神情木然的站在那里,正等候着阿南惟几这个方面军司令官的发落。

    看到这一幕,阿南惟几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南苑机场啊,这可是华北最大的军用机场啊,这里足足驻扎了三个战斗机中队、两个攻击中队以及一个运输机中队,还算好,两个攻击机中队以及一个运输机中队都被借调到了关东军,此时并不在南苑机场。

    还有那三个战斗机中队,其中一个还没返航。

    但既便这样,这次也损失了两个战斗机中队,足足二十四架战斗机,这对于华北方面军来说,简直就是空前的损失!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到现在,恐怕也就只有阳明堡机场遭袭那次的损失要比现在更大些。

    但是,阳明堡一役损失再大跟他也没有关系。

    而眼前的南苑机场一役,他阿南惟几却负有不可推卸的战术误判责任!

    “八嘎牙鲁,这些蠢货,统统的蠢货!”看着神情惶恐的守备队官兵,阿南惟几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当即歇斯底里的怒吼道,“立刻把他们送去满洲挖煤,统统送去满洲挖煤,不挖满二十年,谁也不许回国,快快滴!”

    兼任阿南惟几副官的金光惠次郎微微一挥手,便立刻有一队宪兵上前,将呆若木鸡的百余名守备队官兵押解了下去。

    目送机场守备队被押走,阿南惟几怒气稍歇。

    深吸了一口气,阿南惟几询问金光惠次郎道:“金光君,依你之见,这次袭击南苑机场的是什么人?”

    金光惠次郎说:“根据航空管制员提供的信息,这是两架迷航的关东军攻击机,袭击南苑机场的武装分子,都是从这两架攻击机上下来的,但是关东军的飞行员绝对不可能主动袭击南苑机场,所以,这伙武装分子的身份就已经十分明显了。”

    顿了顿,金光惠次郎又斩钉截铁的道:“必定是狼牙无疑!”

    “狼牙?徐锐?!”阿南惟几皱眉说道,“可是,徐锐不是扬言要去南京报仇么?这家伙向来就是言出必践,几乎从来就没有食言过,这次难道会例外?”

    “并非是这样。”金光惠次郎摇摇头说道,“仔细想想,其实我们所得到的徐锐要去南京找多田骏阁下报仇的消息,只是从潜伏在绥远中的间谍得来的,而徐锐,其实并没有公开登报,也同样没有通电全国。”

    阿南惟几的脸色立刻变了。

    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徐锐这次还真没有公开登报,也没有公开通电,而仅只是通过绥军散布的消息而已,只是,他们却已经对徐锐的言出必践形成了思维定势,这才没有留意这个细节,却没想到,最终竟然酿成了大错!

    “八嘎!”阿南惟几咬牙切齿的道,“徐锐的,大大的狡猾!”嫡女当道

    停顿了下,阿南惟几又问道:“金光君,徐锐他们劫得飞机后,又会去哪里?”

    “这却是毫无疑问的。”金光惠次郎道,“徐锐他们劫得飞机后,必定去包头!”

    “去包头?”阿南惟几眸子里有莫名的寒光一闪即逝,厉声道,“把地图拿来!”

    随行的作战参谋立刻从挎包里拿出华北地图,阿南惟几伸手在地图上划了两下,嘴角便立刻绽露出一抹狰狞杀机,说道:“从时间上来看,徐锐他们现在最多也就到蔚县,如果此时从张家口机场紧急起飞战斗机,进行拦截,应该来得及!”

    金光惠次郎跟着比划了一下,点点头说:“肯定来得及!”

    “哟西!”阿南惟几狞声说道,“立刻给第一军以及驻蒙军司令部打电话,命令他们通过地面所有的据点密切监控整个华北,一旦发现上空有飞机飞过,则立刻上报,此外,命令驻张家口的战斗机第四中队紧急起飞,往大同方向搜索前进。”

    “哈依!”金光惠次郎重重顿首,转身匆匆去了。

    阿南惟几的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

    小鬼子的执行力还是非常不错的。

    不到十分钟,便有蔚县附近一个伪军据点报告,不到十分钟之前,有一大群飞机从他们的头上飞过,这群飞机至少有十多架,接到报告后,金光惠次郎瞬间就做出了判断,这群飞机必定就是徐锐他们驾驶的战斗机群。

    于是,金光惠次郎便第一时间与从张家口机场起飞的战斗机第五中队取得联络,第五中队的战斗机虽然没安装机载无线电话,但是有一架九七式陆上攻击机与战斗机伴飞,这架陆上攻击机却是安装了机载无线电话的。

    所以,张家口机场的控制塔台可以通过这架九七式攻击机,遥控指挥第五中队,在接到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电话后,张家口机场的飞控塔电便立刻通过机载无线电话通知战斗机第五中队绕行到蔚县以西空域进行拦截。

    ……

    蔚县那个伪军据点提供的情报是正确的,刚刚从蔚县飞过的那个由十多架各式战斗机组成的机群,确实就是狼牙驾驶的机群。

    要说,徐锐的运气还真的是不错。

    当他们乘坐的两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降落在南苑机场时,之前前往河南方向拦截他们的两个战斗机中队才刚刚返航,更为有利的是,这两个飞行中队的鬼子飞行员当时正好在休息室喝咖啡,所以突袭发生后,没有一个鬼子飞行员驾机升空。

    此外,徐锐他们降落时,地勤才刚刚给飞机加注完燃油,同时也给机载重机枪的弹箱装满了子弹,所以袭击发生后,狼牙队员们只需要钻进驾驶舱,就能够发动引擎驾机升空,这比之前预计的省了大量时间。

    所以,每架战斗机都是满油并且满弹的。90后道门天师

    在追上前方的机群之后,徐锐先引导机群进行编队飞行,然后命整个机群保持两千米的飞行高度,他自己则与地瓜、冷铁锋组成一个三人战斗分队,然后爬升到三千米高空,从高空监视附近空域,负责警戒。

    徐锐三人驾驶的是九六式战斗机,航程有一千两百公里。

    而其余狼牙队员驾驶的是九七式战斗机,航程只有八百公里。

    所以,徐锐他们三个便驾驶各自的座机,当仁不让的担负起警戒任务。

    三个人并不是定点监控,每隔一段时间,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便会驾驶自己座机,绕到两侧巡逻,看看是否有小鬼子的战斗机接近,之所以只安排一架飞机巡逻,然后轮流,自然是为了节省燃油,毕竟从北平到包头的直线距离有差不多七百公里,所以,富余的航程并不多,燃油当然还是要省着用。

    飞行了大约半个小时后,轮到徐锐巡逻的时候,忽然发现三点钟方向似乎有异常,当下徐锐举起望远镜,往三点方向看去,便看到了一大群鬼子飞机正迅速逼近,仔细一数,不多不少整整十二架,一个战斗机中队。

    鬼子战斗机的高度也保持在两千米左右,因此,并没有发现位于他们上方的徐锐。

    生意上门了!徐锐嘴角便立刻绽露出一抹狞笑,然后猛的一推操纵杆,座机便立刻斜过来划了一个大圆,绕飞到了冷铁锋、地瓜座机面前,然后隔着舷窗向两人打出了手语,收到徐锐的命令之后,两人都比了个欧凯的手势,明白!

    而这个时候,鬼子战斗机群已经逼近到千米内!

    保持在两千米高度的鬼子机群,只发现了同样高度的狼牙机群,却没有发现埋伏在三千米高空的另外三架战斗机,下一刻,徐锐三人往前猛的一推操纵杆,三架九六式舰载改型战斗机便已经一头俯冲下来。

    直到相距不到一百米,猛扑过来的鬼子战斗机才终于发现敌情。

    事先埋伏在更高空域,等敌机进入攻击范围后再发动俯冲攻击,这是螺旋桨飞机时代最基本也最经典的空战战术,这伏击战术之所以经典,就是因为实用,由于事先抢占了制高点并且获得了速度上的优势,被伏击的一方往往会反应不及遭到击落。

    徐锐他们驾驶的三架九六式战斗机,以超过一百二十米每秒的高速俯冲下来,前后不到十秒,距离敌机便已经只剩下不到百米,下一霎那,徐锐三人便同时摁下击发钮,安装在机头正上方的机载重机枪便立刻猛烈开火。

    鬼子机群中的三架战斗机猝不及防,瞬间就被密集的子弹击中,其中一架鬼子战斗机被打穿了油箱,引发爆炸,瞬间空中解体,另外一架鬼子战斗机虽然没被打中油箱,下场却也没好到哪去,机翼折断,打着旋从空中慢慢栽下去。

    只有地瓜没有命中,他的飞行技术还是不过硬。

    转眼间,飞在鬼子机群最后方的三机编队中的两架便遭到击落,剩下一架鬼子飞机惊魂未定,赶紧一个桶滚翻,向着侧方闪避,与此同时,与战斗机伴飞的那架九七式攻击机也及时发出信号,提醒同伴,他们的身后另有三架敌机。